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宫斗宅斗 > 靖难英雄谱(朱清筱)免费章节全文完整版阅读 免费章节全文完整版阅读
靖难英雄谱(朱清筱)免费章节全文完整版阅读

靖难英雄谱(朱清筱)免费章节全文完整版阅读

朱清筱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哪里可以看?靖难英雄谱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将人设铺设很到位,讲述了主角朱清筱的经历,段落欣赏:朱清筱喘着粗气,背靠一棵大树,疲惫地席地而坐,惊魂甫定。这是漫长的一天,也是让她毕生难忘的一天。先是一早起来,家仆慌慌张张地进来禀报,说城里贴满了诬陷湘王罪行的布告。不久后陈曦领着捕快扣响府门,奉旨“请”湘**京候审。湘王先是客气地请他们在外稍候,随即便命人关上府门,并舍尽家财,将婢仆遣散。他亲自把早准备好的火油泼上精美的房舍,然后在陈曦失去耐心准备破门而入的时候举火自|焚。紧接着,朱清筱又经历了亲人的离别,经历了妥协的无奈,经历了逃亡的惊险,经历了奋战的紧张。当然,还有久别重逢的些许甜蜜。如果没有蓝桥及时赶到,这一天留给她的或许就只有噩梦。

3

举报
下载阅读
朱清筱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哪里可以看?靖难英雄谱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将人设铺设很到位,讲述了主角朱清筱的经历,段落欣赏:朱清筱喘着粗气,背靠一棵大树,疲惫地席地而坐,惊魂甫定。这是漫长的一天,也是让她毕生难忘的一天。先是一早起来,家仆慌慌张张地进来禀报,说城里贴满了诬陷湘王罪行的布告。不久后陈曦领着捕快扣响府门,奉旨“请”湘**京候审。湘王先是客气地请他们在外稍候,随即便命人关上府门,并舍尽家财,将婢仆遣散。他亲自把早准备好的火油泼上精美的房舍,然后在陈曦失去耐心准备破门而入的时候举火自|焚。紧接着,朱清筱又经历了亲人的离别,经历了妥协的无奈,经历了逃亡的惊险,经历了奋战的紧张。当然,还有久别重逢的些许甜蜜。如果没有蓝桥及时赶到,这一天留给她的或许就只有噩梦。

朱清筱内容介绍

蓝桥拉着朱清筱沿江疾行近三十里,方才在一片疏林停下。
朱清筱喘着粗气,背靠一棵大树,疲惫地席地而坐,惊魂甫定。这是漫长的一天,也是让她毕生难忘的一天。先是一早起来,家仆慌慌张张地进来禀报,说城里贴满了诬陷湘王罪行的布告。不久后陈曦领着捕快扣响府门,奉旨“请”湘**京候审。湘王先是客气地请他们在外稍候,随即便命人关上府门,并舍尽家财,将婢仆遣散。他亲自把早准备好的火油泼上精美的房舍,然后在陈曦失去耐心准备破门而入的时候举火自|焚。
紧接着,朱清筱又经历了亲人的离别,经历了妥协的无奈,经历了逃亡的惊险,经历了奋战的紧张。当然,还有久别重逢的些许甜蜜。如果没有蓝桥及时赶到,这一天留给她的或许就只有噩梦。
蓝桥背倚着另一根树干静静站着,不知在想什么心事。他拗断插在右臂上的箭杆,箭簇深嵌肉中,试了几次却取不出来。
朱清筱喘匀了气,走过来关切地道:“很疼吧?”她的泪水混合着雨水一条条流下,目光丝毫不离蓝桥充满血污的创处。

靖难英雄谱朱清筱全文阅读

蓝桥中箭已有一个多时辰,期间因为注意力集中,不曾觉得痛楚,此时放松下来,却感到伤痛锥心。察觉到朱清筱伸手在他的创处抚摸,他轻轻“嘶”了一声,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道:“表妹,你帮我个忙,把这块肉剜开,取出箭簇。”
“啊……”朱清筱吃了一惊道,“这……我……”她颤抖着接过匕首,见蓝桥向她投以信任的目光,方才一点点冷静下来。
“蓝桥哥请忍耐片刻。”她一咬牙,左手握紧蓝桥的手腕,右手拿着匕首轻刺箭簇旁的血肉。
蓝桥感到刺痛,手臂明显轻震了一下,却没去看她。他仰面观天,看着雨云后隐隐透出的月光,轻声吟道:“丹籍生涯浅,黄泉归路深。不及江陵树,千秋长作林。”
他的声音很有磁性,低沉中带着些许沙哑,在周围沙沙的雨声中显得格外苍凉。朱清筱听得初时一怔,虽记不清楚这几句是出自哪首唐诗,却还是被泪水模糊了视线。
蓝桥吟罢,以左手轻抚朱清筱头上秀发,向她投以怜爱的目光,又轻声唱道:“葛生蒙楚,蔹蔓于野。予美亡此。谁与独处!”
朱清筱从小就学过这首出自《诗经》的悼亡歌,当时只觉得意境凄美,却并没有什么深刻印象。此情此景下听到蓝桥以他独特的宽厚嗓音再唱出这首《葛生》,她***一颤,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大颗大颗地滑落下来。
“葛生蒙棘,蔹蔓于域。予美亡此。谁与独息!角枕粲兮,锦衾烂兮。予美亡此。谁与独旦!”蓝桥唱得并不高明,些许唱词甚至走偏了调。但也正是在他仿佛时间停止的缓慢歌声中,朱清筱被悲伤撕碎的心儿似又重被什么温暖而又柔软的东西填满。泪珠垂落之后,她的***逐渐停止了颤抖。
蓝桥稳定的大手抚上她的香肩,歌声开始变得高亢:“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於其居!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於其室!”一首歌唱完,蓝桥的歌声在疏林中随风而逝,只留下默然无语的朱清筱盯着他明亮而真挚的眼睛,她起伏不定的情绪在这长时间的四目相对中逐渐归于平静。
朱清筱点了点头,伸手拿过匕首,注意力开始集中。她极有分寸地把蓝桥伤口附近的肌肉切开,从汩汩的鲜血中取出箭簇,然后扯下一截衣袖为蓝桥包扎妥当。
为了隐匿行踪,他们不敢点火,只能默默忍受这雨夜的寒冷与潮湿。朱清筱脱下早已磨脱了底的绣花小鞋,把一对雪白的玉足踩在泥水里。湿透的衣物贴在她细嫩的肌肤上,让这位养尊处优的小郡主苦不堪言。
蓝桥从怀中摸出一块**馍,递给她道:“饿了吧,先吃点东西。”
朱清筱的确是饿极了,她接过**馍,也顾不得形象,先吃了两大口,然后问道:“蓝桥哥今天怎会碰巧到我家来的?”
蓝桥见朱清筱吃了东西,脸上现出些血色,这才缓缓讲道:“算是恰逢其会,我本在巴蜀一代游历,前些时日收到我爹传书,要我随他们一道去青州探访旧友,便坐船顺流而下,准备到荆州城东的东陵渡口与他们会合。途径荆州时顺道过来看看,没想到正赶上惨剧发生。”
“青州?”朱清筱猜测着道,“姨夫这是要去青州的文昌侯府探访风侯爷吧?”
“可不是?”蓝桥撇了撇嘴道,“我爹这几年也是奇怪,老是想带我去青州。前几年我都以各种理由推脱,然而事不过三,这次却不敢再逆他的意了。”
朱清筱似是心情好了一些,掩嘴轻笑道:“都说姨夫和风侯爷是当年并肩北伐的老战友,彼此之间多走动走动也是应该的嘛。”
“他们是老战友,我又不是,他要去会老友他自己去便是了,非拉着我作甚?”蓝桥无奈地道,“都说男儿志在四方,应该趁年轻多到外面闯荡闯荡,没事老往青州跑什么?这一来一回的,或许再小住一段,不得好几月?我看我爹是真的老了,没有老骥伏枥之志,只余下烹茶享乐之心喽。”
“快别这么说,姨夫在我心中可是大英雄来的。”朱清筱顿了顿,忽然眼珠一转,低声道,“你说姨夫没事拉着你往青州跑,没准他其实心中有事呢?”
“嗨,他能有什么事?”蓝桥不屑地摆了摆手,故意以顽皮的语气哂道:“无非是耍耍剑,下下棋,喝喝酒,吹吹皮而已。”他一边说一边在林中找到一个矮树桩,示意朱清筱坐下休息。
朱清筱被他这俏皮话逗得“噗嗤”一笑,如娇花乍放:“哪有蓝桥哥这样议论长辈的。”她在树桩上只坐一半,还拉着蓝桥在另一半树桩上坐下。
蓝桥和朱清筱背对背贴在一起,一摊手笑道:“我说的又没有错。”
朱清筱手托香腮,似是在遥想青州的情景。过了半晌,她小心翼翼地又问:“听说风侯爷有位掌上明珠,是出了名的大美人,不知蓝桥哥可曾见过?”
蓝桥想也不想地道:“没有。隐约听过有这么个人,却始终缘悭一面。怎么?你认识?”
“不……不认识……”朱清筱连忙摇手道,“我是想说,也许这次蓝桥哥就能见到了。”
蓝桥没再接她话茬,见她一块**馍吃完,又摸出一块问她道:“还吃吗?”
“我吃饱了,蓝桥哥自己吃吧。”朱清筱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肚子。
两人一时无话,各自想着心事。半晌朱清筱摊开手掌,见再无雨滴落下,道:“好像雨停了。”
蓝桥笑道:“那正好,你坐过来些,我帮你把衣物烘干。”

朱清筱免费阅读

“烘干?”朱清筱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同时脑海中浮现出无数内心臆想的景象,登时脸红起来,“怎么烘?”她的手轻按在衣扣上,也不知是该自己解开,还是等蓝桥为她解开。
“你全身都湿透了,这样子肯定很不***吧?”蓝桥不由朱清筱多问,双掌按在她的背上。
朱清筱本想再说点什么,忽觉两股沛然暖流循着蓝桥的双掌向她的身上泉涌过来。这感觉是如此的舒泰,就像泛潮的棉被晒到久违的阳光。她再说不出一个字,完全沉浸入这由蓝桥真气带来的阳光般的温暖之中。她只觉得她的身子开始发热,与肌肤接触的衣物被她灼热的肌肤烘烤着,水汽逐渐被蒸干。
朱清筱***得浑身都酥软下来。享受着暖洋洋的舒泰感,她终于不再瑟缩着身体,而是将双臂伸展开来,腰背反弓,同时发出几声无意识的呻|吟。
呻|吟声出口她才猛然意识到不对,身子一震站了起来,不敢直视蓝桥的眼睛,满脸羞赧之色。
蓝桥微笑着安慰道:“没事,我在被窝里伸懒腰的时候也喜欢哼唧两声,确实***嘛。这虽不是你的闺房,却也无须过于拘谨了。”
朱清筱红着脸点点头,轻轻靠在蓝桥身上,想起今夜与他血肉相连生死相依的动人感受,心中不禁又是甜蜜又是羞涩。
远处隐隐传来火光,并伴有狗吠的声音,朱清筱面色一变道:“坏了,那***定是派人寻了猎犬,出城追我们来了。”
“我们走。”蓝桥拉起朱清筱,继续沿河岸往下游逃去。
朱清筱赤着双脚很是吃力,蓝桥便索性将她背起,施展轻功在疏林间穿行。
经历了一夜的逃亡,蓝桥的真气早已不复最佳状态,跑出还不到五里,就听到身后越迫越近的马蹄声。他仓促间回头一看,就见陈曦带着二三十名手持火把的捕快纵马追来,火光之下但见陈曦目中杀气毕露,大有将他们就地击杀的架势。
“嗖”!
陈曦在马背上弯弓搭箭,一箭直往蓝桥射来。蓝桥担心朱清筱手上向旁一闪,虽躲过这一箭,却因此被陈曦追得更近。
蓝桥心道不妙,一扭身转向北逃,窜进一片密林。他寻了两根相距较近的树干提气纵身,脚在树干间连点几下,借林木掩护攀上树冠。
陈曦的马队转瞬追至,却因密林内光线昏暗一时未察觉到蓝桥的位置。
“他们跑不远,给我搜!”陈曦冷静地做出指示,众捕快领命四处搜查。
蓝桥见有一骑与其他众骑稍稍分散,当机立断从树干跃下,如苍鹰搏兔般扑向马上的捕快。
朱清筱只觉得耳畔生风,尚未回过神来便身子一震,被蓝桥带着坐到了马背上。
蓝桥骑术极佳,把那捕快掀翻下马后立即一拉缰绳,同时双腿猛夹马腹。
马儿嘶鸣一声,掉头又往东去,待陈曦等人发现不对,重又拨转马头追出密林,蓝桥早已跑出超过一箭之地。
蓝桥虽一时得逞,心中却丝毫不敢怠慢,一路快马加鞭向东疾行。他知道,只有到达十几里外的东陵渡口,才能确保安全。
陈曦吃准了蓝桥二人一骑难以持久,虽一时不慎被他拉开距离,却率领众骑手死吊在后。待他追着蓝桥赶到东陵渡口,已是晨光熹微。
蓝桥在渡口的栈桥旁滚鞍下马,隔远便道:“救我!”
“我看谁敢!”陈曦及众捕快几乎是前后脚地追至,他们把蓝桥和朱清筱围成一个扇形,缓缓迫近,“陈某奉旨缉拿人犯,再敢逃逸就地格杀。”
他边走边抽出长剑,遥指着蓝桥道:“我看你还往哪跑。”
话音未落,一道黑影闪电般往他面门飞来。陈曦本能地一扬手,长剑“当”的一声把来物格开,却被那相击的力道震得虎口发麻。
他寻迹往地上一看,不由心中一惊,同时冷汗直流——原来那突飞而来的“暗器”,竟只是一枚黑色的棋子。

小编推荐理由

以上就是小说靖难英雄谱完结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以笔为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