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异能魔法 > 来者犹可追[重生](荣焉梁稷)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来者犹可追[重生](荣焉梁稷)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来者犹可追[重生](荣焉梁稷)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主角是荣焉梁稷的小说叫《来者犹可追[重生]》by贺端阳,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一路跟在梁稷身后往隔壁走去,荣焉忍不住抬眼盯着身前这人高大挺拔的背影。他与梁稷其实也有过一段很好的过往,梁稷对他极近关怀百依百顺,而他自己在那段感情中更是全心投入毫无保留。

3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是荣焉梁稷的小说叫《来者犹可追[重生]》by贺端阳,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一路跟在梁稷身后往隔壁走去,荣焉忍不住抬眼盯着身前这人高大挺拔的背影。他与梁稷其实也有过一段很好的过往,梁稷对他极近关怀百依百顺,而他自己在那段感情中更是全心投入毫无保留。

荣焉梁稷小说简介

第05章
一路跟在梁稷身后往隔壁走去,荣焉忍不住抬眼盯着身前这人高大挺拔的背影。
他与梁稷其实也有过一段很好的过往,梁稷对他极近关怀百依百顺,而他自己在那段感情中更是全心投入毫无保留。
但最后还是落得那样一个下场。
每每想到这些,面对梁稷的时候荣焉总是忍不住会有几分怅然,即使他心中清楚,眼前这人对前世过往一无所知;即使在重逢之前他已经做了十足的准备,要拿这人当一个彻头彻尾的陌生人。

来者犹可追[重生]荣焉梁稷全文阅读

但对上那张曾经无比熟悉的脸庞时,总还是会在不经意间泄露出一丝半点的情绪。
有些东西太过刻骨铭心总会难以自持。
“到了。”
梁稷在房门前停下脚步,还没等开口,就被荣焉打断:“梁将军反悔了?”
梁稷蹙眉,而后摇头:“没有。”
“那就好。”荣焉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里面那位方大人早年在军中待过,就算我真的想杀他,也不会用这么直接的手段。”他说着话,轻轻地摸了摸右腕,“我可打不过他。”
梁稷目光锁在他身上:“那你呢?”
“我什么?”荣焉一滞。
“他对你动过手,现在更不想留你这个活口。”
荣焉没料到他会问到自己,眨了眨眼:“那就是我命该如此。”瞧着梁稷变了脸色,荣焉又笑了起来,“我虽然不怕死,但也不会随便拿这条命冒险。我敢动手杀他们,是因为我无所顾忌,他们虽然想杀我,却也不会如此明目张胆给你们发作的借口。放心吧梁将军,不会牵累到你们的。”
话落,荣焉便推开了房门。
每间驿舍的格局都差不多,荣焉***后自顾在桌前坐下,倒了杯茶给自己,优哉游哉地喝了一大口,身后脚步声响起,一柄长剑架在他项上:“没想到这种时候你还敢来送死。”
荣焉不动如山:“北徐的人就在门外。”
“那又如何,”剑刃又向下压了几分,“等他们冲进来,你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哦?”荣焉微微侧头,看向身后的人,剑刃在他颈项上留下一道血痕,他却无知无觉一般,“那你倒是动手啊,方渠?”
“你……”方渠略一迟疑,最后将长剑收回鞘中,咬牙道,“来日方长,我总有机会取你性命!”
荣焉放下手里的茶盏,抬手在刺痛的颈项上随意抹了一把,漫不经心地捻了捻指尖的血:“恭候。”
如此轻视的态度让人忍不住恼火:“你来干什么?”
“人在异乡思念故土,所以找你叙叙旧缓解一下思乡之情。”荣焉说着话,朝着里间看了一眼,“那个冒牌货在里面吗?听徐人说他捡了条命,看在同是魏人的份上我是不是应该去看看他?”
“让你***,然后再补上一刀?”方渠向旁挪了一下脚步,谨慎地看着荣焉。
“你高看了,我哪有那个本事。不过,看见我他应该会觉得刀口更疼,况且我也不是为了他来的。”荣焉收回视线,一手托着下颌,看向对面的位置,“方大人,坐下聊会?”
方渠抱着手臂:“你我有什么可聊的?”
“聊聊假质子的事要如何收场?”荣焉倒了杯茶放到方渠面前,看了一眼他的表情,“徐国没人见过我,只要那个冒牌货安分守己,确实不会有人怀疑。不过可惜,眼下情形变了,据我所知那个纪王已经派人去魏国了,你猜他们会带什么结果回来?”
方渠抿唇并不回答,只是脸色不怎么好看。
荣焉也不急,翘着腿噙笑看他:“你猜荣玄是会坚持我才是冒牌货,让徐国给他们一个交待,还是将责任都推给使团,假装自己并不知情?”
“你怎敢直呼圣上名讳?”
“我为什么不敢?”荣焉歪头,像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荣玄不也因为自己这个皇帝当得名不正言不顺才把我送到徐国来吗?”

荣焉梁稷免费阅读

方渠哽了一下,还是正色道:“将你送往徐国是局势所迫,也是陛下对你的呵护。徐国如今国力强劲,富庶安宁,与我国刚刚缔结和约,必会善待于你。你在徐国只要恪守本分,必能安享自在,也总好过在朝中看宗室脸色,被各方势力掣肘。”
说到这里,方渠的语气坚定了许多,看着荣焉又补道,“我知你身份更迭,心有不甘。但当日先帝驾崩,都城陷落,国内战火四起,边境又有徐人虎视眈眈,圣上不得已继承皇位,继位以来殚精竭力,四处平乱,这才保住南魏这半壁江山。”
荣焉平静地听方渠说完,嗤笑一声:“若是为了我好才送我来徐国又何必安排里面那个冒牌货以随侍的身份监视于我?既不想我在朝中碍眼,又怕到了徐国失去对我的掌控,他荣玄还真是殚精竭力。”
“至于‘不得已继承皇位’,”荣焉拍了拍手,“荣玄登基以后让人四处散布这套说辞,说的多了连他自己都信了?我当日被困于都城,四处的奏报也看了不少。齐柯为了给兄长和齐家满门报仇而起兵,其他人以‘暴/政伤民’而响应,却唯有他荣玄打的是‘匡扶魏室’的旗号。按说他也姓荣,这个借口无可厚非,那又为何在叛军围攻都城的时候不发兵救援,而是先匆忙继位,还遥尊我父皇为太上皇?”
荣焉嗤笑一声:“当时我就该问问我父皇,平白多了个儿子有何感受。”
方渠被他这一连套的嘲讽辩驳的哑口无言,只是瞪着荣焉,忘了该如何反驳。
“我也不知该说他是脸皮太薄还是太不要脸。”荣焉颇有趣味地打量方渠的表情,“他还不如跟着那帮人一起举兵谋反,这样就可以理所应当地把我这个前朝余孽除掉。不过没有这些支持魏的世族帮助,他可能也没有今天。又想借他们之力,又忌惮他们,啊,还真是困扰呢!”
方渠皱着眉头打量面前这个年轻清瘦的男人,他长着一张与已故真兴帝格外相似的脸,皮肤白皙,眉眼精致,一看就是养尊处优长起来的。
但他记得这个小皇子当年并不受宠,听说是因为其母吴皇后不满真兴帝骄奢淫逸屡次劝谏而被真兴帝所不喜,连带他这个嫡亲的儿子也被牵连,虽然已是弱冠之年,从未参与过朝政,被吴皇后养得天真烂漫,秉性纯稚,所以当日荣玄让找个牢靠的人监视其言行时,他还暗中觉得是荣玄顾虑太多,这么一个涉世未深的贵公子有什么可担忧的。
可现在眼前这个青年却全然不是传闻里的样子。
方渠神色严肃了几分,看向荣焉的目光也充满了警惕:“你若是没别的事,还是走吧。”
“不妨猜一下,荣玄在眼前这种局势下会做什么选择。”荣焉淡定地喝了口茶,继续道,“那么多人对他身下的皇位虎视眈眈,他才不想留下一个谋害先帝遗孤的口实,所以会毫不犹豫地承认我的身份,并且向徐人表明自己对假质子的事毫不知情,将欺瞒之责推到你身上。先前一战徐国收获颇多无意再起兵戈劳民伤财,给了荣玄这个台阶,还能顺势再讨点便宜。”
“圣上的选择,为人臣子的自该遵守。”方渠道。
荣焉抬眼看他,思索了一会,而后道:“看来这些你都想到了。也对,徐国有心议和,占够便宜之后就不会真的处决你这个魏人,到时候重回国内虽然难免要负罪贬职,但如此一来荣玄对你更加信任,以后也不会亏待你。唔,你对荣玄这么忠心耿耿,看来今日我白来了。”
“什么意思?”方渠忍不住问道,“你今日来到底想干什么?”
“自然是挑拨你与荣玄的关系呀!”荣焉笑着回答,“我说了荣玄这么多坏话,你不会没听出来吧?我跟荣玄虽然算是远亲,但实话说来,他这个人实在不适合做皇帝,我要是你,才不会替这种人卖命。”
说完,荣焉施施然起身:“祝方大人回去之后,官运亨通,步步高升。”
方渠眼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到门口,突然将人叫住:“这一切都是你谋划好的?”
“嗯?”荣焉回头看着方渠,“我谋划的可不少,你指什么?”
方渠眉头紧蹙,目光复杂地盯着荣焉:“你以前跟淮安侯根本没有交集,却故意在临行前去探望,还让淮安侯府的小厮看见你们的密信,传进宫里让圣上以为你与淮安侯勾结,准备获取徐国支持后里应外合篡夺皇位,圣上本就忌惮你的存在,如此便不会让你活着抵达徐国。”
“差不多。”荣焉点头,“不过我跟淮安侯还是有点交集的,他与我外祖父是旧相识,虽然我外祖父早逝,但拿来攀交情足够了。”
“所以你一开始就知道我会对你动手,那下了毒的饭菜你也根本没有吃下。”方渠紧盯他,“若我选择直接动手,你真的死在半路呢??”
“我若真的死了不正好给了淮安侯发作的理由?”荣焉勾唇,“你们不会真的以为只要到了徐国让冒牌货按时传信回去就能瞒天过海了吧?唔,糊弄别人确实够了,但可惜的是我与淮安侯事先定好了暗号。”
“你……”方渠看着他,“你不怕我回去后将你们之间的勾结秉明圣上,还是你已经打定主意要杀我灭口?”
“我又不是你们,只会杀人灭口这么简单粗暴的手段。”荣焉露出笑意,“我巴不得你把这些都告诉他,让他知道我确确实实是在打那个皇位的主意,偏偏我人在徐国,他又失了对我的掌控。按着他的秉性,必定如芒在背,日日夜夜不得安生。”
“这样不是更有意思了吗?”

小编推荐理由

来者犹可追[重生]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火爆来袭,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超级好看,赶紧阅读吧!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