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佛不渡你我渡你(温穗霍希光)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佛不渡你我渡你(温穗霍希光)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佛不渡你我渡你(温穗霍希光)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主角是温穗霍希光的小说佛不渡你我渡你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温穗十七岁那年,被接到霍家,师从名医的她,小小年纪,一身医术被霍家掌门人看中,从此,她抱着药壶,成了病恹少年的小跟班。

3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是温穗霍希光的小说佛不渡你我渡你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温穗十七岁那年,被接到霍家,师从名医的她,小小年纪,一身医术被霍家掌门人看中,从此,她抱着药壶,成了病恹少年的小跟班。

温穗霍希光小说简介

温穗十七岁那年,被接到霍家,师从名医的她,小小年纪,一身医术被霍家掌门人看中,从此,她抱着药壶,成了病恹少年的小跟班。
霍希光嫌过厌过,等到她走了,才发现她就像每天留在瓷碗里那一口中药,入了胃,苦涩沿舌根,蔓延全身。
温穗善用数百种药材,可偏偏对一种药,束手无策
这种药毁了她爸爸,也毁了她哥哥
她痛恨与霍希光相关的一切,可记忆深处那个像猫一样的少年,无辜脆弱的眼,全心全意的依赖,让她爱不得,更恨不了。
很多个夜晚,病弱的少年站在窗前,望着无尽的黑夜,往事压得他喘不过气,他在想:“如果我死了,能否皈依佛门,可会不会,连佛也不愿渡我?”
许多年后,终于有一双手,环着他的背脊,坚定有力地回:“佛不渡你我渡你。”

佛不渡你我渡你全文阅读

晚上十点,温穗洗完澡,长发微湿,坐在窗前静静刷题,她用笔帽揉了揉眉心,叹气。
一道立体几何的最后一问,要加的一条辅助线她一直想不出来。
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她以为是文姨,直接回了一句“请进。”
门外的人犹豫几秒,还是推门进来。
他脚步很轻,走到她背后,随意地瞥了眼她练习册上的题目,指骨分明的手指拿起桌上的铅笔,轻松勾出一条辅助线,一切思路明朗。
她刚想称叹一句“厉害”,突然意识自己现在在哪,于是瞬间惊醒,转头,四目相对,她一噎。
“谢谢,少爷怎么来了。”
他微勾唇角,似乎心情不差。
“香囊没味了。”他把香囊扔桌上。
温穗抬头看他眼底的乌青,猜到他又有几天没睡好了。
她起身,拿起她床边挂着的香囊。
“今晚别吃安眠药,先用我这个吧。”
他接过,香囊很香,隐隐还有少女身上清甜的味道,他紧攥掌心里。
离开前,他看了眼她桌上的练习册。
“学校统一发的题都很简单,做那个只会越做越傻。”
“我书房有几本专项训练的书,你想拿高分可以借去看。”
温穗点头,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他的确,很聪明,学校的练习册上的题紧贴高考真题,也没那么简单,在他眼里,就像一堆废纸。
由此看出,他疾病缠身,离开学校,也没有自暴自弃放弃学业。
她突然想起早上在阳台偷看的身影。
“霍希光。”
他立刻停下脚步。
“你想不想回学校?”
她刚想说他身体好转很多,陆医生也可以做担保,他回学校上课完全没问题,不想,被他冷冷打断。
“不想。”
“温穗,别他妈以为你很懂我。”
门被狠狠撞上的声音,他离开时,背影仓促,有几分落荒而逃。
第二天,数学摸底考试卷发下来,最高分145,有两个。
他们班的学委叫秦浩,实打实的书呆子,擅长以智商和成绩藐视众人,听说这次有人跟他同分,锐利的眼神偷偷在班上名列前茅的几个同学身上流转。
“哇,穗穗你太给力了,145诶!”文熙惊叹。
班上同学的眼神瞬间看向这边。
魏紫笑着转过来道贺。
“穗穗很厉害啊,我数学不太好,以后不会做的题就拜托穗穗了。”
“我们下午去我家奶茶店喝奶茶,穗穗要不要一起来?”
文熙在底下抓住她的手,她回握,面上却还是对魏紫笑着点头。
文熙不理解,第一次对她冷了脸,甩开她的手。
下节课,恰好,班主任换座位,学委同学强烈要求跟温穗坐一起,美其名曰相互学习,成绩好的学生在老师眼中总要讨喜,温穗被迫换了座位,跟文熙分开了。
文熙的表情委屈得想哭,走之前温穗捏她的脸,眼神带着安抚,让她安心。
之后的一周,魏紫邀请她参加的活动,她都会去,很快,也跟班上的女生群体混熟。
温穗漂亮,但不是那么惹眼的好看,加上她话少,做事稳妥,有她在就有满满的安心。
魏紫一时兴起去小吃街吃刨冰烧烤,结果有女生吃坏了肚子,隔天温穗偷偷带来一瓶紫苏茶,分给那人,喝完就止了腹泻。
魏紫总嘲笑一个脸圆微胖的女生,温穗课间写了一张便条给她,春喝金银花,夏天薄荷茶,通润养体,女生满眼感激地道谢。
魏紫家是开奶茶店的,但不是全国连锁,生意惨淡,所以她经常放学后把她们叫到奶茶店,美其名曰喝奶茶谈心,每次每个人必不可少地要点奶茶,魏紫一次也没请过客,有几个女生在温穗面前吐槽过,她只笑笑,没有多言。
魏紫聊得最多的,就是哪个男同学送给她什么礼物,还有,霍希光。
他虽然在七中的时间很短,但在女生中的话题度很高,还有女生捂着脸说他像偶像剧里走出来的王子,温穗差点被奶茶呛到,心想你是没见过王子变成恶魔的样子。
魏紫每次说起霍希光,一群女生两眼发光,而她,说得最多的就是他性格有多坏,但对她有多好。
还有校门口那件事,她提起总是泫然若泣,完全以受害者的姿态,带着悔恨和对他的同情。
等她们散了,温穗拉住那个被魏紫嘲笑的女生,跟她一起坐公交。
她问她:“霍希光真像魏紫说得那样,冷漠无情,乱发脾气?”
那个女生仔细回想,果断地摇头。
“他其实只是不爱理人,我成绩很差,以前坐在他后座,不懂的题目问他,他虽然不耐烦,但他会把题目的每一步都详细写在草稿纸上,而他自己做题简单的三步就解决了。”
“他为了魏紫打架的事闹得挺大,当时只有文熙站出来替他说话,我其实一直心里有些过意不去,看他一个人孤零零地背着书包离开,没有为他说一句话,也来不及道谢。”
“那时候学校都传他有病,有暴力倾向,我也没有站出来为他说话。”
温穗听了,望着窗外若有所思。下车前,她拉住她的手,笑容诚恳真挚。
“圆圆,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开学第二周的周五,她跟文熙回到别墅,平时总爱黏着她的文熙这次坐得隔她老远,吃饭时不时哼哼。
霍希光皱眉。
“有病?”
文熙噘嘴,往温穗的方向看了一眼。
“有病的不是我,是某人。”
“我总算看清,有些人善恶不分,为了融入别人的圈子,上赶着当人家***狗。”
温穗神色淡淡,回了一句:“我没有。”
霍希光看出她们出了问题,筷子一撂,双手抱胸。
“文熙,有什么话就直说,闹什么矛盾。”
文熙看看他,又看看温穗,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不住,扬声质问她:“你不是说好明天陪我过女生节吗?明天魏紫过生日,你真要去?”
她的声音在抖,满是委屈。
听到那个名字,他脸色骤然变冷,眼神望向那个一脸安然吃饭的人,眼神中有些难以置信。
“我去。”
“但我会早点回来陪你过节。”
文熙眼睛都气红了,却不知如何劝她,无助焦虑的眼神望向霍希光。
他面色格外的白,眼底荒凉一片,唇角勾起,极深的嘲讽。
“她去哪,关我什么事。”
***
3月8号,妇女节,女生们眼中的女生节。
魏紫恰好在这一天生日,狭小的奶茶店挂满了气球,魏紫父母去进货了,店里只有她们,她还请来了隔壁十一中的一群男生。
十一中在七中对面,一群日天日地混日子的人,他们坐在她们对面,校服衬衣的扣子歪歪扭扭地系着,笑起来带着痞气,好几个女生缩在角落,有些怵他们。
其中有个男生是他们一群人的头儿,好像叫什么陆觉南,他们都叫他觉哥。
他剃着精神的平头,目光炯炯,抱了一捧999朵的玫瑰,送给魏紫,魏紫笑容腼腆又带着得意,大家都在起哄,气氛到达高潮。
“魏紫,你什么时候从了我们觉哥啊。”
“你不是还忘不了霍希光那个小白脸吧?”
他的兄弟调笑道,圆圆凑在她耳边,告诉她他们就是和霍希光打架的那群人。
她点头,眼底不自觉藏了笑意。
魏紫看了下手机,手指点了屏幕上的什么,然后红着脸笑了。
“我们还在上学,年纪还小。”
“你们也别拿霍希光膈应我了,现在人家身边有别人了,是吧穗穗。”
“穗穗住在他家,她比我更懂他,以后有什么你们都可以问她。”
大家眼中闪过意外,包括温穗。
魏紫一直享受着霍希光带给她的优越感,关于温穗的事,她一直闭口不提,这次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来。
温穗平静地迎接众人震惊地目光,她靠在椅背上,饶有兴致地想看她唱什么戏。
只见魏紫把手机摆在桌上,对着她,笑得温柔。
“之前我跟大家说的关于霍希光的事,你们可以找穗穗确认啊。”
现场沉默了几十秒,有女生小心地开口,眼中满是八卦。
“霍希光是不是每天混***,换女朋友跟换衣服一样?”
“霍希光得的什么病啊,是艾滋吗?”
“他还会回来吗?你跟他是什么关系啊?”
“……”
她坐在那,心里莫名有些酸涩。
他什么也没做,却被迫,在别人眼中变得如此不堪。
那边的男生突然传来爆笑。
“那个小白脸还真有那么多人惦记啊?你们惦记他什么,他弱不禁风,一拳就被老子打进医院,娘兮兮的,像个男人吗?”
“男人?人家说不定没那功能呢。”
那边除了陆觉南都笑成一片,笑声越发猖狂。
“穗穗不说话是默认喽。”魏紫笑容清甜干净,仿佛一切污浊与她无关。
温穗的眼神淡淡扫过所有人的脸,她不急不缓地起身,讽笑一声。
“默认?”
“你们这群以少欺多,靠陷害别人讹钱的败类,有资格说别人不男人吗?”
“还有你。”她寒意森森地目光扫向魏紫的脸,带着不屑。
“在你借着霍希光到处挥霍你的优越感之前,先把你每次聚会都穿的这身名牌脱下来吧。”
“Gucci和香奈儿去年的最新款,霍希光送给你的吧?竟然这么讨厌他,你又有什么资格厚着脸皮穿他送的东西。”
她不认识Gucci也不认识什么香奈儿,这些都是她跟她们混熟后听到的八卦。
那边的男生面红耳赤,拍桌子站起,彻底怒了。
圆圆赶紧拉住她,怕她被打。
温穗从容不迫地举起手机。
“你要打人吗?不如我叫警察过来,把你们上次演的戏也一起说清楚吧。”
那些人的动作瞬间停下。
魏紫站在原地,望着手机的通话界面,面色彻底苍白。
***
“您好,这个薄荷水晶发夹您还要吗?”
柜员的话拉回他的思绪,他垂在身侧的拳头终于松开,他点了手机屏幕上的挂断按钮。
鬼知道短短的五分钟,他的心,跟着电话那头的声声对峙,跳得有多快。
还好,最后缩短的P-R间期,归于正常。
“帮我包起来,谢谢。”
江茗森挑好礼物,看他手里三个礼袋,一脸好奇。
“不是,我叫你出来跟我一起挑我妹的女生节礼物,怎么你买的比我还多。”
“丝巾应该是送给文姨的,文熙喜欢动漫,这套原装碟是给她的,那这个,你是送给谁啊?”
霍希光一把推开他,把礼盒一把塞进风衣口袋,不许他看见。
“关你屁事。”
说完,脚步匆匆,带着些许急切。
江茗森在身后清晰地看见,他眉目间难掩的雀跃与欢喜。
唇角的笑意,像满杯的热可可,带着热度的甜,快要溢出。
他叹气,有多久没见过霍希光这样笑了。
***
晚上吃饭,温穗跟文姨一起做了一大桌子菜,文熙和霍希光出乎意料地都心情极好,吃了很多。
文熙看了眼班群,唇角的笑意更深。
“穗穗,听说你跟魏紫闹掰了?”
她挑眉。
“你很高兴吗?”
文熙大笑。
“没有没有。”
奔波一天实在有些饿,她想好好吃个饭,突然感觉左边有人一直在看她,一抬眼,跟他视线撞上。
他有些慌乱地躲开,从桌子下面拿出两个礼盒,分别递给文姨和文熙。
“节日快乐。”
她们笑得合不拢嘴,文熙突然意识到什么,用可怜的眼神看着温穗。
温穗依旧毫无波澜地吃饭。
晚上,她坐在院子的长椅上,察觉到二楼阳台隐隐的视线,她勾唇,发消息给他:能下来吗?有话跟你说。
没有两分钟,她就看到他穿着拖鞋赶下来,夜晚风凉,这次他很乖地披上了外套。
她走过去,站在他对面,掏出一张明信片递给他。
“是圆圆写给你的话。”
他看完后,手微微颤抖。低头,是为了掩盖眼里的动容。
“我问过许多人,她们都不讨厌你,甚至对你是有些景仰和敬佩的。”
“像圆圆,就很感激你,她属于最不起眼的那一类人,你依旧给予了她最公平的善意。”
“所以霍希光,你很好,这个世界也没有你想的那么坏,你不用躲起来。”
“迎接光明,拥抱光明,才是我们人生应该有的样子。”
见他站在那,没什么反应,她踮脚,提高了音量。
“你听到给点反应啊。”
他点了点头,紧握明信片的手垂于身侧,他望着今夜的月色,笑了。
是轻松的,发自内心的笑。
“知道了。”
少年一身白衣,眼眸融了繁星点点,没有雪色,只有月色,还有,第三种绝色。
温穗摇摇头,收回自己看直眼的眼神,转身往屋里走。
“那我回去睡觉了。”
他却眼疾手快拉住她胳膊,攥得极紧。
她转身,想问还有什么事,不想他刚好凑近,只差毫厘,她就要撞上他的胸膛。
霍希光拿出那个被他掌心焐热的发夹,划过她乌黑柔顺的长发,夹住鬓角。
发夹上浅绿色的水晶钻,闪耀了这个平静的夜晚。
下午挑礼物时,他一眼看中了它,也一瞬间就想到了她。
冷傲的少女,像薄荷,叶的周围布满锯齿,含服***,那股子清冽,却入了心脾,久久不能退却。
他望着少女别上发夹后莹白如玉的小脸,不觉自己的眼神有多温柔。
他说:“谢谢你,温穗。”

佛不渡你我渡你免费阅读

新的一周。
当霍希光穿着七中蓝白相间的校服下楼,文熙看傻眼,又惊又喜。
“少爷,你愿意去学校了?”
他点头,因为起早,他眼眸惺忪,有些无精打采,但七中平庸的校服穿在他身上,少年五分慵懒,五分冷峻的气质,再加上那张人神共愤的俊脸,校服瞬间提升好几个档次,温穗终于有些理解他人不在七中却江湖有名的原因了。
见他望过来,温穗把保温杯递给他,踮脚,再把围巾耐心地一圈一圈绕他脖子上。
他皱眉,刚想取下,看到她扎着马尾辫,鬓角一枚薄荷发卡,那样惹眼。
“早上山路冷。”
霍希光唇角勾了勾,举起的手也放下了。
文熙在一旁等他们,拿起手机拍了一张,笑着啧舌。
“啧啧啧,你俩现在怎么那么像老夫老妻。”
温穗瞪眼,举起手追她。
“翅膀***,一大早上胡说是不是?”
文熙大笑着跑出院子。
“少爷少爷,咱家穗穗这么好,考不考虑以后娶她回家呀?”
温穗揪住了她的衣领,毫不客气地拧她腰。
霍希光看到眼前的场景,双手插在口袋里,只笑。
没有生气,也没有一句反驳。
霍希光进教室时,班里人全看过来,时间仿佛静止了。
魏紫脸色格外的苍白,仔细看,她身子在抖。
他跟在她身后进教室,随她走到她的座位,没有给魏紫一个眼神。
他一手撑在秦浩的座位上,然后笑了,表面和善,实则危险。
“您自己走还是我请您?”
秦浩苦着脸收拾书包,跑得比兔子还快。
传说霍希光有暴力倾向,嘤嘤嘤,他的命比成绩重要。
他们班的班主任姓吴,是个说一不二只认成绩的灭绝师太,看到霍希光回来了,上课时满脸微笑地准备欢迎,结果人家趴在座位上睡得不省人事。
温穗举手,笑容清甜。
“不好意思老师,霍希光最近感冒,有些嗜睡。”
撒谎撒得眼都不眨。
吴师太攥紧的拳头又放下。
校长特别嘱咐,这祖宗是七中最大董事霍总的儿子,打不得,骂不得。
而且,人家聪明,成绩好就行,其他的,能忍即忍吧。
中午的时候,知道他嘴挑,吃不惯食堂,她早上打包好了饭菜,只要去食堂的微波炉热一热就好。
温穗走了,他瞥见她试卷上圈着不会做的题,于是拿过来,一手撑着脸,一手拿起笔,一道一道往上写。
这姑娘立体空间感是真不行,最难的导数她对答如流,一遇到立体几何题就卡壳。
他眼底带着些笑意,笔尖下的字符,带着雀跃的弧度。
魏紫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
她坐在霍希光对面,把一个包装精美的蛋糕,放在他桌上。
“希光,饿了吗?这是我自己做的蛋糕。”
他继续认真帮她解题,一个眼神也不愿给她。
魏紫咬牙,起身,换了个位置,坐在他旁边,温穗的位置上。
她拉住他校服的衣袖。
“希光,过去是我不好,既然你重新回来了,我一定弥补我过去的错误,你别不理我行吗?”
他一把扯开她的手,眼神骤然变冷。
“滚。”
“别坐脏了她的座位。”
魏紫脸色变得难看,一时所有的冷静都灰飞烟灭。
“你以为温穗是什么好人吗?霍希光,我魏紫看人可准了,她用短短的一周就离间了我跟我快两年的朋友,她手段厉害的很,野心藏得很深,你不能被她外表欺骗了。”
“你留她在身边会害你的,你身边的人应该是我!”
他装过头,不怒反笑,洞悉一切的目光落在她脸上,让她莫名恐慌。
“你配跟她比吗?”
“还是我之前对你的态度让你误解什么了?”
“魏紫,过去的你就像一只在我面前摇尾乞怜的小狗,在我眼前晃得多了,少不了同情,你以为是动心吗?”
“或许,还有那么一丝半点的友情。”想起过去,他嘲讽一笑,“就那么点友情,被你自己亲手作没了。”
他答得利落痛快,魏紫咬牙,满脸不甘心。
“那温穗呢?霍希光,你动心了吗?”
“.…..”
站在教室门口的温穗,抱着热好的饭菜,听了许久。
后来听到一段冗长的沉默。
她泛白的指骨,攥紧,又松开,她推开门,像是什么都没发生,笑着走过去。
“饿了么?”
“早上时间赶,做的菜不多,快点吃吧。”
他点头,把一双筷子递给她。
“一起。”
然后很乖,很认真地,吃着她做的简单的两素一荤的饭菜,她夹过来的菜,他总是最先吃完。
魏紫默默转过身去,眼里难以隐藏的动容。
记得他洁癖很深,从不跟人一起吃饭,也从不吃别人夹来的饭菜。
为什么,一个温穗,打破了她原本的所有?
她揪紧校服的下摆,眼底的恨意,骤然加深。
很快到了周五,又是数学小测,吴师太抱着试卷,笑得合不拢嘴。
“这次我们班有全校最高分,149,导数大题最后一问步骤太简单,扣了一分。”
秦浩眼神瞬间秒变恶狼。
“他就是霍希光同学。”
全班满眼惊叹地看向他,结果发现,人家趴在座位上,又睡着了,于是一片唏嘘。
众人叹气。长得好看,成绩好还我行我素的人,这世上很难找到第二个。
试卷发下来,她只有135,立体几何这次出题比重大,她空了一道填空,还有一个大题错了。
温穗叹气,旁边的人夺过她的试卷,幼稚地对她挑眉。
“温穗,你们家的房子是平面结构吗?还是你从小没见过立体的东西?”
她白了他一眼,有些挫败地趴在桌上,弱弱说了一句:“不甘心。”
难题她轻松应对,偏偏拿分的立体几何在她这是一道坎,她拼死拼活,跟别人分数还一样。
霍希光轻笑,心里骤然变软,忍不住伸手,轻轻摸了下她头顶。
少女乌亮的发丝,滑过掌间,仿佛留有栀子的清香。
“本少爷仁慈,晚上帮你补课。”
温穗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没发现身侧的少年,蓦然汗湿的掌心,红了的脸。
周五放学是一周一次的大扫除,这次轮到温穗。
他有洁癖,讨厌灰尘满天的教室,于是他先去学校门口的咖啡店等她,她完事再一起回去。
跟她搭档的是魏紫和另一个男生,魏紫把窗户擦了就开始坐在座位上看手机,好在,那个男生很勤快,什么都抢着干,最后温穗过意不去,去操场倒垃圾的任务,她坚持揽下。
走到操场,把垃圾倒了,离开前操场的围墙突然翻过来一群人,穿着十一中的校服,一脸凶神恶煞。
是奶茶店那帮人。
“她就是霍希光的新马|子?长得倒是不错,怎么这么不长眼看上霍希光?”
她后退,瞬间警惕。
“你们要干什么?”
“干什么?你不是很厉害吗?你不是要去警察局告我们吗?小|婊|子,老子今天好好教训你。”
接近七点的操场,明天是周末,几乎是空无一人。
没有人求救,她手心满是汗,只能逼自己冷静。她小心地往后退,准备拼命跑到有人的地方,现在这种情况,她只能跑。
却突然,撞上身后人的胸膛。
是他,她记得,那个送了魏紫999朵玫瑰的觉哥,好像是这群人的头儿。
温穗以为自己死定了,结果,那人伸手把她扶住,有力的手臂将她拉到身后,然后狠厉的眼神扫向面前那群人。
那帮小混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怂了。
“你们能耐了?之前跟魏紫合伙讹钱的事瞒着我,现在还不知悔改,我看你们是日子□□逸皮痒了?”
刚才出口成脏的人秒成孙子样。
“老大,我们错了。”
“魏紫煽动我们,说咽不下这口气,我们一时没忍住就……”
“我平时让你们欺负女人了吗?欺负女人你们还是男人吗?”他横眉,恶狠狠地骂。
“还不快点给人家道歉!”
低着头的黄毛男,抬头看了一眼,挠自己后脑勺,有些尴尬。
“老大,在你训我们的时候,人家早跑了。”
陆觉南转身,果然,身后只剩下空气,还有,草坪上,在路灯下盈盈发光的一个水晶发卡。
他捡起,看着掌心里的小物什,想起方才她视死如归的表情,还有之前在奶茶店一腔孤勇秒杀全场的模样,嘴角扬起。
她人看着娇弱,像朵小白莲,没想到却是朵铿锵玫瑰。
有意思得很。
出校门时有雨,像是要变天了。
走到咖啡店附近,她看到他在门口焦急地踱步,看到她,伞都没打冲到她面前。
温穗赶紧踮脚,把伞分他一半。
“怎么出来了?淋雨不好。”
他却执拗地握住她校服的衣袖,接过她的伞,脸色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他死死拉住她,在街边打车。
天空春雷开始轰鸣。
她清楚地看到,他瘦高的身形,随雷声一抖。
“温穗,我们打车回去。”
“嗯。”她没扯开他,由他拉着。
“温穗,下雨天要早点回家。”
她望着突然如瀑的雨帘,缓缓伸手,轻轻地,握住他一半手掌。
“好。”
下一秒,指缝交叉,他霸道地握紧她的手,十指相扣。
***
回来时他打的伞,怕她淋雨,伞面大半倾向她,结果自己受了风寒,晚饭吃得很少,有些低热咽痛。
外面雨大,陆医生一时赶不过来,她看到院子里的金银花开了,想起清热解寒的一个方子,冒着雨,举着伞在园里采金银花。
他从床上起来,站在窗前,默默望着底下她跟文姨忙活的背影。
记得她跟他说过,金银花有难得耐寒的特性,别名“忍冬”。
每到初春开花,花瓣卷翘,细细地花蕊从花心伸出,花开后隔一日,银白的花朵变为金黄,花常成对,一对花中一金一银,黄白相间。
金缕银丝并蒂开。
她那时戏言:“初春天寒,金银花却开得这么好,可能就是因为别人都是一枝独秀,而她有个伴儿,成对的开,就什么严寒风雨都不怕了。”
霍希光看了眼自己的掌心,她柔软无骨的小手,温热的触感,仿佛还在。
他望着底下偷偷笑了。
成对的金银花,在雨中依旧娇美盛放。有她在身边的霍希光,雷鸣声声的雨天,似乎也没那么可怕。

小说推荐

小说《佛不渡你我渡你》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佛不渡你我渡你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相关小说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