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席先生偏执宠(沈颜席穆白)
席先生偏执宠(沈颜席穆白)

席先生偏执宠(沈颜席穆白)

主角是沈颜席穆白小说叫做《席先生偏执宠》,小编分享沈颜席穆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沈颜不见了。她被席大少爷折磨了两年,当所有的爱意消失时,她也跟着失踪了。

3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是沈颜席穆白小说叫做《席先生偏执宠》,小编分享沈颜席穆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沈颜不见了。她被席大少爷折磨了两年,当所有的爱意消失时,她也跟着失踪了。直到有一天,警方在护城河打捞上她的shi体,席大少爷才明白一句话: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小说简介

人的一生应该有一次为了一个人而对抗全世界,沈嫣便是如此,她喜欢了席慕白好多年,时间久到她已经记不起最初见面的场景,在那之后她的一颗心就只为这个男人而跳动。后来她如愿以偿的嫁给了他,婚后的这两年,她没有收获幸福,而是受尽了折磨。直到遍体鳞伤之时,她才幡然醒悟,原来他就是一只永远也喂不熟的狼······

席先生偏执宠全文阅读

沈烟不见了。
早上张妈把早餐送进房间的时候,还看见她呆滞地躺在床上,头发凌乱,了无生气的模样让人觉得很凄凉。
沈烟睁着一双眼,呆呆地望着天花板,精致的脸庞没有任何表情,像个破布娃娃。
不用问张妈也知道,大少爷一定又把沈小姐折磨狠了。
张妈叹气,心想,大少爷也是心狠的,既然不喜欢沈小姐,离婚就是了,何苦折磨她。
得知沈烟无缘无故失踪,到处都找不到,最重要的是监控摄像头被无线屏蔽器屏蔽了。
一向沉稳冷静的秦家大少爷突然发了疯,把书房的东西都砸烂了。
“找!都给我去找!找不到你们都给我滚!”
秦牧白双目赤红,吃人一样,对管家和一帮佣人怒吼道。
管家吓得双腿发抖,连声应着叫人出去找沈烟。
秦夫人被儿子砸了心爱的青花瓷,不高兴地说:“你这是干什么?不见了就不见了,反正你也不喜欢那个贱人,大不了再找一个……”
在秦牧白冰冷骇人的目中下,秦夫人悻悻地住了嘴。
她知道自己这个儿子的性格,惹恼了他,就算是血浓于水的亲人也没好日子过。
秦夫人走后,秦牧白站在落地窗前,拳头攥得很紧,手背青筋暴起,高大的背影在这一刻看起来竟然有些落寞。
沈烟失踪的第一天,秦牧白像个残忍的暴君,把两个佣人踹得吐了血,就因为他们多嘴说了一句:沈小姐肯定死心了。
这话的潜台词很简单:沈小姐是自己逃走的。
就算再爱一个人,被对方羞辱了两年,不恨已是大度,哪还有爱,所以佣人们猜测沈烟是自己逃走的并非没有道理。
秦牧白非常不喜欢这种猜测,发了好大一通脾气,冷笑着说:“想死的只管说,我看看哪个嫌命长!”
整个人别墅上下再也没人敢议论这件事了,都铆着劲儿找沈烟,连别墅顶层的杂物间和后花园的下水道都去找了。
可惜还是没找到,沈烟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沈烟失踪的第二天,秦牧白的脾气更加暴躁不堪,像个定时炸弹。
他不准别人碰沈烟的东西,不准别人进沈烟的房间,而他则整日待在里面,连集团的事务也不处理了。
秦夫人想劝两句,只是一碰到儿子那戾气横生的眼神,便把话咽了回去。
心里憋着不痛快,自然要找人倾诉一番。
秦夫人找到周家的千金小姐,即是秦牧白的初恋。
“他这是发什么疯,平时不见他在乎那贱人,现在人不见了,倒弄得没了她就不行一样。”秦夫人对儿子的发疯难以理解。
周楚楚宽慰她:“您别气,就是养只猫,养条狗,突然不见了,多多少少也会着急的。”
这话说得秦夫人很高兴:“你说得没错,那贱人不就是一条狗么?又贱又不要脸!”
周楚楚笑而不语,耐心地听秦夫人发牢骚。
秦夫人叹气:“当年要不是她耍心眼,你和牧白早就结婚了。”
秦夫人是真心想让周楚楚当秦家的儿媳妇,所以特意说给她听。
周楚楚垂着眼帘,敛去了眼底所有的情绪,轻声道:“到底是我和牧白没有缘分。”
到底是真没有缘分,还是沈烟耍了心眼,又或者周楚楚算计了秦牧白,大概只有沈烟和周楚楚才清楚了。
沈烟失踪的第三天,秦牧白终于报了警。
秦家虽然有权有势,但寻人这种事还是警方更专业一些。
一个星期后,警方在林城的环城河里打捞上一具尸体,尸体已被河水泡得腐烂不堪,看不出具体面目。
但经过DNA对比,确定她就是秦大少爷的妻子沈烟!
这下整个林城都轰动了。

席先生偏执宠免费阅读

经过警方多方调查,最终认定沈烟是失足掉进河里溺死的。
秦牧白给沈烟举办了一场林城前所未有的盛大的葬礼。
他花重金请了最有名的大师给沈烟超度,墓地是林城风水最好的那一块,还预留了一个位置,墓碑上的字也是找书法大家刻上去的。
下葬那天,阴雨绵绵,寒风冷得刺骨。
沈烟是个孤儿,没有亲人,和秦牧白结婚后每日禁足在家,和朋友渐渐断了联系。
于是来参加这场葬礼的都是秦牧白的亲朋好友。
他们从未把沈烟当作真正的秦太太来看待,如今却做出一副悲伤的样子来参加她的葬礼,只为了博取秦牧白的好感。
张妈和别墅的佣人都暗暗替沈烟心酸,没想到沈小姐死了连葬礼还要被人利用。
秦牧白站在墓碑前,看着上面明媚的脸庞,忽然想起三年前沈烟嫁给自己时的情景。
她化着精致的妆容,穿着一身洁白的婚纱,笑得温柔而满足。
“秦牧白,我爱你。”比起初恋周楚楚的羞涩,沈烟的对他的感情更加浓烈直白,没有一丝一毫的掩饰。
可那时秦牧白爱的是周楚楚,对她的告白没有喜悦,只有厌恶。
沈烟毫不在乎,倔强地说:“秦牧白,娶我,一年。只要你给我一年的婚姻,我就给周楚楚捐献骨髓。”
周楚楚从小就身子弱,和秦牧白相恋时得了白血病,骨髓库里只有沈烟的骨髓和她是相配的。
面对秦牧白森冷的目光,沈烟并不害怕,一字一句道:“我要的不多,只是图一个光明正大站在你身边的机会。”
至于秦牧白爱不爱她、碰不碰她、回不回家,沈烟从不强求,秦牧白完全可以娶了她把她丢在一边。
一开始的确是这样,偌大的别墅,秦牧白半个月都不见得回来一次,就算回来也没正眼瞧过沈烟。
唯有家族聚餐或者出席宴会的时候,沈烟才有机会站在他身边,挽着他的手,被人称一声“秦太太”。
即便如此,沈烟也是心满意足的。
直到有一天晚上,沈烟房间里的浴室漏水,便去了秦牧白的卧房洗澡。
秦牧白是突然回来的,没有通知管家和沈烟。
他喝了一些酒,推开浴室门,看见一具白腻的身子站在喷头下面。
那身子背对着他,肤色雪白,腰肢纤细。
“勾引我是吧?不知死活的东西!”
秦牧白恼恨自己被沈烟的身子引诱,把她按在洗手台前,对着镜子发狠地要她,把火气悉数发泄在了她身上。
从那之后,秦牧白就把沈烟当成了一个发泄工具。
一来周楚楚身子娇弱,承受不住他那旺盛的精力。
二来沈烟乖巧听话,只要他想,随时随地就能从她身上得到满足。
当一年的婚姻约定期到来时,沈烟很识趣,主动跟秦母白提了离婚。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离婚?”秦牧白勃然大怒,目光森寒,像个活阎王,“想走就走,一点规矩都没有!”
从那之后,沈烟的生活就被秦牧白锁住了。
她不能出去工作,不能出去和朋友玩,只能整日待在秦家当所谓的秦太太,就像秦牧白手里的牵线木偶。
……
雨越下越大,墓碑被打湿了。
“牧白,回去吧。”一个温软的嗓音打断了秦牧白的回忆。
秦牧白回过神来,原本替他撑伞的秘书站在一边,周楚楚代替了他的位置,秀美的双眼带着几分温柔和担忧。
秦牧白看了她一眼,继续盯着墓碑,说:“你先回去。”
周楚楚握紧了伞柄,望着秦牧白眼眶底下的青黑,想起秦夫人的话:“牧白真是疯了!抱着那贱人的骨灰两天两夜都不肯去休息,难不成他还要抱一辈子?”、
好在秦牧白还没疯到那种地步,两天后给沈烟安排了下葬,秦夫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周楚楚忍不住问:“牧白,你爱上沈烟了?”
“没有。”
“那你为什么……”
“没有原因。”
冷漠的语气堵住了周楚楚所有的疑问,秦牧白面无表情地站在墓碑前,良久,说了一句:“除非她回来。”
除非她回来,他就爱她。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席先生偏执宠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