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六零之组织给我做媒(褚湘瞿瑾铖)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六零之组织给我做媒(褚湘瞿瑾铖)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六零之组织给我做媒(褚湘瞿瑾铖)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主角是褚湘瞿瑾铖的热门小说为您奉上,六零之组织给我做媒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小梁有些自责,如果不是自己不争气的生病,如果不是自己掉队,自己就能帮上班长的忙,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还要班长照顾自己。

3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是褚湘瞿瑾铖的热门小说为您奉上,六零之组织给我做媒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小梁有些自责,如果不是自己不争气的生病,如果不是自己掉队,自己就能帮上班长的忙,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还要班长照顾自己。

褚湘瞿瑾铖小说简介

褚湘找了那个班的班主任,先请他们配合出节目,然后对那个班的节目进行跟踪指导,转的比陀螺还累。
“你参加工作才几天呢,就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你一个人办,我看你都累瘦了。”
之前脸上还有点肉,现在整个下巴都尖了,胳膊细的两个指头都能圈起来,衣服也宽松多了。

六零之组织给我做媒全文阅读

“褚老师,是这样,马上就是国庆节了,咱们学校得组织各个班级搞个活动,普天同庆嘛。”
这天,教务主任又一次找上了褚湘,笑的分外慈祥。
“你是新来的,这事按理不该找你,但黄老师请假了,你是咱们学校唯一一个多才多艺的老师,我只能找你,问问你的意见,你看这个任务你能不能胜任?”
职场上,领导把任务交代下来,有困难也要接下来,何况一个国庆活动,对褚湘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上大学的时候她是学校宣传部部长,组织过很多大型校园活动,这对她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领导信任我,愿意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我,我一定不会辜负领导的信任。”
教务主任非常高兴,笑道,“好,年轻人就是要有这样的冲劲。有困难了反馈过来,我来帮你解决。”
“谢谢领导,有您这话我就更加安心了。”
褚湘找了那个班的班主任,先请他们配合出节目,然后对那个班的节目进行跟踪指导,转的比陀螺还累。
“你参加工作才几天呢,就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你一个人办,我看你都累瘦了。”
之前脸上还有点肉,现在整个下巴都尖了,胳膊细的两个指头都能圈起来,衣服也宽松多了。
“我还好,虽然忙,但挺充实的。”
她可不觉得瘦是什么坏事,其实原主模样挺好,这几年在她的锻炼和保养下越发出众,因为年轻的关系,有点婴儿肥,脸上的肉不像身上可以通过训练塑形,是很难减的,现在可好,婴儿肥掉了,整张脸更加立体精致,相貌更加出众了。
褚湘考虑过婚姻问题,毕竟年龄摆在这,以褚家的家庭情况,她很可能嫁给一位军官,或者一名公务员,不管对方身份如何,一定得是她喜欢的,看的顺眼的。
家里现在还不着急给她找对象的事,但这件事摆脱不了,一两年间肯定会提上日程。
外貌是一个人无形的资产,千万别相信“长得美不如心灵美”这句话,从古代今,外貌优势是一直存在的。
比如在学校,因为她长得好看,同学们更加喜欢她,老师们对她也更加照顾,这都是她自己能够感知出来的。
路上碰到部队的军人,小伙子们看都不敢看她一眼,她上去问两句话对方的脸就烧红了,现在部队里都知道,褚部长的女儿长得特别漂亮。
四年二班的节目是短话剧,话剧内容是褚湘跟汪文汉一起,根于一篇《金色鱼钩》的散文改编的。
故事内容发生在长征路上,故事人物是一位炊事班班长,一位红军战士和两位刚刚参加红军不久的小战士。三位战士因为生病离队,炊事班班长则是留下来照顾他们,确保他们能够安全无虞的回到革命队伍中。
班长是个中年人,个子高,背有点儿驼,两鬓斑白,皱纹满脸。红军战士小梁的设定是十八九岁,瘦弱有病,而小战士甲乙呢,设定为十二三岁,病弱交加,疲惫不堪。
那是长征途中的一个秋天,红军***草地,炊事班长奉命照顾三个病号。青稞面吃完了,战士们只好吃野菜、草根。一天,老班长用缝衣针做成鱼钩钓来了小鱼。
班长给他们煮了鱼汤,小战士们津津有味地喝着鱼汤。老班长坐在一旁慈祥地望着他们。
小梁看到班长没跟他们一起喝,奇怪的问道,“老班长,你怎么不吃啊?”
老班长抹了抹嘴,仿佛在回味着鱼汤的味道,“过了,我一起锅就吃,比你们还先吃呢。”
小梁半信半疑,跟两位小战士一起把美味的鱼汤喝完了。
“长征路上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从主席的诗句中就知道,长征万分辛苦,特别是没有食物的时候,草皮也吃,树叶也吃,一碗鱼汤,仿佛干涸中的绿洲,是他们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
老班长收拾好碗筷去河边洗碗,小梁悄悄跟在后头,只见老班长正坐在草地上艰难地嚼着草根和剩下的鱼骨头。
小梁的眼泪瞬间夺眶,失声叫道,“老班长,你怎么……”
不是说吃过了吗?那你为什么又在吃草皮吃鱼骨呢?
小梁明白,这是班长故意骗他们的,班长他根本就没有吃任何东西,是把好吃的东西留给了他们。
班长怔然的转身,看到小梁,支支吾吾的掩盖着事实的真像。
“我,早吃过了。看到碗里还没吃干净……扔了怪可惜的……”
小梁悲痛的摇头,“不!我全知道了。”
班长看了眼身后,拉住了小梁的手,“小点声,小梁。”
他搂着小梁,指着身后的小战士们休息的地方说,“咱俩是党员,你既然知道了,可不能再告诉别人。”
小梁自然是不同意的。
“可是,你也要爱惜自己啊!”
班长安慰道,“不要紧,我身子骨还结实。”
说完,他抬头仰望星空良久,低着声说,“指导员把你们三人交给我时说,一路上,我是上级,是***,是勤务员。再苦再累,也要把你们带出草地。我估摸着还要二十天的路程,这二十天,难熬呀!眼看你们一天天衰弱下去,真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党汇报呢?”
小梁有些自责,如果不是自己不争气的生病,如果不是自己掉队,自己就能帮上班长的忙,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还要班长照顾自己。
“可是,你总该跟我们一起吃点儿呀!”
班长摇了摇头,“唉,太少了。小梁,弄点儿吃的太难了。有时候等了大半夜,也不见鱼上钩。为了弄条蚯蚓做鱼饵,我不知翻了多少草皮。还有,我的眼睛坏了,一到夜里,找野菜得一棵一棵地摸……”
小梁急切的说,“老班长,以后我帮你,我看得见!”
班长笑着拒绝了,“不,咱们不是早分好了工了吗?再说,你病得也不轻,不好好休息会支持不住的。”
小梁不肯推让,这时候班长突然严厉了起来。
“小梁同志,□□员要服从党的分配。你的任务是坚持走路,安定两个小同志的情绪,增强他们战胜困难的信心!”
小梁张口无语,只能默默的留下眼泪。
又是一天,远处重重叠叠的山峰依稀可见。近处,四个衣衫褴褛的红军战士围在一起。身后,是茫茫的草地和一行踩得稀烂的路。
班长的情绪很是高昂,指着远处的山脉说,“同志们,咱们快走出这草地了。我们在这儿停一下,好好弄点儿吃的,鼓一鼓劲,一口气走出草地去。”
说完,他拿着针找水塘去了;小红军们也开始快活的找野菜、拾干柴。
过了好一会儿,战士们已经收拾好东西,火也生起来了,可班长还没回来,战士们赶紧去水塘边找人,却看到老班长在水塘边昏迷不醒,手里还握着鱼杆。
三人慌忙将老班长扶起,小梁让小战士把老班长抬到火推旁,自己留下来钓鱼。
钓了很久,终于钓上了一条,三人煮了一碗鱼汤,小梁扶起班长喂他喝汤。
“老班长,你醒醒!喝点儿鱼汤就会好的……”
小战士们跪在一旁哭泣。
老班长微微睁眼,脸上露出虚弱的笑容,拒绝了那碗鱼汤。
“小梁,别浪费东西了,我……我不行啦。你们吃吧,吃了还要赶路,这二十多里路,一定要走出去!”
小梁扶着班长悲痛的喊道,“老班长,你吃呀!我们抬也要把你抬出草地!”
老班长摇了摇头,摸了摸小梁的头,“不,你们吃吧,你们一定要走出草地去!见着指导员,告诉他,我没有完成党交给我的任务……”
话没有说完,老班长的手就滑了下去,小梁握住老班长的手,哭喊着,“老班长,老班长,你醒醒呀,醒醒呀!”
可惜老班长最后还是没能醒来,永远留在了这片草地上。
最后一幕,小梁小心翼翼地包扎好鱼钩,放在贴身衣袋里,动作缓慢。
他说,“老班长,等革命胜利了,我一定把这珍贵的鱼钩送到革命烈士纪念馆去。让我们的子孙后代瞻仰它,永远记住这金色的鱼钩,记住这峥嵘的岁月。”
改编完成后,王文汉自己都被深深感动了。
“这个故事很好,跟咱们学校非常契合,咱们不就是革命后代的学校嘛。”他对着褚湘问,“你觉得这几个角色让谁演合适?”
首先几个角色有年龄跨度,老班长是个中年人,小梁年纪又比战士甲乙大一些。
“班长就让周克学演怎么样?他个子高,人也瘦,到时候我给他化个妆,让他更贴近人物形象。”
大院生活条件不差,很多受过苦的家长们,不愿意自己的后代受自己吃过的那些苦,不肯委屈孩子,吃上面还是很舍得的,因此很多同学跟“瘦”字搭不上边,可长征路上缺吃少喝,大家都瘦成皮包骨,找胖的演肯定不合适。
既然演这个,在表演者上就得准确、契合。
汪文汉没想到褚湘会提议周克学,就他所了解到一些情况,周克学对褚湘做过一些过分的事,褚湘应该挺讨厌他才对,可她不仅不怪罪还把如此重要的角色安排给了周克学,太有胸襟气度了。
“你说行肯定行,那就周克学吧。”
褚湘既是学校文艺汇演的负责人,也是四年二班的老师,她的决定肯定是对四年二班有利的,汪文汉乐于接受她的意见。
剩下的角色,找了三个班里最瘦的同学,其中一个是班长孟扬,饰演剧情较多的小梁。
“让我演?”
褚湘找到周克学时周克学也很惊讶,以往学校各种活动,不管唱歌还是表演,他从来没有过上台的机会。
“是啊,你先把这个故事看看,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演好老班长这个人物。”
周克学心情复杂的接过稿纸,仿佛接过了无形的荣耀和希望之光。
他周克学也是个要参加表演的人了!

六零之组织给我做媒免费阅读

周克学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看完了整个剧本,想起了父亲。
他的父亲是革命军人,每次喝了酒就爱说曾经的军旅生涯,几十遍上百遍的听,听到最后实在是腻了,还嫌父亲烦人,看了这篇文章,他终于理解了父亲的那种难忘和伤感。
就像褚老师说的那样,革命的胜利来之不易,咱们要谨记先烈的牺牲谨记军人们无悔的付出,没有他们就没有崭新的,充满着希望的新生活。
这天回家,周克学难得主动问起了长征的事,周贵和兴致勃勃的拿出珍藏的五粮液,一边喝着小酒吃着花生米,一边说起自己长征的故事。
如果不是周克学年纪还小,他恨不得拿个酒杯给儿子,让他陪着自己喝。
周贵和说起长征路上草鞋磨破了,脚底板上起了老大的水泡,最后磨得发硬,也不敢处理,怕耽误了前进的速度。
还说走了很久很久的路,干粮吃完了,大家又累又渴,终于看到了一个湖泊,战士们不畏水寒,脱了衣服就下湖摸鱼,还比赛看谁摸的鱼最大最多。
在他的话里,有艰辛也有快乐,眼神里有着不可言喻的光彩。
“那时候苦,但心里是甜的,我们都相信革命一定会取得胜利。”
说完,周贵和沉默了,因为故事里的一些人,已经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他们是烈士,是革命胜利的先驱,是他这一生都会铭记的战友。
周克学没像以往那样嫌他爸说这些老话烦人,而是安安静静喝着粥,秦红英还觉得奇怪咧。
不过小儿子这阵子确实变得比以前好了,秦红英也没有多想,只当他长大了,懂事了。
周克学没把自己要演话剧的事跟父母说,等到九月三十学校汇演那天,秦红英才听大院邻居说了。
“红英,你咋还在家捣腾,你家克学今天有表演呢你不去看啊。”
秦红英一脸怔然道,“表演,啥表演?”
“啊,你还不知道?学校庆祝国庆,每个班都排了节目,他们二班是个《金色鱼钩》的故事,排了个小话剧呢,我听我家小四说的。”
“是吗?我还真不知道,这孩子,这么大事怎么不说呢。”
“赶紧过去吧,下午三点钟就开始了,就在礼堂那个小厅里。”
秦红英一看时间,还差半小时就三点了,赶忙擦了擦手回屋换衣服。
换了衣服匆匆忙忙出门,秦红英顺道去了办公楼,看看丈夫这会儿有没有时间。
这是儿子第一次参加学校的表演,他们做父母的得去捧个场,错过了以后可就见不着了。
…………
《金色的鱼钩》节目结束后,礼堂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周克学从地上站起来,眼眶还湿润着。
他穿的破破烂烂,为了贴合人物,褚老师还给他化了特效妆,比如用黑色眼影增加了皱纹效果。
这不是他第一次饰演老班长,可每一次表演,他都发自内心的为老班长感到难过,褚老师说,表演一个人物要探寻揣摩人物的内心世界,要有共情,把自己当成老班长,就能演出那个味道。
谢幕时,他听到台下震耳欲聋的掌声,听到大家的叫好,周克学从心底涌上一种成就感,仿佛找到了未来自己想走的路,他要一直这样站在舞台上。
王贵和秦红英夫妻也在台下,他们是听说儿子有个表演特意过来看的,过来只是出于一种捧场的心态,没想到儿子表演的这么好,真是出乎他们意料之外。
“真好。”
秦红英掖着眼角,不知道是被故事感动的,还是为儿子的优秀表演感到高兴。
“是啊,他终于长大了,懂事了。”
怪不得前阵子专门问他长征的事,这臭小子,有表演也不跟家里说。
秦红英手肘撞了下丈夫的胳膊,“他最近变化挺大,你也别老说他不懂事。”
“行行行,我不说,以后我每天都夸他懂事行了吧。”
红旗小学国庆汇演圆满成功,而此时的瞿瑾铖,正在荒漠黄沙中进行着紧锣密鼓的筹备工作。
这天深夜,瞿瑾铖忙完手头的工作正准备回去休息,看到师兄罗铭盛办公室的灯还亮着,他走过去敲了敲门。
“院长。”
罗铭盛看到瞿瑾铖,紧张的情绪放松下来,招手让瞿瑾铖进来。
“怎么样啊,压力大不大?”
罗铭盛拿杯子给瞿瑾铖倒了杯水,放在桌面上。
这话是问瞿瑾铖的,其实也是问他自己。
从他历经艰难回国接下了这个工作开始,这几年可谓殚精竭虑废寝忘食。
九年磨一剑,这次的试验至关重要,军令状已经立下,他肩头的胆子重若千钧。
瞿瑾铖走到桌边坐下,一向没多少表情的脸上浮起了淡淡的笑意。
“我还好,没有那么大的压力,在我看来,这次的准备非常充分。”
罗铭盛放下手中的茶杯,笑着拿手指虚点了点瞿瑾铖,“你啊,就是这么自信,不过也确实,咱们该准备的已经准备的很充分了。”
正所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过两天穆总过来。”
穆绍华,是解放军参谋长,军委副主席,国防科委主任,所有跟国防有关的项目都由他负责。
瞿瑾铖点头,在昏黄的灯光中他见罗铭盛一脸疲惫,劝道,“院长,你已经几天没好好休息了,早点回宿舍休息吧。”
罗铭盛露出温暖的笑容,“好,你也回去休息吧,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咱们两现在都是在革命,都不能垮了。”
瞿瑾铖笑着应下,回去休息了。
汇演结束就要开始国庆假期,褚湘终于能踏踏实实歇几天了,早上不用赶早起,不用上课也不用批作业,晚上做了个面膜,还爽翻天的从空间找了本闲书,边吃薯片边看。
背包空间里有手机有平板,可惜这年代连信号都没有,相当于有米没锅,吃不上饭。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陈瑛已经做好了早饭。
来首都之前褚湘担心过跟父母弟弟相处不好的可能性,毕竟长时间没有生活在一起,生活上肯定有很多习惯上的差异,但她过来的这两三个月,父母对她非常好,弟弟褚卫东也很友善,甚至有发展成“姐控”的趋势,褚湘对这样的生活还是挺满意的。
“姐,你来首都了也没到处逛逛,要不今天我带你出去转转?”
褚湘来的时候是夏天,首都的夏天炎热非常,她懒得顶着大太阳动弹,一直在家避暑,等学校开学了又是一摊子事,在褚卫东看来,他姐就没正正经经逛过首都城。
事实上,首都的名胜古迹褚湘都是去过的,不过那时候首都已经是国际大都市,科技极其发达,跟这个年代的朴实、厚重完全不同。
弟弟有这个心,做姐姐的也不会狠心拒绝,刚好当成秋游了。
既然是秋游自然的有秋游的样子,褚湘准备了些吃的放在铝制饭盒里,水壶里也装了水,褚卫东骑着他妈那辆二八杠的自行车,车龙头挂着吃的,后座带着姐姐褚湘,晃晃悠悠的出发了。
褚湘坐在后坐,感觉整个车像游虫一样晃来晃去,“褚卫东,你行不行啊,带不了就让我下车,可别把我摔坏了。”
十四五岁的少年,长得人高马大,随了褚国成,家里就一辆自行车,肯定得弟弟带姐姐,谁让姐姐是个柔弱的姑娘呢。
“不会,我稳着呢。”
褚卫东控制好龙头,很快车子就稳了下来。
还没出院子,路上就碰到了几个褚卫东的发小,“褚卫东,骑车上哪儿去啊?”
没见过褚湘的发小问,“褚卫东,这就是你姐啊?”
“不是偷偷交女朋友了吧!”
褚卫东单手脱车龙头,比了个拳头,瞎说挨揍的意思。
“我姐,去市里转转,你们去不去了?”
“我们就不去了,去树林里打鸟呢。”
褚湘抬头看着天空上自由飞翔的鸟儿,哀叹着它们未知的命运。谁能想到,这时候泛滥的大自然生物,到2120年,好些都成了濒危物种。
连麻雀都受保护呢。

小说推荐

门外柳花飞,玉郎犹未归。怎么样,六零之组织给我做媒褚湘瞿瑾铖小说免费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很好看吧,信小编没有错。收藏哦!

相关小说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