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裴铭薛庭藉小说(裴铭薛庭藉)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裴铭薛庭藉小说(裴铭薛庭藉)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裴铭薛庭藉小说(裴铭薛庭藉)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裴铭薛庭藉小说名字是什么?小编带来了裴铭薛庭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个人的身影,那个一再把她往深渊里推的男人。咬着牙,她的指甲划碎锦被,留下斑驳血迹,仰望着帐顶的眼神已然空洞。

3

举报
下载阅读

裴铭薛庭藉小说名字是什么?小编带来了裴铭薛庭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个人的身影,那个一再把她往深渊里推的男人。咬着牙,她的指甲划碎锦被,留下斑驳血迹,仰望着帐顶的眼神已然空洞,声音咆哮到嘶哑。

裴铭薛庭藉小说简介

当命运的齿轮转动,裴铭再度睁开眼,她竟重生回到十年前,再活一世誓要改写故事的结局。那一世裴铭与薛庭藉因为种种误会分离,他将她送到渣男的身边,悲剧也就此拉开序幕。分娩之际惨遭谋害,当裴铭涅槃归来,那些伤她害她之人,终将付出血的代价!

裴铭薛庭藉小说全文阅读

“我的话你们是不听了么,给我绑住她的腿!”
女人尖锐的嗓音猖狂至极,每个字都恶毒的很。侍女们跪了满屋子,没有一个敢应话。
“夫、夫人这使不得啊!”许家的稳婆颤巍巍跪下来,“把临盆女人的腿绑上,那不是要王妃娘娘的命么!”
“我就是要她的命。”被称为夫人的艳装女子咬牙切齿,恨不得用自己的眼刀子戳死床上那女人才痛快。
忍气吞声这么久就是为了现在,如若不趁着王爷要除掉她孩子的这次机会,日后不知何时才能要了这女人的命!
“不听本夫人的命令,你们就跟着她一起死吧,绳子呢!给我死死得捆紧来!”
尖啸声刺痛裴铭的耳朵,却远远赶不上她分娩的痛苦。腹中的孩子在挣扎,床旁却有人要让她一尸两命!
可她偏偏没有力气反抗,剧痛让她连爬起身来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看着下人取来麻绳,缠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你们敢!”她咬牙想要反抗,无奈敌不过众人合力,汗水浸透了她身下的层层被褥,也迅速带走了她的体力。
啊——她的孩子被拦住了唯一的生路,只能活活闷死在她的肚子里,而她或许得煎熬上好几个时辰,最终难产血崩而亡。
扭动着被勒出血痕的双腿,裴铭拿出最后的力气瞪向床旁的艳装女子。
“便是来世我也不会放过你!你们所有人,我都会让你们一一偿还我!”
她和她孩子的死,谁都逃不了干系。
此时此刻,她的脑海里只剩下一个人的身影,那个一再把她往深渊里推的男人。
咬着牙,她的指甲划碎锦被,留下斑驳血迹,仰望着帐顶的眼神已然空洞,声音咆哮到嘶哑。
“我不会原谅你的,欠我的,我要你全部还给我,薛庭藉!”
门外忽作狂风,吹不散***和人心,唯留濒死的痛彻将她缠绕。
忽然,身子一沉仿佛坠下了深潭,溺水的窒息和冰冷席卷。她本能得想要张口***,越挣扎就越是无力。
最后,在彻底深陷之前,她猛地吸进了一大口气,双目瞪开,刹那间所有的痛苦如潮水般褪去。
恍惚,入了异世。
汗水的粘腻感拉回了她的知觉,巡视四周竟有些眼熟,坐起身的动作有些费力,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平的,孩子呢?
仓皇低头,却发现自己的食指上戴着个白玉戒指,她并没有——
突然得回忆一闪,她趿鞋来到镜台前,倒映的少女模样让她惊诧万分。
这戒指是她当年十七岁生辰得的礼物,而这里,便是尚且盛名正旺的裴府。看来连老天也觉得她活得可笑,竟是让她回到了十年前!
忽而,死前的呐喊在脑中轰然响起,恨意冲红了她的眼,她却笑了。
她笑她曾经十年的荒谬和愚蠢,也笑她万幸,居然能如梦初醒得重活一次。
一时间,万般思绪涌上心头。
上一世她虽知薛庭藉本性偏执多疑,却未曾料到自己会落得被他赐给许奕的下场。
如果在新婚夜被他强破了身子是他所谓的报复,那这爱不要也罢!
还有许奕……
温和有余,魄力不足,眼看着自己承辱竟然无动于衷,却在她有了薛庭藉的孩子后暗使妾室对她下手。
呵,你以为没了这个孩子,我就能一心待你?你做梦!
若不是你,我也不会在那鬼门关走上一遭!比起薛庭藉,我恨你更甚!
这辈子我要把你们欠我的全部讨回来,我要利用裴家,利用所有人,爬到你们伤害不了我的位子上,再把你们,全部踩碎!
这时廊外传来一阵的急呼。
“小姐!小姐救命啊!”
伴随着匆匆脚步,呼救声越来越近,一个婢女不顾规矩地推门而入,径直冲到裴铭身边跪下。
“小姐,求您救救我姐姐吧,夫人要把她打死!”
裴铭猛地站起身来,顾不上略显松散的头发,跟着婢女迈出了门。
她记得这一天!
当初就是因为她的一念之差,才害得自己在最危难的时候,被身边人狠狠捅了一刀。
而这次,历史绝不会再重演。

裴铭薛庭藉小说免费阅读

裴铭无心欣赏檐外风光,步伐不大却极快,绕过角亭,来到了清风苑。
清风苑是一家之主的正房,此时裴将军不在,阖府上下自然只听王夫人一人的。
院中倒着个被捆住上身的婢女,嘴里塞着布团,被一下下的重鞭抽得浑身战栗。
端坐在檐下的王夫人抿了口茶水,却见到匆匆赶来的裴铭,一时颇为意外,“哟,大姑娘怎么来了,你的病可还没好呢。”
她笑得热络,裴明却深知她笑里藏刀,自己是如何病的,大夫人当真不知道么?
从十七岁生辰那天之后,她就犯起了无名热症,每日浑身如置沸汤般难耐,所以刚醒那会儿便是满身大汗。
现在想来,为了除掉她好让自己的女儿上位,王氏还真是煞费苦心。
想到这,裴铭藏住冷笑俯身作福,一派的从容神色,仿佛从未病过。
“不知我屋里的金盏犯了什么错,大夫人要急着处置,甚至连告知我这个正主都未曾?”
王氏虽然起疑她怎么不犯病了,当下也只能摆出一副善容,“这贱婢在水榭边上和小厮私通,被抓了个正着,所做之事不堪入耳,你又病着,所以就不给你添乱了。”
裴铭淡笑颔首,不过金盏可没她这般从容,拼命摇着头。
下一瞬,裴铭逼至王氏面前,逆着阳光俯视她,“这原由我不计较,且不说父亲赐下的婢子你无权打杀,再者……”
她俯身,声音压得极低,“少自做聪明,否则别怪我追查起来。”
于是当下也不多废话,让人把金盏扶了回去。
王氏猛地心惊,只能眼睁睁看着她领着婢子离开,咬牙切齿,一把推翻了身旁的茶几。
裴铭应声停下了脚步,幽幽转身,眼里尽是阴寒。
“每日在我汤里下的东西,大夫人您还是自己留着吧。”不出意外,瞧见了王氏的脸色迅速惨白。
仅这一瞬,裴铭就想好了计谋。当初王氏害得她生不如死,这一世,她定要王氏也尝一尝千夫所指的滋味!
回到金微苑,金盏急着澄清,裴铭却说不用解释,“你是想说,大夫人给我下毒了是不是?”
一旁的银盘错愕,金盏却愣愣点头。
裴铭慢悠悠摇着扇子,“你不小心看到的东西,我都知道,以后小心些,我不定每次都能救得了你。”
又亲自为她上了药,银盘在旁忍着泪帮忙。
裴铭的目光流转至眼前人的面孔上,看着这张已然陌生的脸,一时出神,又想起了上一世的种种。
上辈子她病中烦躁,无心过问缘由,害得金盏受屈枉死。
以致于让银盘对她怀恨在心,足足忍到她即将登上后位的时候,才放出流言挑起了薛庭藉的疑心,怂恿王氏母女加害于她。
她还真是小瞧了银盘的心计和本事。
越回忆,她的眸光就越冷,直把银盘盯得后背发凉,“小、小姐?”
裴铭收回思绪,眼神也和煦许多,今天她救下了金盏,改变的是两个人的命数,若是好好调教,日后倒是能成为不错的助力。
再想想明日的太傅寿宴,顷刻间便有了主意。
“你们去给我弄些寒凉药来,药性越强越好。”
她需得若无其事地参加太傅寿宴,先发制人,最好借着薛庭藉如今尚且单纯,把他牢牢掌握在手里!
上辈子她明明可以有很多次选择,错只错在没有为自己打算,一心只为薛庭藉着想。眼下老天让她重来一次,可不就是为了重走这盘棋么。
夜里未能阖眼,翌日一早,她收拾妥当,端起凉药一饮而尽,好苦!
她的热毒来不及慢慢解,只能强行压制,尽管如此也难说能撑多久。
再见到她的时候,王氏的牙根几乎要磨断,带着她的亲女儿裴钰上了马车,裴铭则单乘一辆。
许太傅和辅国将军裴长远是忘年知交,见裴家的马车来,立马唤来了嫡孙许奕。
刚下马车的裴铭一眼就看到了他,潦草屈膝行礼,借势避开了他的目光。一想到他日后的懦弱卑鄙,就连这点温润也显得恶心。
丝毫不知她心中愤然的许奕颇有些报赫,目光流连于自己的鞋尖和裴铭的鬓角。
刚与许太傅寒暄完,就远远见到了皇家马车,薛庭藉来了,她不动声色躲于人群中,眼下宾客众多,还不是与他见面的时候。
身为二品大将军最疼爱的嫡长女,她本是走到哪都不缺人巴结的,偏偏像是不爱凑热闹般,直往偏僻的角落而去。
她深谙薛庭藉不会喜欢这嘈杂场合,便赌一次时机。

小说推荐

裴铭薛庭藉小说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小说含蓄蕴藉,如泣如诉,以细腻的笔触拨动读者的心灵,曲终掩卷,回肠荡气,余韵绕梁。

相关小说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