网站首页 > 安卓首页 > 安卓软件 > 阅读学习 > 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芮彦卓莨小说)完整版全文章节阅读导读 未删节
举报
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芮彦卓莨小说)完整版全文章节阅读导读

软件介绍

独家言情热文——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芮彦卓莨小说)完整版全文章节阅读导读推荐给大家,“芮彦, 你在哪儿?怎么还没到?”不同于蔓蕙的温柔,蔓诗是个急脾气。“我在三楼的洗手间。”芮彦无奈。想要免费阅读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完整版小说的朋友,可以下载本站app,免费体验未删节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在线阅读。

小说简介

“芮彦, 你在哪儿?怎么还没到?”不同于蔓蕙的温柔,蔓诗是个急脾气。
“我在三楼的洗手间。”芮彦无奈。
“你已经迟到了,竟然还先去了洗手间,你心真大啊。”蔓诗无法接受芮彦的态度,声音都高了几度。
“我心大不大, 我也得解决生理问题啊。”芮彦忍不住怼了她一句。
那边蔓诗沉默了三秒,挂了电话。
芮彦笑了一声,对着镜子补了补妆。

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在线阅读chapter 43

芮彦推着卓莨沿着小区的转了一圈, 小区并不是很大,一圈走下来,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傍晚的微风徐徐吹着,不远处传来‘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的歌声, 里面还夹杂着孩子嬉闹的声音。
两个默默地走着,芮彦思索了一路想要找个话题说几句话, 但都没成功,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过了最开始尴尬的几分钟,芮彦就破罐子破摔了, 就这么沉默着吧, 也挺好。
卓莨不记得有多久没出过门了,尤其是像现在这种算是惬意的悠闲时光, 周围喧哗热闹, 是夹杂着柴米油盐的普通生活, 而鼻息间若隐若无的花香又让这普通的日子多了几分旖旎的色彩。
卓莨很久没这么放松过了。
“你和陆潋关系很好?”看着这个还算高档的半新小区,还是在市中心, 一套房子可不便宜, 据他所知, 自从陆潋上了大学后便再也没用过陆家一分钱。
陆潋?小舅舅?关系很好?
身后人一直没说话, 就在卓莨以为她不喜欢这个问题打算换个话题时, 芮彦开口了。
“我也不知道算不算的上关系好。”芮彦有些迷茫, “我和小舅舅一共只见过一二三…”芮彦掰着手指数了数, “五次, 对,一共就见过五次。”在她心里,小舅舅对她是很重要的人,可是,在小舅舅那里,甚至连她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吧。
还有卓莨,他也不记得她,即便记得又如何,也不过是个见过两次面的陌生人而已。
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男人,改变了她一生的两个男人。
芮彦的心里莫名有些发堵。
自己的舅舅只见过五次,这样的话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卓莨倒也没有太大的惊讶,因为在他的印象当中,除了几年前芮彦去部队那一次,陆潋并没有在他面前提过芮彦。
“那天的栗子是在哪里买的?”卓莨突兀的转移了话题。
“…小区门口。”芮彦还沉浸在之前的情绪里,听到他的话,本能的回答了一句。
“哦。”卓莨点点头,没说什么。
芮彦推着他继续走,五分钟后…
“小卓叔叔,你想吃栗子吗?”芮彦突然开了窍。
“嗯。”卓莨默默地点了点头。
芮彦忍不住乐了:“我去给你买,你是在这里等我,还是一起去?”
小卓叔叔啊,做人能不能痛快一点儿,想吃就直说,她又不会嘲笑他一个大男人竟然喜欢吃甜嘴儿。
“我在这儿等你。”卓莨别开脸看着小广场上的***池,耳根有些泛红。
就因为他喜欢吃甜食这个事情,陆潋也嘲笑过他。
芮彦将卓莨推到小广场旁的一颗背风的树下,嘱咐卓莨在这里等她,然后就小跑着往小区外去了。
也不知是因为过了晚饭时间的原因还是芮彦运气好的缘故,今天买栗子的人不多,芮彦前面就排了两个穿警服的民警。
原来不止解放军叔叔爱吃糖炒栗子,警察叔叔也喜欢吃糖炒栗子啊!
“你先买。”俩民警看到排在身后的芮彦,让了让地方。
“不用,警…”警察叔叔四个字差点儿脱口而出,芮彦咬了咬舌尖,“你们先买就好,我等等。”
“你先来吧,我们买的多,等我们买完了,估计你得等下一锅新的了。”另一个民警爽朗的说道。
芮彦没有再推辞,跟民警道了谢,买了栗子离开了。
芮彦拿着栗子去找卓莨,远远儿的瞧见之前她和卓莨分开的地方是一群玩闹的孩子,而卓莨却不在那里了。
芮彦心里一慌,心咚咚的跳了起来,大脑一片空白。
芮彦颤着手掏出手机拨了卓莨的手机,一边将手机贴在耳朵边上,一边四下张望着,就看到大树不远处,卓莨正坐在轮椅上看着两个老大爷下象棋。
芮彦听到自己的心‘砰’的一下落了地,挂断了手机。
这口气松下去,芮彦突然又笑了,她真是太敏感了。
芮彦往卓莨的方向走过去,刚才突如其来的惊吓,让她现在头重脚轻的,脚踩在地上跟踩在棉花上似的,软绵绵的。
卓莨看了看时间,觉得芮彦差不多该回来了,于是抬头去找,正好就看到正对面走过来的人。
“芮彦,这边。”卓莨对芮彦招了招手,刚才一群孩子跑过去,占了他的地方,他还怕芮彦回来找不到他。
芮彦对他笑笑,抱着栗子往他那里走过去。
“来来,小卓,快给我看看,下一步怎么走?”卓莨左手边的老大爷拽拽他的衣袖,“你觉得走哪里?”
“观棋不语真君子。”卓莨无奈。
刚才这俩大爷下了一局棋,最后变成了死局,右边老大爷不罢休,一定要分出胜负,最后要围观人群一起参谋,卓莨恰好过来,又顺便给他们走了一步,于是...
便被人赖上了。
“没关系,你下就行。”左边老大爷指着棋盘,“你看走车还是走马?”
卓莨没办法,替他把炮走了两步。
右边大爷看了半天,摸着下巴:“小卓,你也替我走一步。”
“......”这跟他自己左手与右手下棋有什么两样。
看到芮彦快走过来了,卓莨忙道了别,轮椅往芮彦的方向滑过去。
“抓小偷,抓小偷...”突然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大喊声,“拦住他,他偷东西了...”
芮彦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紧接着便看到从七号楼后跑出来一个男人,手里拎着一个包,脸上带着口罩,飞快的往自己的方向跑了过来。
而在芮彦的正前方,是正在朝她的方向过来的卓莨,那人速度太快,卓莨又坐着轮椅,那人眼看着就要撞了上去,若撞上去,小卓叔叔肯定摔个不轻。
“小卓叔叔...”芮彦脸色都白了,整个人奔过去,想要跑过去把他拉开。
接着...
芮彦便停下不动了。
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觉得眼前一花,她家小卓叔叔伸了伸胳膊,那个从他身边经过的人便被擒了双臂反手按在了地上。
动作干净利落,行云流水,那人跪在地上挣了半天丝毫动弹不得。
芮彦张大嘴巴看着,心里是压抑不住喷涌而出的激动,解放军叔叔真的是超帅的。
从后面跑过来的中年阿姨气喘吁吁,看到人已经被制服了,忙拿出手机报警。
芮彦所在的这个小区,真的是既方便又安全,小区附近超市医院派出所消防大队,应有尽有...
不过...
在派出所旁的小区里偷窃?
这人怕不是脑子有毛病。
等警察来的这几分钟,一旁的围观群众知道了了解到了事情的经过。
这阿姨是居委会的主任,因为一对新婚小两口吵架的问题,正打算去那家做上门调解,上楼时,就看到二楼一户人家走出来一个男人,男人手里拿着一个包,这个包杨主任挺眼熟,昨天刚见过,说是从国外买的什么新款‘爱乐维’,一个包好几万,她当时还在心里吐槽,跟个麻袋似的包,好几万,谁买谁不是脑子进水了吗?
这好几万的麻袋怎么这就送人了?
杨主任做了多少年居民工作,少不了的就是热心,心里起疑,就问了一句,一问不要紧,那人推了她一把就开始跑。
这还用说,肯定是家里进贼了,杨主任就追了出来。
“谢谢你啊,小伙子。”杨主任看着卓莨,“小伙子,你太厉害了。”
“是啊,太厉害了,小卓,你不止会下棋,还能擒贼啊。”下棋的俩老大爷竖大拇指。
就在围观群众发表着观后感时,抱着两大袋糖炒栗子的警察叔叔就出现了,从报警到警察出现就用了三分钟,连警车都不用开。
芮彦蹲在卓莨身边,一脸的兴奋:“小卓叔叔,刚才帅爆了。”
卓莨看着芮彦闪闪发光的眼睛,从里面看到了毫不掩饰的...崇拜...
就像是斌子那群人被他无数次摔在泥坑里爬起来后的那种眼神。
只不过芮彦的眼神很纯粹,只有崇拜,而斌子那些人的眼睛里除了崇拜...还有想把他打趴下的怨愤。
卓莨拍拍芮彦的肩膀:“低调一点儿。”
昨天晚上还工作到凌晨,又起个大早去上班,没几个小时回来说实习工作结束了,这就有点儿蹊跷了。
但芮彦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儿有太大的情绪变化,看起来心情还不错,而且看样子并没打算说什么,卓莨也就只做不知道。
芮彦对丢了电视台这份工作的事情倒没有太大的感觉,这份工作是夏教授给她介绍的,他欣赏芮彦,觉得芮彦天资聪颖,所以愿意给芮彦资源,而芮彦对于电视台的这份工作最大的感觉便是能让她的人生看起来有了些目标。
无亲无故,没有生活的压力,也没有对未来的憧憬,有时候,芮彦也不知道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
而现在这份工作没有了,可能就是让她本来就寡淡的的生活又少了些色彩而已。
现在最让她头痛的是包里这二十万,这还真是个烫手山芋,这钱她不能要,必须得找到宁恬的经纪人把这钱还给他。
可是怎么找?
人家是当红的小花旦,她不过是个普通人,在电视台时还可能见一面,现在不在电视台了,见一面可就真是难如登天了。
想着这些的时候,芮彦正在剥栗子,对这种甜兮兮的东西,芮彦并不怎么喜欢吃,两三颗还行,多了便觉腻得慌。
芮彦把剥好的栗子放在一个小盘中递给卓莨:“小卓叔叔,你尝尝。”
把壳剥好了递到你手里,不吃就真的是太不近人情了,卓莨也没推脱,接过盘子捏了一颗放进了嘴里。
“怎么样,好吃吗?”芮彦期盼的看着她。
人的心里在某些事情上都是一样的,你给别人的东西,都期盼着那人说声好。
“不错。”卓莨点了点头,语气一如既往的清淡,没什么大的起伏,但是却又捏了一颗放进了嘴巴里。
芮彦见他一颗接一颗的把那一小盘栗子都吃了,心情也愉悦了许多。
不去电视台了,一时之间又没有别的事情可做,芮彦便想趁着放假的功夫好好研究下厨艺。
从手机上百度了几个菜谱,晚上时,芮彦便照着菜谱炒了两个菜。
端上桌时,芮彦挺得意:“小卓叔叔,白灼菜心,油焖茄子。”
卓莨看着桌上与先前的炒白菜炒茄子并没什么区别的菜,脸上依旧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拿起筷子吃饭。
虽然样子和之前的炒白菜炒茄子差不多,但是换了个名字,味道也上升了几个档次,确实好吃多了,只是这白灼菜心用白菜做的,卓莨倒是第一次见。
“家里没有菜薹,我就想着用白菜心代替,都是菜嘛,应该差不多。”芮彦也拿起筷子夹了些菜放入嘴中,其实她根本就不知道菜谱上的菜薹是什么,她连菠菜油菜都分不出来。
“嗯,很聪明。”卓莨竟然还赞美了她一句。
芮彦本来觉得挺得意,听到这句没什么语气在里面的赞美之词,实在是不知道卓莨是真的称赞她还是又在暗戳戳的毒舌,犹豫了一下,一本正经的回了句:“谢谢叔叔夸奖。”
“咳咳。”卓莨不知怎么了,被呛了一下,芮彦忙端了一杯水给他。
吃过晚饭,芮彦见卓莨兴致还好,便提议推他去小区里走走,自从来了这里之后,卓莨就没出过家门,芮彦也一直没敢提这个事儿。
不意外的,卓莨摇头拒绝了。
眼看卓莨又要回房间,芮彦握住轮椅的把手:“还不到时间睡觉,看会儿电视吧。”
卓莨看了她一眼,芮彦视线有些躲闪,她其实就是想让他有些事情做,不要一个人闷着。
“开电视吧。”卓莨见她站着不动,说了句。
芮彦忙找出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看电视也是个脑力活,尤其是两个并不怎么熟悉的人在一起看电视,就更费脑子了。
“小卓叔叔,你喜欢看什么节目?”
“都可以。”
“新闻,军事频道,电视剧,还是综艺?”
“随便。”
芮彦想起平日里跟艾小亚在一起吃饭,艾小亚问她想吃什么时,但凡她说‘随便,都可以’,艾小亚就会抓狂,掐着她的脖子恶狠狠的晃着她警告她:“芮彦,别跟我说随便,我随便起来可不是人。”
芮彦当然不能学艾小亚那么说话,她拿了个垫子放在地板上,坐在上面,背后靠着沙发,拿着遥控器一个台一个台的播,然后悄悄观察卓莨的表情,希望能从他的脸上看出他喜欢哪个节目。
但是卓莨说看电视就真的是在‘看电视’,眼睛在电视上,心思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芮彦最终放弃了,随便找了个综艺节目播放,并不是这个综艺节目有多好看,好处是人多,热闹,就像是家里突然多出来五六个人一样,也缓解了淡淡环绕在两人之间的些微尴尬。
“小卓叔叔,过两天就是中秋节了,你想怎么过?”今年的八月十五和十一假期重合了,就在十一假的倒数第二天。
“不过,没什么意思。”卓莨淡淡道。
“哦。”芮彦有些失望的应了一声,双腿蜷起,下巴搁在膝盖上,眼睛没什么焦距的看着电视,“是啊,确实没什么意思,中国人就是喜欢过这种无谓的节日,那些阖家团圆的口号还不如三薪和放假来的有吸引力。”
“嗯。”卓莨眼睛看着电视,懒懒的应了一句,不置可否。
“我也有很多年没过过中秋了。”芮彦垂了垂眸,“不过五仁月饼是真难吃。”
记忆中吃到月饼就代表着要过中秋节了,奶奶会给她一个月饼,五仁的。
一盒月饼里有好几种口味,大伯家的弟弟喜欢各种口味的,唯独不喜欢五仁的。
后来,长得大一些了,芮彦才知道,原来中秋的意义并不是吃月饼,而是寓意着阖家团圆。
可是芮彦并没有多少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的记忆。
电视上演到几个嘉宾正在被砸锅,阵阵大笑声充斥了整个房间。
卓莨偏头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蜷在一起的人,她正看着电视,跟着电视里的人哈哈笑着,仿佛刚才的话只是闲谈时顺嘴说出来的。
一连两天,芮彦都没有出门,在家里研究厨艺。
芮彦以前并不喜欢做饭,不管好吃与否,饭桌上也只有她一个人,家里很安静,饭菜也不美味,一个人的饭菜很难拿捏,大部分最后的结果都是倒入了垃圾桶内。
而现在,她突然发现做饭这个事情其实很有趣。
做饭的过程,可以静心,全身心的投入到一件事情当中,有着明确的目标,期待着结果,更重要的是还有人在等着吃。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这个试菜的人,不管你做什么,他都说‘挺好’‘不错’,然后把所有的饭菜都吃光,根本无法从他身上看到自己的厨艺是否进步了。
芮彦每天都会问一遍要不要推卓莨出去走走,到了第三天时,也不知是卓莨突然想开了,还是被芮彦扰的不厌其烦了,反正他应了。
芮彦当时还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特别迅速的推着卓莨就往外走,那表情就差在脸上写着‘怕你反悔’四个大字了。
姜堰是个海边城市,十月初,早晚天气已经有些凉了,傍晚十分,穿一件薄外套在户外走走,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
小区的小花园正好对着芮彦家的小院,平日里这里人本来就多,尤其是退休了闲着在家的老人,早起过来锻炼,晚上带着孩子过来乘凉,大家聚在一块无非就是谈论家长里短的事情。

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全文章节阅读chapter 44

芮彦在这个拥挤的饺子锅里站了四站, 终于被笊篱捞了出来。
从公交车上下来后,整个天空都明亮了, 芮彦深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
到了教室,还差十多分钟才到上课时间,宿舍里的人今儿来的挺早, 占据了最有利的地理位置。
艾小亚正趴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睡觉。
芮彦走过去, 将书包放在了她旁边的座位上。
听到声音, 艾小亚脑袋在胳膊上蹭了蹭,偏头眯着眼睛瞅了一眼,见到芮彦, 一下子坐了起来。
“呦, 夜不归宿。”艾小亚指着她, “芮彦同学, 胆子变大了,从实招来,昨儿晚上干嘛去了?”
昨天晚上给卓莨的手机下载微信时,才想起要跟艾小亚说一声她晚上不回宿舍睡觉的事情, 艾小亚没问为什么, 芮彦也就没解释。
“你猜。”芮彦逗她。
“我猜?”艾小亚一手撑着脑袋,偏头看着她, 想了几秒钟, 突然恍然大悟“呦...芮彦同学, 没想到你这么开放呢?”
艾小亚凑过来, 在她耳边小声道:“就这么把自己的***交代了?”
芮彦也就是嘴里没水, 不然准保喷艾小亚一脸。
“艾小亚,你也就是长了一张大家闺秀的脸,内里真是一言难尽。”芮彦吐槽她。
艾小亚身高一七五,该凸的的地方凸的恰到好处,该凹的地方盈盈一握,宅男见了喷鼻血的那种。
但是那张脸,清纯秀丽,尤其是那双眼睛,单纯无辜,一派良家妇女的样子,这种天使的脸蛋,魔鬼的身材结合在一起,跟在后面追她的人都有一个连了。
“啧啧。”艾小亚翻了个白眼,趴回去,“都是成年女性,芮彦你别装,表面上一本正经,谁知道你心里都想些什么呢...嘿嘿...”
艾小亚这一声笑可谓猥琐至极。
芮彦真想把那些追艾小亚的人都拉过来瞧瞧,你们看看这就是你们追的女神,整个一女流氓。
艾小亚不过与芮彦开个玩笑,芮彦是个什么样的人,她自然是最清楚不过的。
芮彦表面看起来很温和,对谁也挺客气,但是真正熟识起来,就会发现,她对谁都一个样,保持着一个很安全的距离。
追芮彦的人不少,但是基本追不了几天就放弃了,因为芮彦在感情方面实在是太冷淡了。
就像大热的天看到一个冰箱,克制不住的钻进去凉快凉快,起先确实是挺舒服,但是一个小时,俩小时之后呢?
你不从冰箱里钻出来,你朋友就得去殡仪馆给你抱个方盒子出来。
这个感情不止包括爱情,还有友情。
大学三年,芮彦身边只有她一个算得上是朋友的人。
这还要多亏她老家是东北的,抗冻级别比别人高,舌头舔冰溜子上都能面不改色,不然早冻死了。
“你昨天晚上到底干嘛去了?”艾小亚正了脸色。
“这件事儿...”芮彦用书本挡住脸,小声道,“说来话长...”
“呵呵。”艾小亚白她一眼,“我们周五才分开,今天不过周一,怎么就说来话长了?你是有什么事儿打算追溯到上个世纪吗?”
芮彦:“......”
艾小亚想了想,越想越不对,想到周六晚上芮彦给她打的那个电话,是什么事情需要从云宁赶回姜堰?
起先她以为不过是芮彦在陆家受了气,所以才会连夜赶回来,但是细想下来,芮彦对陆家几乎已经是绝缘体了,这几年就是面对她那个讨厌的表姐,也从来波澜不惊,没理由今年就不行啊?
“芮彦,你这两天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艾小亚皱眉看着她。
“我没事儿。”芮彦心里泛起些感动,捏捏她的脸,“你看我像有事儿的样子吗?”有些事情她不知道该怎么和艾小亚解释,要解释起来真的是说来话长,要把已经结痂的伤疤一层层揭开,她现在可能还做不到。
艾小亚点点头,也捏了捏她的脸:“那就好,你有事儿就说,千万别瞒着我。”
芮彦一直有很多秘密,比如她一直一个人,除了艾小亚知道的陆家的那个大土豪家庭外,艾小亚从来没听芮彦谈过她的爸爸妈妈,芮彦一直以来都独来独往,身边没有过家人和朋友。
艾小亚向来不会去探究别人的秘密,芮彦不想说,她自然也不会刨根究底的问,她只是担心芮彦会受到什么伤害而已。
“小亚,我可能最近都不会回宿舍住了,回家住段时间。”芮彦又说道。
“好。”艾小亚应着。
芮彦在姜堰有个房子,艾小亚一直是知道的,虽然芮彦从来没带她去过,但是芮彦每隔一段时间就回自己家住些日子,艾小亚也已经习惯了。
这堂课是艺术鉴赏课,讲课的教授是个老学究,讲起课来那叫一个绵远悠长,直听的人昏昏欲睡。
老教授也因此得了一个称号,叫做播音主持界的催眠师。
艾小亚拍了两天平面广告,一直没休息好,一听到老教授的声音,就像是见到了周公本人,立刻趴倒在了桌子上。
文学鉴赏这堂课平常真正听得人没几个,但是这几个人里头就有芮彦一个。
芮彦是个好学生,在所有老师眼里都是好学生,上课认真听讲,课后努力练习,而且很有主持天赋,这也是为什么才大三,就有教授把芮彦推荐到电视台实习的原因。
但是今天,一贯认真听讲的好学生有些心不在焉,实在没忍住,给卓莨发了个微信。
—小卓叔叔,你干嘛呢?
芮彦其实也没指望卓莨能给她回微信,但是还是没能克制住自己每隔十几秒便拿起手机看一眼,希望能够看到卓莨的回信。
小卓叔叔现在在干嘛?
会不会无聊?
她的祖传菜刀有没有收起来?
......
艾小亚并没有真正的睡觉,不过闭目养神而已,偶尔睁开眼睛看一眼大屏幕上老教授的课件,偶然瞥到芮彦不停的看手机,心里升起一股疑惑。
芮彦上课一般不玩手机,她不玩游戏,也不喜欢聊天,当然,除了她,芮彦也没啥需要聊天的对象,芮彦用的最多的,无非就是上个微博,看个新闻什么的,但是看新闻玩微博可不是需要十几秒就看一眼的。
她今天如此热衷于手机,明显是在等什么人的回信。
卓莨听到手机响时,一如既往的坐在窗台前发呆。
他本来没想管那个他已经扔了却又鬼使神差从垃圾桶里捞出来的手机,但是十分钟后,卓莨认命的来到餐桌前拿起了手机。
看到上面芮彦发过来的微信,卓莨思索了一会儿,打了几个字。
—好好上课,不要再给我发信息。
按在发送键的手顿了一下,又改了个字,把‘不要’改成了‘不许。’
芮彦看到卓莨竟然给她回了信息,特别开心,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自动忽略了那个严厉的‘不许’二字。
—叔,中午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卓莨看到微信,倒是很淡定,似乎是意料之中,虽然他与芮彦相处时间不长,但是芮彦在某些地方的选择性看不见听不见,他已经特别深入的了解了。
吃什么?
她难不成还打算中午回来给他做饭?
卓莨本想告诉她不用这么奔波,但是又思索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发了两个字过去。
—随便
芮彦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眼角眉梢都带上一股难以掩饰的笑意。
“芮彦,你是不是谈恋爱了?”艾小亚突然开口。
“嗯?”芮彦好不容易从手机上分了一点儿心思给艾小亚,“什么?”
艾小亚指指她的手机:“芮彦,你现在的样子,特别像热恋期的人。”难得芮彦会放弃听课专心的玩手机。
这可是被老师各种夸奖年年拿奖学金的好学生啊。
芮彦看了一眼手机又看了一眼艾小亚,特别淡定的摇摇头:“没有,真没有。”
她只是在家里养了个叔而已。
“王阿姨每天这个时间会到楼下送垃圾,趁这个时间你推我下楼吧。”
卓莨的话刚说完,便听到了王阿姨打开门出去的声音。
芮彦推着他往外走,看到门口放着的拐杖时,卓莨声音低了三分:“把这个也带上吧!”
芮彦听出了他语气中不易察觉的一丝落寞。
与王阿姨错开电梯的时间,除了防盗门处的那个小门阶费了些力气才把轮椅推过去,两人很容易的便出了单元楼。
芮彦记得来时的路,推了卓莨往小区大门口走去。
“别走前门。”卓莨开口,“把你手机借我用一下。”
芮彦把手机解了锁给了他,见他按了号码打电话,便推着他去了一个隐秘的角落,防止王阿姨发现他们不见了找出来。
卓莨打电话的那人接电话很快,卓莨不过说了一句“斌子。”
那边便跟疯了似的大吼一声:“老卓吗?是老卓吗?”
那么大的声,连芮彦都听见了,还有里面的激动,隔着手机芮彦都听出来了。
卓莨把手机拿的离耳朵远了些,那边还在激动的大叫着。
“闭嘴。”
随着卓莨的话,那边像是被人打了一闷棍,激动声戛然而止。
“老大,找我什么事儿?”老大已经近半年没有音讯了,大家都急疯了。
“我需要你帮一个忙。”卓莨报了一下小区的名字,“帮我把监控处理一下。”
芮彦不说,卓莨也猜的出来她是怎么找到这里的,今天晚上来过这里的只有卓晓天一个人,芮彦肯定是跟着他过来的。
他不见了家里一定会查监控,若是别人就算了,芮彦现在也算是半个陆家人。
他离开的事情若让家里人以为与陆家有关系,怕又是一场风波。
那边动作很快,不过十分钟电话就打了过来:“老大,监控我会处理,你现在从你们小区东门出去,那条路上的监控坏了,你在门口等着,我找了人过去接你。”

特别说明

注:未来软件园重视作者及相关版权方权益,只推荐知名作者及其作品给读者朋友们,未来软件园不提供在线阅读服务,仅发表小编对《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小说的个人见解和感受,不以盈利为目的,小说均来自相关小说阅读APP授权,如果无意中侵犯了您的权益,建议先联系APP方面确认是否有授权关系,如确认没有授权关系,我们愿意配合排除影响及时下架。
怎样看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完整版全文章节阅读?下载安装App后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如果没有您要的小说,请联系APP内的客服!

遇到手机不允许安装此类应用怎么办?>>点此查看解决方法

小说推荐

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小说情节不算顶级,但人物心理活动与对话描写得极为细腻,生动,大才。小编为大家带来了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芮彦卓莨小说)完整版全文章节阅读导读 未删节,提供就想疼你宠你养着你在线阅读。

  • 评分

  • 大小

    1.89 MB

  • 平台

    Android5.x

  • 语言

    简体中文

  • 下载次数

    259

  • 时间

    2018-10-11

相关软件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