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皎皎美人姝(徐冬姝陆斐柟)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皎皎美人姝(徐冬姝陆斐柟)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皎皎美人姝(徐冬姝陆斐柟)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徐冬姝陆斐柟,皎皎美人姝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他心里记挂的只有那个生了一双杏眼,偏偏又张牙舞爪的小姑娘徐家美人,尚十三,却已是容色动京城。不曾想被

3

举报
下载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徐冬姝陆斐柟,皎皎美人姝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他心里记挂的只有那个生了一双杏眼,偏偏又张牙舞爪的小姑娘徐家美人,尚十三,却已是容色动京城。不曾想被

徐冬姝陆斐柟小说简介


着实因为一场闹剧败坏了兴致,等冬姝回去重新梳妆,再到老夫人林氏的院里请安时,屋里人都已经坐齐了。
林氏掀起眼皮来瞥了瞥她身上丹霞色的衣裳,轻啜口茶,倒也没说什么就让她坐。
上首挨着坐的是王氏。徐冬姝生母张氏逝世后,徐国公娶的续弦,相府嫡女,温婉动人的水乡女子,打扮端庄素净,连林氏这样眼中只有孙子和儿子的人,都能讨几分欢心。
王氏转过身子来冬姝,神色关切:“怎么来晚了?可是昨夜睡的晚,早上就起迟了?”

皎皎美人姝全文阅读

冬姝看她一眼,昨夜确实睡的晚,就是画本子有意思看的久了些。芙光阁与王氏的悠阑居隔了小半个府邸,王氏消息倒是十分灵通。
林氏听见王氏的话,眼睛睇视过来,下耷的脸皮不高不兴的垂着。
这人到了年纪,什么表情就光秃秃的挂在脸上,连点遮掩都没有。
冬姝翘着一只脚,漫不经心的晃,“起的本来挺早,倒是院里丫鬟蠢笨,就什么丁香木香的,日日衣裳都拿错,不知道从前是哪个院子的,方妈妈教了多少回都学不会。”
芙光院里的丫鬟前两日换过几个,都是王氏亲选的人。
林氏那双青浑浑的眼睛就扫到了王氏的脸上,沉声问:“笨手笨脚的人就撵出去,***才还要主子去担待不成?”
王氏神色微微僵了一下,很快又笑起来,“母亲说的是,是我照顾不周,院里丫头多了就有人爱偷奸耍滑,方妈妈一个人也实在管不过来那么些个丫头。”
“当时想着冬姝用惯的丫鬟都是宫里带出来的,咱们府里肯定比不得。”她拿绢丝帕子掩了掩唇,朝冬姝笑:“姝姐儿是哪个用的不称手,尽可丢在后院去做杂活。是我没考虑周到,没想着方妈妈毕竟年纪大了,等两日我再送个管事婆子过去,顺便再给你挑几个新的丫头,可好?”
此话一出,林氏眼神才收回。冬姝生母张氏是恒亲王一脉,难产事出,恒亲王曾来徐府给女儿讨理,和徐家闹得颇不好看,冬姝和弟弟锦行也因此在外祖府上长到五岁才回徐家。
身边的丫鬟婆子因为恒亲王的缘故和宫里有牵系,林氏心里自然不痛快,却又不能说什么,只把松软的眼皮和嘴皮一并往两边又耷拉了几寸。
冬姝像是没看见,扬了扬下巴朝王氏玩笑:“您那边的人我不敢用,不然下次点卯又要来晚了。”
王氏却说她客气,一家人不必说两家话。
二房的姜氏喝下口茶,看一眼王氏笑道,“大嫂对冬姝确实周到,这比亲生的还要贴心细致。”
徐家三兄弟,三房范氏最不爱掺和杂事。
唯独王氏与姜氏向来不和,只因为姜父职任参知政事,三番五次断了王家拢权的政路。朝中两家权争***,政见又不和,这两人的关系更紧张。
王氏脸上的笑挂在一层皮上,柔声附和:“我头次见着冬姝就觉得十分喜欢。”
姜氏一双凤眼扫过去,脸上全是看笑话的表情,又慢悠悠喝了一茶,“大嫂喜欢就好。”
还没听说过哪家的继室会喜欢上头留下来的孩子,何况冬姝还有个胞弟?
将来国公府承袭爵位,除非徐锦行德行有失,翻出什么***来,如何都是轮不到王氏的孩子袭爵。更何况王氏入门到现下,徐冬姝和徐锦行还只愿意称呼王氏一声大夫人。
冬姝轻咳了两声,语气诚恳:“大夫人自然是喜欢我的。”
王氏温柔似水的嗔她一眼,硬生生把冬姝光洁细腻的手臂捱出几寸鸡皮,压不压不下去。
这般温婉的人还是要亲爹才消受的起。
.
暖阁里摆了早膳,林氏带着一屋子女眷过去。
窄门口人一多,冬姝就被挤了一下,七宝挡着后头的人,转头一看是三姑娘徐冬晴,脚下正趔趄,扶着丫鬟的手无措的揪着帕子。
七宝小声道:“是三姑娘没站稳。”也不知道这是存心还是无意的,回回就跌在自家***身上。
冬姝点点头,徐冬晴不过是王氏陪房抬上去的齐姨娘所出,一向爱跟在徐冬芮身边,平时话也少,胆子也小,更没胆量往她身上推搡。
她往里去坐定,徐冬芮走在徐冬芩身后,正准备坐到冬姝边上,凳子却被冬姝一脚踩住。
丫鬟不敢造次,徐冬芮亲自屈身去拿,力气又不如冬姝的大,半响只有徐冬芮跟个木头桩子似的站着,林氏眼睛看过来几次,面色已是不愉。
徐冬芮眸子里面渐渐起了雾水,声音不大不小:“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姐姐...”
冬姝抬头朝她一笑,松开凳子:“开个玩笑。”
林氏闷沉着脸,把揩手的帕子丢回托盘里,斜了冬姝一眼,“自知身份贵重就该给兄弟姐妹做个榜样,什么场合就嘻嘻笑笑的?”

皎皎美人姝免费阅读

王氏忙打圆场,拿眼去觑徐冬芮:“不怪冬姝,是媳妇纵着冬芮这个丫头规矩没教好,做妹妹的怎么还这样胡闹?不好好坐着,规矩都糊在脑子里了?”
徐冬芮一颗泪就顺着面上落下来,屈身道:“母亲教训的是,姐姐踩着凳子玩笑,是冬芮反应不来。”
冬姝慢吞吞净了手,才掀了眼皮去看徐冬芮,“哦,反应慢就多练练啊。”
她兀自拿了银箸,不等丫鬟布菜就抬手去夹软糕,一面嘟嘟囔囔道:“还说是汴京的才女,别人曹植七步成诗,你这反应走上一天诗都写不出来。”
徐冬芮何曾这般被打过脸,当即捂住脸哭着跑出去。
林氏一把掷了箸子,眉毛横竖起来,斥道:“这便是你长姐的气度,成日里欺负冬芮,对得起你母亲的一片良苦用心?”
王氏把筷子拾起来,挽着林氏的手柔声劝慰道:“冬姝还是个小姑娘,我做母亲的自然应当多包涵,您莫要同她生气。”
闻言林氏脸愈发黑了,“说来还是个郡主,这一身的规矩走出去,旁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徐家没落了,教出来这么个不成体统的***来!”
徐冬姝咽了嘴里的糕,笑着道:“我这般没规矩的人当不起喊大夫人一声母亲,不敢给自己戴高帽。”
她接过丫鬟手里的帕子擦干净手,站起来往外走,“也就不留着叨扰长辈们清早用膳的好兴致了,”
“你这孩子说什么气话...”王氏快步过去拉住冬姝的手,一脸忧色,“这一声母亲你叫不叫都不打紧,上头姐姐去的早,我只愧疚万一委屈了你姐弟二人。今日是冬芮的错,回去我就替你好好惩罚她,明日再到芙光阁给你请罪去。你也放宽心不要再与你祖母说什么置气的话了。”
王氏一身水青色缠枝裱子,腕上一只白玉镯,本就是温婉动人的长相,双目含愁,情真意切。
徐冬姝笑了笑,把手抽出来,“冬芮还在外头哭着,您快去将她寻回来,当心哭坏了身子。”
“冬芮不是小心眼儿的人...”王氏还要劝她,徐冬姝却径直带着丫鬟婆子走了。
王氏转身就红了眼眶,坐在凳子上用帕子掖了掖眼角,“说来还是媳妇的过错,叫冬姝与家里生了嫌隙。”
林氏满腔怒气,“这个混账东西,从一品的身份我个老婆子奈何不了她,以后无法无天还了得!”说着她喊了身边的钱妈妈,从书阁拿了女戒与家规过来:“拿去芙光阁让她抄上三遍给我看,再去向冬芮赔罪。”
王氏半跪在地上,苦心道:“姝姐儿体弱,哪里抄的完三遍,本是媳妇教导不好,母亲就让我抄上两边,留一遍给冬姝就足够了,她一向心善必会悔改的。”
林氏看着她,叹了一口气去扶她,“...冬姝的个***我知道,徐家这么些年确实委屈了你,好端端的跪什么,快起来吃饭。”
王氏背过身擦了泪,道:“为了老爷与母亲这些都值得...”
姜氏看了她一眼,喊丫鬟重新绞了热帕子进来递过去,感慨道:“想起冬姝将回徐家来那几年,还是个十分乖巧漂亮的孩子...”
王氏擦脸的动作微微顿住,姜氏跟着林氏拿起箸子来,又接了一句:“...许是姑娘家慢慢大了,难免倔了些。”
林氏扫了姜氏一眼,沉声道:“食不言寝不语,大人也跟着小孩闹了!”
姜氏却不恼,笑着说:“母亲说的是,这一味梅花糕做得好您快尝尝。”
林氏目光落在梅花糕上,布菜的丫鬟就夹了一小块,她尝过点点头,“果真是不错,老大老三媳妇也吃些。”
范氏尝了淡淡笑着道了声不错。
王氏吃了,笑道:“母亲这里的厨子就是巧,锦谦这两日就爱吃甜的,就从您这儿讨两块儿回去。”
林氏想起小孙子,笑容温和起来,“锦谦就爱甜食,不过他还小要当心护着牙。”
“母亲说的是。”王氏乖顺的应道,“他今年就要考童生,本来年纪小我就劝着晚些再考更妥当,不过老爷说锦谦学的很是不错,那应该是没问题的。”
林氏了然点点头,却没甚么反应,只道:“立天说当行,那应是没问题的,当年锦行六岁就考过童生,比锦谦还要小上两岁,你也不必忧心。”
王氏就笑了笑,夸奖道;“锦行今年就要乡试,我只盼着锦谦能与行哥儿好好学着,姐姐的两个孩子都是聪慧又懂事的。”
“她?”林氏鼻腔里哼出声,“她能和行哥儿比?”

小编推荐理由

皎皎美人姝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