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欲言竟无词(韩稹南荞)全文在线阅读 全文在线阅读
欲言竟无词(韩稹南荞)全文在线阅读

欲言竟无词(韩稹南荞)全文在线阅读

《欲言竟无词》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言情小说,是作者堰晗的一本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韩稹南荞,讲述了韩稹,盛浅暖,沈暮時三人成了荆县的风云人物,两个北大,一个哈佛大学,小小县城能有冒出三个名牌大学真是不容易啊。一时间,天中把他们三个人的照片挂在光荣榜,美曰其名是激励学弟学妹,实际上这就是赤裸裸的炫耀。这其中韩稹的风头最高,因为他是逆袭之王,一个从小到大老师眼里的问题学生,垃圾,学渣,居然高考的

3

举报
下载阅读

《欲言竟无词》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言情小说,是作者堰晗的一本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韩稹南荞,讲述了韩稹,盛浅暖,沈暮時三人成了荆县的风云人物,两个北大,一个哈佛大学,小小县城能有冒出三个名牌大学真是不容易啊。一时间,天中把他们三个人的照片挂在光荣榜,美曰其名是激励学弟学妹,实际上这就是赤裸裸的炫耀。这其中韩稹的风头最高,因为他是逆袭之王,一个从小到大老师眼里的问题学生,垃圾,学渣,居然高考的

小说精彩章节

韩稹明天就要离开南方这个小县城了,走之前他本想再见南荞一面,可后来想想还是算了,如果南荞能因为恨忘了他,也算自己积德了。

可没想到,他这个“德”偏偏积不成,南荞亲自找上门来了。

“韩稹,能出去走走吗?我有礼物想送给你。”

不过就是短短几天,南荞居然恢复如初,她看起来就像什么事也没有。

“就一会,一小会。”

韩稹看了看南荞手里的手提袋,终还是点了点头。

延龄巷对面有条河,巷子里的孩子最喜欢在河坝上玩,南荞和韩稹也不例外,从韩稹七岁那年搬来这里,他们大多数童年时光就是在这里度过的。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就是南荞的初吻是在这里给的韩稹。

那时候高二,韩稹突然说:“南荞,我想接吻。”

南荞傻兮兮的点头答应:“好啊。”

然后他吻了她,很青涩的吻,没有任何技巧性可言,可南荞却能记一辈子。

今天,南荞把同样的说说了一遍。

“韩稹,我想接吻。”

“………”

可她没能等来他的吻,她的等到的是。

“南荞,忘了我吧。”

都说青春年少不懂事,可却没有说青春年少时的感情是最真挚的,韩稹是南荞喜欢了十几年的人,怎么能是短短一句话就不作数了呢?

两人坐在河坝上,一如当初,他们看着夜空的繁星,一个努力计划将来,一个拼命计划离开。

南荞转头看着韩稹俊逸的侧颜问道:“韩稹,我哪里不好吗?”

“哪里都好,可我不喜欢。”

“哪里都好”是敷衍,“可我不喜欢”是真心话,这世上哪会有“哪里都好”的人。

“那盛浅暖呢?她哪里好?”

韩稹想了想应道:“她没有你好,可我喜欢。”

是啊,盛浅暖再不好,在韩稹面前放个屁都是香的,她南荞再好,就是把心掏出来送到韩稹面前,他都要踩上两脚。

“可我不想放弃。”

南荞回过头,她把头压的很低,指甲都快把指腹的肉抠下来了。

韩稹没有说话,他回过身子,把南荞抱进怀中,“南荞,最后抱一次,以后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我祝你幸福。”

南荞把下巴垫在韩稹肩膀上,她想哭却不敢,斟酌几番之后,她苦涩挤出一句,“那稹哥,我祝你前程似锦。”

韩稹走的那天,南荞没有去送行,她怕自己哭出来,也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画面,荆县很小,只有一个火车站,最近是开学季,火车站都是去外地上大学的学生,所以南荞选择不去。

她的闺蜜马掰掰,高考落榜,但她家条件不错,选择了复读,所以这个夏天她不是孤独的,她还有马掰掰可以陪她。

“荞荞,你有什么打算么?”

小卖部外,马掰掰和南荞坐在歇凉的椅子上,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南荞撑着下巴浅浅应道:“我想去北京。”

“去北京干嘛?”

“打工。”

“不是吧?你还没放弃韩稹?”

马掰掰从初中开始就知道南荞喜欢韩稹,可她没想到她居然这么执着?

“为什么要放弃?我好不容易喜欢一个人,而且喜欢这么多年,为什么因为一件小小的事就要放弃呢?”

马掰掰有些尴尬,为了别的女孩偷偷背着喜欢自己的女孩考北大,这事叫“小小的事”?

“荞荞,韩稹喜欢盛浅暖,你知道吗?”

多年闺蜜,马掰掰实在不忍心见南荞这样下去。

“不知道,掰掰,你看电线杆上。”

马掰掰皱皱眉头,“电线杆有什么好看。”

“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

马掰掰:“………”

韩稹,盛浅暖,沈暮時三人成了荆县的风云人物,两个北大,一个哈佛大学,小小县城能有冒出三个名牌大学真是不容易啊。

一时间,天中把他们三个人的照片挂在光荣榜,美曰其名是激励学弟学妹,实际上这就是赤裸裸的炫耀。

这其中韩稹的风头最高,因为他是逆袭之王,一个从小到大老师眼里的问题学生,垃圾,学渣,居然高考的时候直接考上北大,这简直就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事。

南荞挺高兴的,这证明什么?证明她眼光好,看上的男人是潜力股。

奶奶出院了,身体恢复的不错,南荞伺候了她一个月,她奶奶脾气不好,这一个月,南荞没少挨骂。

“荞荞,你说你怎么就这么笨呢?高考是儿戏吗?你看,人家韩稹现在上了大学,你有什么?”

南荞照例帮她奶奶洗脚,自从韩稹上大学,她奶奶没少拿这说事。

“奶,别生气了,我没上大学也挺好,听说大学学费都要万把块,这样挺好,省了,我还可以提早出来挣钱孝敬你。”

南荞拿起擦布仔细帮她奶奶擦脚。

“奶不要这钱,奶要的是你有出息,你本来条件就不如别人,现在没上大学更会给别人看不起。”

南荞低下头,是啊,她还有个不好的身世,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剩下她就成了多余的。

“奶,我决定去北京打工了。”

“什么?”

老太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去哪?”

“北京。”

“你这死丫头,你还要***着脸去倒贴那个臭小子不成?”

南荞没有说话,她默默的把水倒了,她没有告诉她奶奶,去北京的票她已经买好了。

为了省钱,南荞买的是站票,连夜走的。

看着缓缓开动的火车,南荞还是没忍住哭了,这是她第一次出远门,就这么离开了待了十八年的地方。

“奶,对不起。”

南荞在心里默默道歉。

荆县到北京要二十四个小时,南荞站了几个小时,又碰到好心人给让位坐了几个小时,渴了,喝的是火车上免费的开水,饿了,就吃自家小卖部带出来的快过期面包,到了夜里,没人给她让位了,她捡了张旧报纸铺在车厢连接处的地方,就这么将就的睡了一晚。

第二天,她浑身疼痛,就好像被卡车撵过一样。

南荞没有手机,有的就是身上几百块人民币,她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就这么来了北京找韩稹。

后来的许多年里,南荞想想自己还真是挺胆大的,这万一那时候碰到什么意外,她可能就一命归西了。

舟车劳顿,南荞终于挨过了二十四小时,车缓缓的停在了北京站。

这大城市和小县城真不好比,南荞花了将近半个小时才出站。

南荞的行李很简单,就一个包,里面几件衣服,一张身份证,然后她就这么来到了北京。

北方的十月已经有些许凉意了,南荞穿的还是短袖,这显得她有些格格不入。

出站口,到处都是推荐住宿的人,南荞来时做过功课,这东西不能乱信。

她想找公用电话亭,却发现周围毛都没有,问了几句别人嘲笑了。

“小姑娘,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电话亭。”

无奈之下,南荞只能谎称和家人走失,向站务民警借了手机。

韩稹的电话是马掰掰通过其他同学找到的,然后给了南荞。

他走了一个月,从来没有和南荞联系过。

“喂,韩稹,我来北京了。”

过了一个小时,韩稹风尘仆仆的出现在火车站。

南荞觉得他又帅了,她总能在人群里第一眼认出韩稹。

她本以为他会责怪她,却没想,他不仅没有责怪,还带她去吃了地道的北京小吃,还帮她开了房。

欲言竟无词小说点评

欲言竟无词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小说作者细致的描写让读者沉浸在小说人物的喜怒哀乐中。值得一看,推荐阅读。了解更多,可以本站搜索关键词:欲言竟无词全文在线阅读,韩稹南荞小说,《欲言竟无词》小说全文_韩稹南荞最新章节阅读,感谢关注未来小说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