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传闻中的陈芊芊(陈芊芊韩烁)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传闻中的陈芊芊(陈芊芊韩烁)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传闻中的陈芊芊(陈芊芊韩烁)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陈芊芊韩烁小说推荐——传闻中的陈芊芊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主角陈芊芊韩烁之间的精彩。段落欣赏:一个侍卫领命跑开,但是很快,又一群侍卫涌入喜房,将韩烁白芨团团围住。

3

举报
下载阅读

陈芊芊韩烁小说推荐——传闻中的陈芊芊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主角陈芊芊韩烁之间的精彩。段落欣赏:一个侍卫领命跑开,但是很快,又一群侍卫涌入喜房,将韩烁白芨团团围住。看到这样的情景,白芨焦急的看向韩烁,“少君!”

小说介绍

一个侍卫领命跑开,但是很快,又一群侍卫涌入喜房,将韩烁白芨团团围住。
看到这样的情景,白芨焦急的看向韩烁,“少君!”

传闻中的陈芊芊全文阅读

一个侍卫领命跑开,但是很快,又一群侍卫涌入喜房,将韩烁白芨团团围住。
看到这样的情景,白芨焦急的看向韩烁,“少君!”
韩烁冷冷地看着地上的陈小千,却什么都没有说,给了白芨一个眼神之后,就任由月璃府的侍卫将他带走了。
翌日,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睡梦中的陈小千在床上翻了个身,隐隐约约之间听见了窃窃私语之声。
大夫说道:“无妨,醉酒而已。”
梓锐不禁问道:“醉酒?三公主平日里可是千杯不醉,昨日怎么会一杯就倒……这绝不可能啊……”
陈小千听到这儿,忽然惊醒坐起身来,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竟然还是在花垣城。
看着陈小千醒了,梓锐和大夫大喜,忙围了过来。
梓锐惊喜的说道:“公主您醒了!”
陈小千***拍了一下梓锐的脸,疼得梓锐直接大叫了一声。
“公主……”梓锐满脸委屈的看着陈小千。
“完了……”
陈小千绝望地重新倒下,在内心里绝望的哀嚎着。
我怎么还没做完这场梦啊……
而在这个时候,大牢之中。
韩烁依旧穿着昨晚的那一身喜袍,在大牢之中背手而立,透过窗户望向外面。
站在一边的白芨看向大牢门口,在门口望风的狱卒对白芨点头示意。
白芨神情谨慎的看了一眼大牢之外,然后压低了声音对韩烁说道:“少君,我们的人已经候在外面,随时救我们出去。只是取得龙骨的计划……  ”
韩烁一副思虑深远的样子,想了片刻之后淡淡的开口说道:“吩咐下去,今晚就点燃狼烟,明日玄虎护城军南下,攻占花垣。”
白芨被惊了一下,讶异的说道:“少君,那龙骨……?”
“龙骨我不要了。”韩烁想起了陈小千,便气的禁不住咳嗽一声,恨声说道:“我还没拿到龙骨,就被陈芊芊气死了!我恨不得立刻活捉花垣城陈氏母女,将陈芊芊凌迟处死,活剐三千刀,少一刀都不行!  ”
那个该死的女人……简直岂有此理!
他从小到大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受此奇耻大辱!
白芨看着韩烁的神情,惊慌的说道:“少君,小不忍则乱大谋,别为了一个三公主放弃龙骨啊!”
闻言,韩烁却什么都没有说,脸上隐隐的浮现出一丝阴狠的神情。
而此时陈小千在屋里来回踱步,现在的情况显然已经出乎了陈小千的意料。
陈小千一边在心里暗暗的思索着,一边只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
“难道韩烁把毒酒给换了?”说着,陈小千生气的一脚将边上的一个凳子踢倒,愤愤的说道:“现在演员改剧本都不跟编剧商量的吗?他这么一搞  我怎么才能回去啊……
就在这时,陈小千看见桌上陈芊芊的匕首,拿起来,拔刀,匕首闪着寒光。
……
三秒钟之后,陈小千又将匕首放下,满脸衰相的哀嚎道:“不行,太疼了。
过了一会儿,陈小千又拿起一根腰带,往脖子处比量了一下。
陈小千:“不行不行,太丑了……”
一边说着,陈小千用头轻轻磕墙面。
又搞过了片刻,陈小千直起身来,继续给自己打气:“陈小千,人固有一死,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戏都快开机了,你剧本还没交稿……”
陈小千一鼓作气,想撞墙自尽,紧要关头还是停住了。
“死还是挺可怕的……万一梦里的死,就是现实中的过劳死呢,我不就得不偿失了?”
陈小千劫后余生般的继续自言自语,“感谢韩烁……感谢临场发挥的演员给了年轻编剧一个重新认识自我的机会。”
说完,陈小千又苦恼起来,“那我到底怎么样才能回去呢?”
陈小千落寞地趴在窗前,望向窗外。
院中,侍从正站在高处浇花,水洒下来,太阳下闪现盈盈的光,还有淡淡的彩虹。
陈小千看着彩虹,突然想到了剧本的最后一场戏……
花垣城二郡主陈楚楚,历经磨难,终于登上城主之位。
在陈楚楚的继任大典上,天降祥瑞,日月同辉,天门大开,异彩漫天。
想着想着,陈小千实在困得不行,坐着睡着了,她随着椅子往后仰了下去,眼前出现了日月同辉的景象。
“天呐……如果我需要做完这场梦才能醒过来,天降异象,天门大开……那我岂不是  要坚持到全剧终?”就在这一瞬间,陈小千突然清醒了过来,不禁抓着自己的头发失声叫道:“等等!没有韩烁帮楚楚,她怎么当上少城主!韩烁……梓锐!韩烁呢!”
梓锐听到召唤,从外面小跑进来。
陈小千瞪大了眼睛,连忙开口问道:“韩烁呢?韩烁在哪里?”
梓锐掰手指,一字一顿的说道:“人在天牢,今日问斩。”
闻言,陈小千迅速起身,震惊的问道:“什么?为什么?”
梓锐还在那儿掰手指。
陈小千焦急的说道:“别数了,你赶紧说清楚!  ”
梓锐这才小声地说道:“城主怀疑玄虎城送韩少君入赘,另有图谋,所以想趁着您昨夜的事斩草除根……”
说着,梓锐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什么?!”陈小千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小心脏都要受不了了,几乎是想也不想的就向外冲去,“刀下留人啊母亲——”
城主府邸之中一片祥和,侍从们动作轻柔缓慢,服侍城主起身。
有人捧着铜盆手帕,有人捧着华贵绣服,也有人捧着金钗首饰。
花垣城主坐在铜镜前,桑奇正为她整理发髻。
在一旁桌案上,摆着一尊水滴漏计时摆件,水滴渐渐饱满,落下,发出滴答的响声,象征着时间流逝。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侍从迈着小碎步慌张地走到门口。
桑奇见状,走到门口,侍从赶紧对着桑奇耳语一阵。
闻言,桑奇瞬间皱眉,随即回到城主身边。
“怎么了?”城主淡淡的问道。
桑奇声音轻柔的说道:“回禀城主,三公主来请安了……”

传闻中的陈芊芊免费阅读

城主顿了一下,随即便轻轻的冷笑一声:“请安?我看她是为了韩烁吧。  ”
自己的女儿,城主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的了,陈芊芊哪有那份心思来给她请安?无事不登三宝殿才是真的!
虽然现在的陈芊芊已经不是原来的陈芊芊了,但是不得不说,陈小千和原本的陈芊芊在某些方面还是有些异曲同工之妙的。
桑奇连忙说道:“城主说的是,三公主她说……”
话未说完,陈小千人未到声先至——
“母——亲!”
不等城主和桑奇回头去看,陈小千便已经风风火火闯进来,全场扫视一圈,找到衣饰最华贵,气场最强的女人。
陈小千语气夸张的说道:“母亲,您快放了韩烁吧!  ”
城主头也不回,继续梳妆打扮,完全没有要理会陈小千的意思。
桑奇在一旁看着陈小千开口劝道:“三公主,韩少君新婚当夜企图谋害您,按律当斩,公主您又何必为他求情,来为难城主。”
闻言,陈小千连忙急切地解释道:“母亲,韩烁昨天并无毒害之意,那都是我冤枉他的!而且……而且我昨天晚上根本就没有中毒,只不过是喝醉了而已!”
桑奇说道:“三公主海量,此前千杯不醉,为何昨晚一杯就倒?”
陈小千语塞,“我……”
桌案上,水滴漏又一颗水珠落下,陈小千朝它瞟了一眼。
不知想到了什么,陈小千连忙问道:“韩烁什么时候问斩?”
桑奇说道:“回禀郡主,午时三刻。”
午时三刻?
陈小千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当即就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忙问道:“现在什么时候了?”
桑奇不动如山的说道:“午时一刻。”
陈小千瞬间疯了,“现在都午时一刻了,你还问我喝酒的问题,人命关天的,我什么酒量很重要吗……”
还不等陈小千的话说完,城主直接一拍桌子打断了陈小千,斥责道:“当然重要,你是我的女儿,千金之躯。莫说你醉晕过去,你就是少  了一根头发,也是大事,岂可儿戏!”
眼见着城主动怒,一屋子人都呼啦啦跪下了。
陈小千被城主吓到,顿时气弱,脸色苍白,下意识的小声说道:“好凶……”
看着陈小千六神无主的样子,城主有些无奈的心软,语气缓和下来。
“芊芊,我们花垣城,靠着乌石矿享受富贵。长久以来,玄虎都主张男子为尊,男人当家,与我花垣势不两立,还对我们花垣的乌石矿虎视眈眈。在这种情况下,一向桀骜不驯的玄虎城主竟主动提出让他唯一的儿子入赘花垣城,以示友好,你怎么知道他是真心降服,还是另有图谋?”
城主循循善诱,陈小千却一脸的生无可恋,望着滴答作响的水滴漏。
见状,城主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语重心长的说道:“罢了,这些道理我讲了许多遍,你若是能理解,早就该懂得替我分忧了。韩烁原本是要和楚楚成婚的,你居然当街抢亲……”
眼看着城主又要说道她的错上,陈小千忙打断城主,可怜巴巴的恳求道:“我已经知道错了,我这不过来弥补了吗?我和他没游街没祭天没拜堂没洞房……您就当我没成这个亲,放了他,让他和楚楚成亲好不?”
听到这句话,城主瞬间又微怒了起来,“全城的人都知道你抢亲了,楚楚还能要韩烁吗?”
陈小千:“……”
男女主角的情感线后面还有办法推,可韩烁一定不能死。
就在这种一个头两个大的时候,陈小千突然眼珠一转计上心头,捂住自己的腹部,一脸惨相。
陈小千惨兮兮的看着城主说道:“我明白,但是他不明白啊。”
城主愣住……
桑奇愣住……
一屋子的人都愣住……
陈小千见她们竟然毫无反应,稍稍思索了一下之后便作势捂住嘴巴干呕起来:“呕……我这样,您明白了吗?呕……  ”
见状,城主露出一副不妙的神色,刚要问,只见陈小千扑到桌子上,抓起一盘酸梅就往嘴里塞。
在吃下去的一瞬间,陈小千就险些吐出来。
我去,好酸呐……
陈小千忍着酸,越吃越恶心,越恶心还非要吃,一边吃一边呕。
一旁的侍从连忙上来伺候。
城主见陈小千如此,彻底明白了。
桑奇皱着眉,有些为难的看向城主,低声说道:“城主,是否请大夫来瞧瞧?”
城主狠狠的瞪了陈小千一眼,怒道:“请什么大夫!这种事,大夫能有我懂吗?!”
“是,城主……”
陈小千一边捂着肚子,一边小心翼翼的看了城主一眼,见城主似乎相信了她的话,便继续干呕起来。
城主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向陈小千,厉声问道:“谁的?!
“不知道啊……”陈小千茫然的摇头说道:“就当是韩烁的吧。”
只听“嘭”的一声,城主抓起发钗掼在地上,气的连杀了陈小千的心都有。
但到底是自己最疼爱的女儿,无论是做错了什么,她总是愿意多包容她几分。
最终,城主勉强的将心里的怒火压制下来,瞪着陈小千说道:“荒唐!前日韩烁进城,昨日你俩成亲,今日你就,你就……有了?”
一边说,城主指着陈小千的肚子,气得语无伦次。
陈小千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城主继续骂道:“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你到底是我的女儿,纵使花垣城不似玄虎城那般约束女子,但毕竟也有礼法,你堂堂城主之女,好歹也顾及点规矩体统!”
水滴漏嘀嗒一声,又一颗水滴落下。
陈小千神情懒懒的,轻笑一声提醒道:“母亲,午时二刻了。”
城主立刻闭嘴,扭头转向桑奇。
桑奇无奈的对着城主点了点头。
城主急吼吼的的说道:“桑奇,去告诉韩烁,他如果肯认下这个孩子,我就恕他无罪!  ”
听到城主的命令,桑奇连忙应了一声,而后迈着轻盈的小碎步走了出去。
城主看着水滴漏,万分焦急,不耐的催促道:“你快点!”
闻言,桑奇便连忙加快了脚步。

小编推荐理由

书内书外、一虚一实相互交错,把这样文学性的手法运用到了,倒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他跟你对话时,就好像整本书在跟你交谈。

相关小说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