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苏蕙温忱小说(苏蕙温忱)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苏蕙温忱小说(苏蕙温忱)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苏蕙温忱小说(苏蕙温忱)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主角是苏蕙、温忱的古言小说《苏蕙温忱小说》全本已完结,苏蕙温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苏蕙曾幻想过自己与温忱的种种可能,可形同陌路,甚至剑拔弩张是女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毕竟,曾经的他们也曾有过无数个美好的瞬间。

3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是苏蕙、温忱的古言小说《苏蕙温忱小说》全本已完结,苏蕙温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苏蕙曾幻想过自己与温忱的种种可能,可形同陌路,甚至剑拔弩张是女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毕竟,曾经的他们也曾有过无数个美好的瞬间,当现实的残忍超出了苏蕙的承受范围,当毒酒被端到苏蕙的面前时,自以为坚强的苏蕙,终于还是崩溃了。

苏蕙温忱小说简介

苏蕙在上一世的时候,被自己最爱的人,也就是温忱狠心的伤害,这个时候的她才意识到,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可以拿来,被任意伤害的人,她从来救没有想过,自己的生命会是因为这样的原因结束,她想要离开这个人,离开这个世界,去一个温暖的地方,去一个能让人开心的地方,果然她来到了天堂,可是为何天堂里面还会有那个人的身影?她不要,她要和他永世不得相见。

苏蕙温忱小说全文阅读

御赐的晋王府里,水磨砖墙穿山卷棚,素来好风景。
苏蕙屏退了下人,倚在湖边亭子里,美人靠鹅颈栏上,对着一把孤琴,把玩着手中的兔毫滴釉盏。
盏里盈盈一握,是烈到极致的鸩酒。
“早知如此。”
温忱啊温忱,本以为和你是一场良缘,却道是镜花水缘,一场空。
可为何不与她说呢?告诉她,他早已有挚爱的心上人,让她死心。
整整五年,她何其可笑。。
苏蕙含泪轻笑,放下茶盏,抬手抚琴。
——哀筝一弄湘江曲,声声写尽湘波绿。纤指十三弦,细将幽恨传。
——当筵秋水慢,玉柱斜飞雁,弹到断肠时,春山眉黛低。
这是最初相遇的时候,她所抚的琴曲,如今回首看,竟是一语成谶。
广陵一散成绝响,从此往后,再无她的琴声。
苏蕙哀声长笑,满眼是泪,伸手将琴弦根根拂断,举盏一饮而尽。
炽热的痛觉撕裂心脾,殷红的血顺着唇角流下。
温忱,此生不再见,
……
三天前,晋王府。
苏蕙妆容齐整衣饰鲜妍,端端正正地坐在案前。
她空对着一桌亲手准备的肴馔,看着青铜连盏灯上一脉幽颤颤的灯火,等待着一个永不会多看她一眼的夫君归家。
今日,是晋王温忱的生辰。
温忱踏进府中的时候,天色已晚。
府中幽暗,层叠累起的阴影打在男子的面上,他没有多看苏蕙一眼,从她身边走过。
眼看他动手宽了衣裳向栏上一搭,便要向后堂走去,浑全没看见她和这一桌肴馔。
苏蕙终于忍耐不住,盈盈起身迎向温忱。
温忱停住脚,转头看向她。
那眸子古井无波,没有一丝丝情感。
苏蕙心头酸涩,开口带了些哽咽:“王爷忙了一天朝上的事,想是累了,快些用饭吧,这都是妾身亲手做的。”
“用过了。”温忱随口敷衍。
苏蕙还是站在那里不动,执着的看着他。
温忱口吻淡淡:“不是吩咐过王妃,不必等我回来用饭么?以后也不必。”
“可今日是王爷的生辰。”
苏蕙难以承受那清淡的目光,终是低下头去,哑着声音道。
“生辰又如何?”温忱的话里带着些低嘲:“我很累,别再打扰我可以么?我的好王妃。”
闻言,苏蕙后退了几步,深深吸了一口气,死死看着眼前的男子,喃喃道:“你是不是从未喜欢过我?”
“王妃怕是病了,总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温忱不置可否看着眼前的女人。
“我是皇上钦封的晋王,你是御赐与我成婚的晋王妃,我们的关系仅此而已。”
果然如此啊。
没有一点点的改变。
她本以为她可以,随着时光流逝她可以在他心里留有一席之地。
她可以通过努力,用她的博学多才,用她的善解人意,和他慢慢培养出感情。
但如今……终究是没办法吗?
疼痛从心口窜起,一寸寸向每一处龟裂过去。
苏蕙只觉难以呼吸,眼前男子的容貌如此清俊,如圭如璋,气质却冷如寒冰。
温忱凝着她,目光无喜无悲,似有嘲讽。
苏蕙死死压住心头的苦涩,用尽最后的勇气去拥抱住眼前的人。
她怆然露出嫣魅的笑靥,双眸盈盈,梨花带雨。
“既然是赐婚,既然是皇上的旨意……那我要你亲口说爱我。”
“不可能。”
对于她的要求,根本就是痴心妄想,爱?
她有何脸面跟他说这个字!
音落,温忱旋即转身离去。
苏蕙看着男子的背影逐次消失在视线中,心头也一点点凉下去。
这府邸,这正殿,这般阔朗,这般豪奢,却让她透入骨髓的冷。
慢慢地,她蹲在地上,双手环膝。
所以从那时起,便已然恨上了吗?
苏蕙苦笑,怪自己傻啊。

苏蕙温忱小说免费阅读

苏蕙思绪飞回到若干年前。
那年晋王府被劾谋逆,从府中搜出来假龙袍和假玉玺。
皇上对树大根深的晋王一族忌惮已久,如今有了借口,不管是真是假,怎能不借题发作?
皇上赐死晋王,流放晋王的家眷。
温忱那时,还是晋王府十二三岁未及弱冠的世子。
几大家族联名进言,终究保住了他,要他仍旧继承晋王的爵位。
皇上素性冷清沉默寡言,不大发火,但平生最忌皇子和朝臣相互勾结。
但那天,她恰好也随着隋国公主去尚书房应卯。
满宫皆知她苏蕙虽然无名无号,却是徽音翁主的女儿,要风得雨,便都偷偷串掇温忱去找她求情。
为了讨得一纸保全自己妹妹离开北地,重回京城的诏书,温忱在她面前卑躬屈膝。
她那时还是豆蔻年华天真娇纵的性子,为了心头那一点点悸动,便颐指气使,作为交换,要他与她成婚。
她记得那时温忱呆愣了许久,在她的催促下才勉勉强强的答应。
她却全然不觉少年心头的挣扎,欣喜若狂地拉着他去见外祖奶奶……定下了这头分明是为着利益交换,她却觉得甘醴如蜜糖的亲事。
苏蕙心头发苦,眼前男子的眼睛和记忆中那个少年的眼睛重叠在了一起。
而她却才看到那双眸子里深沉的恨意。
是屈辱吧,他这样的男子,被迫答应这样的亲事。
如果换个时间,换个地点,任他随心去择,他或许真的会爱上她。
到底是自己先办错了事啊……
……
就在几天前,苏蕙收到了一封帛书。
书上明明白白地写着,温忱不是晋王的亲生儿子,而是抱养的,是养在府里准备为晋王的大女儿日后招赘的佳婿。
晋王生不出儿子,晋王府却需要继承人;温忱的父亲和晋王是同僚亦是姻亲,他们因为意外,夫妻俱死,只留下温忱这一点骨血。
皇上得知此事,又听闻晋王有将襁褓里的孩子续嗣的意思,便传口谕允准了晋王将温忱接入晋王府。
如日后晋王另有儿子,温忱便只是晋王的大女婿;如若没有,晋王千秋之后,温忱以晋王女婿的名义,继承晋王爵。
这件事,皇上知道,晋王府里的人知道,想来大人们也都知道。但想必他们一定牢牢叮嘱了下人不要学舌,大人们都不说,孩子们怎知?
可太祖奶奶定然是知道的,她怎么就同意了呢?同意替她去求皇帝?皇帝又怎么会答应,下了赐婚的旨意?
苏蕙瘫在地上,再无力起身,心头苦笑,她好笨,她真笨。
她被那点喜欢冲昏了头脑,忘的东西可真多啊。
现在回忆起来,那时太祖奶奶眼睛里,分明有深沉的犹豫和无奈。
也许太祖奶奶是出于宠溺,觉得既然自己喜欢,温忱原本的婚事也随着晋王府的倒塌而烟消云散。
温忱的身世自然也不会再被提起,那她嫁给难得喜欢的男孩子也并无不可。
反正温忱总是要和其他的女人成婚的。
也许更有可能的是,皇帝为了拉拢新的晋王爵,又绝不希望温忱和原本晋王的余孽有什么联系,本就想斩断原本的婚约,嫁出一位宗室女,用以控制温忱。
而自己便成了那个恰当其时的牺牲品。

小说推荐

小说《苏蕙温忱小说》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苏蕙温忱小说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相关小说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