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我不是你夫人(容冉季靖煊)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我不是你夫人(容冉季靖煊)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我不是你夫人(容冉季靖煊)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容冉季靖煊的小说我不是你夫人全文免费阅读已火爆上线;全本讲述了容冉再和季靖煊相见的时候,对方开口就叫她:夫人。注意到身后的八卦狗仔,她尴尬的笑了笑:先生真爱开玩笑,我不是你夫人。

3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是容冉季靖煊的小说我不是你夫人全文免费阅读已火爆上线;全本讲述了容冉再和季靖煊相见的时候,对方开口就叫她:夫人。注意到身后的八卦狗仔,她尴尬的笑了笑:先生真爱开玩笑,我不是你夫人。

小说简介

某个大将军握起一双小手,看着娇妻红彤彤的脸颊在她耳边低喃:你是最甜的。
容冉身为商户之女,一直被婆婆嫌弃,还想让季靖煊和自己和离。
她始终相信当年季靖煊求娶她,肯定有一丝情意。
六年,战乱平,却是听闻季大将军迎娶公主的消息。
她写的一纸和离书还没来得及让人送走,就被人一剑刺在了胸口。
死前唯一的遗憾就是,她没能摆脱季氏的身份。

我不是你夫人全文阅读

常海天气比a市要湿润,空气质量好,水土也养人,容冉之前在这里待过一个月,直接白了两个度。以后倒是可以买套两室一厅,有空的时候跟闺蜜来住上一段时间。

容冉来过所以适应的很快,路雁菱这个典型的北方人就有些不适应,正坐在床上玩游戏,吐槽说:“我衣服都晒不干,即使是有大太阳,我还是觉得身上潮乎乎的,更别说现在一直下雨。”

因为有需要雨水的镜头,还想着省时省力。可外面这雨已经持续三天,丝毫没有放晴的意思,拍摄被终止。只得希望明天天气会放晴,天下雨人也没什么兴致,今天她们决定在酒店猫着不出门。路雁菱来找容冉打游戏,奈何容冉是个游戏废。

“预报说后天天气会好,再等等吧。”

路雁菱一边利落的枪杀对方两人,一边回她:“我都要长蘑菇了。”

容冉被她的说辞逗笑,晃了一下神,自己操纵的角色就啊一声变成了盒子。“我被一枪爆头!”

“我去给你报仇!”

路雁菱的手非常稳,能跟容冉说着话,还能顾着游戏。容冉这边给她拿了瓶水,她悠闲的喝下后,还把打死容冉的敌人给偷袭成功并且打死。

容冉退出观战,看着自己的战绩惨不忍睹,路雁菱的则很少不是sss的。

“你的成绩太好了,虽然说是熟能生巧,但我打了这么多把,还是这么菜。你的手太稳了,我瞄准之后,打着第二枪就不是同一个位置。”

路雁菱玩游戏不上瘾,胜了这一把便放下了手机,笑着看向容冉:“手不稳不行啊,毕竟是拿刀子的手。”说着还喂给她一口薯片。

容冉下意识的张嘴,之后果然如路雁菱所料。跟着话问:“什么刀?”

路雁菱脸上露出一抹坏笑:“解刨尸体用的手术刀。”

容冉感觉着口腔里薯片,咽下去不是,吐出来也不是。

脸色也越来越僵硬,想起来拍摄的时候那么真实的道具,手臂忍不住有些发抖。最终实在抵不过自己的想象,穿上鞋子就往洗手间冲过去。她在洗手间,还能听到路雁菱的大笑声。

她觉得胃里面翻江倒海,刷了好几遍牙又洗了把脸,好大一会儿才缓过来。容冉觉着这样实在是不礼貌,擦了把脸连忙出去,对坐在床上一脸无所谓的路雁菱说:“对不起,我不会针对你的职业,我是真的想起来那些真实的道具一时受不住。”

路雁菱摆摆手表示不在意,抹去自己笑出来的眼泪:“放心,我知道。你这拍着电视剧,见到了那么多道具,这个反应算好的了。大多数人听到我以后准备干法医,都是用别样的眼光看我。”

容冉涂了护肤品,走过去:“从一开始我就觉得自己见了那些道具要做噩梦,谁知道从来没做过梦,原来全部反到这。”

路雁菱之前看出来容冉有些害怕那些道具,还有那些化过妆的群众演员:“我知道。你不要觉得我会多想。”

容冉点头,接着当做普通聊天一样说:“我其实很喜欢看破案剧了,港片和国外的都看的很多。只是电视上对于太***的镜头都进行过删减过,一时有些消化无能。我在哪个电视中看到过,一个女法医说:见到的人越多,就越喜欢尸体。法医是能聆听受害者语言的人,反而更应该让人尊重。”

路雁菱捏了一下容冉的脸,笑着说:“果然没看错人。”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接着问她:“我见你又多加了一个助理?”

容冉知道她说的是季靖煊,无奈的说:“脑袋有那么点问题,看在以前相识的份上给他找个工作。如果搬搬行李的活都做不了,也只能把他辞退。”

路雁菱想想偶然见到的那个男助理,带着个帽子不怎么说话,现在经过容冉这么一说,好像确实呆呆的。想起那张令人惊艳的脸,用可惜的语气说:“可惜那张俊脸了,要知道他那个类型,翻遍整个娱乐圈都找不到一个能比得过他的。只是没想到是个傻的,还那么年轻。哎。”

容冉让自己努力保持同样心痛的表情:“这段时间也一直在看脑袋,医生说好的希望不大。”

路雁菱一听,还连忙给容冉推荐了几个自己认识的医生,说多一个人多一条路。容冉点了点头,用手掐了自己一下才让自己没笑出声。

在季靖煊收到路雁菱的‘爱心捐赠’的时候,脸上还有些疑惑。不过为了不给容冉添麻烦,把头低了下去,让路雁菱看不见自己的脸。摸着袋子里面是衣服,心想着应该是容冉让她送的。他确实没有太多的换洗衣服,身上这身还有酒店那身,还是之前容冉抽出来休息时间去带他买的。这两天天气不好,都有点潮潮的,换洗起来确实有些不方便。

“谢谢。”

他这副‘考虑’的模样,落在路雁菱眼里,就是真的有点呆呆的了。路雁菱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说:“好好看病,好了以后跟着冉冉进娱乐圈当演员也不错。不然,......真可惜了。”

“......”反应过来的季靖煊拿着手里的衣服,握紧了十指。——容冉到底说了什么。

今天阴天,恰好适合拍某些镜头,容冉没有太多镜头,就在一旁看别人演。她很好奇穆影帝怎么会一直跟在剧组,直到一旁的李子昂告诉她:“穆大哥想要自己拍电影,所以也算是学习。也就是倪导脾气好,能让他在一旁偷师。”

容冉看着正大光明偷师的人,忍不住笑了笑。

这一个表情正好让李子昂看见,凑过来低声说:“要不要解救一下那个万年老光棍,绝对身家清白,无不良嗜好。”

这股子推销商品的语气,让容冉一愣,等到反应到他说的什么,毕竟是面对自己的偶像,自然忍不住红了脸。尴尬的咳嗽了两声,笑着问他:“你家老板知道你这个下属这么为他考虑吗?”

李子昂摇了摇头,神神秘秘的说:“我爸把我塞到穆大哥的工作室,就是因为我爸答应了穆伯父,会让我在一旁催穆大哥结婚。”

容冉想着果然活的时间久了,见到奇怪事也开始多了,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穆影帝确实招人喜欢,但是本人的心思在赚钱上,结婚一事不考虑。”

李子昂听到这句话,瞬间有些丧气:“我是见你和雁菱人都不错,但是我和你搭档时间比较长,当然优先考虑你。最重要的是,你不是用小号还关注着穆大哥吗?”

她没想到李子昂连这个都查出来了,惊讶的看向他,但是想想网络时代也没有什么秘密,如果有些能力,查出来也不是不可能,哭笑不得的说:“每个人都会有偶像,我偶像里还有一位名叫爱因斯坦......。”

李子昂看她表情不想作假,遗憾的说:“看来缘分还没到。不行,我一会儿再问问雁菱。”

容冉好奇李子昂的脑回路,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家里的压力是真不小,把一个二十一岁的年轻人逼成这样。

路雁菱的镜头刚完,李子昂就跟着去了化妆间。只不过他人去没多久就出来了,看着脸也红彤彤的,然后往自己的***车那边走。

从化妆间出来的路雁菱往她这边来,她示意了一眼不远处的李子昂:“怎么了。”

路雁菱没有卸妆,精致的妆容让她更加靓丽,像是不经意闯入人间的妖精,红唇微启:“问我对穆影帝有没有兴趣,我说他怎么没想过我有兴趣的人是他。”

容冉想到那幅画面忍不住笑起来,路雁菱脸上也是遮不住的笑意,接着说:“本姑娘攒了二十多年调戏美少年的情话,终于说出去一句。只不过这美少年,纯情的很啊。”

路雁菱撩神本人没错了,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倒也没让人怎么惊讶。

另一边站在车旁的季靖煊看着不远处的女子,一颦一笑都那么动人,只是这笑容不是对他。来到这里见到容冉后,她对自己都是带着一副面具的模样,笑容从没到达过眼底。

无论是刚才的男子,还是后来的路雁菱,容冉都跟他们聊得很开心。尤其当她跟那个男子谈笑风生的时候,他差一点忍不住上前遮挡住她的面容。

司机师傅是个老实的四十岁中年男子,注意到他的眼神,笑着问:“小伙子,以前跟容小姐认识?”

季靖煊没有点头承认,也没有摇头否认。

司机师傅用看透了的语气说:“即使是认识,你们也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了。容小姐人好,演技好,注定不会这样平平凡凡的给人当一辈子配角。”

季靖煊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对于一些词语已经查清楚是什么意思。看向不远处似乎会发光的女子,第一次想着自己以前是不是做错了。

是不是不该在没准备好的时候求娶容冉,也不该在娶了她以后,在每一次她需要自己的时候都没能陪在她身边。

我不是你夫人免费阅读

季靖煊刚有了这个想法,下一秒就立马否定,如果当初等他准备好,可能容冉早就跟其他人成亲。打完仗回来,他不就立马想要补偿她。

想通这一点,心里的郁闷散去了不少。可还没等他刚***一点,就看到某个男人正靠近妻子。

那个男人的外貌很是出色,看着脾气也挺好,只是那笑眯眯的样子,让他想到了跟在镇国公身边的军师,给他的感觉都像是翘着大尾巴的狐狸。季靖煊忍不住往前走了几步,却被开车的师傅赵全拉住。

“上哪去?”

季靖煊斜看过去,身上冷气逼人:“放手。”

赵全一看哪还不知道季靖煊想什么,被他的眼神一吓手抖了抖,但是依旧坚持的抓住他的胳膊:“年轻人,听我这个过来人一劝。容小姐真的对你没有什么心思,不然不会这么久都没转过头看你。而且她身边的人一个比一个出色,你什么都没有,怎么和别人比。”

季靖煊甩开他的手,终究是没再上前去。

赵全见他听了自己的劝,拿出根烟递给他,见他楞了一下没收,笑了笑给自己点上说:“我当年一开始做这行的时候,也有一个漂亮的姑娘,她说如果她那部戏还不能让自己火起来,就跟我回老家结婚。我信了,但是我忘记了她在这个圈里接触到的人太多,每一个都比我有钱。我没等到她,回老家娶了现在的妻子。我妻子温柔体贴,比我等的那个姑娘好多了,所以说,缘分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

他见这个年轻人低头想着什么,叹息了一声:“容小姐不是那样的人,但还是我刚才说的。容小姐人好,演技好,注定跟我们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季靖煊不知道这算是什么歪理,没应和也没反驳。到车上拿起来容冉给他的手机,假装认真的看着,不时的看向不远处的容冉。

——

容冉正跟路雁菱聊着天,没想到穆影帝过来,给了路雁菱一个眼神。路雁菱识趣的走开,只剩下了两个人。

“这两天有些不在状态。”

容冉笑了笑,自己的偶像提出自己不专业,脸上火辣辣的疼。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季靖煊,见他正跟司机师傅聊天,连忙转过来:“可能是一直下雨,影响了心情。”

穆钊顺着她刚才的视线看过去,只看到容冉的司机和她新带来的一个助理。见容冉不想说,不再提这件事:“在金雀奖之后,我看了很多遍《讲述》,很为你的演技惊艳。加上我们是同一届拿到的最佳男女主角,之后也多多少少注意着你的消息。”

容冉受宠若惊,看他的脸色不像作假,无奈的笑了笑然后回他:“让您失望了。”

穆钊笑了,眉眼如画,整个人像是沐浴在阳光里面。容冉觉得自己的心扑通了两声,突然后悔刚才怎么没答应李子昂的建议。

她还没从穆钊的笑容中缓过神来,听到穆钊接着说:“我看到那些新闻,也以为你是耍大牌,演技倒退。但是看你拍这部电视剧,我为我之前的想法跟你道歉。”

“哈?!”

容冉没想到他要说的是这件事情,还有人为自己曾经的想法道歉的?“没关系,这不算什么,不值得再专门道歉。”

她万万没想到的是,穆钊下面还有话说:“所以你愿意,当我导演的电视剧中的女主角吗?”

“......”看了看天上,今天没下红雨啊。

穆钊被她的动作惹笑,问她:“我水平有限,你不嫌弃我的能力已经是我的荣幸。”

容冉觉得这个事情,她需要好好的思考一下。毕竟自己以往的偶像,让自己当他电视剧里的主角,虽然很想要去,但是随之而来的影响也要好好思考一下。“我能不能先想一下,之后给你回复。”

穆钊自然点头应允,然后把手机拿出来:“我们直接加微信,到时你手机微信通知给我也可以,我手机不常在身边。”随之还递过来一张名片。

被要走微信的容冉,看着手中的名片还有些没回过神。这么快就完了?

回过神来,觉得穆钊真的是一个很绅士的人,如果她不好意思打电话拒绝,直接微信说一声。让她掌握主动权,他担当着只静静等待联系的那个人。

“回神了!”

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是去而复返的路雁菱,眼中满是好奇。容冉没有隐瞒,直接告诉她:“穆影帝,想让我做他拍的电视剧里的女主。”

路雁菱哇了一声,赞叹:“太棒了,你看这就是机遇来了,挡也挡不住。”

晚上路雁菱依旧来了容冉房中,让容冉跟自己打游戏。容冉为了让自己的排位更高,欣然应允。两局结束,容冉被路雁菱带着活到了最后,还如愿得到第一名。

这时候到下面帮她们买宵夜的姜糖糖,脚步匆忙的进来,脸上满是焦急,大喘气还没缓过来就说:“冉冉,白茉茉那贱人,应该是看到新闻说穆影帝一直在剧组,跟钱姐联系,说能不能给你和穆影帝弄点绯闻,这样能转移一下公众的视线。”看到路雁菱在这,姜糖糖也没顾忌直接开口。

“卧槽?!!”

路雁菱已经先做出反应,反倒是当事人淡定的不行。

容冉对路雁菱示意游戏暂停,问姜糖糖:“钱姐打电话过来了?”

姜糖糖点头:“钱姐隐晦的问了一下。说想看看你怎么想的。”但是按照钱姐以往的行为,真会这么做也不是不可能。

钱姐是把自己前途和利益看重些的那一类人,白茉茉咖位比容冉高一点,现在又有希望和吴家拉上关系,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保谁弃谁。

容冉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但是钱姐没有直接买水军转移视线,而是打电话来问,肯定也猜到了白茉茉虽然跟吴家拉扯上关系,但是不会像新闻里说的那样能顺利嫁入吴家。

钱姐来问她怎么想的,一方面是顾虑她可能扑腾出点大水花,毕竟这部剧她当的主角,一切都不好说。另一方面,可能是害怕得罪到穆钊的粉丝。让她来做决定,倒是一箭三雕。不管事情怎么发展,白茉茉,她,穆钊,钱姐都能不得罪。

这点心眼,现在在她这里根本不够看的。

容冉告诉姜糖糖:“你就这么回钱姐,说我已经给白茉茉担了几回罪名,如果钱姐觉得我的前途无所谓,可以按白茉茉的想法来。穆影帝邀请我来当他拍摄的剧里的女主角,明天我也会给推了。”

姜糖糖还不知道容冉收到了穆钊的邀请,惊讶的问:“穆影帝?女主?!!!这么厉害。”

容冉点头:“我想了想,如果在穆影帝导演的剧中担当女主,带来的利益应该会比□□大。”

一旁的路雁菱一脸的意料之中,姜糖糖已经高兴坏了,就差跳着告诉所有人:“我现在就打电话给钱姐!”

——

康元十二年十二月冬五日,容冉正浆洗着盆中的衣物,手上有了几个红彤彤的冻疮,但是她像是没看到,依旧一下一下搓着。漂亮的桃花眼清亮,不时地往厨房看看,炉子上熬着给婆母的药。熬这一碗就是将近一百五十个大子儿,一天要三次,不能有差错。

用麻布垫着掀开盖子看了看,苦涩的味道袭来,已经习惯这个味道,所以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门口有人敲门,她盖上盖子,连忙去开门。谁知道门口竟然站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这姑娘脸上还有点婴儿肥,圆圆的大眼睛很招人喜欢。身上穿着崭新的衣裙,背着一个小包裹。

家中没有什么亲戚,容冉问:“姑娘是……?”

那姑娘回道:“夫人,奴婢叫连翘,季将军把奴婢买下来,让奴婢来侍候老夫人和夫人。”

屋里婆母的声音传来:“小冉,是那个臭小子回来了吗?”

容冉让这个名叫连翘的丫头跟着自己***,进了正堂。“母亲,靖煊没回来,这是他买下来的丫鬟来侍候您的。”

容冉让连翘上前,婆母却没有太欣喜,只道:“小冉,我知道苦了你了,可是家里实在没有多余的银子。我还想把药给停了。”

她听了这话,知道婆母又多想了,只怨自己没什么能力去赚钱,正打算安慰婆母,那连翘却先开口:“老夫人,奴婢不用给月银,奴婢的命都是将军救下来的。奴婢跟随边疆的商队进京,还带来了将军的书信和银子。”

季靖煊这么多年没在家不是没有成就,你看,他不是当上了将军。容冉和季王氏都很开心,当天还多做了两个菜,三人一起庆祝了一下。

书信和银子增加了信服力,连翘做事又还算勤快,就一直留在了家里。

第二年夏末,容冉又一次当完首饰进了药铺,按着往日里的方子给婆母拿了药。

因为她拿的药都不便宜,里面的大夫又经常去季家给公爹和婆母诊治,所以认识她。

“季夫人,你这段时间是不是觉得视线模糊,腹部也会不定时疼痛。”

容冉不知大夫怎么看出来的,点了点头:“赵大夫,我这是怎么了?”

听见赵大夫回她:“季夫人,您这是接触了什么东西,需要养病,不能再耽搁。明天我要去你家为老夫人诊治,正好给你好好看看。如果幸运,可以好个五六分。只是药钱……,可能会贵上一些。”

容冉摇了摇头,往自己的脚尖瞧去,意料之中看到自己像是多出一双脚。

“我不用看,忍一忍就会好了,还请不要跟我母亲提起来这件事。”说完给赵大夫道了谢,不顾赵大夫的劝导,往家里走去。

容冉到家把药给了连翘,同婆母说了一会儿话,就回了自己屋里。看着屋内自连翘来了以后,多出来的这些不属于京城本土的玩意儿,突然就泄了气,自己这么多年的坚持化为了灰烬。

“季夫人,你这是中毒的迹象。”赵大夫的话犹在耳边。

容冉季靖煊小说

小说我不是你夫人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相关小说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