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傅先生的意中人(李意溪傅登云)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傅先生的意中人(李意溪傅登云)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傅先生的意中人(李意溪傅登云)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李意溪傅登云小说《傅先生的意中人》特别推荐,傅先生的意中人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李意溪出道即巅峰,人生高开低走,一路惨败到被经纪公司抛弃,她想起当年做过的事,可能这就是她骗人的报应罢。

3

举报
下载阅读

李意溪傅登云小说《傅先生的意中人》特别推荐,傅先生的意中人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李意溪出道即巅峰,人生高开低走,一路惨败到被经纪公司抛弃,她想起当年做过的事,可能这就是她骗人的报应罢。

小说简介

李意溪出道即巅峰,人生高开低走,一路惨败到被经纪公司抛弃,她想起当年做过的事,可能这就是她骗人的报应罢。
傅登云堂堂傅氏家主,一时想不开喜欢上个没良心的骗子就算了,竟然为她抛家舍业,甚至还要继续给她当牛做马一辈子。
后来不知多少个夜晚,他都看着身旁熟睡的女人,长叹一声:“李阿芙,你可真TM是我的报应呐!”
“列祖列宗在上,不肖子云不才,无能腆居家主之位,今请辞,唯求祖宗保佑,佑吾早日找回那人。”——傅登云
“哇,你这脸整得比从前俊俏多啦,那么帅,笑一笑啊。”——李意溪

傅先生的意中人全文阅读

第九章
清早的气温有点低,连带着水龙头流出的水都有一股明显的凉气,李意溪掬水洗脸时忍不住抖了一下。
残余的睡意在被冷水激过以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心里头啧了声,忽然想起电视剧里拿冷水泼人让人清醒的桥段。
大锤在浴室门口拱来拱去,李意溪拉开门,伸手撸了一把它的脑壳,“好啦,不要着急嘛,现在就给你吃饭。”
给狗子倒满了粮,又换了水,李意溪把小米洗净放入锅里,按下开关,转身进了练功房。
这间练功房当是特地打造的,镜子和横杆都有,镜子对面的墙边是一排戏服和梳妆台,宽敞的窗户边上,是一架古筝,墙上挂着装古琴和琵琶的琴囊,墙角放着一盏中式落地灯,灯旁一张小几,上置一架,斜架着一管竹笛。
这是李意溪过去几年每天都要接触的东西,从十四五岁,到二十六岁,即便她处处不如意,好在也还有一些事可做,不至于被情绪憋坏。
她穿着柔软贴身的练功服,熟练的压腿、劈腿,然后是那些闭着眼睛都能做出来的基本功,比如兰花指。
食指向外伸直,大拇指向掌心收拢,中指向掌心弯曲,这是闺门旦的兰花指,也只是五十几种指法中之一,李意溪每天都要将这些手眼身步法练上将近一个钟头。
虽然已经不太可能再登台,但她也不愿意让这些东西从自己的记忆里失去,不练的时间久了,肌肉就会失去记忆。
之后她又练了半个多小时的嗓,最后哼着一句“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脚步轻快的从练功房走出来,又进了浴室。
换了衣服出来,她吃过小米粥,招手叫了大锤过来,“今天去洗澡好不好呀?”
大锤抬头看着她,有点眼巴巴的意思。
距离第一次去如意宠物之家,已经过了一周,李意溪再次踏足此地,一进门就感觉到一股让人无法忽视的视线追了过来。
上次就帮大锤洗澡的那个美容师看见她立刻迎了上来,“李小姐上午好。”
“你好。”李意溪把大锤脖子上的项圈解了,把它交给美容师,“今天又要麻烦你了。”
“哪里的话,大锤很很听话的对不对?”美容师一边笑一边伸手揉了揉它的脑壳。
大锤蹭蹭她的裤腿,露出了一点亲近的姿态,李意溪知道它这是满意的意思,不由得也笑了笑。
美容师好不好,动物们最清楚了,李意溪放下心来。
等大锤被带走了,她才转头去找那股仍然停留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不多时,便撞进了角落里一对黑曜石一般深邃的眼中。
那目光直直的盯着她,仿佛欲言又止,又好似正透过她在看别的什么人。
是那个男人。他当初在酒吧街替她解了围,又在宠物店里见过。
他好似一尊雕塑,一动也不动的坐在那里,面无表情,嘴角抿得直直的,只他的膝头卧着一只身雪白尾微褐的布偶猫让他看起来多少有几分活气。
李意溪朝他笑了笑,然后就看见他眨了一下眼。
章不凡冷眼瞧着这两位的互动,心里叹了一声,清清嗓子,“咳,那个……李小姐要不要去贵宾室休息一下?”
李意溪犹豫片刻,点了点头,然后跟着章不凡走了。
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一眼那男人,只见他垂着眼,露出一截脖子来,姿态让她莫名熟悉。
记忆里,傅十三也很常做这样的姿态。安静的,沉默的,只专心致志的盯住一个地方想自己的事。
可是这个男人的脸孔又不像傅十三,或者说,是她不知道傅十三修复容貌后长什么样。
等大锤洗完澡,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李意溪从贵宾室出来时,眼风往角落里一扫,那男人已经不见了。
结账的时候她装作不经意的问章不凡:“店长,刚才我看见一只很漂亮的布偶猫,浑身雪白,是你们店里的么?”
章不凡眉梢一动,笑了,“是,十……是我们养的。”
“刚才坐在那儿的那位先生是它主人?”李意溪又问。
章不凡抬眼看着她给后系项圈的动作,有许多话想说,最后却只淡淡的应了声是。
李意溪哦了一声,终于问出了想问的问题,“那位先生也是你们店里的美容师么?”
章不凡心说姑奶奶你可算是问了,面上却笑着摇摇头,“不是,那位是我们傅老板。”
“……不知是哪个fu?”李意溪问完,咬了咬嘴唇。
她眼睛里忽然出现一抹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期待,让章不凡下意识就心头一跳,微微移开了眼,“傅说举于版筑之间的傅。”
李意溪闻言,猛的愣住。
“什么叫师傅的傅,明明是‘傅说举于版筑之间’的傅。”
“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阿芙,你说我这次受伤,是不是老天爷打算降大任于我?”
那个人曾经开玩笑说过的话,突然闯入脑海,有些不合时宜,却又时机恰好。
像是被打开了开关,李意溪在这一瞬间竟是想起了越来越多关于他的事。
“李小姐,李小姐?”耳边传来另一个有些陌生的嗓音,李意溪一下子就回过神来。
她眨眨眼,“……呃、有事么?”
章不凡朝她笑了笑,“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不***?要不要留下来休息一下?”
“……不用了,多谢。”李意溪垂了垂眼,轻轻摇了摇头,又抬手捋一捋滑落鬓边的发丝,“多谢你关心,我们先走了。”
然后看了眼大锤,眼尾弯了弯,“大锤,我们回去咯。”
声音柔美,可章不凡却明显察觉到了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丝丝戒备,不由得目光一闪。
等李意溪带着狗出了门,他目送他们走远,转头叫来一个帮工,“阿斌,你守一下店,我去一趟十三爷那里。”
“章助你去罢,这里有我们呢。”高大健壮剃着小平头的阿斌应道,又悄悄问,“章助,十三爷让小丁盯着的兔子……就是这位罢?”
“什么兔子,别胡说八道,小心十三爷听见。”章不凡不轻不重的斥了声,有些事大家都知道,但却不能说出来。
阿斌和这里的每个员工都一样,是十三爷从傅家带出来的,当初要不是他生得有些显眼,也不会是小丁去跟着李小姐了。
“这不是私底下说说么。”阿斌挠挠头,“不过章助,李小姐可真好看,怪不得十三爷会惦记。”
章不凡白了他一眼,“你知道个屁,十三爷可不只惦记人家好看。”
说着他推了一把阿斌,“走走走,我得去十三爷那儿了。”
说完匆匆从侧门离开了宠物店。
在别墅门前竟然又遇到了陆三小姐陆繁,这位一周前刚来过,这会儿怎么又来了?
章不凡私心里有些瞧不起陆家人。当初说想做亲的是他们,出事了立刻撇清关系的也是他们,这会儿来攀关系的还是他们,怎么的,傅家这根回头草是他们想啃就啃的?
瞧不起谁呢这是?!
但他也没真的把心思露出来,“陆三小姐,又见面了,真巧。”
语气平平淡淡,不怎么恭敬,陆繁对他的态度极为***,因为在她看来,章不凡对她的态度就是傅登云对她的态度。
心里有些不悦,但也不能发作,反而要笑着做出一副贤淑大方的得体姿态来,问道:“我工作结束了,回去之前来瞧瞧十三哥,他身体好了么?”
当天拒绝见她,傅登云用的是身体不适的借口,她今天便用这个来做开场。
总不能一周了,还身体不适罢?
这话章不凡不好应,于是他道:“陆小姐不如***稍坐,我问问先生?”
于是陆繁就进了傅登云别墅的大门,心头有些窃喜,这么容易就***了,说不定刚好十三哥就在大厅呢。
章不凡见她有些得意,心里哂笑,今天十三爷刚见了李小姐,这会儿怕是又引动情思,正在二楼摆弄他那些宝贝呢,哪有心思应付她啊?!
果然不出他所料,一楼客厅里安安静静,一个人影都没有——这栋别墅从入住以来就没有家政和佣人,打扫全靠他们几个,因为十三爷怕,“万一阿芙不喜欢他们呢?总要等她回来了,让她安排的,这是女主人的权利。”
所以章不凡现在十分、特别、极其希望李小姐赶紧的,跟十三爷相认,和好,然后搬过来,他就可以从家务劳动中解放出来了:)
陆繁倒是很失望,却还是端着笑,知趣的没有试图跟章不凡上二楼。
二楼的客厅里,傅登云坐在地毯上,一张又一张的看着手里的照片,这些全都是过去五年里小丁传给他的李意溪的照片,出门遛狗的,散步的,吃东西的,看书的,除了没有她洗澡睡觉的,就连她在阳台晒太阳的都有。
他看着这些照片,脸上露出了极其温柔的笑来,然后伸出手指轻轻抚摸着照片中人的眉眼,像是在擦拭珠宝上的轻尘。
章不凡站在他不远处,向他一五一十的道:“李小姐听见我说你的姓是那个‘傅说举于版筑之间’的傅时,有些走神,不知道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我问她是不是不***要不要留下来休息,她就很戒备似的。”
说完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傅登云,只见他歪了歪头,忽然笑了起来,“是么?”
顿了顿,他又点点头,叹了口气,“真好。”
好似这是件好事似的,章不凡更不解了,可傅登云却没有对他解释,他只好又道:“陆三小姐又来了,这人还真是执着,才一周就又……”
傅登云眉头皱了一下,“你说什么?”
“……我说陆三小姐又来了。”章不凡愣了一下,十三爷的听力何时变得坏起来了。
“最后那句。”
章不凡想了想,“才一周就又……”
“一周了啊?”傅登云仿佛恍然大悟似的,“难怪我觉得时间过了好久。”
他顿了顿,淡淡的吩咐道:“你去打听一下,阿芙对面那家人挂的房子卖出去没有。”
关于李意溪的事,他知道些什么,章不凡都不觉得奇怪了,应了声是,见他不提陆繁,索性下楼随便找了个理由把人打发走了。
陆三小姐不情不愿的走了,又过了两三天,这条早上李意溪忽然听见门外一阵动静,好奇的开门一看,原来是一直没见人出入的对门有人搬进来了。
搬来的人竟然是她认的,不由得惊呼一声,“傅先生?”
电梯门口处站着一个身着白衫黑裤的男人,他一手抱着一个半支手臂长短两掌高的红木箱子,脚边坐着只白毛蓝眼布偶猫,不是傅登云又是谁。
听见惊呼声,他循声望过去,看清了人,似乎愣了愣,随即笑了起来,“真巧,李小姐。”
许多年前我们做了邻居,今天又做邻居了呢,阿芙。

傅先生的意中人免费阅读

第十章
看见是如意宠物店的那位傅老板,李意溪的好奇其是多于惊讶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对方的态度有些奇怪。
他看她的目光让她觉得他好像认识自己,可是他的态度和语言,又分明是对初见的陌生人。
矛盾,又吸引人去探究。
李意溪是个很容易对人没什么防范心理的人,尤其是对长得好看的人,主要是她觉得自己身无长物,没什么可被别人图谋的地方。
“傅先生是买了这套房么?”她好奇的问道,大大咧咧的。
傅登云霎时间就想起十几年前他们第一次见面,她一边腿打石膏裹得粗粗壮壮,动也动不了,可脸上还是笑嘻嘻的样子,问他:“你也跟我一样是贪玩受伤的么?”
俏皮又机灵,又很坚强。
他笑了一下,点点头:“是啊,以后要李小姐多多关照了。”
有了新邻居还不算,这新邻居还是认得的,虽然还不熟,但李意溪还挺满意。
于是她也点了点头,“也请你多多关照。”
顿了一下,她又继续好奇道:“傅先生怎么会买下这里的房子?”
“离宠物店近。”傅登云眨眨眼,随口找了个理由。
李意溪闻言就以为他以前住得很远,没多想,附和道:“是挺近的,走过去只要一刻钟。”
她完全不晓得这人真正的住处是在宠物店隔壁。
傅登云瞧着她,嘴角一抿,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来。
这笑出现在他的脸上犹如春花初初绽放的那一刻,美,且有着不为人知的娇弱,和蓬勃的生机,整个人看起来顿时就明亮了许多。
李意溪看着他,觉得眼前一花,目光顿时一亮,这世上谁不喜欢看美人?
男人喜欢,女人也喜欢的,人类的悲欢或许不共通,但爱美之心却同样的。
但她在同一时间,又想起另一张脸,那人也有着和眼前这人相似的眉梢眼角,或许……
长得好看的人总有些共同点?
她的目光又落在傅登云抱着的两个箱子上,奇怪道:“傅先生手里的……怎么不让工人帮忙搬?”
她满目好奇,傅登云却是目光微闪,“……最爱的东西,还是自己拿着比较放心。”
别的人,怎么可以碰跟他的阿芙有关的东西?
李意溪不明所以,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哦了一声,又把目光转向了蹲在地上的布偶猫,羡慕道:“你的猫好可爱,真漂亮,叫什名字?”
“猫儿。”傅登云应道。
李意溪惊讶的抬眼看着他,“……哈?”
这么漂亮的一只猫,居然有个这么随便的名字?她不敢信。
偏偏那布偶猫听见这一声“猫儿”,以为是叫它,仰着脸就喵喵叫了几声,李意溪不信也要信了。
顿时就像被打击到了似的,这未免也太随意了,太糟蹋猫了叭?!
傅登云仿佛看出了她的心思,微微笑了笑,声音缓慢又温柔,“本来是随便叫的,后来取了名,发现它不喜欢,就还是叫猫儿了。”
原来是这样,猫猫自己选择的就不一样了,李意溪立刻点了点头,眼睛弯弯的,“很可爱的名字。”
你刚才不是想这么说的!
傅登云心里嗤笑一声,没拆穿她的墙头草做派。
同样的,他也不会告诉她,刚才说的话是他临时想出来诓她的。什么后来取了名,要是章不凡在,肯定对这说法嗤之以鼻。
猫都还是他嫉妒金毛狗子又有心和李意溪对着干才养的——他以为养狗的人不会喜欢猫。
现实告诉他,大错特错!
李意溪伸手朝布偶猫招了招,猫儿居然也不认生,就这么朝她走了过去,然后***了一下她的掌心,被她抱起来,乖巧的趴在她怀里,静静的,像个小公主。
乖巧得她心都化了。
傅登云冷眼瞧着这一幕,心里一跳,觉得有口气堵了上来,情绪立刻变得有些烦躁,脸色一冷。
但瞬间又回过神来,立刻把心里那抹戾气给压了下去,眯了眯眼,笑道:“李小姐看起来很喜欢猫?”
“喜欢啊,可爱的小动物谁不喜欢。”李意溪不疑有他,随口就应道。
傅登云接着问:“那怎么不养一只?”
“我都养了大锤了,怕带只猫回来它们合不来会打架。”李意溪笑道,“不过像你家猫儿这种乖巧的,可能没事。”
“那以后可以让它们一起玩。”傅登云笑眯眯的提出建议。
李意溪毫不迟疑的点点头,“好啊好啊,我才搬回来,我们大锤在小区里还没认识新朋友呐。”
傅登云眨了一眨眼,面上笑得温和,内心却在冷哼,养个狗子宝贝得跟养了个儿子似的,出息!
跟猫儿玩了一会儿,搬家工人已经基本把东西都搬完了,李意溪看见最后搬***的是两个一米多宽的大青花花盆,花树近一米高,还开着粉白相间和近橘黄的花朵,花朵大而艳丽,在枝头颤颤巍巍的。
她打量了一下,不由得愣了愣,“傅先生,你养的是醉芙蓉和黄芙蓉?”
醉芙蓉清晨开白花,晌午转桃红,午后至傍晚凋谢时变为深红,因花朵一日三变其色,故名曰醉芙蓉,又名“三醉芙蓉”,黄芙蓉则开黄花,和牡丹比较相似,两者皆是比较珍贵的木芙蓉品种。
芙蓉花颜色***欲滴、花型***明丽,非常的妩媚,是很好的观赏花品种,只是李意溪以往常见白、粉和红三色,真正的醉芙蓉和黄芙蓉倒还是第一次见。
相对于她的惊讶,傅登云显得非常淡定,“朋友送的,我见好看,留下来了。”
这朋友得多大方啊,李意溪望着他的目光顿时就变了变,有些羡慕,又有些敬佩。
看看傅先生多淡定,她深觉自己的反应有点小家子气了,实在是没见过世面,少了些见识。
这么一想,顿时脸上就露出了点心虚来,傅登云看她黑溜溜的眼珠子转啊转啊,不知道在想什么,忍不住又笑了。
待搬家公司的人都走了,傅登云走到门口,刚要***,又转了个身,问:“李小姐要不要进来喝杯茶?”
李意溪弯腰把怀里的猫儿放下来,直起腰后摇了摇头,“不了,你刚搬过来,肯定还要收拾,我就不打扰了,下次再叨扰罢。”
傅登云被婉拒了也不觉得意外,点了点头,“也是,来日方长。”
说完又朝她笑了笑,这才抱着两个箱子,招呼猫儿进了门。
看起来就是光风霁月的翩翩美男子,温和又热心,李意溪忘了在宠物店第一次见他时他讽刺自己的那句话,对他的印象前所未有的好了起来。
她返身关上门回屋,重新换了一身出门的衣服,戴上帽子,斜挎着小背包,带着大锤就出了门。
今天原本是要去生鲜超市采购的,可是因为和傅先生闲聊,耽搁了许久。
并且不知道大锤是不是闻到了她身上猫的味道,有些委屈拿头拱她,哄了好一阵才把它哄回来。
傅登云的耳力极好,在屋内坐着都能隐约听见外面的关门声和犬吠。
阿芙出去了,他这样想道,还是带着那只讨人嫌的大狗出去的。
一时间有些嫉妒,但又想到刚才已经和她说了这许久的话,还如愿以偿的有了个很好的开端,又不由自主的高兴起来。
他仿佛看到了美好的邻居生活在向自己招手,以后他可以有无数的机会去打扰她,这样一想,他的脸色又柔和了下来。
屋子里很安静,地板上还有许多箱子,他也没有叫章不凡带人来帮忙,自己一个人静坐许久,然后一点点开始收拾。
每一件衣服都仔细挂进衣帽间的柜子里,每一个柜子都认真的留出一半空位,这是他这么多年来习惯,就像双人床永远有两个枕头,而他只睡其中一边。
总有一日,剩下的一半空间会有该来的东西填满,双人床的另一边也会有主人入住。
他沉默的做着这些事,白毛蓝眼的猫儿跟在他的背后进进出出,他一低头就能看见。
当初养了一段时间后想送走,可是看着它清澈的眼睛,他总会想起那个努力逗他高兴的小姑娘,心一软就留了下来。
“你乖点,以后要向今天这样,知道么?”他微微弯了弯腰,手掌盖上猫脑壳,强调似的重复了一遍,“你今天做得很好。”
猫儿朝他喵了一声,似乎在回应他的话。
李意溪去超市买东西,午饭就在超市吃的,随便要了份快餐,然后在里面的宠物店买了份宠物蛋糕,在休息区的角落里坐着,一人一狗安静的享用午餐。
她根本不用担心会有人认出自己来。
卢师瑜自从添加了她的微信后,就三不五时的给她发信息,话题主要集中在自己去哪里见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没有问她现在怎么样,以后要做什么,是不是退出娱乐圈了,只是单纯的跟她分享日常见闻。
这样的分寸感让李意溪有一种自己被人照顾的感觉,已经许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突然一下子被人这么在意,老实讲,她还蛮感动的。
卢师瑜:“师姐吃饭了没有?我今天参加一个活动,见到杨槿华了,她可傲气了,都不鸟我的,就是那样吊着眼拿下巴看我的,我差点被她气死,结果转头汤宁姐一来,她立刻就像狗见着主人似的迎了上去,笑得那叫一个讨好,差点让我吃***的早饭都吐了。”
汤宁是京市电视台的当家花旦,主持过许多档火红的综艺节目,现在播出的就有一档叫《归去来兮词》的文化类节目,大概就是以诗词为剧本,让嘉宾来演绎,由专业文化学者来点评这样,播出以后还挺火。
这也就难怪杨槿华会屈尊讨好她了。
李意溪笑笑,回复道:“那你好好参加节目啊,争取用演技打败她,她可能会为难你,按你自己的节奏来演,或者先发制人,她会乱了手脚的,记得跟芸姐讲,会哭的孩子有奶吃。”
演员么,业务能力好才是真的,其他的都是1后面的0,1没有了,0也就没意义了,没演技又事多的,只会招骂而已。
所以从前她就不太把杨槿华当回事。
卢师瑜回复得很快:“呜呜呜,我就知道师姐对我好[笑哭]”
李意溪眨眨眼,又笑了起来,师姐么,不能让她白叫不是?
她是不会哭,但可以教别人去哭啊。

小说推荐

小说《傅先生的意中人》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傅先生的意中人 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