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君非良人(姚青君柳三元)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君非良人(姚青君柳三元)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君非良人(姚青君柳三元)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古言虐文《君非良人》讲述了姚青君、柳三元之间的故事,姚青君家道中落,最后和父亲一起,成为了京城大户柳家的马夫,父亲为柳知府赶车,她便为知府家的少爷赶车,也就是柳三元,一来二去,大家都知道了姚青君是柳三元的马夫。

3

举报
下载阅读

古言虐文《君非良人》讲述了姚青君、柳三元之间的故事,姚青君家道中落,最后和父亲一起,成为了京城大户柳家的马夫,父亲为柳知府赶车,她便为知府家的少爷赶车,也就是柳三元,一来二去,大家都知道了姚青君是柳三元的马夫,还嘲笑她是他的小媳妇,后来因为这件事情,姚青君开始慢慢的被柳三元嫌弃,甚至是狠狠的中伤,从那以后他们之间就形同陌路了。

姚青君柳三元小说简介

那一年年少的时候,孩子总是会将自己的面子看得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于是就为了自己所谓的尊严,开始伤害身边最重要的人,姚青君的确是一个马夫,可是她也是因为家道中落,从一个天之骄女,成为了一个下人,就因为这个,她就要被柳三元嫌弃,最后被柳家赶出来,一无所有,从那以后,她发誓再也不会和那个人有任何瓜葛,可是最忌却总是有一个人在暗地里面偷偷观察她……

君非良人全文阅读

姚青君从山上采完草药回来,就看到屋里床上摆着一套桃粉色的薄纱水裙。面料清透顺滑,一看就是上品,若是配上百褶月华裙一定极美。
只是,姚青君看到它,心情瞬间阴霾无比。
一定又是那个无耻之徒!
这段时日,姚青君出门回家,隔三差五屋子里都会多出一些东西,有时是胭脂水粉,有时是步摇金钗。
匆匆忙忙将纱裙拢起来,手碰到衣服下放着的一封信笺,打开,上面的话让姚青君脸色涨红——
“想看你穿着它,在月光下为我翩翩起舞,里面什么都不着,薄薄的纱下是你曼妙的身姿……”
“下流!”姚青君把纸条揉成一团,又找来剪刀将裙子绞碎,一起丢进了灶房。
回到屋子里,姚青君有些口渴,走到桌边想要倒些茶水喝。
结果,水壶下压着一张字条:“为什么剪了它?还是你喜欢在我面前什么也不穿……”
姚青君心尖一跳,后背冷汗刷刷冒了出来。
她快速扫视了一下房间,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只斗柜,简陋得不能再简陋,根本藏不了人。
她气得慌,冲出屋子,在院子里找了一圈,依旧没有发现任何人影,不由骂道:“是谁,给我出来!鬼鬼祟祟的到底想干什么?!”
院子里静悄悄,只有鸟儿掠过时的叫声。
姚青君脊背发寒,总觉得有双眼睛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盯着自己。
她没有得到答复,泄气地转身,刚要回屋,身后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姚青君警觉地放轻脚步,慢慢靠近,随后猛地拉开门:“你终于——”
要喊出口的话,生生吞了回去。
门外是柳府的管家王伯。
王伯睨着她,语调客气疏离:“姚姑娘,少爷金榜题名归来,老爷请你回府吃家宴。”
王伯口中的少爷是柳三元,柳知府的独子,柳州城赫赫有名的大才子,也是她年少时追逐的霁月清风。
姚青君眼前浮现出一张清贵淡漠的脸,看她的时候,唇总是抿得紧紧的,似乎哪哪都不如意。
她是柳府马夫的女儿,以前她爹为柳知府赶车,她则为柳三元赶车。后来,爹为了救柳知府死了,再后来她也自请出府在这郊外安了家。
只因为三年前那天,她来私塾接柳三元,和柳三元一起下学的同窗们笑话他:“三元,你媳妇赶着马车来接你了!哈哈,那小鞭子挥得真带劲!”
于是,他当着那些同窗的面,将父亲留给她的马鞭丢进了旁边的河水中,指着她说:“姚青君,我讨厌你,你就是个马夫的女儿,整天只会追在马屁-股后面,就你也配喜欢我!”
河水哗啦啦地流,将马鞭越冲越远,也将她所有的爱意冲远了。
马夫的女儿?
她并非生来就是马夫的女儿,阿爹也曾是走南闯北的生意人,阿娘是江南人家的小姐,若不是家道中落怎会寄人篱下……
姚青君压下心底的烦躁,对王伯淡淡道:“柳府的家宴我去不合适。”
说完,要把门带上。
王伯上前一步,脚卡在门缝里:“姚姑娘,别让我难做。”
姚青君依旧没有什么表情:“我为什么自请离开柳府,王管家怕是忘了。”
三年前那天,柳三元丢完她的马鞭,徒步回到柳府。
柳夫人知道了缘由,当着全府上下所有人的面逼着她在院子里下跪,向柳三元一遍又一遍磕头认错。
那天的雨下了一整夜,柳三元都没有踏出房间说一句原谅,她在雨里淋了一整晚,也磕了一整晚的头。
这些,别人能忘,她姚青君忘不了。

君非良人免费阅读

王伯不肯退让:“姚姑娘,明天是老爷的五十寿辰,今晚是家宴,明日就是寿宴,老爷一直把你当亲生女儿对待,你不去老爷会失望的。”
想到柳知府,姚青君的唇抿了好一会,终是决定回去一趟。
进了柳府大门,一股不自在的感觉油然而生。
眼前的一切是姚青君熟悉的,她却总有一种格格不入的感觉,似乎连柳府的下人都在暗暗嘲讽她这个马夫的女儿归来了。
一直到晚饭的时候,姚青君才见到柳三元。
眉眼如山,端坐如松,一如既往的清贵无双,儒雅中透着倨傲与漠然。
比起三年前的轻狂孤傲,他看起来多了几分成熟与内敛。
就是这样一张脸,曾经看一眼都能让姚青君激动得整宿难以入眠,如今只剩下排斥和疏离。
柳培见到她,从位置上站起来,激动地连连招手:“青君来啦,快过来,到伯父这边来坐。”
“柳伯父、夫人、少爷。”姚青君一一叫人,要多客气有多客气。
相比于柳培的热情,柳夫人苏凝不屑地哼了一声,柳三元则是轻飘飘地扫了她一眼。
梨花木的圆桌上,姚青君的位置,左边是柳培,右边是柳三元。
待到她落座,柳三元锐利的视线随之落在了她的右脸上,带着不可忽视的压力。
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三年前他眼中的那个只会追在马屁-股后面不入流的小跟班一般,让姚青君十分不痛快,甚至生出拔腿就走的冲动。
柳培命人给她添了碗筷,连连感慨:“青君,这几年委屈你了,这次回来就别走了,在府里安心住下来。”
“老爷!”苏凝第一个不乐意,一脸嫌弃:“姚远山救您的恩情,这些年您早就在她女儿身上还回去了,这次说什么我都不会同意。”
姚青君心里头有凉意冒了出来,她爹的一条命在苏凝眼中轻贱如草。
她压下心底的悲凉:“伯父,我在那边住得很好,明日寿宴过了便离开。”
“做人贵有自知之明,柳府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住进来的。”柳三元的话仿佛是从鼻孔里哼出来的,语气很凉很凉。
阿猫阿狗……
这就是他眼中的自己。
只是,三年过去了,她早不是那个满心欢喜等着他多看一眼的小姑娘了。
“柳少爷多虑了,阿猫阿狗有她自己的窝,不稀罕你这金屋子。”
柳三元笑得更讽刺了:“言不由中,不稀罕还巴巴地往上赶?”
“够了!都少说两句!”柳培将筷子一摔。
于是谁也没有再说下去。
姚青君低头默默吃饭,心上的裂缝却越来越大,美味珍馐吃在嘴里嚼不出半点味道。
晚饭散了后,她跟着府里的丫鬟离开。
柳培一直为她在柳府留了一间西厢房,是她之前在柳府住的那间。
她没有让人伺候的习惯,打发了丫鬟,自己洗漱完,坐在窗边的美人靠上看着月色发呆。
她想,倘若阿爹阿娘还在世,一定不会让她受这么多委屈,又或者柳知府没有为了报恩曾撮合她和柳三元,柳三元也许不会那么厌恶她,柳府的其他人也不至于看不起她。
可惜,万事没有假如。
月儿圆,秋意浓。
姚青君心尖涩涩的疼,手里把玩着一只松木盒子,里面装着的一对鲜参是她前几日在后山悬崖挖到的,挖的时候费了好一番功夫,当时还差点落崖。
她暗暗地想,明日将这份寿礼送出去就立马走,以后……再也不来!
这样想着,她起身便要去床上休息,袖裾扫过窗台,一支竹笺掉在了地上。
姚青君拾起来,就着烛台摇曳的火光看清上面的字——
“你很美,美得让人心猿意马,我完完全全被你迷住,恨不得将你压在这张美人靠上,狠狠地、狠狠地放肆!”
不!堪!入!目!

小说推荐

小说《君非良人》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君非良人 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相关小说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