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神医狂妃甜且娇(秦偃月东方璃)完整免费完结版全文阅读 完整免费完结版全文阅读
神医狂妃甜且娇(秦偃月东方璃)完整免费完结版全文阅读

神医狂妃甜且娇(秦偃月东方璃)完整免费完结版全文阅读

一样的古言,不一样的精彩。《神医狂妃甜且娇》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溪照影原创的一部古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娘娘,我先扶您进屋。”翡翠迈过来的时候,鞋子上沾染了血迹。血迹印在雪地里,晕染开来。

3

举报
下载阅读

一样的古言,不一样的精彩。《神医狂妃甜且娇》是由当红网络作家溪照影原创的一部古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娘娘,我先扶您进屋。”翡翠迈过来的时候,鞋子上沾染了血迹。血迹印在雪地里,晕染开来。小编为您带来神医狂妃甜且娇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简介

“娘娘,我先扶您进屋。”翡翠迈过来的时候,鞋子上沾染了血迹。
血迹印在雪地里,晕染开来。
苍白和鲜红,一如记忆中的颜色,那种,无限接近死亡的色彩。
秦偃月看着鲜血逼近,脸变得更加苍白。

神医狂妃甜且娇全文阅读

“娘娘,我先扶您进屋。”翡翠迈过来的时候,鞋子上沾染了血迹。
血迹印在雪地里,晕染开来。
苍白和鲜红,一如记忆中的颜色,那种,无限接近死亡的色彩。
秦偃月看着鲜血逼近,脸变得更加苍白。
“翡翠,别,我没事,先把血冲洗掉,只要把血冲掉,我自会恢复。”她牙齿颤抖,冷汗涔涔。
对曾经从事医务工作者的她来说,血液恐惧症,也就是俗称的晕血症,是一种特异恐惧症,更是断送她医生生涯的罪魁祸首。
她治愈了很多人,却治愈不了自己。
每每发作,都是一场灾难,而今天尤甚。
翡翠只得先打了水来,将周围的鲜血冲洗掉。
鲜血被清洗掉之后,空气里还残留着***味。
好在雪下得不小,白雪沸沸扬扬如飞絮散落,染红的石板被雪覆盖后,秦偃月的状态也恢复了一些。
她慢慢站起来,站得有些猛,头晕得厉害,身子摇晃了几下,扶住了栏杆才不至于摔倒。
翡翠忙去扶住她,“娘娘,您先进屋休息一下。”
“嗯。”秦偃月回到屋子里。
屋子里的炭火燃烧得正旺,暖意盎然,与外面的冰天雪地对比鲜明。
翡翠拿了个垫子,扶着她在炉子跟前暖和着。
秦偃月将颤抖的手靠近火炉,银碳剧烈燃烧,火苗上窜,形成一条火龙,在炉膛路盘旋叫嚣。
暖了十来分钟,被冻透的身体终于暖和过来。
“娘娘,您的手腕怎么变青了?”翡翠看到她的手腕时,惊叫了一声,“青了一大片,看起来好生吓人。”
“没事,淤血了,涂一些药膏就可以,问题不大,别担心。”秦偃月晃了晃手腕,还是有点疼。
这手腕纤细得不像话,像是一折就要断的。
这具身体也非常纤弱,力气不大,还整天病恹恹的,十分不健康。
接下来的日子,她必须要好好补补,多运动,让这身体强壮起来才行。
翡翠将跌打损伤药膏拿过来,细细给她涂上,又用手绢包起来,“娘娘您受苦了,那些人真的好过分,将琥珀打成那样也就算了,还对娘娘您出手。”
她抽了抽鼻子,“未免太欺负人了。”
“我没吃亏。”秦偃月笑着说。
不仅没吃亏,还将秦雪月气个半死。
秦雪月本就肝气郁结,怒火上冲,今天这事一出,怕是要气炸了。
尤其是陈妈妈三根手指被切断之后,秦雪月的脸色明显变了。
“我本来不想切断她的手指。”秦偃月叹了口气。
在那种情况下,她挣脱不开陈妈妈的控制,只能将刀子拿出来自保。
而,用刀子划破陈妈妈的手指就会想到鲜血,一想到鲜血,手就颤抖不停,力道控制不好,刀子又锋利无比,才将她的手指切下。
“就算娘娘没吃亏,奴婢也很担心。娘娘您不知道,刚才可把奴婢吓死了,三王妃步步紧逼,要换了奴婢,肯定早就慌了。”
秦偃月安慰道,“怕什么?你不是配合得挺好么?刚才莫说秦雪月他们被吓坏了,就算是我也吓了一跳,你演得太逼真了。”
翡翠的演技,着实出乎她的意料。
她一出场,把所有人都震慑住了,不然计划也不会那么顺利。
翡翠听到夸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琥珀怎么样?”秦偃月问。
“意识不清,呼吸倒是平稳了很多。”翡翠看向她的眼神里满是敬佩,“娘娘好厉害,我还以为琥珀不行了。在娘娘的指导下,她已经好了很多。”
“多亏娘娘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他们的阴谋,要是再迟一点处理,怕是要出大事了。还好,我们躲过一劫。”
秦偃月抬了抬眼。
躲过一劫么?
怕是没那么简单。
这件事有些蹊跷,秦雪月轻易撤退也不对劲。
那个女人,原本是打定了主意要闯进来的。
就算有翡翠的表演,肺痨的吓唬,她也没改变主意。
而,她能轻易撤退,是在陈妈妈说了什么之后。
陈妈妈是秦雪月的智囊,很多馊主意都是她出的,她必定是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才让秦雪月撤退。
依照秦雪月和陈妈妈的性子,这件事绝对不会这么算了。
“翡翠,明天我要去宫里,可能到晚上才能回来,你一定要注意,不要放任何人进来。”秦偃月说着,莫名觉得不安。
“奴婢知道了。娘娘,您是不是累了?脸色不太好。”翡翠小心翼翼地问。
“有点饿,想吃点好吃的。”秦偃月说,“你忙活了这么久,怕是也累坏了,今天就别自己做了,去大厨房要一些好菜来。他们要是为难你,你尽管和我说。”
翡翠点头,“那奴婢去厨房一趟。”
“对了。”秦偃月想了想,“你顺便要一些炒米粉来,还有鸽子,虫草花。”
“娘娘要喝鸽子汤么?”翡翠说,“厨房应该有的,可以一并要来。”
“不是我喝,是琥珀喝。你别声张,只管将食材要来,不要用大厨房的汤,我教给你炖煮方法,这样熬出来的汤更适合琥珀喝。”
炒米粉加水和食盐,可以做成简易的米汤电解质溶液,补充琥珀流失的微量元素。
鸽子汤能够促进伤口愈合,也比较有营养。
对于现在的琥珀来说,能吃的也就这两种食物。
“谢谢娘娘。”翡翠很感动,拿了斗篷,快步向着厨房走去。
秦偃月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她站在窗边,打开窗子,寒气与雪花一同卷进来。
天色变暗,暗沉的天气里,云彩也像被冻住了一般,凝云不流,雪花如席。
冬日的傍晚,天黑得尤其快,刚才还明亮的天气,一转眼就黑了下来。
她将窗子关好,转身去点了蜡烛。
屋子里的光线也变得明亮了许多。
秦偃月坐下来,盯着不停跳跃的蜡烛火苗。
蜡烛一点点燃烧,烛芯过长,光线暗下来,她找了剪子,将烛芯剪掉,火苗往上窜了几下,屋子里恢复光明。
秦偃月蹙眉,心底的不安在逐渐扩散。
蜡烛燃烧了这么久,从翡翠去厨房到现在,推算起来得有一个小时了,按理说也该回来了。
可,她左等右等,都等不到她。
她总觉得有什么事发生。

神医狂妃甜且娇免费阅读

三王爷脸色微变,他也懒得再停留,气冲冲地离开。
秦偃月垂下眼,仰天哈出一口气。
哈气凝结成白雾,转瞬就消散在空中。
她看着拿板子候着的侍卫,深知,这三十板子她已经逃不过。
逃不过,就去面对。
她攥紧手,趴过去。
侍卫们力道极大,板子落在身上,皮开肉绽。
她的手指扣在肉里,紧紧地咬着牙齿,壮硕汉子都忍受不了的三十板子,她愣是一声没吭。
等到三十板子结束,她已经陷入到昏迷中,气若游丝。
侍卫们相互看了看。
“怎么办?她好像快断气了,咱们要不请个大夫来给她看看?”一个侍卫说。
“刚才王爷不是说了不准请太医。”另一个侍卫说,“这女人用不正当的手段当上咱们的王妃,王爷厌恶得很,怕是要趁着这个机会打死她,如此也好,她怎么配得上咱们王爷?别多事,回去复命吧。”
两个侍卫的话断断续续落在秦偃月耳中,像是从遥远空间里传来的。
眼前发黑,濒死感袭来,她连动一根手指都困难。
意识逐渐模糊,身体也逐渐变轻,灵魂仿佛漂浮在虚空,没有实感。
“这不可能,不可能!”脑海中,有声音在哭泣,“他觉得我恶心,不可能,他以前对我说的那些话,都是假话么?他都是骗我的么?”
“我不信,我根本不信,这都是假的!”
“你可真是傻。”意识深处,秦偃月看着哭泣不停的另一个自己,将手放在她的头上,“你跟秦雪月那些事,三王爷都知道,甚至,可能是他一手设计的,被蒙在鼓里的,只有你而已。别傻了,我一眼就能看出,他是个甘蔗男。”
“甘蔗男是什么?”
“最开始用一些甜言蜜语吸引女人,之后全都是渣,就是甘蔗男。”秦偃月说,“人间不值得,你何必为了一根烂甘蔗折磨自己。我大概要撑不住了,身体还给你,你好好活下去,别再傻了。”
“不,不,你不会死,我已经支撑不住了,我死命撑着不肯离开,就是想见他一面,如今得到了答案,已经没有什么留恋。我注定要消散,你还有救,所以,你一定要活下去,帮我好好惩罚一下那对男女。”
那个声音越来越弱,说到最后,最后一抹灵魂注入到秦偃月的灵魂中。
这抹灵魂注入后,她蓦然清醒过来。
疼痛不堪,冷汗淋漓,是前所未有的真实感。
刚才,像是做了一场梦。
梦里,原主将最后一抹灵魂将她的灵魂拽回这具身体来,她才得以完全占据这具身体,得以活过来。
脑海中一直叽叽喳喳的声音也完全消散。
秦偃月手指捏住枕巾,微微闭眼,“放心吧,你所受的一切,我会帮你十倍百倍讨回来。”
话虽如此,她现在的情况也极为不妙。
在湖水中浸泡了那么久,又挨了三十大板,头昏昏沉沉,额头滚烫,高烧加上感染,雪上加霜。
她继承了爷爷的所有医术又什么用?
没有退烧药,止疼药,消炎药,在这个鬼地方,怕是会再死一次。
这个念头涌上来的时候,她觉得有些悲戚,爷爷临死时她没能赶回去,好不容易回到家又被黑衣人抓到,九死一生后占据了这具身体,还没回过神来就又要死了。
可真是倒霉透顶。
秦偃月趴在床上,疼痛感不断袭来,一波一波,痛苦难忍。
她将头深深地埋在臂弯里,额头抵着手指,一滴眼泪滚下,顺着她的手背滚到手指上,手指上的戒指瞬间发出耀眼的光芒。
在那阵光芒里,她好像看到了一栋医药大楼。
那大楼是被爷爷救过命的富豪修建的平价医院,爷爷是院长,里面药品齐全,器材也很先进,她从小就在里面玩耍,熟悉得很。
“这是幻觉吗?还是我又回去了?”秦偃月一愣,随即发现不对劲之处。
这医药大楼崭新无比,且一个人都没有,死气沉沉的,就像是一具空壳。
她还想再探究一番的时候,光芒消散,医药大楼也消失了。
“原来是幻觉。”她苦笑一声,侧头,看到床边出现的东西时,差点惊叫出声。
布洛芬,云南白药,双氧水!
这些绝对不属于这个时代的药物,出现在了她手边。
她忙将戒指摘下来,四下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异常。
但,布洛芬和云南白药的确出现了,是伴随着医药大楼的幻影一同出现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布洛芬作为于非甾体类抗炎药,是缓慢释放的,副作用极小,止痛效果良好且持续时间长,还有退烧的作用。
云南白药是外用的,对治疗外伤效果极好。
秦偃月顾不得想太多,这两种药物,对现在的她来说,简直是救命稻草。
她口服布洛芬,艰难地将伤口消毒后,将云南白药洒在伤口上,疼痛感慢慢减轻,她也沉沉睡去。
药物有五天的量。
这五天里,她用了各种方法想再次见到医药大楼,都以失败而告终。
戒指也没什么反应。
那一切,就像是她的幻觉。
五天后。
久久没反应的戒指开始发烫,那医药大楼终于又出现在眼前。
紧接着,手边出现了一盒阿司匹林。
阿司匹林与布洛芬都是非甾体抗炎药,不同之处是,阿司匹林可以防止血栓形成,她在床上躺了这么久,伤口结痂,恢复良好,但长期卧床血液不流通,很容易形成血栓,这阿司匹林来得正是时候。
秦偃月摩挲着戒指,感慨万千。
这戒指是爷爷送给她的生日礼物,说是他亲手打造的,继承了父母和他的思念,是可以当护身符的。
她一直当宝贝佩戴着,被抓后,黑衣人也仔细检查过,并没什么价值。
她记得很清楚,原主手上是没有戒指的,戒指似乎是临死之际,原主将最后一抹灵魂注入到她的灵魂中之后出现的。
戒指不仅出现,还发生了很神奇的事。
戒指发烫的时候,医药大楼就会出现,那些药物,就是从医药大楼里出来的,这戒指就像是问诊的媒介,连通着她和医药大楼。
难以置信,又不得不信。
秦偃月正沉浸在思考中,这时,门外突然有脚步声和压抑的咳嗽声传来,由远及近。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神医狂妃甜且娇完整免费完结版全文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

相关小说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