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同人小说 > 真千金她撩完就跑(林溪苏钰渊)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真千金她撩完就跑(林溪苏钰渊)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真千金她撩完就跑(林溪苏钰渊)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林溪苏钰渊,真千金她撩完就跑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林溪穿越了。成了幼时被拐的侯府嫡女。长大后被找到,回府途中,意外卷入一场刺杀。林溪与一男子双双跌落水

3

举报
下载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林溪苏钰渊,真千金她撩完就跑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林溪穿越了。成了幼时被拐的侯府嫡女。长大后被找到,回府途中,意外卷入一场刺杀。林溪与一男子双双跌落水

林溪苏钰渊小说简介

林溪拎着剔骨***的手背在身后走了出来。
姜婆子已经等在客栈门口,神情明显有些不耐。见到林溪,她开口说道:“大姑娘,车在外头候着,请快着些。”
林溪心中起了疑惑,此刻再看姜婆子,就觉得她哪儿都不对。
不给她张罗早点儿,也不关心她身上的伤,跟她说话的语气还带着命令。
林溪装作不经意般把剔骨***从身后拿出来,走到一张桌子旁,把***往桌上一拍:“小二,来份馄饨。”

真千金她撩完就跑全文阅读

姜婆子神情僵住,愣了一下迎上前说道:“大姑娘,好好的您拿把***作甚,可莫要伤到。”话落,伸手就来拿桌上的***。
林溪快一步把***拿在手里,随意往桌上一甩,锋利的***刃直接扎进桌子,差一点儿就扎在姜婆子来不及收回的手上。
姜婆子脸色大变,忙把手收了回去。
林溪看着姜婆子,试探着问道:“姜妈妈,我这身上的伤还没好,咱们可以等上一两天再走吗?”
姜婆子把手藏在袖子下***攥了攥,语气比刚才缓和了许多,不再那么生硬:“大姑娘,老爷和夫人在家盼着您回去呢,不好在路上耽搁。”
林溪不动声色,她不过试探一下姜婆子对她的态度罢了。
果然,姜婆子对她毫不关心。她都提了她身上的伤没好,可姜婆子却连就势***装关心地问上一句都没有。
如此,林溪基本上可以断定,这姜婆子就没准备给她留回安阳侯府告状的机会。
林溪心里有了数,握住***柄把剔骨***抽出来,淡淡扫了一眼姜婆子:“那行,等我吃完早点就走。”
话落,林溪抬脚就往外走,路过端着馄饨走过来的小二身旁,直接把碗从他手里端走了。
走到客栈外头,林溪往院中的木凳上一坐,剔骨***就放在自己腿上,端着碗一边吃一边观察。
两辆马车等在客栈院中,每辆马车各配了一个车夫,一个随从,后面的马车旁站了一个低着头的丫鬟。
林溪仔细打量几个人的脸,没有见到梦里把她***到悬崖边的那两个人。
不过想来也是,做这种恶***腌臜之事,肯定是用外面的人来得更方便。
只是姜婆子要害她,这些安阳侯府带来的人,她如何支开?
还是说,这些都是姜婆子一伙的。
姜婆子付了馄饨的钱,一张老脸耷拉着走了出来,也不再催促,直接走到马车旁去等。
林溪慢悠悠吃完馄饨,把汤都喝了个干干净净,这才起身把碗勺往木凳上一放,拎着剔骨***上了前面那辆马车。
姜婆子跟在林溪后头上了同一辆马车,坐在了林溪对面。
林溪垂眸不语,手里利索地转着剔骨***。
姜婆子***惕地盯着林溪把***玩出花样的手,目露疑惑不解。
林溪又转了两下,把***拿好,看着姜婆子笑了笑:“姜妈妈,你跟我说说侯府的事,免得我什么都不了解,回去了抓瞎。”
姜婆子嘴角微不可见地撇了撇,语气淡淡:“大姑娘不必着急,回去自然就知道了。”话落,靠在车厢上闭目养神。
知道问不出来什么,林溪不再开口,在心里琢磨着那个梦。
且不管为何会做那坠崖的梦,但几番试探下来,姜婆子的态度,足以证明她的猜测是对的。
这姜婆子,绝对没打算让她活着回到安阳侯府。
既如此,那她宁肯当那梦里的事儿是真的。
但有一点,林溪不解。
既然安阳侯府的人不想让她回京,又为何派人来接她?
派人来接她,又为何要害她?
姜婆子把她从崔家赎走,带她招摇过市去买衣裳和首饰,生怕别人不知道此事一般。
但转头对她就是如此态度。
两下如此矛盾。
莫不是说,安阳侯府里的人分成了两拨。
一拨盼着她回去,比如说她的双生哥哥林清铎,不然也不会一得到她的消息,就立刻快马加鞭派人送信回家。
可另一拨不想让她回去的人,又是谁?
这姜婆子的嘴如此的严,除了她哥哥林清铎,就只提到了侯爷和夫人。现如今更是闭上了嘴。
既然她真的是安阳侯府的嫡出姑娘,那侯爷这个爹应当是亲爹才对。那难不成,那夫人是个后娘?
如果当家夫人是个后娘的话,那这事儿就说得通了。
这也难怪为什么派出来接人的管事婆子,胆敢明目张胆地如此行事,这后头有当家主母撑腰啊。
林溪看了看对面依然闭着眼睛的姜婆子,把剔骨***在手里转了转。
行吧,不就是个后娘嘛,既然不想让她回去,那她还偏要到她面前去晃晃。
只是不知,前面等着她的是什么,这幅身体弱的不行,这一把***怕是不够,她得去药房一趟才行。
-
马车出了客栈,一路向城门驶去。
已是初秋,可江东城地处江南,天气温暖潮湿,丝毫感觉不到一丝本该属于秋天的凉爽。

林溪苏钰渊免费阅读

林溪闷得慌,掀开车窗帘子,眨巴着一双黝黑的大眼睛好奇地向外看着。
路过一个卖烤红薯的小摊子,林溪眼睛一亮,喊了一声:“哎,停车。”
马车停了下来。
林溪趴在车窗上,冲着摆摊的老伯喊道:“老伯,来两个小点儿的烤红薯,要烤焦冒油的。”
姜婆子伸手按了按额头,深吸了一口气试图劝阻:“大姑娘,路边的东西不干净,莫要吃坏了肚子,耽搁赶路。”
林溪回头看了看姜婆子,眨了眨眼睛,深以为然地点点头:“姜妈妈说得对,那待会儿咱们路过药房下去买点药。”
“……”姜婆子神情一滞,没接上话来,只是嘴角越发耷拉了下去。
佝偻着腰的老伯把两个滋滋冒油的烤红薯拿纸包了,恭恭敬敬地递到马车窗口。
林溪接了,回头乐呵呵地伸手朝姜婆子要银子。
姜婆子眉头紧皱,目露不耐,却终是从荷包掏出一块碎银子递给林溪。
林溪接了,转手递给卖红薯的老伯,笑眯眯地异常大方:“老伯,不用找了。”
在老伯惊喜又惶恐的目光中,林溪把窗帘撂下,抱着烤红薯扒了皮就开始啃。
姜婆子目露鄙夷,撇撇嘴把脸偏过一旁。
林溪把姜婆子不屑的眼神看在眼里,毫不在意地冲她笑了笑,接着啃。这姜婆子都要害她了,给她添点堵也不为过吧。
啃完又跟姜婆子要了帕子擦了嘴,擦得黑漆漆一团脏又还给姜婆子,一脸无辜地笑着:“谢谢姜妈妈。”
姜婆子顿了半晌,才伸手把帕子接了过去,却没有再塞回怀里,随手丢在了座位的一旁。
林溪继续掀开帘子往外看,一路无话。
直到快出城之前,林溪看到了一个药房,叫停了马车。
“姜妈妈,能借我点儿银子嘛,我下去买点药,回了京城我跟我爹娘要了还你。”林溪说道,用手里的***指了指姜婆子腰间的荷包。
姜婆子皱了皱眉,说道:“老***陪您去。”
“行,有劳姜妈妈了。”林溪爽快答应,先一步下车,走进了药店。
-
姜婆子随后下车,打发了车夫和随从,跟后车下来的丫鬟小声说着话。
“姜妈妈,这又出什么幺蛾子?总这么耽搁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回到京城,姑娘和姨娘还等着呢。”丫鬟一脸不悦。
姜婆子微微蹙眉,似是对丫鬟的颐指气使颇为不满,但终是没有表露出来,凑近了些,压低声音说道:“红月姑娘,老***也是没法子,这大姑娘睡了一觉,不知为何跟变了个人似的。”
红月甩了甩手里的帕子,低声又道:“出门之前姑娘特意交代过,一定要在大公子把给夫人的药寻回去之前,把死人拉回去,如此也好送夫人一程。日后姨娘做了主母,你我的前程也差不了。”
“我晓得了。”姜婆子低声应道。
“你刚说她跟变了个人似的?”红月不解地问道。
“老***也说不大清楚,昨日大姑娘那样,您也亲眼瞧见了,胆小又没见过世面,老***说什么她都听,生怕把她送回崔家的模样。可睡了一觉起来,这大姑娘给人的感觉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说话行事很是有些气势。”姜婆子快速地把她察觉的异样说给红月听。
红月撇撇嘴:“不过是以为山鸡变凤凰,不知天高地厚,提前过把当主子的瘾罢了,且让她得意一阵子。”
姜婆子点点头,又说道:“只是她还玩得一手好***,不知从哪里弄了把***来,我是担心待会儿……”
红月冷嗤一声,语带鄙夷,把声音压得极低:“会玩***又如何,不过是花架子,若是当真有本事,昨儿也不至于被崔家那婆娘打骂成那副狼狈样子。再说,你找的那两个男人不是有功夫的嘛,若是对付不了她,那一百两银子可就白花了。”
姜婆子神情一松:“那倒是的,两个打家劫舍的莽夫,狮子大开口收了咱们一百两银子,总不至于这点小事儿都办不好。”
两个人又说了几句,丫鬟回到车上,姜婆子则进了药房。
-
二人都没留意,在离她们不远处,停了一辆不起眼的马车。
马车里坐着的几个习武之人,仗着耳力好,把姜婆子二人的话一字不差地听了去。
“主子,刚才属下见一位年轻姑娘先一步进了药房,怕是这心思歹***的婆子丫鬟要对付的就是那位姑娘,咱们,可要管?”马车里一名随从开口询问。
另一名随从压低声音抢先开口:“吕迁,主子身上有伤,这一路上,那人频出杀招,咱们已是自顾不暇,哪有那闲工夫多管闲事?”
“卫通,这等腌臜之事,若是不知也就罢了,既然知道了,总不好置之不理。”先前说话名叫吕迁的男子辩解道,“况且那姑娘,看着实在是有些眼熟。”
“眼熟?你是看人家姑娘貌美吧。”卫通拍了一把吕迁的肩膀,语带调侃。
“莫要胡说,确实是眼熟,只是一时半会地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吕迁一脸严肃。
一直闭眼靠坐在车厢上的俊美男子,睁开一双好看的凤眸,淡淡扫了二人一眼。
二人立马噤声。
吕迁看了卫统一眼,问道:“主子,不然,属下去跟那位姑娘提醒一二?”
男子语气淡淡,声音低沉清冷:“不必。既然顺路,一起走就是了。”

小编推荐理由

真千金她撩完就跑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