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超级姑爷萧权秦舒柔(萧权秦舒柔萧定)
超级姑爷萧权秦舒柔(萧权秦舒柔萧定)

超级姑爷萧权秦舒柔(萧权秦舒柔萧定)

小编带着超级姑爷萧权秦舒柔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萧权秦舒柔萧定,讲述了这要是放在现代,秦舒柔靠一张脸就能得到万千男人的喜爱,会成为炙手可热的大明星,也难怪她看不上萧定了。

3

举报
下载阅读

小编带着超级姑爷萧权秦舒柔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萧权秦舒柔萧定,讲述了这要是放在现代,秦舒柔靠一张脸就能得到万千男人的喜爱,会成为炙手可热的大明星,也难怪她看不上萧定了。

萧权秦舒柔萧定小说简介

秦舒柔更是厌恶,双眸弥漫出氤氲的泪水,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她倒不是被气哭的,而是自己身份如此尊贵,夫君却是这样的人,内心委屈之极。
秦风拍着桌子道:“萧定!食不言寝不语!对长辈说话之时,应口齿端正!你一边吃一边回话,你恶心谁?”
一边吃饭一边说话,就能把这群迂腐的古人气成这样?
特别是秦舒柔,嫌弃得快要落下泪来,又羞又气。

超级姑爷萧权秦舒柔全文阅读

厨房里,萧权哪里知道秦大小姐来过,他感叹一番后,开始梳理科举的题目。
多亏萧定多次参加乡试,这让萧权摸清了规律,接下来的乡试考题,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就是考四书五经,第二部分就是试帖诗。
试帖诗和平日里唐诗宋词有差别,在博物馆中,收藏有对试贴诗的明确要求,萧权不仅熟悉这规矩,历代状元的试帖诗,他皆有记忆,应付起来得心应手。
试帖诗除要求对仗工稳外,最难以掌握的便是用典,又叫做用事,就是要求所用之辞要有出处,或是历史典故,或为前人用过的辞句。用典还切忌牵强、堆砌和冷僻,讲究正用、借用、明用和暗用,否则就会名落孙山。
了然于心的萧权安心地睡下,现在也不用请安了,能睡到自然醒真是乐极了。
他靠着门板,听着夜里呼呼的风,难以入眠。夜里寒气重,萧权翻来覆去,最后起来往灶里烧起了熊熊的火,把寒气驱了,这才安然入睡。
这一睡就是日上三竿,萧权被小厮叫醒,说是秦老太太请他去用午膳。
虽然不用请安,可每月十五的午膳和晚膳,没有特殊情况下,都是一家人用膳。
萧权简单洗漱后,随着小厮来到了正厅。
富贵人家的吃食与平民不同,糕点精致,肉菜丰盛,饿了一天的萧权肚子咕咕地响了起来。
萧权平时是一个喜欢吃辣的人,饭桌上面的菜虽然丰盛,却清汤寡水,清淡得很。他问道:“秦家人不爱吃辣椒吗?”
小厮眉头一皱:“姑爷,这辣椒是何物?”
辣椒在华夏是后期才从国外进来的,是外来蔬菜,看来现在大魏还没进口。
萧权道:“辣椒,形如牛角,鲜红无比。入口有灼烧感,入喉鲜麻,入身发热,此时人有浑身发麻、飘飘欲仙的妙感。有它在此,饭能多下三碗。”
小厮吞了吞口水,从未听过此物,姑爷是如何知道的?他眼睛巴巴地道:“小的也想吃。”
“这得看机缘了。”萧权瞥了一眼饭桌上的清淡饭菜,琢磨着以后把辣椒引进才行。三天不吃辣尚可,三年不吃辣可不行。
“老夫人到!”这时,一个丫鬟通报道,萧权站在一边,垂手等候。
只见秦老太太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秦家的孙子辈,秦风、秦南、秦北,还有让萧权眼前一亮的秦舒柔。
这是萧权第一次见秦舒柔,她天姿国色,身形窈窕,眉眼灵动秀气,一双纤纤细手扶着老夫人。
大家直接走过来入座,除了秦风瞪了萧权一眼,其他人视他如空气。
秦家人坐了好位置,留了一个小缝隙给萧权,他的凳子都被挤了出来,只能站着吃。
秦舒柔姿态柔顺,有礼有节地伺候着老太太,一举一动皆是大家闺秀的矜持和端庄。
这要是放在现代,秦舒柔靠一张脸就能得到万千男人的喜爱,会成为炙手可热的大明星,也难怪她看不上萧定了。
秦家人动筷了,却没有人招呼他。秦南和秦北更是一脸挑衅地看着他,把菜放进了嘴里。
萧权是来吃饭的,又不是来讨秦家人喜欢的。他得赶紧吃完饭,然后回去补补诗词。
这么想着,他就将就着坐在凳子上,端起碗筷,从那一条不大不小的间隙中,夹起菜就吃。
秦老太太脸一黑,本来想打压一番萧定,让他知道秦府的规矩,让他自觉些夹起尾巴做人,却想不到他如此大胆。
秦舒柔也一愣,萧定也算是个读书人,怎的这般不把规矩放心上?
秦风怒目圆瞪,喝道:“你为何用膳?让你用膳了吗?”
萧权正咬着一口鸡肉,听到这话,边嚼边道:“兄长说笑了,我来这里不用膳,难道是来当和尚四大皆空、酒肉不沾的么?”
众人一惊,别人都说萧定平日里畏畏缩缩,口口声声都是圣贤书,现在想来是装出来的。看他这般伶牙俐齿,满嘴肥油,哪里还有书生样。
秦舒柔更是厌恶,双眸弥漫出氤氲的泪水,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她倒不是被气哭的,而是自己身份如此尊贵,夫君却是这样的人,内心委屈之极。
秦风拍着桌子道:“萧定!食不言寝不语!对长辈说话之时,应口齿端正!你一边吃一边回话,你恶心谁?”
一边吃饭一边说话,就能把这群迂腐的古人气成这样?
特别是秦舒柔,嫌弃得快要落下泪来,又羞又气。
哈哈,萧权快没笑死,这秦家人竟刻板得有些可爱。
萧权偏偏还问一句:“娘子,你为何哭了?”
秦舒柔见他不思悔改,目无尊长的模样,把头偏了过去,偷偷擦了擦自己恨命运不公的眼泪。
即使是落泪,她依然是神仙姿态,看得萧权有些呆。
秦南拍案而起:“姓萧的,你嘴巴干净些!谁是你娘子?就你这样,配得上我姐哪里半点?要不是我们秦府可怜你没吃饱过饭,今日这午膳你怕是用不上!”
秦南嘴里都是高高在上的施舍,明晃晃地羞辱着萧权。秦南和秦北虽然是孪生子,但好认,秦南右眉有痣,而秦北没有。
萧权头一侧,微微一笑:“三弟,试问成亲拜堂了还不算我娘子,那像三弟天天在怡红院一口一个叫得亲热的娘子,才算娘子?你这是羞辱我呢,还是羞辱你姐?”
秦南和秦北瞳孔一震,他们平日里在外面胡闹,在怡红院游龙戏凤,秦老太太都不知情。秦家乃将门之家,对年轻一辈管得特别严厉。
秦南和秦北两个人,是秦府的骄傲,生得标致,又有才情。平日里,所有人都对两个小公子赞美有加,秦老夫人自然引以为豪。
秦老太太为人正派,连萧权吃饭说话都忍受不了,更别提那些纨绔子弟做派了。
秦老太太和秦舒柔的脸色皆变色,一听扯到亲姐的身上,秦南急了,吼道:“你不要含血喷人,我何曾叫过她们娘子!我都是叫她们姑娘什么的!”
大厅内,雅雀无声。
秦老太太面露怒色,本来还以为是萧权口不择言,现在失望和怒火涌上心头。
秦北偷偷扯了扯秦南的袖子,让他不要再说话了。秦南被这么一拉扯,被气得发热的脑子才清醒了过来。
好个萧权,伶牙俐齿不说,还挖个坑等他跳下去!
“三弟对怡红院的那些女子,倒也算有礼数,没有因为她们是风尘女子就轻薄地叫娘子。想来,三弟去怡红院,一定是和这些姑娘研究诗词歌赋去的,实在是勤奋好学。”
秦南秦北被气得猪肝色,却不敢再说半句。
秦老太太眸中怒火中烧,平日里她夸这两个孙子,其他贵妇人都点头称是,看不出来半分虚伪,却又面露几分难色,看来她们都知道秦南秦北在外胡闹了!

超级姑爷萧权秦舒柔免费阅读

秦家一向家风清明,教育在京都是出了名的严厉。
秦老太太神色阴沉,不发一言。
秦南秦北如此,是家族不幸。
萧家本来是比秦家还权贵,却富不过三代。
有萧家前车之鉴,秦老太太对孙子辈更是日夜鞭策,加以督导,不许有一丝的行差踏错。
长孙秦风虽没有父亲秦胜这么出众,可年纪轻轻已经是四品的少卿,未来可期,前途在望。
长孙女秦舒柔也让秦家有光,生得花容月貌,才华横溢,在京都的官家小姐中口碑颇好。
可到了秦南秦北两个小孙子这里,一副纨绔的模样,却让秦老太太胆战心惊。
萧家从未出过一个纨绔子弟,也落得如此下场,秦家更应该事事警惕才是啊。
秦老太太看着不敢说话的秦南秦北,如梦初醒,可自己人得关起门来才教育,现在有萧权这个外人在,总不能亲自落了秦家的脸面。
她微微缓和了一下,眼眉微微一凝,没有责怪秦南。
宴席又重新开始,又上了一些新的美味佳肴。萧权垂涎三尺,萧定这个身体太久没吃肉了,肉的香气让身体很是兴奋。
这么好肉好菜,看起来像是个鸿门宴,秦家找他有事。
果然,片刻后,老夫人终于开口。
“萧定,你已经是秦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老夫人用通知的语气道,顿了顿:“我有一个远房亲戚,是我的外甥,尚未定亲。听闻你妹妹虽然才十岁,过个三五年也该出嫁了,先把亲定下来再说。到时候年纪一到,他们便可以成亲,皆大欢喜。”
萧权眼睛一沉。
在记忆里,老太太的确有个外甥,出了名的顽劣风流。
以前逢年过节,萧家都会来秦家送点薄礼,萧家自知秦家看不上这点东西,可秦老将军喜欢,所以两家来往还算密切。萧定每每来秦府,谨小慎微,生怕礼节不周,不料有一次竟和调戏丫鬟的这个外甥碰上了。
丫鬟卑微,哪里敢得罪这个老夫人的亲戚,只能任由这个外甥轻薄,可这丫鬟也有几分性情,被调戏后竟跳了井,寻了短见。
所幸丫鬟被救了回来,当时闹得秦府沸沸扬扬,秦八方便叫管家来问,即使过了许久,萧定对此等胡闹之人的名字,依然记忆犹新。
“敢问老夫人,您外甥可是叫何启明?”
“是。”
秦老夫人有些诧异,他如何得知外甥的姓名?
她有些不耐烦地点了点头,不料,她头一点,萧权就毫不迟疑地拒绝了。
“这事不可,何启明年少顽劣,不学无术,行为轻浮,舍妹若和这样的人结亲,岂不是羊入虎口,白白跳了火坑?”
萧权有些激动,连婉拒都不想婉拒,拒绝得干脆利落。
妹妹是萧权的底线,虽然他萧权和萧婧没有血缘关系,可是萧定生前对这个妹妹多有疼爱,他现在用着萧定的身体,萧婧又可爱懂事,现在自然也是他的亲妹妹了,岂能嫁给这样的货色?
何启明早就到了定亲的年纪,可如今却迟迟没有定亲,一定是这个人入不了官家小姐的眼,现在秦家却让妹妹和这样的人定亲,真是羞辱萧家。
老夫人脸色一沉,手里的筷子停了下来。
秦风见状,本来就不高兴的他,冷冷看了一眼萧权,高高在上地道:“萧定,你家都已经这样落魄萧条了,你又没有半点权势傍身,一介平民而已,现在这件事情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也不是要你来做主的。你如今是秦家人,有什么资格做主?有能力的人才有实力做主,像你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能有何用?”
呵,结亲结不上,还威胁起人来了?萧权冷哼一声,秦家所谓的大家之风也不过如此。
秦风一番话让饭桌上的气氛沉闷了起来,不过秦风冷哼一声,话锋一转,语气虽柔和,却拿出了施舍姿态。
“若结了亲,我们便是亲上加亲了。我手下缺人,到时候你来军中,我能让你有个好位置。你吃上了皇粮,萧家也有面子不是?如何?”
萧权沉默不语,秦家人以为他在考虑,秦家人得意洋洋的姿态溢于脸上。
妹妹换前途,似乎很划算。可萧权拒绝道:“官职一事,兄长不必担忧。秋闱将至,我会前去贡院考试。”
这句话,让秦南实在忍不住了,乡试?谁不知道,萧定已经连连落榜三年!早就成了京都笑话了!
乡试这条路,对于萧权来说,是最不可能的出头之路!
其他秦家人对他参加乡试不奇怪,只是,旁人都抢着和秦家做亲戚,可偏偏萧定像是奇耻大辱似的,半分都不情愿。
秦南一扫刚才的落败感,抓紧机会,嘲讽了他一波:“萧定,你还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怀才不遇?你算什么东西,你再考十年一百年,你萧定的名字都上不了皇榜!不过,你要是去当个宦官还是可以的,毕竟那样最轻松,哈哈!”
秦北在一旁也笑了起来。
秦舒柔面无表情,萧权被羞辱,似乎与她无关。
“萧定,我和四弟今年也去乡试。到时候等我们高中,你倒是可以来看看皇榜长什么样子。”
萧权微微一笑:“听说你熟读四书五经,却不通试帖诗。敢问,三弟如何高中?”
秦南秦北的水平,萧权是知道的,除了死读书外,还会写几首酸诗逗怡红院的姑娘开心,这些年他们吃喝玩乐,早就把圣贤书忘得一干二净了。
果然,他的猜测是正确的。不过,秦南的反应倒在他意料范围之内。
“哼,我不通帖诗与你何关?总之,我和秦北一定在榜单上,你就等着落榜吧!”
秦南的话颇有底气,底气就来源于秦家。如今的大魏即使是一年一度选拔贤士,可寒门难出贵子,有权有势的人才能入朝为官。
秦南倒也不是嚣张,只是说了个大实话而已。此话一出,秦老夫人立马喝道:“秦南!不得胡言乱语!你心里明白就是,到时候如果高中,自有姓名在皇榜上,何必现在就吹嘘!”
自知失了言,秦南赶紧坐下来。
萧权猜到几分缘由,看来秦家已经为秦南秦北走好后门了。
秦舒柔轻咳一声,为了缓解此时的尴尬,抬起手用筷子夹了一口菜,放进了秦南的碗里:“南儿,吃菜,这是长姐让厨房特意给你做的水鸭。”
“谢谢姐。”
秦家人一家人其乐融融,吃饱喝足的萧权不想和这些人打嘴炮了。
此时,萧权站起身:“萧定还得回去温书,不叨扰老夫人和大哥用膳了,告辞。”
老夫人脸色冰冷,没应一声。
萧权只好自行离去。
“呸!一群狗眼看人低的东西!什么狗东西,敢娶我妹妹?你也配!等我高中之后,你们就只管睁大狗眼看就是!以后的萧定,你们秦家高攀不起!”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超级姑爷萧权秦舒柔全文免费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相关小说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