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灵异恐怖 > 棺材铺打工那些事儿(顾意)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棺材铺打工那些事儿(顾意)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棺材铺打工那些事儿(顾意)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棺材铺打工那些事儿讲述的是顾意的故事,小编分享棺材铺打工那些事儿全文免费阅读。大老板薄司凶神恶煞。围着围裙的顾意无奈扶额:“老板,我还有工资可扣吗?”某老板淡定道:“那就只能肉……”

3

举报
下载阅读

小说棺材铺打工那些事儿讲述的是顾意的故事,小编分享棺材铺打工那些事儿全文免费阅读。大老板薄司凶神恶煞。围着围裙的顾意无奈扶额:“老板,我还有工资可扣吗?”某老板淡定道:“那就只能肉……”“请把后面那个字吞回去,老板,我是打工,不是***。”资本家真是没一个好东西。

顾意小说简介

孤儿顾意生下来左眼便有胎记,是人们眼中十足的怪胎,却不想生无可恋绝望***时,一个神秘男子救下了他,从此,开始了棺材铺打工养自己的生活……
跳楼***的红衣女神,旋转跳跃的金发娃娃,一场真相不明的车祸,帅气的傀儡师,娇小的扎纸人,每一个故事的结束,顾意要面对的都是——
“管什么破闲事,再不做饭,扣你工资!”

棺材铺打工那些事儿全文阅读

这声音低沉,有些薄怒。
顾意被掐得说不出话。
在这个男人手里,他像猫一样被拎得随意,一会儿,他因为无法呼吸,脸都涨红了。
好难受。
顾意微睁着眼,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男人身影颀长,一身黑色风衣跟夜融为一体,他长得……很好看,原谅顾意只能用这么抽象贫瘠的语言形容他,他语文本就学得不好,加上性格内向,此刻,他只能说,这个男人,是他遇到过,最好看的。
他分明的轮廓,利落的短发,看上去二十七八的年纪,可那双含着愤怒的眼却让他产生错觉,好像他早就认识他,而且,经历了漫长的岁月。
“放……”
顾意痛苦地挣扎,可发出的声音都是一丝一丝的,连不成句子。
他额头暴起青筋,瞳孔逐渐涣散。
不行了……他的力气,根本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挣扎,是徒劳的……
意识模糊时,他听到男人又说:“想死,我成全你。”
很冰冷的口气。
脖子上的力度又加大了。
就在顾意以为一切都要结束的时候,男人突然松了手。
顾意摔到地上,喘着气,狼狈地大口大口呼吸。
空气充满肺部,他的意识回归,呼吸得近乎贪婪。
他整张脸都红透了,呼吸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
男人见他这样,笑了:“我以为你当真不怕死。”
“你是谁?”
顾意一边喘,一边抬起头望着他,“你是……阴间的勾魂使者吗?”
男人笑了两声,懒洋洋地走向他,一抬脚,踩中顾意胸口,又把他压回了地面,说:“我不是勾魂使者,我是你亲二大爷,你想死,得先经过我的同意。”
“你……”“你知不知道你的命是怎么来的?你母亲用最后一口气生下了你,小崽子,你就是这样回报她的吗?”
男人踩得更重,顾意吃痛地皱起了眉,下一刻,男人弯腰,朝他蹲了下来,顾意感到有只手轻轻覆上了他的左眼,然后,便是一阵火烧般灼热的疼痛。
顾意无法忍受这种痛,他叫了起来,双手伸在半空,想碰左眼,却又不敢碰。
有温热的***从他左眼流了出来,黏黏的,好像是血。
血色朦胧中,顾意陷入了一个诡异的梦境。
下雨的十字路口,闪烁的红绿灯,车祸,倒在血泊之中的孕妇,孕妇满脸是泪,捂着肚子,一遍遍绝望地喊着:“孩子……我的孩子……”
孕妇执念着要生下她的孩子,而在她脖子上,竟也挂着那枚玉佩,和他身上,一模一样的玉佩。
顾意猛然惊醒,此刻,男人踩在他胸口的脚已经离开,他走到顾意跳楼的位置,从衣兜里取出香烟,点燃一根抽了起来。
烟雾缭绕,将男人的侧颜氤氲得更加不真实。
“那个孕妇……是我的母亲?”
顾意失魂落魄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身子还有些打晃,太多的冲击让他一时接受不了。
“现在还想死吗?”
男人侧目,看向他。
“你到底是谁,是人是鬼?”
男人没有回答他,而是点开手机,把屏幕举到他面前。
顾意走了过去,看清了屏幕上的图片。
他睁大眼:“这是……”
图片被处理得模糊,可他还是一眼认得出来,那图片上的一男一女,男的没有脸,只有一个身影,而女的,正是白诺。
白诺很惊恐的样子,被那个男的拉扯着,硬往学校后山的小树林里拽,而且还是大白天。
顾意全身的血液都倒流了!
那个男的虽然没有脸,背对着镜头,可他分明穿着和自己一样的衣服!连身形都是十分相似的!
“这是哪里来的照片,照片上的人……不是我!”顾意满目震惊。
男人说:“这是你们校园论坛上的照片,你不知道吗?”
顾意摇摇头:“不知道,我没有手机。”
男人扶了扶额,道:“总之呢,就是有人在你们学校论坛上发了这张照片,如果那照片上的男孩不是你,就肯定是有人冒充了你,不用说,害死你小女朋友的人也是他没跑了,怎么样,要让那小子舒***服地过着,然后你殉情,你小女朋友死得不明不白,你甘心?”
“她不是我的女朋友。”
顾意垂下眸,顿了顿,又说:“我也从来不敢那么想。”
男人眉头一皱:“你是男人吗?”
“不是。”顾意答得非常干脆,“我不是男人,我只是个怪物,我不能为白诺做什么,就算找到害死她的人,我也无能为力。”
闻言,男人笑了一声:“可你敢去死,还是很有勇气的。”
他叼着烟,朝他招招手:“过来。”
“……干嘛?”“叫你过来就过来,你死都不怕,还怕我?”
顾意想想也是,他也想知道,面前站的,到底是人是鬼。
他走了过去,男人满意地笑,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像揉小狗的毛一样:“我叫薄司,以后,你就跟着我,我不会让你饿死的。”
“……啊?”“啊什么啊?”
“你的意思,你要领养我?”不会吧,他都不认识这个人。
薄司吐了一口烟圈,慵懒道:“那你叫声爸爸来听听。”
“……”顾意有些无语,“你当爸爸……太年轻了吧?”
十八岁的儿子,二十八岁的爸爸?
“年轻?”
这两个字好像戳中了薄司的笑点,他好看的唇角弯了弯,但是又立刻垂眸点点头道:“行,你说年轻就年轻吧,走,大晚上的,这也太冷了,周围都是阴气。”
“……走?去哪儿?”
顾意仍是一脸懵逼。
薄司瞪他一眼,道:“回家啊。”
“家?”顾意都快成十万个为什么了,“可是……我都不认识你啊,你怎么知道我的事情的,还有,你为什么会飞,你不是阴间的勾魂使者,那你又是谁,你要带我回家,家又在……”
“你话怎么那么多,你当我什么都知道不就完了?”
“可是……”“少废话!”
薄司不耐烦了,指尖在顾意眉心一点,顾意顿时失去了意识。
只能感受到左眼传来的火辣辣的痛楚。
他理不清最近发生的事。
穿着红色连衣裙***的白诺,从教学楼跳下的瞬间,美得像团火焰。
论坛上那个穿着和他一样衣服,把白诺拽进小树林的男孩。
十字路口,出了车祸流着血也要固执把孩子生下来的孕妇,有着和他相同的玉佩,那是他的母亲。
穿着黑色风衣,好看得不像话的,硬要他跟着他的神秘男人。
他就像陷入了一个长长的梦境。
梦里无数画面闪过,又定格在他以前被欺负的时候。
欺负他的人是林铭,他抢了他的玉佩,当着他的面在玉佩上撒尿,伴随着嚣张的笑声。
画面再度一转,他又看到了白诺。
是死去后的白诺,她穿着红色连衣裙,披头散发,脸色惨白,鲜血从她头上不断地流,夹杂着那些白花花的脑浆,她怀里抱着一个鲜红的小肉球,那是她的孩子。
她站在他的面前,眼里透着惊恐和绝望,没有血色的嘴唇一张一合,顾意一开始听不清她说什么,待那幽幽的声音由远及近,他才终于听清了她的话。
她反复说的,只有一句话。
“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不救我……”
这声音一开始还是正常的,后面就像坏掉的机器般,故障地发出同一种难听骇人的语调,“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
声音越来越远,好像来自天边,缥缈又刺耳,白诺的脸渐渐模糊,怀里的肉球却浮现出一张婴儿的小脸,那婴儿睁开眼,血红的眸子直直地看向顾意,然后,婴儿咧开嘴,发出了“咯咯”的笑声。顾意的左眼蓦地又狠狠痛了起来。
他痛得身躯蜷缩在一起,双手捂住眼,额头大股大股地冒汗,头发都湿透了。
薄司抓住他的手,把手从他眼睛上挪开,他坐在床头,看着床上痛苦不堪的顾意,他轻拍他的脸,喊道:“小子,能起来吃药吗?”
顾意闭着眼,眉头紧紧地锁在一起。
算了。薄司看他这样估计也是没法自己吃药了,他手里端着一个青瓷碗,碗里是淡红色的***,他把顾意扶了起来,让他的头靠在自己肩膀,可是顾意意识不清,深陷噩梦中难以自拔,薄司没办法,笑着轻喃一声:“醒来可别怪我啊。”
他喝了一口碗里的药,低头,准确地把药喂进了顾意嘴里。
嘴唇贴合的瞬间,顾意尝到了那带有一点腥气的味道,他很不喜欢,挣扎着就要往后退,薄司扣住他的身体,强硬地撬开他的嘴唇,很快便让***流进了他的喉咙。
顾意咳嗽了几声,这才缓缓地睁开了眼。
左眼好像不那么疼了。
唇上的触感并没有消失,顾意惊了一下,猛地推开他。
“你干嘛?”顾意虚弱道。
见他醒来,薄司把碗放到了一边,说:“喂你吃药,现在好点了没?”
顾意环顾了四周,又问:“这是哪儿?”
“看不出来吗?我家。”
“……”顾意觉得一切都有点乱,“我没说我要跟着你啊。”
“那没办法了,你已经吃了我的药,我的药很贵的,不能白给你喝吧。”薄司指指那个青瓷小碗。
说起药,顾意想到那个腥味还是有点不***:“这是什么药啊,怎么味道怪怪的。”
薄司笑了笑道:“这是我的血。”
顾意震惊了:“你的血?”

棺材铺打工那些事儿免费阅读

不是吧,他喝了他的血?
难怪有股腥气……
顾意掐住喉咙,哭丧着脸,吐也不是,咽也不是:“干嘛给我喂你的血?你不是什么僵尸,或者吸血鬼之类的吧?”
薄司白他一眼:“僵尸只会吸人血,不会把自己的血拿出来喂别人。”
“那你……”“你再问,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喂狗。”
这话管用,顾意所有的问题都堵在喉咙里了。
“很多事,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
薄司从床边站了起来,说:“你只要知道,我救了你,你的命是我的,以后,你叫我爸爸也好,老板也好,你就住我这里,给我打工。”
“……”
顾意僵硬地看着他。
薄司回头,看他疯狂想问又不敢问的样子,眼中笑意一闪而过,道:“好了你问吧,但是不许问太多。”
“……你要我给你打工,打什么工?”顾意弱弱道。
薄司答:“棺材铺,你帮我卖棺材。”
“棺材铺!?”
顾意大吃一惊,“就,就是装死人的那个,棺材?”
薄司点头:“没有第二种棺材了。”
“可是,你怎么会卖棺材呢?”和他的气质不符啊。
薄司黑了脸:“怎么,你歧视卖棺材的?”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顾意赶紧摇头,说:“我只是,不知道那个该怎么卖……”
“以后我会教你,你现在别管那么多。”
薄司叼了根烟在嘴里,又抽上了,“你给我听好了小崽子,不要小看了卖棺材,民间有句话叫棺材棺材升官发财,我们做这个,不仅让死者入土为安,还兼有送葬看风水卖各种殡仪器材一条龙服务,没事的时候咱们也可以帮人捉捉鬼,驱驱邪什么的,总之,卖棺材的利润是很高的……”
顾意愣愣地道:“所以,其实你是一个隐藏在民间的驱鬼师,你卖棺材,只是为了隐藏你的身份……”
“不是。”薄司轻飘飘地打断他,吐出烟圈,看着他一本正经地道:“我真的只是觉得卖棺材利润高才做的。”
“……”
顾意被那烟熏着呛了起来。
薄司笑了一声,道:“还缺练,没事,以后我会好好调教你,你喝了我的血,先睡一会儿,以后要是眼睛疼了,记得告诉我,我帮你缓解。”
“我的眼睛,为什么会这样?”顾意不明白,“刚才还特别疼,可是喝了你的血就不疼了,这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呢?”
“副作用只有一个,就是你以后只能喝我的血,要不然你的眼睛会把自己痛死。”薄司淡淡地说着,用眼角余光瞅他,“所以,你以后别想离开我这,乖乖地待着吧。”
“……”
顾意的脑子很混乱。
或者说,这段时间他一直处在混乱当中。
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他已经分不清了。
左眼的痛楚是真的,嘴里的腥味也是真的。
这个叫薄司的男人,虽然他看不透他,可他……也是真实存在着的。
想不通,脑袋好疼。
顾意想揉揉眼,肚子却叫了一声。
这声音响在偌大的房间之中,有些微妙。
尤其是薄司看他的眼神,更微妙:“肚子饿了?”
“……”
顾意没有说话。
能不饿吗,他被赶出顾家后,就一直没吃东西……
薄司盯了他一会儿,然后走向桌子,把烟在烟灰缸中掐灭,说:“我去给你做饭,钱从你工资里扣。”
顾意忙说:“有泡面吗,我吃碗泡面就好。”
“长成这样了吃什么泡面?”
薄司头都懒得回,“你想一辈子当个毛都长不齐的小处男吗?”
“……”
顾意无言以对。
那晚,他吃了薄司为他做的蛋炒饭,躺在床上,一会儿就***了梦乡。
很奇怪,经历了这么多事,这次却是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可能是昨夜的蛋炒饭太好吃了,他从未品尝过这样的美味,虽然对方是个他不了解的男人,竟也莫名从心底渗透出一丝温暖。
这一夜他没有做噩梦,眼睛也没有再疼,只是醒来时,陌生的环境,陌生的气息,还是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顾意下了床,见这是一处宽敞的房间,色调以黑白为主,大方简约,却又不让人感到压抑,他的床朝着窗口,早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顾意感到脸上都是暖洋洋的。
他没有忘记昨夜发生的事,他知道这是在那个叫薄司的男人的家里,而且,他被顾家赶了出来,他也不再是一名学生。
想到这些,顾意的心还是很失落的。
可如今,他只能用既来之,则安之安慰自己。
昨夜跟薄司的对话他还记得清清楚楚,虽然清楚,但不明白,可薄司不愿与他解释,大概他问,也是没有意义的。
顾意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朝卫生间走去,他的胸前还挂着玉佩,他隐约记得,他跳楼时这枚玉佩发了光,可这会儿一看,玉佩又和往日一般,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了。
他正奇怪,可走到镜子前时,让他更奇怪的事发生了!
他左眼的胎记没有了!
顾意站在镜子前,吓得往后退了一步。
如果他手上有什么东西,一定会摔到地上去的!
怎么可能,那胎记一出生就伴随着他,因为又大又黑,让他被嘲笑了十几年,他早已习惯了它的存在,可现在,它竟没有了……
顾意突然想起昨夜在教学楼,他被薄司踩在脚下,薄司用手覆盖住他的眼,然后他的眼便开始疼,又流了血,之后,一切就不对劲了,他看到了过去,在血泊中挣扎的母亲,还看到了白诺,抱着死去的婴儿,对他说着为什么不救我,再来就是胎记,他的胎记,是不是从他手覆上他眼的那一刻,就已经没有了?
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薄司,究竟是什么人?
顾意恍恍惚惚看着镜中的自己,没有了胎记,那张脸竟也干干净净,只是眉眼间有些疲惫,左眼更是布满了鲜红的血丝。
顾意洗漱完毕,离开房间,带着疑惑下了楼,楼下客厅,薄司已经坐在沙发上等他。
薄司换了一件款式的风衣,但还是黑色的,始终给人一种很神秘的感觉。
顾意小心翼翼走过去,“那个,你……”
“我说了,要么喊我爸爸,要么喊我老板,自己选。”
顾意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喊老板吧,“那个,老板……”
“你还知道我是你老板?”薄司抬头,瞪着他,把手表伸给他看,“十点零五分,第一天上班就迟到,不多说,扣你工资。”
“……啊?”顾意无辜地道,“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连棺材铺在哪儿都不知道……”
“在哪儿我不知道带你去吗?跟老板顶嘴,信不信我解雇你,我解雇你你就没有工作,也没有血喝,到时候只有痛死。”
“老板,我错了……”
顾意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接受了设定。
他没死过,不知道死是什么感觉,他有勇气跳楼,但毕竟没有真的落到地面,但眼睛痛他却是真实感受过的,那种痛楚,生不如死。
就算明知道薄司以后都会拿这个威胁他,可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顾意认错态度积极诚恳,薄司火气也消了大半,他站了起来,道:“走吧,我带你去上班。”
“那个,老板……”
“又怎么了?”薄司不耐烦地回头。
顾意指指自己的脸,“我脸上的胎记,是你帮我弄没的吗?”
薄司薄唇一勾,“怎么,你还有点怀念它?”
“不,我是想说,谢谢……”
男孩茫然又憨憨的样子令薄司忍俊不禁,他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玩笑道:“有那么个东西在脸上,你估计二十八岁还是个处男。”
“……”
顾意发现,他真的接不了这个男人的话……
“拿着。”
薄司把一个袋子扔到顾意手里。
“这是什么?”
“早餐,路上吃,你饿晕了我不会管你的。”
薄司走在前面,顾意傻傻地跟在后面。
走出房子,顾意这才看清,原来薄司住的竟是一套独立的别墅。
……卖棺材真的能赚这么多钱吗?
顾意有些傻眼。
“愣着干嘛,快上车!”
薄司的叫喊把他的思绪拉回了现实。
顾意收回视线,小跑着过去,手里还紧紧捏着那个装面包的袋子。
打开车门,顾意坐上了副驾驶,并把车门小心地拉了过来。
薄司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眼神示意他,“安全带。”
顾意低下头,想把安全带扯出来,可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有些没睡醒,他的动作十分迟钝。
薄司看不下去了,索性俯过身去,帮他把安全带扯了出来,认真系好。
“小子,你这么笨,怎么活到十八岁的?”
“我有点低血糖,没吃东西,手脚不利索。”
薄司拍了一下他的头,“那还不赶紧吃,要我喂你吗,耽误得越久,工资扣得越多!”
薄司凶凶的语气吓到了顾意,顾意三两下就把面包拆出来吃掉了。
一说到喂,顾意想到薄司昨夜喂他药的方式,就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路上,顾意安静地吃东西,什么话都没有再说。
薄司开车,目不斜视,只在他快要吃完的时候,伸手指了指身旁,“水。”
顾意看过去,果然,那里放着一个黑色的保温杯。
顾意打开保温杯喝了一口,顿时,温热的感觉弥漫了他的全身。
车子一路行驶,终于,停在了一处店面门口。
顾意在车内看到了那个黑色的招牌,用白色的字体勾勒出“终详屋”三个字。

小说推荐

转眼间棺材铺打工那些事儿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又更新一段落了,记得收藏本网站,让我们相约下一次更新吧!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