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别闹(沈临瞳傅谨恒)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别闹(沈临瞳傅谨恒)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别闹(沈临瞳傅谨恒)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沈临瞳傅谨恒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别闹全文免费阅读。该小说作者是绿了樱桃 ,讲述了那个粉色的桃心铁盒静静躺在傅谨恒的掌心,带着几分超越牛扎糖的浪漫。“这两个你不拿么?”

3

举报
下载阅读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沈临瞳傅谨恒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别闹全文免费阅读。该小说作者是绿了樱桃 ,讲述了那个粉色的桃心铁盒静静躺在傅谨恒的掌心,带着几分超越牛扎糖的浪漫。“这两个你不拿么?”

小说简介

沈临瞳是申城四中最漂亮的姑娘,妖孽且轻狂。但她没有想到不过半年,班里却大变样。
原来,他们班来了一个的转学生,学习好、体育好、长得帅。清冷禁欲的不像话,大家都说能搞定他的女生怕是还没出生。直到出国交流的“妖女”拎着行李箱回来了……

别闹全文阅读

那个粉色的桃心铁盒静静躺在傅谨恒的掌心,带着几分超越牛扎糖的浪漫。
“这两个你不拿么?”
傅谨恒看了沈临瞳那亮亮的眸子一眼,心中暗笑,明明后面两个才是她喜欢的味道吧,刚才拿给自己是的时候明明还有着小不舍,怎么还要再给他。
真要拿走了,她怕是会舍不得的。
这样想着,傅谨恒微微颔首,“对,就要这个就好。”
那好吧。
其实,本来还想着这样一个清冷帅气的男生,至少会选哪个蓝色云朵呢。
“那,剩下的两个以后我们上课一起吃好了。”
上课吃?
他看着像是一个上课会吃东西的人么!
“好好上课。”
提的学习,傅谨恒的语气中不自觉的带上了些严厉与正式。
沈临瞳的嘴巴嘟了一下,声音中带着显而易见的委屈,“那好吧,那下课我们一起吃。”
上课铃正式响起,“铃-铃-铃”的声音将两个人的对话终止。
所以他们谁都没有发现,在门外的那双正看着这一切的眼睛。
……
后面的一节课,傅谨恒看着桌上那个小小的糖果盒,居然第一次涌起来上课想吃东西的冲动。
后面的两节课是生物和地理,沈临瞳听得倒是认真,甚至在她的笔记本上认真的画着写写画画。
时不时的从桌洞书包里掏出各种各样傅谨恒从没见过的文具。
最后,各色彩笔、胶带零零散散的铺了一桌子。
等到下课铃响了,大家都匆匆忙忙地收拾东西往食堂赶,或者背着书包回家走。
沈临瞳却还在那里认真的写笔记。
这一点,让傅谨恒十分的意外。
在他的最初认知里,沈临瞳的最初人设是一个马虎、娇气又有些贪玩的形象。
这种放学了还在认真记笔记的形象,他是根本没有想到的。
不远处,文蔷、徐娇也在那里叫她,“小瞳瞳,走啦!”
沈临瞳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句,“马上就好。”
那认真劲儿,简直让人侧目,文蔷严重怀疑她其实是小说看到精彩高-潮的部分,不舍得站起来。
就连傅谨恒都忍不住开口道:“你中午放学,不回家吗?”
她应该是个走读生吧?
听到帅帅同桌问她,沈临瞳才从笔记本中抬起头来,有些无辜地看着他。
“我回的,教室是要锁门了么?”
“对,学校有规定,中午教室必须要锁门。”傅谨恒负责任的解释,作为四班的班长,他要做好这个工作。
“那一会儿,我来锁行么?”沈临瞳实在很想继续把这几笔写完。
文蔷已经收拾好,靠在课桌边上又催了一遍,“徐娇刚才已经在手机上取了号,估计快排到号了,倒是快点啊!”
“你们先走吧!班里的门,我最后锁?”沈临瞳直接对他们两个讲。
“小瞳,你大中午头儿的不吃饭,还要在这里搞学习么?”
文蔷凑过来一看,看到沈临瞳居然那画满洋流分布。
文蔷:“!”
新学期的第一天,就要这么努力么?
沈临瞳这是被学神感染了么!?
其实,实话实说,沈临瞳是她们这一帮纨绔女小团体里学习成绩最好的一个,但是也是平时玩的最凶的一个。
文蔷她们可以不愿意承认,沈临瞳的脑子比自己的好,但是却又不得不在押题大佬面前低头,让堪比“神笔马良”的在大考小考之前给她们划重点。
“你和娇娇、小团她们先去吃吧!不用等我了。”
文蔷还是带着满满的不可思议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教室里的同学越来越少,等深临瞳终于把自己需要的笔记整理完的时候,才发现傅谨恒正站在外面的走廊一边远眺,然后一边…吃牛扎糖…?
“你怎么还没走啊?”
沈临瞳中午不想背书包了,只拿上自己的手机和一把折叠小阳伞就走了出去。
“我还要锁门。”
“不是说我来锁就行吗?”
沈临瞳不懂了,现在班长都这么认真负责了么!
傅谨恒讲糖纸揣到自己的裤兜儿里,长腿一迈走到后门边上,将门网上***一提,然后再狠狠一带,才将门关好。
“啪嗒”
锁落门关。
沈临瞳:“!”
学校是不是应该把教室翻新一下了?
要不然怎么这锁个门的动静是要拆楼么,是不是也太大了些!
沈临瞳第一次对申城四中的校园建设产生了质疑。
两个人一前一后错开半个身子的距离往楼下走,谁都没有说话,这空气中突然的安静一下子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拘谨。
“中午你回家吃饭还是去食堂吃啊?”沈临瞳随意问道。
“嗯?”方才傅谨恒有些走神,“今天在学校门口的小店随便吃点吧!”现在这个点了,食堂的菜怕是不多了。
沈临瞳歪头看了他两眼,并没有产生什么质疑。因为申四的食堂,真的很难吃就是了。她还深刻的记得,去年刚开学军训的那段非人时光。
难吃程度,真的,她不要再想了。
沈临瞳往前快走了两步,和傅谨恒完全并排:“那你和我一起去吃吧,文蔷她们都已经在Vanke订好位置了。”
傅谨恒条件反射一样拒绝:“谢谢,不用了。”
“现在你再去学校周边的小店,怕是也要排队的。”
在沈临瞳的认知里,学校里的很多都嫌食堂的饭不好吃,就算中午不回家,也都是去外面吃的。
傅谨恒还是没有松口,沈临瞳也不想再强人所难。出了校门,和帅哥新同桌脆生生地说了声“下午见”,就举着自己的小阳伞,脚步轻快地往商场走。
傅谨恒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要吃点什么,想着随便吃点然后找的书店看会儿书吧。
等他抬头寻找目标店面的时候,抬眼就看见不远的地方,沈临瞳正举着小伞抬头和一个个子高高的男生开心地说话,两个人很熟悉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
傅谨恒忽然觉得这一幕有些刺眼。
也许是阳光太强烈了吧,晃得人眼晕,有些不想看下去。
傅谨恒转身就往相反的方向走,没有再往沈临瞳那个方向看一眼。
************************
等到几个人玩玩闹闹的吃完中饭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打了下午的预备铃了。
教室里的风扇乎乎的转着,但是所有人都还是懒洋洋的。
沈临瞳和文蔷她们踏着上课铃的尾音走进教室。
狠狠的喝了一口手上的轻摇椰子凤梨爽,沈临瞳才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今天外面也太热了!”沈临瞳像是在感慨,又像是问他。
所以傅谨恒并没有开口接话,只当她是自己在那里抒情。
但是,放在桌子上的数学书有意无意的往旁边推了几厘米。
数学老师今天在他们班四班有两节课,上午下午各一节,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疲惫啊!
所以,一上来数学老师也看出大家都没有睡醒,一副瘟鸡的样子,无奈道:“翻开第7页,大家先把这最后三个练习题做一下,先讲这个。”
大家纷纷低头做题,下笔飞快,如有神助。
“阿童木!”
背后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沈临瞳一跳。
“尚小勇,你这是想吓死我呀!”沈临瞳有些不满意的用气儿怼了尚小勇一次。
傅谨恒也跟着沈临瞳一起回头看了一眼。
还是中午看到的那个男生。
“喏,这个拿给你用。”尚小勇说完,酷酷地转身就走。
沈临瞳看着手上那本,明明还是新书却已经窝的全是角儿的课本,和傅谨恒那写着工整笔记的课本一比,心中有些淡淡的嫌弃。
然后,沈临瞳又发现,已经走了的尚小勇去而复返,蹲在自己身后小声说,“我下午第三节还用,大课间你给我送回来。”
“好了好了,知道了!”沈临瞳头也不回的说,“你快回去上课啦。”
尚小勇趁着数学老师在讲台上板书题目,目光快速在四班教室里扫了一圈。最后,目光聚焦在傅谨恒的身上。
这个长得帅,学习好,打球野的男生,他也是听说过的。
草,阿童木的同桌怎么是他啊!
神烦!
尚小勇一下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现在花钱托人找找关系,转到四班来还来得及么。
傅谨恒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别人的眼中钉,他只是在沈临瞳拿到要用的数学课本的时候,默默将原本想要共享在两人之间的课本,挪回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上来。
规规矩矩的摆着,就像用尺子丈量过那样,绝不越界分毫。
这节课,傅谨恒就当自己还是一个人坐,所以终于找回了原本属于数学课的节奏。
下课铃一响,他就从后门出去了,没有给沈临瞳找他闲扯的时间。
下一节化学课,傅谨恒也是在那里安静地听课,安静地记笔记,没有因为同桌在那里搞东搞西而再分散一点的注意力。
直到,大课间。
尚小勇站在四班的门口,看着后门的那个空着座位,□□□□地问:“喂,她人呢?”
傅沉迷学习谨恒当然不会理他,有没有问自己,他干什么要答话。
没人理自己,尚小勇整个人都暴躁了。
“喂,沈临瞳她人呢?我问你话你听不见么!”
说完,尚小勇不耐烦的用脚踹了踹傅谨恒的椅子,整个人拽的不行。
但是,被人欺负到头上。
他还是不能忍的。
傅谨恒回过头,面无表情地问:“你踢我椅子干什么?”
尚小勇从来没有觉得看一个人会有这么不爽的,明明只是正常的问答,但是他总觉得傅谨恒看自己就像看蠢货一样,一脸的鄙视。
但是,这毕竟是别人的班级,尚小勇还恢复些许的理智,努力克制住想打人的冲动。
“我问你话,你怎么不回答?”
“你问我?”傅谨恒也硬硬的回答,“我叫‘喂’么?”
这人傻-逼吧!
尚小勇在心中问候了他的母亲,深吸一口气,“同学,我问你,沈临瞳现在在不在?”
傅谨恒睨了他一眼,目光在教室里扫了一圈,认真中带着蔑视,道:“不在。”
就这么大点教室,你自己不会看么!
尚小勇在傅谨恒的眼睛里解读出了这个意思。
出于素养,回答完这个毫无营养的问题后,傅谨恒就直接转身,留下一个挺拔却高冷的背影。
尚小勇平时虽然冲动,但是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冲动。一股无名火儿,止不住的往上冒,压都压不住。
尤其是,看到傅谨恒从桌角一本练习册下面,拿出一个桃心铁盒并撕***装,吃了一颗牛轧糖后。
尚小勇的火儿,彻底的压不住了!
操!

别闹免费阅读

按照学校的规定,不是同一个行政班的学生,在没有开始实行走班制度前,是不允许乱窜班级的。
但是现在,尚小勇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往前猛地一迈,直接一步跨到傅谨恒的座位边,咬牙切齿道:“你吃的糖谁给你的?”
“我吃什么东西,还要和同学你做个报备才准吃么?”傅谨恒唇角微扬勾起一抹冷笑,带着些许嘲讽不答反问道。
尚小勇恼羞成怒:“对!”
“对什么对!尚小勇你对我恒哥客气点,我恒哥不打人,可不代表我陈旷不打!”
陈旷不过出门上了个厕所,哪想到回来就看见,有人在墙角搞自己兄弟。
这引人注目的一嗓子,一下把四班大课间还留在教室里同学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他们这个角落。
傅谨恒不自觉地眉头一皱,道:“有什么事出去说吧,不要影响到别人学习。”
陈旷:“???”
这个时候,你还能想到学习呢!
行吧。
学霸的世界,他是不大懂了。
“好,出去说就出去说。”
尚小勇梗着脖子强硬的很,二对一怎么了,他尚小勇从小到大就没再怕的。
在出门的一个那会儿,陈旷朝傅谨恒递过去一个“?”的眼神。
傅谨恒:“?”
陈旷:“……”
这俩人都不知道是怎么肥事,就要去约架么?
感觉好草率哦。
尚小勇往墙角的楼梯一靠,十分张狂地开口:“好了,我现在出来的了,怎么是要和我单挑么?”
“单挑什么?”傅谨恒的声音里依然十分平静,“我压根不知道你来找我干什么?”
尚小勇当然不能说是因为看见对方吃了沈临瞳买的糖,那样多掉价。
所以,尚小勇只能恶声恶气地说:“你给我离沈临瞳远点,听见没!”
“嘿!我看你小子找打是不是!”
陈旷初中的时候就和尚小勇不对付,现在上高中了,就更加不对付了,一听他在这吆五喝六的就想狠狠地揍他一顿。
“为什么要离她远点?”傅谨恒问地有些认真,“她人挺好的啊?”
我当然知道她人很好啊!
要不然我担心什么?
“她不是平时你撩过的那种女生?”尚小勇气愤道。
傅谨恒:……
“你什么时候看见我撩了别人了?”
尚小勇给了他一个大家都是男人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货色的眼神。
上学期,傅谨恒刚转来四中的时候,那各班女生偷偷摸摸给他塞情书的样子,尚小勇可是亲眼见证过的。
当时他还想,幸好阿童木去美国做交换生去了,要不然两个人在一个班,可是真够叫人担心的。
未曾想,这让人提心吊胆的日子来的这么快。
沈临瞳不但回来了,还和这个“勾三搭四”的男生坐在一起,他简直要气死了好么!
不行,他今天回去就要他爸和班主任说,他要转班!立刻!马上!
“我当然看见了!”尚小勇保持着自己最后的倔强,“我之前都看见,就在这个楼梯转角,有个短头发的女生给你送了一个天蓝色的礼物,你都笑着收下了!”
尚小勇昂着脖儿,“你可别说没有这回事儿。”
“短头发?天蓝色礼物?”
傅谨恒在自己脑中数据库中快速检索,最后目标锁定。他好看的嘴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地看了陈旷一眼。
陈旷直觉觉得不对,因为他从没见过恒哥收过哪个来表白女生的礼物。
但是,短头发,蓝礼物?
这他妈不是之前自己收获的爱慕么?
怎么算到傅谨恒的头上了!他只是代为转交一下好么。
陈旷伸出手在尚小勇肩膀上不轻不重的锤了一下,“那是老子的‘桃花’,眼睛看清楚点。你小子都没有看清楚,来这里乱放什么屁话!”
“陈旷,你丫儿嘴巴给老子放干净点!”
尚小勇的熊脾气也上来了,反手又去推陈旷。都是,年轻气盛的大小伙儿,三下两下做势就要扭打起来。
陈旷上学期就因为打架被记了处分,这学期要是再记一个,能不能上完高三顺利去参加高考都不一定。
傅谨恒赶紧上前,拦住了这两只的少年。
“开学第一天就打架么!”
傅谨恒让自己尽量的平静,不和这种冲动的蠢货怄气,“尚小勇是吧,我不管你之前那些道听途说的事是从哪里知道的,但是我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不要用你那狭隘的观点来看别人。”
“我和谁做同桌也是我们事,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
别看傅谨恒的音量不大,但是他说的每一个字,都像一个铁钉一字一字的敲在尚小勇心里。
尚小勇威胁道:“你以后最好不要有事儿,栽在我的手上。”感觉自己没说够,他又补充道:“你给等着!”
“你在等着什么?”
沈临瞳的声音从背后冒出来,直接吓得尚小勇一激灵。
沈临瞳举着个冰激凌,站在最后一节台阶上,和自己的几个小姐妹们一起看着这三个不知道在搞什么的男生。
男人之间的秘密,是不能让女人知道的。
所以,他们很默契的什么都没有说。
搞什么呢?沈临瞳疑惑的看了徐娇她们一眼。
徐娇也给了一个,我怎么会知道的眼神。
行吧,管他们呢!
“尚小勇,你等我一下。”沈临瞳说完,就从三个男生身边侧身而过,跑回教室拿出那本借来的数学书,“喏,给你。”
尚小勇在沈临瞳面前,就像一只落了汤的鸡,没有一点点的神气。
“帮我记笔记了么?”
沈临瞳看都懒得看他一眼,“你还想让我给你记笔记???”
“不,我不想。”尚小勇的声音里殷勤却略有失望。
沈临瞳继续***了一口冰激凌,“不想最好。”
说完这句,沈临瞳就转身回了教室,没有一点作为话题中心人物的自觉性。
留下的三个男生,相互不爽了散去。
……
看见沈临瞳吃的那个甜筒,陈旷和傅谨恒两个也一下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走,哥给你买个甜筒压压惊。”傅谨恒笑道。
“滚,爷刚才收到的心灵伤害,是你一个甜筒就能安抚的了的么!”陈旷整个人又抖了起来。“还要再加一个自选!”
“行。”
“你不想问问刚才那傻-逼的事么?”陈旷还是忍不住想吐槽一下。
傅谨恒微眯了眯双眼,笑了一下,“我问他做什么?给自己凭空找不痛快么?”
陈旷:“……”
用手肘顶了他一下,陈旷不满意道:“你能不能有一点属于学霸的求知欲?”
傅谨恒无所谓的笑了笑,“好,那你说吧。”
怎么好像小爷求着你听似的!
“之前和你说过,从小到大明里暗里喜欢沈临瞳这妖女的男生,排起队来能从操场排到校门口,而尚小勇这逼就是***狗中的领头狗……”
领头狗???
************************
后面几天,傅谨恒真正见识到了,沈临瞳的人气。
因为,每天下课、放学,路过自己教室探头探脑,和同四班学生套近乎的外班男生多了起来。
四班的男生,走在校园里都觉得自己更骄傲了。
但是,男生们是高兴了,女生们就不好说了。
四班的女生,除了汪小青那几个,其他人和沈临瞳关系还不错。
所以,大课间坐在教室看《未来简史》的傅谨恒,用余光看见班上好几个女生过来找她说小悄悄话。
“她真这么说?”沈临瞳有些不敢相信。
四班的文艺委员季清,平时像只骄傲的白天鹅,清冷的要命。傅谨恒从没见过她和谁这么热情的交流过。
当然,也不算是热情,但是绝对比对其他同学温情许多。
季清的目光从傅谨恒的身上淡淡扫过,冷冷清清地“嗯”了一声,心道:这男人啊,真是祸水。
“她这是图什么呢?”沈临潼有些不懂。
“图什么?这你都想不明白?”季清看她的眼神像是看傻子。
沈·八面玲珑·临瞳当然不会承认,辩解道:“我当然想的明白,我只是不懂她做这件事有什么意思,她那成绩,来不了咱们班吧,弄这些有的没得,有什么意思呢?”
“总之,你这几天小心些吧。”季清冷冷地劝了一句,“对了,那个画展的的票,谢谢你了。”
听到这里,沈临瞳那莹润的嘴唇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本就带着几分妩媚的眼神里更增了几分轻挑。
只见她一推座椅站了起来,像个花花公子一样勾住了季·冰美人·清的下巴,又从那紧俏精致的下颚线条上情划了一下。
“能博得美人一笑,是我的荣幸。”
季清听后愣了一下,随即柳眉微颦,然后一把推开沈临瞳拿楷油的手,轻斥道:“没个正形儿。”
“美人生气啊,也是好看的。”
傅谨恒听到,沈临瞳坐在那里感慨道。
傅谨恒有些想笑,但是面上却不显。刚想继续低头看书,忽然就见到本来还在目送季清的目光,定定的落在自己脸上。
眼神的碰撞,让傅谨恒的心忽然紧了一下。
试问谁能对着那样美丽的眼睛无动于衷呢。
傅谨恒默默错开的视线,目光落在那带着隐隐粉红色唇印的养乐多瓶口。
他也有些想喝养乐多了。
“你也好看。”
沈临瞳又仰头喝了一口,***了***嘴唇上的奶印,然后当面肯定了傅谨恒的颜值。
“你看我就是因为好看?”
傅谨恒的声音里听不出喜怒。
见沈临瞳点了点头,他的心里莫名地有些憋气和失望。
忽然,沈临瞳变戏法一样又从抽屉洞儿里拿出一瓶养乐多,直接塞进傅谨恒的手里。
沈临瞳笑的一脸灿烂:“但你不只是好看啊,还学习认真,打球也帅,还热心帮助同学,最重要的一点是——你是我的同桌呀。”
傅谨恒听完这段彩虹屁,有点想笑。
只见他那如宇宙深邃的墨瞳里,霎那间繁星闪烁,透露出点点笑意来。
“给我的?”
傅谨恒摇了摇还没有他半个手掌大的小奶瓶,含笑问道。
“不是呀!”沈临瞳给了个否定答案。
傅谨恒:“?”
沈临瞳妙眸一转,偷笑道:“我是想,你帮我把它打开呀。”
愣住。
傅谨恒真的被这个回答惊呆了一秒。
只听说有女生瓶盖拧不开的,没听说还有人会养乐多的撕口也撕不开的呀!
依言,傅谨恒把这个撕了个***儿,递给沈临瞳。
沈临瞳刚笑眯眯的接过,打算不逗他了,就听到一个温柔似水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傅同学,你在忙吗?”

小编倾心推荐

愿每一个看文的你,都能拥有最美好的爱情。以上就是精心为您准备的别闹完结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文笔诙谐幽默,内容新颖有趣,故事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塑造***,强烈推荐!

相关小说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