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异能魔法 > 真千金她撩完就跑(林溪苏钰渊)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真千金她撩完就跑(林溪苏钰渊)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真千金她撩完就跑(林溪苏钰渊)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林溪苏钰渊小说————真千金她撩完就跑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吾彩所著,讲述了林溪穿越了。成了幼时被拐的侯府嫡女。长大后被找到,回府途中,意外卷入一场刺杀。林溪与一男子双双跌落水

3

举报
下载阅读
林溪苏钰渊小说————真千金她撩完就跑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吾彩所著,讲述了林溪穿越了。成了幼时被拐的侯府嫡女。长大后被找到,回府途中,意外卷入一场刺杀。林溪与一男子双双跌落水

林溪苏钰渊内容介绍

“你们别过来!”
身材瘦削的美貌少女,一身红衣站在悬崖边上,脚后跟悬空,满眼惊恐,声音发颤。
“小娘子,过来,摔死了很难看。”
“别怕,哥哥们会好好疼你。”
两个五大三粗一脸横肉的男人不怀好意地笑着,步步***近。

真千金她撩完就跑林溪苏钰渊全文阅读

一个打扮富贵的婆子,静静站在一旁,目光冷漠。
少女看向婆子,抖着嗓子厉声质问:“姜妈妈,不是我爹娘,还有我大哥让你来接我的吗?你为何又要害我?”
“大姑娘,对不住了,老***也是按主子的吩咐办事。来世投胎,还请擦亮眼睛。”婆子毫无怜悯地说道。
见两个男人把人***到悬崖边了,还磨磨蹭蹭不动手,婆子不耐烦地催促:“抓点儿紧,完事了把人弄死,我还得把人拉回去复命。”
两个男人距离少女只有两步之遥,朝她伸出手去。
少女蓄满泪水的星眸里满是愤恨与不甘,身子往后一倒,像只蝴蝶翩翩坠落……
-
林溪猛地惊醒,捂着胸口蹭地坐了起来,大口大口喘着气,额头全是冷汗。
抬眼看向四周,借着窗户透进来的微弱天光,她看清了屋内古香古色的摆设。
恍惚了好半晌,凭着多出来的记忆,林溪反应过来,她这是穿越了。
原身和她同名同姓,家在京城,是安阳侯府的嫡长女。
三岁多的时候被拐,被卖到了江东城一户姓崔的商户家里,做了丫鬟。
当家主母崔刘氏,是个膀大腰圆,蛮横不讲理的悍妇,对家里的丫鬟和下人常常非打即骂,异常苛刻。
可以说,原身自打从三岁多进门开始,就没过上一天好日子。
如今长到十五岁,出落得楚楚动人,三番五次被五十多岁的崔老爷***扰,想收为通房。原身以死相***,才算得以保全清白。
但在昨日,这事被崔刘氏知道了,把原身辱骂一番,又***打了一顿,叫了牙婆来想把她发卖掉。
恰巧当时,安阳侯府的人找***来。
原来,原身有个双生子哥哥,名叫林清铎,现如今在边关从***。
林清铎有个同袍叫郑半山,郑半山家刚好和崔家是邻居。
两家一墙之隔,原身打小在崔家长大,和郑半山年纪差不多,进进出出,自是没少见面。
郑半山见到和原身长得十分相像的林清铎,无意中提起了崔家的小丫鬟。
林清铎丢了个妹妹,苦寻十多年无果,听了郑半山的话,他立马修书一封,叫人快马加鞭送回京城。
安阳侯府得了信,当即派了管事妈妈姜婆子寻了过来。
凭着原身和林清铎那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还有原身右脚脚心的一颗黑痣,姜婆子当场断定,这就是安阳侯府丢了多年的嫡出大姑娘。
一个普通商户之家,对上位高权重的安阳侯府,崔刘氏当场吓得跪在地上,磕头告罪,哭喊着求饶。
可姜婆子却没有表示出任何不满,直接给了银子,要回了***契。
原身刚挨了一顿打骂,又马上要被发卖到对女人来说最不堪的地方,早就乱了方寸,哭得不***形。
乍一得知自己亲生父母和哥哥派人来接,万般庆幸可以脱离苦海,立马就跟着走了。
姜婆子带着原身先去药铺拿了伤药,又带着她去买了衣裳和首饰。
之后落脚在这家客栈,说是今日出城,往京城赶。
原身满心忐忑又充满了期盼,自己擦了伤药,把新买的衣裳和首饰小心翼翼地摆放在枕边,嘴角含笑睡了过去。
沉浸在即将有家的喜悦和兴奋中,自始至终,原身都没觉察出姜婆子的行事有何不妥。
一觉睡下去,再醒来,就成了现在的林溪。
-
林溪仔细回忆了事情的经过,作为局外人,她直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整个过程,姜婆子太过冷静,或者说换成“冷漠”二字更为合适。
她带着人进门时,原身正狼狈地跪趴在地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可姜婆子却丝毫没有动怒。
就算是当时还不确认原身的身份,情有可原。
可当后来看清原身的脸,又验了脚底的黑痣,确定了原身的身份,可姜婆子却依然无动于衷。
没想着惩戒一下崔刘氏,帮原身出口气。
也没有表露出自家丢了多年的姑娘被找回来的激动。
更没有为了表示对主子的忠心,哪怕是装也要装出来的心疼和爱护。
原身头发凌乱,一身的青紫伤痕,姜婆子不想着先安顿下来给她上药,反而带着她招摇过市,去买衣裳和首饰。
到了客栈,姜婆子把原身往房间里一丢,不管不问。
原身自小做惯了丫鬟,对她来说,只要能吃饱穿暖,只要不挨打不受骂,那就是好日子,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可身为侯府管事妈妈的姜婆子,她对原身的态度,为何如此不顾尊卑?
难道她就不怕回了京城,原身和父母相认之后,提起这些事情,安阳侯和夫人会怪罪她?
林溪想着这种种不合理的地方,眉头微蹙,心中渐渐升起一个念头。
怕不是,安阳侯府中,有人不想让她回去?
或者说,姜婆子压根就没打算把她安然带回京城?

真千金她撩完就跑免费阅读

如果是这般,那姜婆子的行事,就解释得通了。
何况,好端端的,为何会梦到坠崖?
想到刚才梦里急速下坠的***感,林溪仍心有余悸。
在梦里,姜婆子提到“按主子的吩咐行事”,她口中的“主子”又是何人?
林溪秀眉微蹙,垂眸沉思。
上天眷顾,让她重获新生,林溪觉得,那个梦,绝对不会毫无意义。
可还不待林溪深想,敲门声响起。
-
“大姑娘,您醒了吗?”姜婆子冷淡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醒了。”林溪回神,出声应道。
“老***先下楼,您收拾妥当了就下来,咱们早些上路。”姜婆子说道,语气里听不出对主子该有的恭敬。
还不待林溪回答,脚步声响起,姜婆子走远。
怎么办?要跟这些人走吗?林溪有些犹豫。
万一那个梦是真的,前路怕是危险重重。
安阳侯府派出来接她的人都如此行事诡异,谁知道那安阳侯府又是个什么样的龙潭虎***。
要不,她寻了机会偷偷跑掉?反正她也不是真正的原身。
天大地大,她就不信没有她林溪的容身之处。
这个念头刚起,林溪的心口就猛地抽痛,仿佛一只大手攥紧了她的***,***地揪扯。
林溪捂着心口栽倒在床上,脸色煞白,浑身发抖,疼得连声都发不出来。
好半天,那股强烈的揪扯感才散去。
林溪瘫在床上,慢慢喘着气,心中升起一股无奈感。这幅身体也太弱了,该不是有什么***病吧。
缓过劲儿来,林溪再次想着要何去何从,当她再次想到还是偷偷跑掉的时候,心口再次揪扯。
怎么回事?
这是,不让她跑吗?
林溪脸色惨白,眉头紧蹙,心中疑惑不解。
她试探着再想了一次,果然,心口再次传来无法忍受的剧痛。
“好了,好了,我不跑,不跑,我去京城,去安阳侯府。”林溪捂着胸口,强忍着疼痛,喃喃低语。
她的话音刚落,剧痛消失。
……
林溪瘫在床上,一脸生无可恋。
半晌,微微叹了口气。
算了,怎么说也是占了人家的身体,就替她去京城安阳侯府看看也好。
“我先跟你说好啊,要是安阳侯府容不得我,那我可是要走的。”林溪试探着说道,声音带着些小心翼翼,心道若是再疼,她立马改口。
可一切正常,心口毫无异样。
“那行,就这么说定了。”林溪嘴角上弯。心道,这原来的林溪也还算是个讲理的人。
林溪在脑中飞快思索。不管那梦是真是***,那个姜婆子绝对不正常,她不能坐以待毙。
林溪起身,把床头叠得整整齐齐的红色衣衫拿起来穿好,头发随意拢起来,拿原来的木簪一***,把发髻固定住。
林溪走到镜子前照了照,瞬间愣住。
这张脸,怎么和她前世一模一样?
先前在回忆的时候,只是觉得原身的脸异常熟悉,可现在照了镜子才发现,这分明就是她原来的模样。
两个人一模一样的名字,又是一模一样的面容,这还真是,有缘千年来相会。
还有,她现在这幅模样,和梦里坠崖之时分毫不差。
那么,梦里坠崖的,到底是她,还是原身?
林溪往前走了一步,脸几乎贴在了镜子上。
她伸手摸着镜子里那张熟悉的面孔,久久不语。
半晌,林溪微微叹气,喃喃低语:“行吧,看在咱们这么有缘的份上,从今以后,我就是你。”
林溪走回床边,把姜婆子买的那套首饰收进腰间荷包,只留了一根簪子藏在袖子里。
打开门走出去,拦住路过的店小二问了路,直接找去厨房,拿簪子换了把小巧的剔骨***。
林溪把闪着寒光的剔骨***拿在手里掂了掂,利索地转了个***花。
“行吧,什么***不是***,将就用吧。”林溪嘴角淡淡勾了一下,抬脚向客栈的厅堂走去。

小编推荐理由

真千金她撩完就跑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