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唐先生我错了(唐煜生骆蒙)全本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全本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唐先生我错了(唐煜生骆蒙)全本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唐先生我错了(唐煜生骆蒙)全本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小编带着唐先生我错了唐煜生骆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唐煜生骆蒙,讲述了她哪能想到,刚来实习就碰了壁,还是唐煜生这个不解风情的铜墙铁壁。这人看上去清冷斯文,优雅矜贵,实际上骨子里又***又坏。

3

举报
下载阅读

小编带着唐先生我错了唐煜生骆蒙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唐煜生骆蒙,讲述了她哪能想到,刚来实习就碰了壁,还是唐煜生这个不解风情的铜墙铁壁。这人看上去清冷斯文,优雅矜贵,实际上骨子里又***又坏。

唐煜生骆蒙小说简介

大老板在娱乐圈和商界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掌上明珠的生日宴,权贵名流自然满堂。这样的场合,骆蒙若顶着“吻痕”出席,恐怕要沦为圈内的笑柄。
她叹口气,“看看能不能用粉底遮住。实在不行,就戴条丝巾吧。”
岁岁点点头,拉下驾驶座和后排的隔板,然后取出化妆包,给骆蒙的脖颈试试粉底遮盖效果。
骆蒙含着棒棒糖,回想着白天的场景。到底是意难平,她犹豫了半天,支支吾吾地开口问:“岁岁,你觉得我身材怎么样?”

唐先生我错了完结全文阅读

“我不行?”
刚才只不过是脱口而出,也没想过这几个字有什么问题。如今被唐煜生这么一问,骆蒙才意识到有何不妥。
一个男人,一个科研大佬,被人说不行,这是怎样的耻辱啊!
于是她立刻补充道:“我意思是不该说你眼光不行。”
唐煜生没说话,径自拿着文件走出了办公室。
骆蒙瘫在座椅上,长舒一口气。
她哪能想到,刚来实习就碰了壁,还是唐煜生这个不解风情的铜墙铁壁。
这人看上去清冷斯文,优雅矜贵,实际上骨子里又***又坏。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骆蒙拖着一身蚊子包回到***车上。
岁岁递给她一根棒棒糖,询问她第一天的实习情况,“怎么样啊?还适应吗?实习会不会很难?他们应该没有给你安排太复杂的事情吧?”
面对岁岁的连环询问,骆蒙没急着回答。她缓缓地拆开棒棒糖的糖纸,塞进嘴里,然后伸出腿和手臂,颇有些愤愤不平,“看到没?”
细腻的皮肤上,满是密密麻麻的红点。
岁岁吓了一跳,心疼地说:“蒙姐,怎么回事啊?怎么被蚊子咬成这样?”
她哼了一声,幽幽地说:“撞鬼了!”
骆蒙没有多解释。
毕竟总不能告诉岁岁,是她擅自把工作服剪短,然后被唐煜生惩罚了吧。
岁岁立刻从包里拿出花露水,边涂边说:“蒙姐,其他地方的包还好说。只是这脖子上的,有点像吻痕啊……”
“啊?”
骆蒙对着镜子看了看,脖子侧面,三个包恰好堆在一起,连成一片。乍一眼看上去,确实容易联想到吻痕。
这天杀的唐煜生!
今晚骆蒙要出席经纪公司大老板女儿的生日宴。
大老板在娱乐圈和商界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掌上明珠的生日宴,权贵名流自然满堂。这样的场合,骆蒙若顶着“吻痕”出席,恐怕要沦为圈内的笑柄。
她叹口气,“看看能不能用粉底遮住。实在不行,就戴条丝巾吧。”
岁岁点点头,拉下驾驶座和后排的隔板,然后取出化妆包,给骆蒙的脖颈试试粉底遮盖效果。
骆蒙含着棒棒糖,回想着白天的场景。到底是意难平,她犹豫了半天,支支吾吾地开口问:“岁岁,你觉得我身材怎么样?”
岁岁愣住,转瞬“扑哧”一声笑出来,“蒙姐,你这身材,还需要问吗?”
“那是还不错?”
“完美都不足以形容,简直是天仙下凡!”
骆蒙向来自信,可今天唐煜生的一番话,不知为何让她对自己产生了一丝怀疑。
她拉住岁岁的手,“岁岁,我要听实话。”
岁岁停下手中的活,看着骆蒙,满是疑惑:“蒙姐你怎么了?如果我说的是谎话,难道全国人民都说谎?你这‘国民女神’的头衔不是我一人说的吧?”
也是。
骆蒙这才放下心来,晃着手中的棒棒糖,那唐煜生是眼瞎吧!
——
生日宴现场星光熠熠,各路名流悉数出席,衣香鬓影,热闹非凡。
开场结束后,众人忙着交际。骆蒙独自一人,走到宴会厅外的窗边透气。
今夜她身着一条白色连衣裙,因为粉底难以完全掩盖脖颈上的蚊子包,所以她特意系了一条丝巾。为了不让丝巾显得太过突兀,她又在连衣裙外套了一件黑色小西装。
毕竟是夏天,纵然宴会厅里冷气打得很足,骆蒙穿这么多也实在是闷热。加之方才喝了点酒,此时已是满身大汗。
她走到窗边,趁着四下无人,忍不住脱了西装,又去解脖颈上的丝巾。
而她不知道,此时的自己正落入不远处唐煜生的视线中。
今晚唐煜生是代替贝康总裁易先哲来的。
易先哲此时正在美国出差,无法出席,又不忍拂了大佬的面子,只能让唐煜生代表贝康前来送祝福。唐煜生向来不爱参加这类活动,但临危受命,易先哲差点就给他跪下了,他这才答应。
易总裁的祝福送到了,唐煜生又不热衷交际,于是从二楼的楼梯走下来,准备离开。
他顺着台阶往下走,刚到楼梯转角处,竟看见了站在窗前解丝巾的骆蒙。她的皮肤很白,在暗淡的光线下,像块美玉,显露出莹润的光泽。
窗户上映着浅淡的人影,骆蒙把窗户当镜子,边解丝巾边说:“真是热死本仙女了!”
大约是丝巾系得太紧,她解了半天都没成功,忍不住自言自语地抱怨:“这系的什么结啊!本仙女都快窒息了。”
唐煜生忽然起了兴致,就那么停下脚步,远远地看着她。
几分钟后,丝巾终于解开,露出脖颈上嫩白的肌肤,瞬间凉快了不少。小姑娘忍不住长舒一口气:“终于活过来了。”
远远望去,她脖颈上几个红点连成一片,似乎有些像吻痕。
难怪要系丝巾!
唐煜生侧了侧身,眼角有浅浅的笑意。
有服务生端着酒盘从骆蒙身边走过,问:“小姐,要酒吗?”
她似乎吓了一跳,惊慌失措地用手捂住脖颈一侧。见到是服务生,又轻轻松了口气,拿过一杯白葡萄酒:“谢谢。”
不远处,忽然响起了一阵嘈杂。唐煜生顺着嘈杂声望去,有三个女人在争执。
其中一个没有化妆,扎着两条麻花辫,穿着简单的T恤牛仔裤。
唐煜生见过这个人,她是骆蒙的助理何岁岁。当初就是何岁岁和骆蒙的经纪人赵云一起,找他商量骆蒙实习的事情。
另外两个女人站在岁岁的对面,衣着华丽,妆容精致,一看就是今晚来参加宴会的。
唐煜生站在楼梯的阴影里,而骆蒙身边又有柱子遮挡,所以三个女人都没发现他们的存在。
显然,骆蒙也被这阵嘈杂吸引了目光。
她转头,就看见岁岁站在不远处,而岁岁面对的人,是一名大眼睛女星和姜颂昕。就是那个趁着胸垫事件,在网上狠***了骆蒙一刀的姜颂昕。
骆蒙正疑惑岁岁怎么来了,转眼看见岁岁手里握着她的手机。黄色的海绵宝宝手机壳十分抢眼。这才明白岁岁是来给她送手机的。
其实骆蒙和姜颂昕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
四年前,岁岁还是姜颂昕的助理。那时岁岁初入社会不久,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姜颂昕本就是个难伺候的主,看着岁岁好欺负,动不动就对她打骂一番。
有一回在化妆间,岁岁给姜颂昕倒了一杯水。结果姜颂昕嫌水烫,转头把一整杯水浇在了岁岁身上。岁岁咬着唇,一句话都没说。
骆蒙实在看不惯姜颂昕不把助理当人的做派,于是找了个机会问岁岁:“想不想跟着我?”怕岁岁不答应,又补充道,“我会对你很好的。”
事情就这么顺理成章地成了。岁岁成了骆蒙的助理,骆蒙和姜颂昕梁子也这么结下了。
这些年,姜颂昕没少给骆蒙使绊子,但骆蒙也不是个好欺负的主。
前脚姜颂昕抢了骆蒙的高定礼服,后脚骆蒙就抢了姜颂昕的广告资源。姜颂昕气不过,前几天逮着个骆蒙出糗的机会又报复了回去。胸垫的事网上闹得那么大,自然少不了姜颂昕的手笔。
姜颂昕为人张扬,在娱乐圈向来是目中无人,更何况是碰见从前的助理。此时见了岁岁,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哟,这不是我们的何小姐嘛!”
这语气,听着就不是个善茬。
姜颂昕边说边朝前走近了两步,“怎么?狗腿子今天没跟在你那个主人后面啊?”
岁岁没说话。
岁岁背对着骆蒙,此时骆蒙看不清她的表情。只见岁岁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骆蒙暗骂了一声“靠”。
姜颂昕当年欺负岁岁也就算了。如今过了这么多年,竟然还要作威作福。
骆蒙的眼皮跳了跳,将手中的酒杯放在地上,然后立刻重新将丝巾缠上脖颈。
“昕姐,人家挺漂亮一小姑娘,怎么就成了狗腿子了!”姜颂昕一旁的大眼睛发话了。
姜颂昕轻轻笑了一声:“你还不知道吧?她以前是我助理。后来啊,一声不吭地就跑去了骆蒙身边。”
“哟!”大眼睛装作惊讶的样子,还用手轻轻捂住了嘴,转瞬又一脸正义地说,“没想到是个不要脸的狗腿子。”
“你主人呢?”姜颂昕问岁岁。
岁岁依旧不说话。
虽然看不见岁岁的表情,但骆蒙想也知道,此时的岁岁一定是咬着唇在隐忍。岁岁这姑娘她太了解了,本性太善良,一般不与人起冲突。
骆蒙手上系丝巾的动作不免加快了些。
这时大眼睛说:“大概是主人垫胸去了,狗腿子在这等着给主人捡胸垫呢!”
说完,两人爆发出***的笑声。在这空寂的宴会厅外,显得尤其突兀,甚至有一丝恐怖的感觉。像是两个女鬼的媚笑,回荡来回荡去,生生令人厌恶。
岁岁终于开口,不卑不亢地说:“姜小姐,汤小姐,请你们注意言辞。你们说我可以,但请不要带上其他人。”
“哟,还忠心护主呢!”大眼睛又说话了。
岁岁继续说:“我忠不忠心是我的事。”
姜颂昕冷笑一声,转眼看到岁岁手中握着的手机,“这不是骆蒙的手机嘛!”
骆蒙曾在微博上晒过这个手机壳,当时海绵宝宝手机壳还上过热搜。
“还真是!”
大眼睛也看见了,说完便要去抢。
岁岁紧紧将手机护在怀里,躲开她,“你们干什么?宴会厅里还有那么多人,你们不要太过分了。”
“还学会威胁了?”姜颂昕笑,看了一眼大眼睛。
大眼睛立刻会意,猛地推了一把,岁岁摔倒在地。她又轻轻笑了,“昕姐,这狗腿子的腿似乎不太好啊!你当初怎么就雇……”
话没说完,一杯酒兜头而落。
大眼睛今天的妆容不防水。被这酒一泼,透明的***混着妆容,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浑浊一片。
“***谁啊!”
大眼睛咆哮一声,好不容易睁开眼睛,看见眼前的骆蒙。
骆蒙手里握着个高脚杯,杯子里空空如也,半滴酒也不剩。
骆蒙轻蔑一笑,语气娇软,却分明透着嚣张:“怎么?不认识我啊?我是你祖宗!”

唐先生我错了免费全文阅读

大眼睛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平时也就只敢在背地里说说别人的坏话,当面从来都是好话一箩筐。更何况她只是个四线小艺人,压根就没有资本同骆蒙叫板。
此时见了骆蒙,大眼睛有些心虚,气焰也顿时被那杯酒浇灭了。
但姜颂昕就不同了。
她本就和骆蒙咖位相当,背后也有资本捧,自然不怕骆蒙。
方才大眼睛被泼了酒,姜颂昕毫不在意,此时嘲讽全开:“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的胸垫女神骆蒙啊。”
骆蒙抬眸看她一眼,眼神里都是不屑,“怎么?你也想尝尝洗脸酒?”
姜颂昕笑了,“我哪儿敢喝女神的酒啊!”
骆蒙翻了个白眼,转身扶起岁岁。
确定岁岁没什么大碍后,骆蒙正要离开,只感觉脖颈蓦地一凉。丝巾像是一片柔软的羽,忽然散开,她下意识地就用手捂住脖子。
刚才为了赶过来帮岁岁,所以丝巾系得匆忙,只是在脖颈上随便打了个结。
姜颂昕看见那粗糙的结,只觉得有些奇怪。
今晚这样的场合,人人都精心装扮,没人会如此随便,更何况是骆蒙这样常常要艳压群芳的女星。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丝巾是临时系上去的。
但这么热的天,为什么要系丝巾?不得而知。
于是姜颂昕趁着骆蒙弯腰扶岁岁的时候,轻轻一拉,扯开了丝巾。
看着骆蒙下意识捂住脖颈的举动,姜颂昕笑意更深了,“你这脖子是怎么了?难道胸是假的,连脖子也是假的?”
骆蒙担心蚊子包暴露引人误会,所以懒得同她争辩,不耐烦地问:“关你什么事?”
姜颂昕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惊讶道:“天啊!不会是吻痕吧?”
这种时候,骆蒙辩解也不是,不辩解也不是。
进退两难之际,脖颈上突然被套上了什么东西。她低头,一条灰色领带挂在了自己的脖颈上。再一转头,唐煜生正站在她的身侧。
他今天穿了一身黑色西服,衣服贴合着身线,映衬出挺拔的身姿。此时深邃的眼眸望向她,朝她轻轻点头示意。
领带上还残留着他的体温,温温热热地一圈,覆在脖颈的肌肤上,痒痒地,暖暖地。而他的领口空无一物,白色衬衣落开了两粒扣。
姜颂昕瞥了唐煜生一眼,似乎也折服于眼前男人清俊优雅的气质,眼里闪过一丝讶异。
但她很快镇定下来,没好气地问:“你哪位?”
唐煜生往前走了一步,和骆蒙并排而立。
他的视线转向姜颂昕,一双眸里不知何时染上了凌厉的深意。他微微垂眸,声音冷淡,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助理。”
“什么?”姜颂昕一脸懵地看着他。
他带着鲜有的耐心,面不改色地解释:“骆蒙小姐的助理。”
骆蒙:“……”
姜颂昕:“……”
这些年,姜颂昕的眼睛时时刻刻盯着骆蒙。但凡她有点风吹草动,姜颂昕都是头一个知道的。如今这忽然出现了个她没见过的新助理,看上去很是矜贵,气质出尘,不像是普通人家出来的。
她半信半疑,但碍于不清楚眼前男人的身份,到底是不敢轻举妄动。
一瞬间,骆蒙忽然明白了唐煜生的用意。
她轻轻捏住领结下方,轻轻一拉,领带便牢牢地系在了脖颈上,恰好盖住了那几个蚊子包。
终于没有了后顾之忧,骆蒙总算能好好教训教训眼前这个目中无人的女人。
骆蒙轻轻一笑,上下打量着姜颂昕,边摇头边说:“啧啧,颂昕啊,你今天这胸垫不行,显得胸型又小又难看。”
姜颂昕下意识地捂住了胸口。
骆蒙继续说:“这垫胸啊,还是我经验多,你得请教我。关键的一点就是不能买山寨货,你今天塞的就明显不行。我之前掉出来那对,是专程从法国买回来的,大品牌高端纯手工制作。回头我让助理送你一对,你的胸或许还能撑一撑。”说完,她转头又对唐煜生说,“你记下来,回头送姜小姐一对。”
唐煜生配合地点点头,“好的老板。”
姜颂昕气得脸色发白,刚要开口,骆蒙又笑着摆手,说:“别,千万别跟我客气!我这人没别的优点,就是热情好客。”
姜颂昕:“……”
这台词有点熟悉,唐煜生抬了抬眸,有点想笑。
顾不上对面姜颂昕扭曲的脸,岁岁忽然说:“蒙姐,你不是说想去看夜景?”
“啊?”骆蒙犹豫了三秒,反应过来又说,“对啊!”
岁岁说:“那我们走吧。”
几人转身大步离开,顾不上身后姜颂昕和大眼睛扭曲气愤的面容。
姜颂昕看着他们的背影,冷笑一声,转头又看着大眼睛,“还不走?在这里丢人吗?”
等回到二楼的露台,骆蒙这才停住脚步。
她转过身,看着岁岁,厉声批评道:“她欺负你,你就任由她这么欺负?”
岁岁咬着唇不说话。
骆蒙又说:“当初我怎么教你的?”
岁岁低声重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灭她九族。”
骆蒙被岁岁气笑了,“你倒是背得挺溜。”
岁岁也抿着唇笑起来,“蒙姐,你就别批评我了,唐博士还在这呢!”她顿了顿又说,“我先去那边等你,你们聊。”
唐煜生出手搭救,骆蒙心里感激,白天对他的那点儿怨气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见唐煜生要走,骆蒙在身后叫住他:“你去哪儿?不看夜景了?”
今夜的云层很厚,遮住了大部分的星光。仰头一看,黑洞洞的一片,看个屁的夜景啊!
骆蒙尴尬一笑,走上前。他的身体微微一侧,默默退了一步。
骆蒙撇撇嘴,“喂,你不用这样躲着我吧。下午的事,我向你道歉行了吧?”
唐煜生不置可否。
骆蒙又笑着问:“刚才,为什么帮我?”
唐煜生背对着光,骆蒙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见他有些冷的声音穿过夜色传进耳朵里:“因为她很没有礼貌。”
骆蒙:“……”
骆蒙看着他,忽然意识到刚才有多诡异。
当着唐煜生的面,她竟然说自己关于胸垫的经验多,还说要送姜颂昕胸垫,简直尴尬到没朋友!
她的脸有些红,轻咳了一声,转而问道:“你今天怎么在这里?”
“我替易先哲来的。”
骆蒙了然,又问:“那你刚才是什么时候看到我的?”
他沉吟着,像是在回忆刚才的情景。好一会儿,才开口,语气幽深:“我是你祖宗,不错……”
骆蒙:“……”
说完,唐煜生径直走进了宴会厅,淹没在人群的喧嚣里。
骆蒙看着他远去的身影,拿起领带放在鼻尖闻了闻。是雪松的味道,就像那个男人,又冷又暖,矛盾的结合体。
不一会儿,岁岁回来了,瞧见骆蒙一人站在露台上,问:“蒙姐,唐博士走了?”
骆蒙点点头。
岁岁一脸花痴样,“唐博士刚刚真的好帅啊!”
骆蒙用肩膀推了推岁岁,“你这没良心的。刚刚我不帅?”
岁岁笑,“你当然也帅了。但是唐博士站在那里,就让人觉得矜贵。”
骆蒙脑中回想方才唐煜生的模样,噘着嘴说:“勉强算是吧。”好一会儿,她回过神,又说,“走,回家去。这破宴会无聊死了。”
——
生日宴结束后,姜颂昕立刻让经纪人起楠去调查骆蒙什么时候又找了个新助理。
起楠说:“已经查过了。唐煜生,搞科研的,并不是什么新助理。估计是临时帮骆蒙解围的。”
“搞科研的?”姜颂昕沉着眉思索,又说,“看起来和骆蒙挺熟的。既然如此,那你不如……”
起楠知道姜颂昕的意思,无非是想将唐煜生和骆蒙的事炒成绯闻。对她们这种偶像艺人来说,谈恋爱可是大忌。
起楠立刻否定道:“不可以。”
“为什么?”
起楠解释:“颂昕,这个唐煜生可是唐国顺的儿子。”
“唐国顺?”姜颂昕在记忆里搜索这个名字,“那个地产大亨?”
起楠点点头,“听说是不想继承家业,偏偏对科研感兴趣。颂昕,这唐国顺什么身份,我们得罪不起。”
姜颂昕气得牙痒,“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今晚我就只能吃哑巴亏?”
起楠说:“别急啊。过几天骆蒙不是要拍广告了吗?我听说广告导演定了方鹏。那方鹏对你是一片痴心,到时候还怕没机会好好教育教育她吗?”
——
晚上骆蒙回到家,将脖颈上的领带取下来。
灰色的缎面领带,印着细密的斜条纹。系了一晚上,此时领带上有轻微的褶皱,她用手轻轻抚平。
想到晚上的场景,她轻轻摇了摇头。这个唐煜生,她是越来越不懂了。
泡了个澡后,骆蒙倒头就睡了。但梦里一直不安生。
她梦见唐煜生站在她的面前,双手握住她的肩膀,一脸霸道地说:“丝巾解开,我给你咬个有造型的包。”
她喏喏地问:“什么造型?”
唐煜生邪魅一笑,“草莓。”
她震惊:“什么玩意儿?”
他没回答。
不等她反应过来,唐煜生已经兀自解开她脖颈上的丝巾,然后抱着她,在她的脖颈处轻轻咬了一口。
一瞬间,如电流般,轻微的刺痛和温热的触感传遍全身。
骆蒙猛地惊醒过来,抬手摸了摸脖颈。房间里冷气打得很足,但此时脖颈上全是汗渍,湿润,微凉。
她忽然有种羞耻感,还有深深的恐惧。
这他妈是做了个春梦吧!对象还是唐煜生。
真是要疯了!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唐先生我错了唐煜生骆蒙小说全本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相关小说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