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重回1999(余文钢许莉)
重回1999(余文钢许莉)

重回1999(余文钢许莉)

余文钢许莉小说的名字是《重回1999》,提供余文钢许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有了制服男的陪伴,顾晓薇等人越走越近,余文钢看到了,陪她的还有一对中年男女,形象和气质都很好。这应该是她的父母!她们还来送她上车!

3

举报
下载阅读

余文钢许莉小说的名字是《重回1999》,提供余文钢许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有了制服男的陪伴,顾晓薇等人越走越近,余文钢看到了,陪她的还有一对中年男女,形象和气质都很好。这应该是她的父母!她们还来送她上车!

小说简介

这确实是个尤物。
而且还是一个很懂得察言观色的尤物。
许莉再一进来,便又轻盈地走到了余文钢面前,面对他狼性的扫视嫣然一笑,轻声说道:“余师兄,陈师兄,菜来了,咱们上桌吧。”
称呼已经改了。

重回1999全文阅读

大湾区,南粤市,静安居。
不知从何年何月起,城市里的高端小型宴席不再流行在五星级大饭店举行,而是改成了私房菜馆。
静安居就是位于南粤市中心城区的一家不知名私房菜馆。
之所以说它不知名,是因为它从不对外做宣传,也不接待普通食客,想在这里吃餐饭,不仅得是有一定身份和地位的熟客,还得提前预订。
但不知名并不代表低端。
相反,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显得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哪怕是里面的一个包厢,都遍布绿植、小景观,有着精致而优雅的装饰设计。
当然,在这样的地方吃上一餐饭,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贵,同样的菜品,在五星级大饭店可能只需花个两三千块钱,到这里则起码再翻一个倍。
说白了,来这里吃的不仅是味道,还有逼格。
晚上七时许,一辆黑色奥迪车在静安居门口停了下来,从后座下来了一位年约三十来岁、长相俊朗、气宇轩昂的便装男子。
“文钢,来啦。”
“余总好。”
静安居门口,早就有一男一女候在那里,一见便装男子下车,便热情地迎了上来。
便装男子先冲四十来岁的中年西装男子点了点头,然后把目光移到了身着职业套装、外表很靓丽的年轻女子身上,并微微皱了皱眉。
很显然,他对靓丽女子的出现稍感意外。
“余总,先里面请。”
靓丽女子立即就赔了个笑笑脸,在前面引路,把便装男子往静安居里面带。
静安居之所以被圈内人士誉为南粤市最高档的私家菜馆,除了这里的菜品确实一流之外,原因就在于它的环境。
这是一座外形古朴但却重新翻新过的古建筑风格小四合院,青砖、黑瓦、朱门,随处可见精致的雕栏玉砌,从正门入内,绕过影壁,便是绿植林立、带小桥流水的正院,景观非常精致。
“余总,这边。”
靓丽女子把便装男子引入了西厢的一间包房内。
包房很大,一头是一张能坐七八人的圆餐桌,另一头是一整套带茶台的红木沙发。
三人先在沙发那边坐了下来,茶台上,早已泡好了上等的普洱茶。
靓丽女子熟络地拎起了热水壶,冲洗了一个小茶杯摆到了便装男子面前,又拎起了公道杯,优雅地给便装男子倒上了一杯,笑着说道:“余总,请喝茶。”
便装男子茶倒是端起来喝了几口,但还是没出声做任何表示。
一台戏就这么开演了。
不过这却是一台尴戏。
不得不说,从便装男子下车开始,靓丽女子这一连串的表现,都充分体现出了相当高的气质和素养,把她优雅的一面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出来。
按理说,任何男人在这样的女子面前,都会给予热情的回应,可是在便装男子的回应上,起码的风度和修养是有了,可热情二字却差了十万八千里,甚至于在他的语气里,还隐隐透露着生人勿近的威严,让靓丽女子不敢继续随意搭话。
之所以如此,就在于双方身份和地位的不对等。
便装男子姓余,叫余文钢,现年38岁,是南粤市某大型通信公司的市场部总经理,手握数十亿项目决定权的牛人。
靓丽女子姓许,叫许莉,是汉唐通信设备公司大湾区新任销售负责人。
两人之间属于甲乙方的关系。
而且,余文钢还是那种高高在上、手握权柄、多方追捧的强势甲方,平时许莉想见都未必能见到,更别说是一起吃饭喝茶,因此,不管现在余文钢怎么冷,许莉都得小心侍候着。
靓丽女子讨好般地笑了笑,又往便装男子茶杯里添了一点茶。
气氛就这么凝固了下来。
“小许,你出去看看菜好了没有。”
坐在余文钢左边的中年男子出声打破了这种尴尬,把靓丽女子先支使了出去。
中年男子叫陈光辉,是余文钢同一通信公司的同事,网络优化中心的负责人,和余文钢是平级。
不过从职能上来说,市场部是主业部门,网优中心是辅助单位,因此在地位上,余文钢起码比陈光辉要高半级。
“她怎么在这?”
靓丽女子一离开,余文钢便皱着眉头质问起了陈光辉来。
很显然,余文钢对许莉今天出现在了这里相当不满,而许莉之所以能出现在这个饭局,则必定与陈光辉有关,因为余文钢就是陈光辉邀过来的。
可问题是,陈光辉在邀余文钢时,明明是说几位熟悉的兄弟小酌一杯,聊聊家常,因为两人既是同僚,又是来自同一所大学的师兄弟,平日里在单位关系相当不错,余文钢便痛快地答应了。
谁知,来到这里后,却突然冒出了一个许莉,这让余文钢相当不悦。
这倒不是余文钢讨厌许莉,而是因为省公司最近有一个价值上亿的网络优化项目,已经到了关键的审标阶段,余文钢就是项目的总负责人,而许莉则是准乙方汉唐公司在此区域的销售负责人。
在这种关键时候,余文钢需要避嫌。
陈光辉立即就笑嘻嘻地说道:“文钢,你别误会,我今天把小许叫来,可不是为了项目的事。”
余文钢:“……”
我信你个鬼哦,你个糟老头子!
看你这副一个劲地拉皮条的样子,不是被利诱了,就是被色诱了。
他先腹诽了两句,还是用稍带不悦的语气问道:“那是因为什么?”
“嘿嘿,我跟你说,小许可是我们小师妹哦,而且只比你低两届。”
陈光辉又嬉皮笑脸地回了一句。
小师妹?
余文钢又皱了皱眉。
这就让他难办了。
别看余文钢现在算是身居高位,可如今的社会是一个讲关系的社会,尤其是做他这一行的,各种关系错综复杂,而在各种关系里,师出同门又是最难绕开的一种。
因此,陈光辉的这个理由一出,这顿饭他不仅得吃了,还不能太过于给许莉脸色看,否则一传出去,就会在同门圈子里留下他余文钢不近人情的坏名声。
唉,做人难。
余文钢无奈地端起了面前的茶喝上了一口。
面对他的冷淡,陈光辉却又神秘兮兮地凑近了过来,低声说道:“还有,我可是听说小许现在也是单身,各方面的条件都相当不错……”
“你这不是扯淡吗!”
余文钢蹭地一下站了起来。
这回他真是火了。
如果说陈光辉只是打同门联谊旗号的话,余文钢还坐得住,可陈光辉现在却直接拉起了皮条来,这让他怎能不火?
我单身怎么啦?
吃你家大米啦?
你陈光辉就算真的关心我,那也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把作为准乙方的许莉介绍给我吧?这不是想把我往火坑里推吗?
你当我傻啊!
“文钢,你别气啊,我一笔好心让你们熟悉一下而已,又没让你怎么地,何必这么大火呢?”
陈光辉也站了起来,陪着笑脸强行把余文钢按回了座位。
因为两人关系实在是非同一般,余文钢就算有一肚子的不满,也只能容忍了下来。
他其实很清楚,陈光辉之所以吃相这么难看,十有八九是被汉唐公司攻下来了,才会拿这种屁事来做文章,想拉他一起下水。
他算是被陈光辉给吃定了。
凭两人平日里的关系,他确实还不至于因为这点破事而跟陈光辉翻脸。
很快,包厢开始上菜了,许莉也跟着服务生走了进来。
余文钢把视线重新投注到了许莉身上。
这娘们不简单!
竟然这么快就把陈光辉攻了下来。
那用的是利诱还是色诱?
其实在工作中,他已经跟许莉接触过两三次,只不过他那时的关注重点是在项目上,而没有太过于关注这个人本身。
现在,他需要重新审视一番这个人了,因为接下来将是一场针对他的公关战。
颜值……90分。
这姿色,如果倒回去十几二十年,在大学里绝对是院花甚至是校花级的人物。
身材……95分。
接近一米七的大高个,长腿,翘臀,蜂腰……一身得体的OL制服,实在是难以遮挡她那妙曼的身材,让余文钢在这一点上很难挑出毛病。
气质……给个90分也不为过。
毕竟是国内排名前十的江陵大学出来的人,又在汉唐这种大公司受过很好的礼仪培训,在气质上也很难让余文钢挑出毛病来。
年龄……就给个70分吧,毕竟是三十多岁的老娘们了。
余文钢算了算,如果许莉只比他小两届的话,那年龄起码已经三十四五岁了,不过还别说,如果只是看外表的话,他还真看不出来她已经这么大了,看起来顶多三十不到的样子。
综合分就给个85分吧。
余文钢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尤物。

重回1999免费阅读

这确实是个尤物。
而且还是一个很懂得察言观色的尤物。
许莉再一进来,便又轻盈地走到了余文钢面前,面对他狼性的扫视嫣然一笑,轻声说道:“余师兄,陈师兄,菜来了,咱们上桌吧。”
称呼已经改了。
很显然,她知道陈光辉已经帮她做好了必要的铺垫。
三人移步餐桌。
余文钢理所当然地上了主宾位,陈光辉则坐到了他左手边的副宾位上,至于许莉,就坐在了他右手边的主陪位。
餐桌很大,但三人却靠得很近,余文钢微微一扭头,就能闻到一股袭人的香味。
是迷人的体香。
很快,酒菜上桌,酒是21年的芝华士皇家礼炮,菜也全都是余文钢比较喜欢的,这前期工作绝对做到位了。
“余师兄,我听说你是江陵大学99届电子信息学院毕业的?”
优雅地给三人倒上酒后,许莉端起了酒杯。
“是的。”
“太有缘了,我是经管学院01届的,就在你们隔壁,看来我今天得好好敬师兄几杯。”
这理由一出,这酒余文钢想不喝都不行了。
竟然是经管学院的!
确实和余文钢所在的电子信息学院是隔壁邻居,两所学院的宿舍楼甚至是挨着的。
余文钢这就纳闷了,这样的尤物他当时在学校怎么就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酒就这么喝起来了,两人的关系开始变得融洽。
“对了,余师兄,你认识许峰吗?”
酒过三巡之后,又一个新的话题被许莉发了起来。
“许峰?当然认识啊,他跟我是球友来的。”
“呵呵,他是我哥,亲哥!”
余文钢:“……”
我去!
这也太巧了一点吧?
在上大学时,余文钢最大的兴趣就是打篮球,而许峰是他同院但高一届的师兄,因为同样打得一手好篮球,还一起进过院篮球队,因此两人在学校时关系确实不错,甚至在毕业后都偶有联系。
一得知余文钢和许峰竟然还是球友,许莉立即就一个电话拨了过去:“哥,你猜我现在跟谁在一起……”
还带着许莉温度的手机很快就交到了余文钢手里。
“文钢,你这小子,咱们好几年没见面了,你倒是越混越好了……我跟你说,你可是得把我妹照顾好,否则的话,小心我找你来算账……”
这下好了,余文钢就算想再给许莉甩脸子,都变成了不可能的事。
“师兄,来,咱们再干一杯。”
酒桌上的气氛越来越融洽。
“文钢,你跟小许慢慢喝,我就先撤了,你嫂子还在家里等着我。”
酒至半酣,陈光辉却站了起来,找了个借口溜之大吉。
拉皮条的功成身退了。
“师兄,我们再找个地方坐坐,醒醒酒吧,你再陪陪我。”
许莉又凑了过来,脸色微红的她眼神里闪烁着灵光,也流露出了期盼,可话语里,却没给余文钢半点拒绝的机会。
我可以说不吗?
余文钢意识上想拒绝,可身体却很诚实。
作为一条又单了好几年的单身狗,他确实也不想那么早就回那个很大却空荡荡的家。
半个多小时后,两人很快就在附近的一个清吧坐了下来。
“师兄,我想再喝点啤酒,你还行吗?”
许莉一屁股就在余文钢身边坐了下来。
这明明是一个四人卡座,她却非要挨着余文钢来坐,这真是要命了,余文钢只需稍稍一低头,就能看到她西裙下那双露出膝盖的白花花的大长腿,晃得余文钢的眼睛都花了。
真男人,可以说不行吗?
必须得有酒,接下来才会有故事啊!
两人就这么又喝上了。
其实在内心里,余文钢一直在暗暗告诫自己,这酒可以喝,校友情也可以聊,但千万要克制,不能犯错误。
“你哥现在怎么样了啊?”
为了从那对晃花了他眼睛的白花花大长腿上转移注意力,余文钢主动挑起了新的话题。
“他啊,都混了快二十年了,都还只是一个技术部门的主管,别提他了,我们接着喝。”
许莉嘟起嘴巴回了一句,又端起酒杯,示意余文钢跟她干杯。
真特么能喝啊!
这是要把我给灌醉的节奏吗?
她到底想干哈?
余文钢又被逼着喝了一杯,趁着脑袋还算清醒,他开始认真考虑这个问题。
一个有着傲人资本的漂亮女人,会平白无故地请一个不算熟的男人吃饭?吃完饭还会主动邀他一起到酒吧?
基本不可能。
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原因只有两个,一是她有求于你,二是她想睡你。
原因就这么简单。
在如今这个年代,真正能动人心的,一是财,二是色,至于情谊、感情之类的,都已经沦为了财和色的工具。
在职场上混了那么多年,余文钢对这一点看得实在是太清楚了。
而且,时代真的变了,贪财好色已不再只是男人的专利,也成了很多女人的追求,财色兼收,早已成为了腐男腐女们的至高追求。
余文钢知道自己有多吃香。
财方面,他时刻手握上亿项目的权柄,只需他手指缝稍稍松一点,就能让人大赚一笔。
色方面,就算他没有如今的身份和地位,也还是会有不少女人想生扑他。
没办法,哥长得就是这么帅。
思路如此一理,答案就呼之欲出了,这个表面优雅、实则妖精的小湿妹,不仅在贪他的财,还在图他的色。
道理真的很简单。
如果真像陈光辉所说,因为他也单身,许莉也单身,因此许莉想接近他、了解他,尝试发展一段感情,那绝对是扯淡。
如果真是为了情而来,此时的许莉理应坐在他的对面,继续展现她的优雅和气质,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把风情和暧昧洒向他。
成熟的女人应该都懂,只有端和装,才不会让男人看轻你,也才会让男人不止是想睡你。
为了印证自己的推测,余文钢决定玩点特别的。
“想不想聊聊项目的事?”
余文钢主动挑起了许莉所心动的话题,同时,也挖下了一个小坑。
“师兄,现在聊这个好吗?这样好败兴的呢!”
许莉又嘟了嘟嘴,用嗲得发腻的声音回道。
这又有点出乎余文钢的意料。
厉害了!
不仅不跳坑,还懂得以退为进!
这一下,让他开始对许莉刮目相看了。
通常来说,只要是道行稍浅的人,他刚才的那个话题一抛,对方保证立即就会顺着杆子往上爬,把话题往项目方面扯,同时把接近他的动机暴露无遗。
而懂得以退为进的,才是那些会放长线钓大鱼的高手。
真的厉害了。
如此看来,许莉能爬到她现在的这个位置,凭的不仅只是她的姿色,还有她的能力。
余文钢开始对这个小师妹产生了真正的兴趣。
他想去了解她。
“那要不……说说你自己?”
“师兄,你想了解我啊,那再跟我干两杯再说。”
有酒才有故事。
故事不够,酒来凑。

小编点评

余文钢许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