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影卫的超酷暗恋(傅长乐十三)
影卫的超酷暗恋(傅长乐十三)

影卫的超酷暗恋(傅长乐十三)

《影卫的超酷暗恋》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傅长乐十三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秋白话所编写的,讲述了“哟,又寻死呢?”

3

举报
下载阅读

《影卫的超酷暗恋》这部小说在哪里可以看免费资源?小编为你带来傅长乐十三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它是由当红网络作家秋白话所编写的,讲述了“哟,又寻死呢?”懒洋洋的声音凭空在她脑海深处响起,语调里还带着两分调侃三分嫌弃,“还是跳楼这种老套的死法,你可真够出息的。”

小说简介

大庆国,昭和十年,冬。
这一年的初雪落在夜如泼墨的戌时,零星的小雪像是没有重量的碎银,夹裹着远处的靡靡丝竹音,飘飘扬扬从夜空中落下。
身着正红色宫装的靖阳长公主站在久未有人踏足的摘星楼顶,伸手接了一片碎雪。
“你不喜欢雪天,本不想叫你出来的。”

影卫的超酷暗恋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大庆国,昭和十年,冬。
这一年的初雪落在夜如泼墨的戌时,零星的小雪像是没有重量的碎银,夹裹着远处的靡靡丝竹音,飘飘扬扬从夜空中落下。
身着正红色宫装的靖阳长公主站在久未有人踏足的摘星楼顶,伸手接了一片碎雪。
“你不喜欢雪天,本不想叫你出来的。”
碎雪很快在温热的掌心融化成一滴冰凉的水珠,顺着指尖从整座皇城的最高处直直坠落。
“不过让你这么不明不白的跟着我一起死了,我心里过意不去。”
空荡荡一览无余的楼顶,再无第二个人的身影。
靖阳微微仰头看着苍茫的夜空,不厌其烦地继续自言自语道:“最后一场雪了,就当是陪我,出来看看吧。”
空气里安静的仿佛能听到雪落在屋顶的声音。
靖阳屏息等了一会儿,见没得到回应,自嘲地勾了勾唇角:“不出来也好……”
“哟,又寻死呢?”懒洋洋的声音凭空在她脑海深处响起,语调里还带着两分调侃三分嫌弃,“还是跳楼这种老套的死法,你可真够出息的。”
听到自己意识里这熟悉的腔调,靖阳一直紧绷的肩膀终于微微松下来,坦然点头承认:“嗯,我没出息。”
“啧,那姓宋的又欺负你了?说吧,又怎么了,我让我们家小十三给你报仇去。”
靖阳听她这不善的语气都能想象出那人在她脑海里翻着白眼嫌她不争气的模样,若不是没有身体说不定还会伸出手指弹她的脑门,然后再光明正大的将宋鹤卿揍趴下扔到她的跟前,挑着眼对她道:“喏,给你出气了。”
她被自己想象的画面逗笑了,突然觉得即将到来的死亡也没那么可怕了。
“一直忘了和你说,长乐,这些年谢谢你。”靖阳伸手替自己理了理被风吹乱的裙角,微微沉声道,“还有,对不起。”
呆在靖阳意识里的傅长乐听出了她的死志,没有再尝试去争夺身体的控制权,只是透过她的眼睛看了脚下灯火通明的皇城一眼,还是用那种懒洋洋的语调随意道:“听这传过来的声儿,今天是我们那位陛下的生辰吧,怎么,你想跳个楼给他送份难忘的贺礼?”
这话里的嘲讽意味甚浓,靖阳却浑不在意,依旧轻轻柔柔道:“对不起,长乐。我不想活了。”
这话她说的很轻,就像是空中如柳絮一般轻盈的初雪,被风一吹就彻底散了。
“我后悔了,我该听你的,我该在十年前就殉国的。”
大梁国的镇国长公主,本就该在国破的那一刻,以身殉国。
这不是这十年间靖阳第一次后悔,却是傅长乐头一回真真切切感受到她想要死去的决心。
作为一个没人权的游魂,或者说是那个疯医口中的什么什么副人格,傅长乐自然知道今日靖阳不是来和她商量的生死大事的。
对于靖阳来说,或许在死之前能将她叫出来告知一声,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事已至此,傅长乐只关心一件事:“十三呢?”
“你放心,你的小十三好好的。”靖阳自嘲一笑,“我要拉着你一起去死,自然不会忘了把你唯一的牵挂安置好。”
“既如此,那你便不用向我道歉。”傅长乐想起那个沉默安静却又锋利的如同一把剑的少年,刻意掩盖了心底一点点不舍的情绪,无所谓道,“你想死,那便死好了。”
雪下大了。
靖阳站在楼檐边上,闭上眼睛往前迈了一步。
纷扬的白色雪花成了她在这个世界看到的最后一幕,在极速下落的那一瞬间,她似乎听到了脑海里如小孩子赌气般的嘟囔:
“下雪天可真是讨厌啊。”
滚烫的血液将正红色的宫装染成暗红,如同一枝衰败的红梅静静落入雪地。
在这个没有人知道的夜里,在这座大梁末帝为他唯一的胞妹建造的摘星楼下,前朝最后一滴皇族血脉,领军镇国、以武动天下的靖阳长公主,薨。
.
傅长乐从飘着书墨味的房间中醒来时,还未察觉到不对劲。
她在靖阳的意识里生活多年,早已习惯这种控制不了身体又被封闭了感官只能自己发呆放空的日子。
只是今日似乎又有些不一样,靖阳似乎忘记将她的味觉封起来了。
鼻尖隐隐缠绕着药味儿,舌根被层层绕绕又苦又涩还泛着酸的恶心味道包裹,苦的整个天灵盖都差点裂开来。
天不怕地不怕的傅长乐一下子崩了无所畏惧的长公主人设,开始在脑海里疯狂呼叫:“靖阳靖阳靖阳!你快出来封住我的感官……”
“小姐——院长大人出事了呜呜呜——”
带着哭腔的声音突然从不远处传来,傅长乐被吓得一个激灵,沉重的眼皮下漏进一丝光亮,眼前似乎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
“小、小姐?”那哭声一顿,随即更加尖锐的叫声炸开来,“小姐醒了!!来人啊!小姐醒了!”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僵硬在床除了眼皮子之外全身都动不了傅长乐终于暂时摸清了目前的状况。
首先,她确实已经不在靖阳的身体里了,现在她待的这个壳子身份叫俞子青,是青山书院院长的独女。
其次,这位俞大小姐是个沉睡多年的睡美人,年岁未知,上一次睁眼的时间已经不可考究。
最后,她现在名义上的便宜爹、青山书院的院长俞山南,在昨天夜里,死了。
要知道俞山南可不是什么寂寂无名的普通文人,作为著作等身、门生遍天下的儒学大家,他在全天下读书人心目中的地位,就如同大宗师在武者眼里一样神圣不可侵犯。
这片天下已经很久未出现大宗师级别的高手了,而现如今,这样一位活生生的文坛大宗师,竟然在两名正三品高手的保护下,死在了自己的书房。
此事一出,天下哗然,整个青山书院外面围满了闻讯赶来求一个真相的读书人。
傅长乐不知道自己为何俞子青的身体里醒来,但无论是因为占用了人家女儿的壳子,还是为了俞山南曾经对她的半师之谊,她都不能不去见俞山南最后一面。
这具身体不知道躺了多少年,从头到脚浑身僵硬的厉害,匆匆赶来的大夫施针用药大半个时辰后,宛若废人的傅长乐终于扯着嘶哑的嗓子低喃道:“父、父亲他……”
一直贴身照顾俞子青的惜言还是个十三岁的小姑娘,一听她提起惨死的院长又忍不住抽抽噎噎掉眼泪。
这主仆两一个大病未愈柴瘦如骨,一个年未及笄哭的眼泪混着鼻涕泡。
这一幕看得青山众人心头泛酸,一个个杵在屋子里喉咙艰涩,偏过头不敢多看。
傅长乐不着痕迹将几人的神情收入眼中,又语气恍惚地对着空气喊了一声“父亲。”
遥想当年傅长乐第一次掌控靖阳的身体开口叫“父皇”、“皇兄”的时候,简直别扭的浑身难受,但这一回生二回熟,演了这么多年的靖阳长公主,此刻的傅长乐演技浑然天成,完完全全就是一个骤闻噩耗的女儿,只见她面容悲切、言语哀婉,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恳求道:“我想见、咳咳、见见父亲。”
书院的副院长方庄翰刚刚痛失老友,这儿根本见不得她这副模样,偏过头哽声道:“也好,也好,这么多年了,你父亲一直盼着你能醒,哪曾想、哪曾想……”
整个青山书院因为俞山南之死乱成一团,惜言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架轮椅,一边吸着鼻子一边推着傅长乐往院长书院走去。
“小、小姐你问我你睡了多久?这、这个我也不知道。”
惜言是三年前被俞山南从牙婆子手里买来的,唯一的工作就是照顾昏睡不醒的俞子青。
“不过我有听副院长大人提起过,说院长来青山书院的时候,小姐就已经……欸前面有石子,小姐小心。”
坐在轮椅上的傅长乐微微皱眉。
她没记错的话,俞山南成为青山书院的院长,已经是八年前的事情了,这具身体到底昏睡了多少年?
更重要的是,自从傅长乐醒来后,她已经在意识里试探了无数次,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真正的俞子青是真的消失了吗,还是只是像当初的靖阳一样因为逃避躲起来了?
而她自己呢,她又为何突然出现在这具身体中?
傅长乐心里头的疑问多的可以堆成山,面上却没显露出什么来,安安静静坐在轮椅上被推到俞山南的院子门口。
“神鉴署办案。”穿着银边压线黑鱼服的神鉴署侍卫举剑拦人,“闲杂人等不准靠近。”
“神鉴署?是那个传说中的神鉴署?”惜言听到这名头一惊,怕刚醒来的自家小姐不清楚,还特意小声解释道,“小姐,这神鉴署是当今陛下为针对高手作案而设立的特别机构,据说里面最低的小旗都是从四品的高手,还有两位宗师大人作为指挥使亲自坐镇。”
这神鉴署是用来做什么的傅长乐自然知道,要真论起来这个机构的最初设想还是她提出的,那宋鹤卿还是剽窃了她的创意。
但神鉴署的人出现在这里,只能说明一件事,俞山南的死是高手所为,还是一名顶尖高手。
方副院长匆匆赶来对着神鉴署的人解释了俞子青的身份,惜言被拦在院外,方庄翰亲自推着傅长乐的轮椅走进书房案发地。
而这书房正中央,赫然停放着俞山南的尸体。
一剑穿心!

影卫的超酷暗恋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傅长乐当场红了眼眶。
方庄翰脸色也不好看,他撇开眼稳了稳情绪,才对着最前方的青衣男人拱手道:“镇抚使大人,这是我们院长的女儿。”又低头对傅长乐小声介绍,“神鉴署镇抚使阮东明,是陛下亲指主管此事之人。”
傅长乐低头不语,阮东明神色冷峻,盯着轮椅上的傅长乐冷冷道:“据在下所知,俞院子仅有一女,长眠于塔常年不醒。”
“是今日刚醒,许是、许是父女连心,闻此噩耗……”方庄翰声音艰涩,看着屋内的尸体双目通红,“敢问大人可查到什么线索,到底是何贼子害了院长?”
阮东明又打量了傅长乐一眼,虽说这醒来的时间太过巧了些,但对方死者亲属的身份确实有资格询问案情进展。
“如你所见,俞院长身体上仅有心脏一处外伤,是有人用薄剑以极快的速度从正面袭击造成,一剑毙命。当晚值夜的守卫就在书房门口,听到声响立刻破门而入,却只在屋内看到直挺挺倒下去的俞院长。”
“这不可能!”方庄翰喝然道,“院长的书房只有一个门,那凶手难道能凭空消失不成?”
这也正是阮东明觉得疑惑之处,他已经审过那名守卫,确认对方没说假话。
而俞山南的书房不面积大,摆设简单,根本没有藏身之处,纵然是宗师级别的高手,在这样一个房间里也断然不可能躲过一名正三品守卫的搜查。
在此种情况之下,凶手到底是如何脱身的?
正在检查书房各处角落的一名千户也觉得百思不得其解,喃喃自语道:“难不成真有人会无形术?”
他声音虽轻,但此时屋内静可闻针,方庄翰最先皱眉道:“何为无形术?”
“无形术又称隐术,最早是从东瀛传来的,据传这种武技炼至巅峰可使人化为无形……”
“荒谬!”阮东明冷言呵斥,“我等习武多年,岂可轻信此种虚无之言!”
方庄翰转念一想,也觉得什么无形术太过虚渺。
说一句大不敬的,若真有人能化为无形近身杀人,那最危险的,恐怕是他们那位天威难测的皇帝陛下。
在场之中恐怕只有傅长乐知道无形术真的存在,虽然不至于神乎到化为无形的地步,但若研习者利用从小训练的诡秘功夫配合障眼之术,欺瞒守卫寻求脱身倒也不是不可能。
只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修习无形术的人早就死了,况且就算那人活着,他又有什么理由刺杀俞山南呢?
傅长乐有心靠近俞山南的尸体一探究竟,只是这具昏睡多年的身体四肢无力,就连一个简单的转动轮椅的动作都难以做到。
屋外的雪下的愈发大了。
“我知道了!”背对着众人在角落里埋头鼓捣的白衣男子突然出声,语气里是根本掩饰不住的激动,“是立黄昏,死者中的毒是立黄昏,有人改造了这种毒药!”
这兴奋的语调不亚于平地惊雷炸开在此刻死寂的书房,方庄翰死死盯着这位世人口中的疯医,又气又恨道:“什么毒,到底是怎么回事?院长又是何时中了毒?”
这一回无需阮东明开口,心情甚好的封悠之摸着并不存在的胡子慢悠悠开口道:“死者生前被人下了毒,此毒名为立黄昏,因中毒者多在黄昏时刻毒发、毒发后全身僵直可死而不倒得名。立黄昏之毒罕见,寻常大夫和仵作只怕是闻所未闻。且此毒发作时并无异样,死者面色如常,生机骤断。若非取心头血在针上试毒,恐怕连死因都难勘破。神不知鬼不觉,啧,挺有意思一毒。”
阮东明眉头皱得死紧,他没听过什么立不立黄昏,只实事求是道:“黄昏时刻俞院长正在前堂为几位青山学子解惑,并无异样。”
“所以我说有意思啊!”封悠之绕着俞山南的尸身踱了两圈,拍着手兴奋道,“有人重新调配了这毒,其中成分未变,仅通过调整药物配比就将死者的毒发时间控制在子时,妙啊,这人定是此道高手!”
俞山南尸骨未寒,封悠之却在这事发之地堂而皇之拍手称妙。
方庄翰见此情状恨不得丢下读书人的礼节上前破口大骂,可这封悠之虽然只是一个无官无禄拿钱办事的民间大夫,但他医术高超行事疯癫,过往剽悍事迹数不胜数,顶着“疯医”的名头,等闲之人还当真招惹不起。
眼见方副院长气的山羊胡子都一颤一颤,傅长乐低头咳了一声,终于低声开口道:“子时毒发,刚刚听镇抚使大人所言,守卫听到异响冲进书房,也正是子时。父亲他、咳咳、他真是死于剑伤吗?”
封悠之闻言终于抬头看了轮椅上的傅长乐一眼,似笑非笑道:“你自个儿都没几天活头了,倒还有心思在这里纠缠这等小事。”
“你说什么?!”方庄翰一忍再忍终究是忍无可忍,上前一步恶狠狠道,“子青怎么了,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傅长乐勉强压下喉咙口的腥痒,冲着方庄翰微微摇头,又对着封悠之再次开口道:“还请告知父亲死因。”
封悠之讨了个无趣,也没兴趣继续卖关子:“初步诊断中剑和毒发基本是在同一时刻,不好说那一个才是真正的致死原因。不过若你真想知道,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他一挑眉,以手比刀在俞山南的面上虚虚划过:“剖尸,剖尸是唯一却确认死因的办法。”
“你……”
“咚——咚——咚——”
方庄翰的质问还未出口,便被外面隐隐传来的撞钟之声打断。
书房内一干人等全部变了脸色,阮东明更是直接三步并作两步冲到院外仰首向上,竖起耳朵去听那钟声。
“咚——咚——咚——”
在这一刻,整个青山书院,整个盛京城,所有人都安静地望向同一个方向,细细听着这国丧之音。
“一十八下。”阮东明重重松了一口气。
非二十七下的大丧音,天佑大庆,陛下无恙。
后背微微沁着冷汗,等回过神来他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陛下无子,中宫空悬,哪一位当得起这一十八下的丧钟?
这个念头刚刚在心里划过,便有身着黑鱼服的侍卫匆匆来报:“大人,睿仁皇后大丧,陛下旨意,三品以上入宫尽礼。”
在场众人连带着阮东明都懵了一瞬:“睿仁皇后?”
不是,他们那位陛下旧情难忘婚约难断,这大庆国哪里有什么皇后?
回禀的侍卫将头低的更低:“是那一位殿下薨逝了。”
此言指向已甚为明了,能让人不知如何称呼只敢以“那位殿下”代指的,整个大庆仅有一人。
“靖阳长公主……这、这怎么可能呢?”阮东明兀自不敢相信,“那可是七大宗师之一啊,长公主殿下如何会突然……”
“大人慎言。”神鉴署的随行千户低声提醒道,“是睿仁皇后。”
陛下此道旨意一出,至此以后,这天下怕是再没有靖阳长公主了。
再没有以一己之力镇守大梁两年之久的镇国长公主,以后这世人知晓的,就只有大庆昭和皇帝的睿仁皇后。
阮东明的失神也仅是一瞬,他很快收敛了面上失态的神情,一边有条不紊吩咐属下守好案发现场,一边匆匆整理官帽飞身上马。
俞山南的尸身暂时由神鉴署用冰棺保存,待查明凶手再行下葬。
一波又起,接连两道死讯将整座青山书院搅得人心惶惶。
在一片喧嚣忙乱中,至始至终安安静静坐在轮椅上的傅长乐再也压不住喉咙处的瘙痒,她小声嘟囔了一句“狗屁睿仁皇后”,随即眼前一黑,张嘴“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
软绵绵昏死过去。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傅长乐十三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