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重***竹马的娇气包(陆夕惜顾晨慷)
重***竹马的娇气包(陆夕惜顾晨慷)

重***竹马的娇气包(陆夕惜顾晨慷)

主角陆夕惜顾晨慷是的小说重***竹马的娇气包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陆家千金陆夕惜十八岁那年,看上了娱乐圈那位绯闻与才华同样横溢的天王秦正源。接下来十几年为他哭为他疯为他哐哐撞大墙,被他粉丝追着骂,气死了爷爷,害自家也破了产……

3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陆夕惜顾晨慷是的小说重***竹马的娇气包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陆家千金陆夕惜十八岁那年,看上了娱乐圈那位绯闻与才华同样横溢的天王秦正源。接下来十几年为他哭为他疯为他哐哐撞大墙,被他粉丝追着骂,气死了爷爷,害自家也破了产……

小说简介

陆家千金陆夕惜十八岁那年,看上了娱乐圈那位绯闻与才华同样横溢的天王秦正源。
接下来十几年为他哭为他疯为他哐哐撞大墙,被他粉丝追着骂,气死了爷爷,害自家也破了产……
好不容易熬光了他身边的莺莺燕燕,等来他的求婚,却不想替他养大的双胞胎转身投入亲妈的怀抱,而自己也被困火海。
他红着眼稳稳站在楼下,与被火苗包围的她隔窗相望,而竹马顾晨慷则冲进火海紧紧抱住自己……
再次醒来,回到她追秦正源最猛烈的时候,嗯,一切都还不晚。
茶室里,朋友笑问秦正源小尾巴怎么不见了,他胸有成竹轻笑:“小姑娘闹别扭,不用哄,过两天自己就回来了。”

重***竹马的娇气包全文阅读

宋特助留下善后。
顾晨慷忍着额头血管的狂跳,把陆夕惜扛回了家。
“惜惜啊,这是怎么了?”姑姑田雨茗赶紧过来接,看到他后背上的呕吐物,愣神了。
“姑姑你也在这里?”陆夕惜拽住顾晨慷的手腕咬了一口,“哇”一声又哭起来朝田雨茗抱去,“不疼,姑姑你怎么也死了啊?对不起我错了我害了你们……”
“你这傻丫头胡说什么呢?喝了多少醉成这样?”姑姑被她抱个满怀。
“姑姑我去洗澡了。”顾晨慷捂着手腕闷闷朝楼上走去。
田雨茗跟佣人费了半天劲把她收拾干净放到床上,才有空问小夏发生了什么。
“还不是那个秦正源,前两天还给***发七夕红包,转头就跟罗子妍从酒店出来被拍上热搜了,***伤心,正好碰上葛晶莹那几个,被她们拉去***灌了酒。”小夏提起秦正源气得牙痒痒。
田雨茗眼神一黯,重重叹了口气。
那个秦正源到底有什么好,秦家暴发户上不了台面,他比惜惜大那么多不说,绯闻满天飞,偏偏一解释惜惜就信,在自己看来,秦正源连他们家晨慷一半都比不上。
@@@@
陆夕惜觉得头好疼,睁开眼愣了。
粉色的墙壁,熟悉的梳妆台,她跳下床拉开窗帘,落地窗下熟悉的庭院,这是她自己家啊!翻出手机看时间,咦,六年前?
她深吸一口气,打开衣柜,入眼一片黑白灰,果然回到了六年前,此时她追秦正源正猛烈,为了迎合他的喜好强行装成熟扮知性,被他的粉丝骂得狗血淋头,还为此跟顾晨慷疏远……
“惜惜怎么光脚下地,感冒了可怎么办?”田雨茗进来就唠叨起来。
“有地毯,”她抱住田雨茗,“姑姑,我好想你啊,我以后一定听你们的话,不让你们担心了。”
田雨茗是顾晨慷爷爷秘书的女儿,秘书夫妻俩死于一场天灾,顾爷爷资助她读书,暑期来做顾晨慷和陆夕惜的家庭教师时,救了俩顽皮孩子的命,被顾爷爷认为养女。后来读完景大的硕士后遇人不淑,离婚后专心照顾顾晨慷和陆夕惜。
顾晨慷和陆夕惜的父母都在外地,这么多年田雨茗是姑姑,更是母亲一样的存在,尤其是陆夕惜,对她更是依赖和眷恋。
“好好好,快把鞋子穿上,洗漱下来吃饭了。”田雨茗心疼地看着她泛红的眼角,心里把秦正源骂了一万次。
洗漱完下楼到了餐厅。
他们家餐厅很大,长方形餐桌可以容纳二十人同时就餐。
顾晨慷正坐在餐桌一边吃早饭,她的餐盘摆在另一边,两人在餐桌的对角线上,远得不能再远。
听到她下来,他抬头瞥了一眼,又低下头边吃边看文件。
陆夕惜眨眨眼想起来了,因为秦正源粉丝骂她,他给自己压了几次热搜,自己嫌他干涉自己吵了一架,三四年来两人关系越来越僵,最后发展到话都不说,把他赶到餐桌一角吃饭的也是自己……
她坐下,看着面前这份沙拉,蔬菜大杂烩加姑姑特意调的酱汁,叹了口气。为了减肥她吃了好几年的蔬菜水果,把自己吃得瘦骨嶙峋面黄肌瘦。
陆夕惜端着盘子蹭到顾晨慷对面坐下。指了指他面前的小笼包,“这个,什么馅的啊?”
他慢条斯理嚼完咽下去才开口:“蟹粉肉糜。”
陆夕惜咽了下口水。夏末秋初正吃吃蟹的最佳时节,姑姑做的蟹粉肉糜小笼包最好吃了。
“我能吃一个吗?”她眼巴巴看着他。
“嗯。”
早就竖着耳朵听这边动静的小夏,赶紧送过来双筷子。
夹起一只小笼包,轻轻咬一口皮,汁水就在嘴里迸溅满口留香,馅料里肉糜鲜香蟹粉微甜,她干涸已久的味蕾被全部打开,从食管到胃熨帖起来。
等她再夹一只的时候,顾晨慷推过来姜丝醋碟,“我没吃过,干净的。”
蟹偏凉,她体质不好,每次吃蟹都要佐姜丝。
陆夕惜抬头冲他笑,眼睛眯成两弯月亮,“咦,你手怎么了?”
“被狗咬的。”顾晨慷好几年没看她这样笑了,险些被闪花了眼。
“棉花糖还是芝麻糊?总不可能是龙须酥吧?”家里养了三条小狗,但每条都乖巧,怎么会咬人呢?“去打个疫苗吧。”
顾晨慷嘴角微微***没说话,姑姑过来打圆场。
“姑姑小笼包真好吃,晚上再吃这个吧。”一笼包子只有六只,她自己就吃了四只,舔舔嘴唇意犹未尽。
“蟹不能天天吃,农场今早送来几尾鱼,又鲜又肥,晚上给你做鱼丸吃。”
她连忙点头,姑姑做的鱼丸弹牙细腻,天天吃都不厌,就是做法太麻烦,没五六个小时做不来。
“不嫌我们资本家吃个晚餐都劳师动众了?”顾晨慷话刚出口就后悔了,对面女孩泪珠子又啪嗒啪嗒往下掉,气得姑姑拍了他胳膊好几下。
陆夕惜倒不是因为他说这话而难过,而是为自己曾伤害过他而难过。前几年她像魔怔了一般,什么气都朝顾晨慷撒,从来没考虑过他的感受,可他在最危险的时候都没放弃过自己。
“那个,我错了你别哭了,你哭起来好丑啊,跟河马似的。”他手足无措哄着,反正从小到大只要她哭,自己就得挨揍。
“你才是河马,你还河牛河猪呢!”
“行行行,我河牛河猪,不敢惹你了,我去上班了。”
“等一下,我没衣服穿了!”
顾晨慷想想她那两个房间都放不下的衣服,顿时心领神会掏出一张黑卡递她手里,“随便刷,没限额。我走了。”
前几年秦正源嫌她过于奢侈,她就注销了自己的卡,衣服鞋子只买大众品牌,颜色也只选黑白灰三色,连她的***项链都只挑小的戴。重生一回,她要继续做她的陆家大***,照顾好家人,保护好顾家陆家!
喜滋滋摸着卡,朝快走到门口的顾晨慷吼了一嗓子:“慷慷你大胆滴往前走啊,往前走,莫回呀头!”
吓得他一趔趄,差点把自己绊倒。
姑姑笑了,这几年家里天天死气沉沉,俩孩子谁都不理谁,她头发都要愁白了,这下好了,家里又要热闹起来了。
顾晨慷上了车,宋特助开始汇报,“昨天秦正源传出绯闻后,大***深夜买醉被拍就上了热搜,不过很快就被我们压下去了。”
“还有,这是昨晚在葛家二***手机里发现的,她准备发给一个八卦号的。”
顾晨慷接过手机,打开视频,陆夕惜被两个女孩按着,一个女孩给她灌酒,被呛得直咳嗽,拍视频的女孩刻薄说着不堪入耳的话。
他眼中闪过狠戾,“这四家,断了所有合作。”
“明白。”宋特助即使跟了他多年,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一个只用了四年多就把偌大一个医药集团管理得井井有条的人,怎容小觑。他此刻的冷厉,与昨晚被陆大***吐了一身的顾晨慷简直判若两人。
@@@@
陆夕惜挑了半天,选了条经典款小黑裙,戴了条鸽子蛋大小的***项链,揣着顾晨慷的黑卡带着小夏出了门。
以前都是各大服装品牌提前把当季新款图册送到家里任她挑选,这几年脑子抽了也就断了,只好先买一些穿着,回头让姑姑再跟品牌那边打好招呼。
去商场扫了一大堆衣服鞋子,换了身粉色sw高定套装,剩下的让人送回家里,又直奔美容***。
陆夕惜父母都是无国界医生,常年呆在非洲,两三年才回来一次,顾晨慷的妈妈是景城医科大的教授,过年才回海城,所以顾陆两家在海城豪门圈的夫人社交就全靠田雨茗了。这家美容***,以及高端餐厅“雨茗轩”都是姑姑名下的。
进门就被前台礼貌客气拦住,说这里只接待会员。
她摘下墨镜,前台接待又看了眼她后面的小夏,才认出这是陆夕惜。不是她眼拙,实在是她现在的打扮与往常相差太多。
“陆***,顶层秦***正在用,您看您是等一会儿,还是换个房间,二楼还有空房间。”
“秦***?秦漫漫?”陆夕惜挑眉,唇角带笑,前台接待心头莫名一跳。
“是。”
这个陆***,今天怎么有点反常?
“小夏,去找经理,我要查账。”说完径直走向电梯,接待赶紧跟上去,看她上了顶层。
顶层,秦漫漫跟她的小跟班杨美芙正在做美甲。
陆夕惜的金麟珠宝主要做***饰品。金麟珠宝原本是欧洲一个珠宝奢侈品牌,因经营不善出售,当时陆夕惜刚出生两个月,爷爷就买下来留给她当嫁妆,加上当时物价低,又收购了几个***矿,所以对她来说,***就是好看的石头而已。
她从小就喜欢亮晶晶的东西,做美甲的时候贴真钻也是她的想法,是以这里有许多碎钻,而秦漫漫现在做的就是这种,用的不是客人的,而是陆夕惜专用的那盒。
“陆***,您来了,也要做美甲吗?秦***这边还需要一会儿,我让小苗上来给您做?”店里首席美甲师莹莹跟她打招呼。
秦漫漫懒洋洋抬头,看到她脖子上那颗大***的时候眼神闪了闪,“我哥不喜欢女孩穿那么短的裙子。”

重***竹马的娇气包免费阅读

秦漫漫是秦正源同父异母的妹妹,以前为了讨好她,陆夕惜带她来过几次这间美容***,随着这几年衣着装扮朴素,陆夕惜自己来的次数都不多,倒是没想到,自己专属的顶层都让她用了。
所以,曾经的自己都卑微到这种地步了?
“你哥喜欢不喜欢,跟我有什么关系?”陆夕惜挑了把椅子,***地坐下来。
美甲师听了这话眼皮跳了一下,连带手都不稳了。
秦漫漫冷哼,故作坚强?不就是个绯闻吗,过两天大哥随便哄两句,她还是会不要脸地贴上来。
杨美芙直起身子,紧张地望向秦漫漫,前者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没多久,胖乎乎的朱经理带着平板进来了。
“陆***。”
小夏在一边提醒:“叫陆总。”
“陆总,这是近三年的账。”
朱经理擦擦额头的汗,眼神扫过秦漫漫和杨美芙的时候还没什么,当他瞥见那盒***的时候后背都僵直了。
陆夕惜手指在平板上划过,她眉头蹙一次,朱经理的心就漏跳一拍。
“没想到陆大***还会看账本?”秦漫漫阴阳怪气道。
“你也知道我是陆家大***,将来要继承家业的,会看账本很稀奇吗?”陆夕惜声音天生奶甜,疑问的时候会有些鼻音,听起来像是撒娇。
秦漫漫被噎了一下,扭过头去不再言语。
她就讨厌陆夕惜这一点,娇气骄纵,除了长得好看也没什么优点,命却好的很,是陆家唯一继承人。因此看到她没有尊严地跟在大哥身后,秦漫漫心里暗爽无比。
却全然不想若没有陆夕惜,以她秦家的实力,踏进这家***都难,更别提坐在陆夕惜专属的顶层了。
陆夕惜手指划得飞快,朱经理也看出了她的重点,衬衫都被汗湿透了。
“陆总电话,葛家二***葛晶莹。”小夏道。
她点点头,小夏按了免提键。
“陆夕惜你在哪里?”
“在美容***做美甲。”
“你还有心思做美甲!我家都快破产了!”
“哦,破产好啊,前几天不还抱怨雨茗轩的菜难吃,天快凉了,正好可以尝尝西北风啊,味道应该还不错。”
“你!陆夕惜你心思歹毒,怪不得表哥不喜欢你!”葛晶莹被她大转弯的态度气懵,口不择言起来。
“他不喜欢我,是因为瞎。心思歹毒的是你,吃着我家的饭还想害我,只让你破产都是顾晨慷心善,换成是我,***和你哥吃回扣这事怎么都得进去蹲着了。”
小夏不管对面的歇斯底里,直接挂断了电话,收获了一个赞赏的眼神。
秦漫漫忽然有些心慌,陆夕惜今天太反常了。
葛晶莹是秦正源亲舅舅的女儿,他跟葛晶莹比跟她这个亲妹妹关系还好,陆夕惜这下连她家都搞破产了?如果只是吃醋,也不用这么大阵仗吧?
完成最后一道工序,秦漫漫只想赶紧离开。
“做完了?那我们来算算账吧。”陆夕惜笑眯眯叫住她俩。
“什么账,这里不是你带我们来的吗,说你请客。”秦漫漫故作镇定。
“那是三年前的事儿,所以我只查了最近三年的账本。头发烫染,做spa,虽然你没有会员卡,但是我带来的,还是用会员价给你算。至于美甲,这些***是我专用的,跟店里的不同,稍后会让金麟那边给出报价,我给你打八折。顶层房间使用费,spa用品也给你们免了。”
陆夕惜转向朱经理:“未免出岔子,***算好后,朱经理亲自把账单送到秦家和杨家吧。”
朱经理忙连连点头称是。
杨美芙***秦漫漫衣角,被一把甩开。
“陆夕惜,真有你的!不就是个账单吗,多少钱,我付!”秦漫漫语气强硬,态度却明显软下来。
陆夕惜粲然一笑,嘴里吐出的话却不客气:“你付不起。”
她前世跟秦家纠缠这些年,十分明白这个家庭多恶心,看似最受宠的女儿,手里也不会有多少钱。骨子里就认为女孩没用,养得漂亮将来嫁个好联姻对象就够了。
秦漫漫脸色苍白,她手里是没钱,但若账单让她爸爸知道了,自己不定要吃多少苦头。
“我,我会在大哥面前给你说些好话。”她语气里带上了哀求。
“不必。我不过是出于好奇,才想尝尝老腊肉是什么味道,既然吃不到,小鲜肉不香吗?再说了,老腊肉也不是什么稀罕物。”陆夕惜嗤笑。
想到秦漫漫曾经做过的事,她绝不会心软。
赶走两人,陆夕惜看着她们坐过的椅子皱眉。
“我马上让她们上来消毒。”朱经理不自觉弯了腰,被这位向来好说话的大***吓到了。
“找人把这里重新装修,先带我去顾晨慷的房间。”
把齐腰的黑长直剪到齐肩,染了个低调奢华的紫黑色,发梢烫成小卷,又做了个闪闪发光的美甲。出来时整个人焕然一新,心情大好,她甚至想跳支舞来庆祝下新生。
直到经纪人打电话,她才想起自己现在还是个签约艺人。
四年前她单飞签了秦正源的公司,顾晨慷彻底退出娱乐圈,回家继承家业,以一己之力承担起顾陆两家的重担,换她一身轻松在娱乐圈里追男人。
越想越觉得自己过分,赶紧在路边给顾晨慷买了两盆仙人球。
她今天开的顾晨慷的灰色小跑,按照记忆开进公司的地下停车场,好不容易看到个空位,踩油门加速停了进去,拎着小包跟小夏下车往电梯口走。
不远处一辆商务车猛地刹车,车里的秦正源被晃了一下。
“对不起秦总,车位被人占了。”司机道歉。
“我去,那女孩身材可真不错,戴着墨镜也挡不住下半张脸的美,不知道是哪个公司新签的艺人,这不火天理难容啊。”秦正源身边的经纪人程波眯着眼说。
秦正源往窗外看了一眼,皱起了眉头。
让司机自己去找车位,他跟程波下了车。
“***等等,还有人上。”程波也不怕被夹手,直接挡住了电梯门。
陆夕惜还没做好与他再见的准备,却在此刻面对面了。
不是记忆里冷峻的模样,没有隐藏在发间的白发和满身的烟味,眉眼里也没那么多忧愁,现在的他容颜年轻,意气风发。
她的血液像是被冻结,翻涌的恨意被堵在心里,这是害自己家破人亡的凶手,是看自己被活活烧死无动于衷的男人……过往种种脑海重现,她全身僵直,此刻恨不得扼住他的咽喉!她也准备这么做。
却在抬手间目光触及到小夏手里的袋子,那是给顾晨慷买的仙人球。想到顾晨慷,想到家人,冲动和恨意慢慢消散,一切都还没发生,爷爷还在,顾陆集团也好好的,她慢慢柔软了下来。
秦正源却开口道:“裙子太短了,”指着她镶嵌了颗鸽子蛋的手包,“这个,也太浮夸了。”
刚被理智拉回现实的陆夕惜又被他气到了,冷冰冰回他:“秦总,我们当初签的合同上,可没规定裙子的长度,以及我包上的***不得超过几克拉吧?”
程波哑然,这是陆夕惜?
秦正源顿了顿,这丫头生气了?因为绯闻?
那还是解释一下吧。
“我跟罗子妍是绯闻而已。”
脑海里划过那对龙凤胎的脸,以及罗子娟说的那句“免费的***”,心里钝痛更甚。这个男人总是这样,从不明确拒绝,每次自己快要放弃了,他又说些模棱两可的话给自己希望,周而复始,痛苦翻倍。
她冷哼,“秦总,不管骡子言还是驴子说,都跟我无关。你还是离我远点吧,只要沾上,我就会被你的粉丝骂到自闭。好歹我也是您公司唯一的艺人,我名声差了不耽误你赚钱吗?”
电梯到达,她戴上墨镜,迈着不可一世的霸气步伐往经纪人简芸的办公室走去。
小夏在后面小步跑着,眼里闪烁着星星,哇,惜惜真的是太帅了!
简芸也被她的形象震撼了一下,这个颜值,再加上她不俗的唱功,打造一个歌坛天后不是问题,也不知道秦总什么想法,总让她打扮得老气横秋,粉丝骂的时候也不让公关,久而久之黑倒是红成一线女歌手了。
想到这里她就一阵心痛,哪个经纪人不想带出个天王天后影帝影后来?
“这是今年的几个行程,这是明年的续约合同,你看一下。”简芸把两份文件推到她面前。
陆夕惜看了眼行程,***室内综艺的嘉宾,还有一档音综的踢馆歌手。这两个综艺收视率都很高,毕竟公司就她和秦正源两个艺人,***上倒从未亏待过她。
她当初跟公司签了四年约,还剩三个多月就到期了。
“芸姐,行程我会好好准备的,约我就不续了,谢谢你这几年对我的关照。”
简芸只是经纪人,左右不了秦正源的决定,在自己被骂的时候从未做过公关,但在她能力范围内是护着自己的,每次都耐心提醒要避免哪些行为,也不止一次真心劝过自己别太执着于秦正源,所以陆夕惜对她还是有些感激的。
“你找好新公司了?”
“没,我打算回家继承家业。”
简芸不知道她的底细,但看她也不像差钱的样子,虽然不舍却也理解。富裕之家出来的小公主哪里舍得让人这么骂,也就没再挽留,不论去哪里,都比在秦正源手里强。
辞别简芸刚回到家,陆夕惜就让小夏帮她删微博,“把有关秦正源的全部删掉,除了顾晨慷和蒋多儿,其余人全部取关。”
两人删了半天还剩很多。
“惜惜,我手指头都麻了。”小夏被她要求不许喊***,喊她名字。
“唉,谁不是呢。”她也甩着没有知觉的手叹气。
顾晨慷回来吃过晚饭就进了书房继续工作。
她找姑姑端了盘水果,拎着那两盆仙人球进来。
“我今天给你买了个礼物。”放下水果,把仙人球从袋子里拿出来放在他桌上,“仙人球防辐射。”
顾晨慷看着那两盆还没他手掌大的仙人球,无奈笑了:“所以你今天刷了三百多万,就给我买了两盆九块九的仙人球?”
“你怎么知道?”
“我有短信提醒。”
她摸摸耳朵缓解尴尬,把果盘推过去,“吃水果,这车厘子很甜的。”

小编点评

重***竹马的娇气包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