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蔷薇刑(夏知蔷冯殊)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蔷薇刑(夏知蔷冯殊)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蔷薇刑(夏知蔷冯殊)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编带着蔷薇刑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夏知蔷冯殊,讲述了“相亲”后没多久,夏知蔷和冯殊就去领了证。时间仓促,不过一桌宴席、若干亲朋,她便稀里糊涂地将自己嫁了出去。

3

举报
下载阅读

小编带着蔷薇刑全文免费阅读和大家见面了,主角是夏知蔷冯殊,讲述了“相亲”后没多久,夏知蔷和冯殊就去领了证。时间仓促,不过一桌宴席、若干亲朋,她便稀里糊涂地将自己嫁了出去。

夏知蔷冯殊小说简介

夏知蔷那天到得很早,穿簇新白纱裙,金镯子左右手各戴一串,僵硬地对着满包厢人干笑。
新郎却迟到了。
风尘仆仆的男人推门而入,额发微乱,没系领带,散漫随意得像来参加别人的宴席。
夏知蔷很生气,气自己太把对方当回事,更气对方不把自己当回事。

蔷薇刑全文阅读

夏知蔷知道自己长得不怎么好看,不好看,所以才不上镜。但自己知道,跟从别人嘴里听到不是一回事。
她咬唇,默然低下头去。
季临渊对此恍若未见,只问:“忙完了吗?”见夏知蔷不作声,他便又问了一次。
宾客已经散的差不多了,但迎宾区还有撤场的工作人员在,料定对方于大庭广众之下不会做什么出格举动,夏知蔷生出些许底气,紧抿嘴唇,依旧不予作答。
无视她徒劳的沉默,季临渊兀自开口:“早听说你们这行总要往酒店跑,我还想,会不会哪天就碰上了。结果新店开业第二天就……”
他说一半顿住,声音听起来很是愉悦:“你看,哪怕把我拉黑了,该来的你也躲不过。”
夏知蔷蓦地抬起头来,有些惊愕:她根本不知道这家酒店是季家的产业,否则绝不会千里送人头;她也的确拉黑了季临渊,只不过,是在孟可柔的催促下才定的决心。
“别站这儿了,”季临渊低头理着袖口,语气漫不经心,“陪我吃顿饭。”
说完他自顾自往一边走去,似乎料定夏知蔷会像以前一样乖乖跟着,尾巴似的,甩都甩不脱。
等走出去几步,季临渊这才发现没人跟上来。他回头,皱眉看向夏知蔷:
“愣着做什么?”
“我、我不饿。”
“哦,”他尾音上扬,满脸不以为然,“但是我饿了。”
“……”
夏知蔷最怕他这理所当然的蛮横劲儿,头疼之下,扶住桌沿才勉强稳住身形。她说:“时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家去,你自己吃吧。”
像是听不出对方的不乐意,季临渊问:“这才几点,回家做什么。难道,是冯医生给你设了门禁?”
无视他的嘲讽,夏知蔷想起刚才跟孟可柔讨论过明天给冯殊送饭的事,只答:“得去买菜,晚了来不及。”说罢就要从一旁离开。
奈何,对方已经先一步拦住了去路:“不是不饿么,不饿买什么菜?”
“我做饭给我老公吃不行吗?”
“他不缺这一顿。”
“难道你就缺这一顿?”
似乎被问住了,季临渊紧闭双唇,只有下颌在微微活动着。顿了好几秒,他才说:“为什么你每次都要惹我生气?”
“明明是你——”
夏知蔷很想怼一句“明明是你脾气差性格有问题”,可她一没这个胆,二来也知道话一出口就会没完没了,遂作罢。
她不愿跟季临渊多做无谓的纠缠,便准备带着人直接返程,却发现助手秧秧和两个兼职的员工已经不见了踪影。
恰好秧秧发来消息:【小夏姐,东西我们收好了,现在蹭孟姐公司的车回工作室的。你忙你的,不用操心了哈。】
不知不觉落单的夏知蔷正站在原地发愁,手机突然响了,是冯殊。
她一个喂字刚出口,豪无预料地就被季临渊拽住胳膊转了个身。
将人往自己身前一带,他死盯着她从耳后蔓延至颈侧的斑痕,面色铁青,久久没有说话。眼尖地瞥到来电画面上的名字,季临渊腾出只手就往夏知蔷身后探,显然是想把她的手机抢过来。
夏知蔷胡乱挣扎着,又踢又打,一边试图挣脱一边毫无威慑力地说:“你松手,放开我!”
那头的冯殊听到了些动静,急急问道:“怎么了?夏知蔷,你在听吗?喂?喂?”夏知蔷在混乱中将手机再次贴近脸庞,想说自己没事,只见屏幕一黑,手机竟然低电关机了。
她生出股庆幸,随即便不管不顾地、更强烈地反抗起来。
将夏知蔷的两只手腕都扣/住,定在身前,季临渊怒极反笑:
“我们远近也算是亲戚,一起吃顿饭、聊聊天,再正常不过。知知,你是不是想太多、反应过度了?”
见她气得说不出话,他唇角的弧度更明显了些:“听话认个错,我就放开你。”
黑白颠倒、倒打一耙……这样的事,季临渊做过无数遍了,实在是擅长至极。
晚熟地生出些铮铮的骨气,夏知蔷并不想像以前那般和稀泥一般地说对不起、是我错了,她梗着下巴,说:
“我没有错,是你不讲道理。”
眯眼打量着夏知蔷的表情,季临渊的笑容凝固。
不早不晚,一个身着白色套裙的女人走了过来,笑着跟夏知蔷打招呼,仿佛才看到她似的:
“知知,好久不见。”
女人长得很像90年代TVB演员,颧骨略高,眉毛修得很细,唇角扬起的弧度矜持,有种精英气质。
夏知蔷喊了声悦然姐,那女人笑笑,随即站在了季临渊身边,对他说:“你们兄妹两难得碰面,怎么又吵起来了。要不,这顿由我来做东?正好我也想请知知吃个饭。”
“不用了,我们家知知有饭吃。”
是孟可柔赶了过来。
瞪了眼季临渊,她在心里素质三连先骂为敬,拉住夏知蔷就走,边走边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
“你老公千叮咛万嘱咐让我照顾好你,我可得安全把人送回家去。这春天来了,精神病高发,万一遇着个发了病的上来纠缠,你喊报警,他说不定还反咬一口污蔑你自作多情、想多了。你说气不气人?”
不得不说,孟可柔骂起自己了解的人来,用词总是这么精准。
夏知蔷上车以后默不作声地靠在座椅上,缓了好半天情绪,才说:“你来得真及时。”
“多亏了你老公,”孟可柔道,“他跟你打电话打到一半断线了,再打就变成关机,又听见你似乎在呼救,就让我帮忙过来看看,担心得不得了。我保证一定把你送回家,他才舍得挂电话。”
孟可柔说完又问:“刚才那女是的谁啊,你前***?浑身上下劲儿劲儿的,斗鸡一样。”
“不是,她叫蒋悦然,是我们家邻居。”夏知蔷说。
“她在季临渊手下做事?”
“嗯,他们俩认识挺久了,大学一个学校读的,好像还是一个系。”
扶住方向盘,孟可柔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笃定:“这两人啊,肯定睡过了。”她用余光去瞄夏知蔷的脸色,见她并不惊讶,问,“你早知道了?”
“嗯。”
“怪我,提起你伤心事了。瞧瞧瞧瞧,这小脸皱的,可怜啊。”
“……”不搭理她的调笑,夏知蔷只是好奇:“你怎么知道他们睡没睡过?躲床底下偷听吗?”
风太喧嚣,孟可柔顺手将敞篷合上,说:“男人女人但凡发生过关系,只要站在一起,什么眼神啊,肢体啊,互动方式啊,耐人寻味的细节可多了去了,我扫一眼就能看出个七七八八来。不过,也有例外……”
她瞟了眼夏知蔷:“就比如你。”
夏知蔷大概知道,孟可柔指的是自己和谁之间的关系深浅让她无法看出来。
她不太想谈起,便没往下接话。
城市道路设计复杂,孟可柔的车开出去好久,都上了高架,夏知蔷还能从后视镜里看到季临渊新开的那家五星级酒店。
它拥有比星空还斑斓灿烂的,散发着蔷薇色光晕的菱形玻璃外立面。
它叫罗萨,也叫Rosa。
它是钢筋铁骨、永开不败的蔷薇花。
*
孟可柔车开得快,不到二十分钟就把夏知蔷送到了地方。
在楼下吃惯了的店铺买了份虾仁生煎,夏知蔷上到七楼掏钥匙开门,钥匙还没来得及拧满两圈,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
她惊恐之下定睛一看,居然是冯殊。
男人头发有点乱,面色微红,额测有汗,一副刚跑完800米体测的样子。
夏知蔷说不清是惊讶还是惊喜,问:“你、你不是在医院——”
“回来拿点东西,马上就走。”冯殊答得很快,快到就像是早想好了答案似的。
面对他不经意露出的破绽,夏知蔷没多想。
她进门后问冯殊要不要一起吃生煎,话没说完就看到餐桌上搁着个和自己手里一模一样的纸袋。
走过去扒开袋子,夏知蔷一看:巧了,这份也是自己最爱的虾仁生煎。
“你也没吃?”她问。
瞧见她手里的袋子,冯殊吞下原本要说的话,面色一滞:“打包给同事的。”
“谁?陈渤?”
“嗯。”
不疑有他,夏知蔷来到桌前坐下。打开纸盒夹起个煎包,她在外皮上小心地咬出口子,将里面的汤汁吮吸干净,再分几口吃掉虾仁和肉馅。
至于皮,她只吃脆脆的底子,其余部分则扔掉,全程津津有味的。
见她吃得投入,冯殊拿过手机替人充电:“以后记得充好电再出门。”
“是满格电出的门,手机用久了,跑电快。”
“哦,”冯殊装作不经意地问,“孟可柔说,你被个泼皮无赖缠上了。怎么回事,是喝多了的客户?”
打不通夏知蔷的电话,他本打算直接去酒店,孟可柔一直说不必、已经解决了,死活不告诉他酒店地址在哪儿,冯殊只得回家。
听到这里,夏知蔷猝不及防地被汤汁猛地呛了几口,好半天才平复。她含含混混地答:“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我天天在外面跑,习惯了,不是什么大事。”
冯殊轻轻颔首:“你工作环境复杂,下回尽量别落单。”
她吃完煎包,冯殊便顺势起身说自己要走了。见夏知蔷将充着电的手机重新开机,他等人解了锁,眼疾手快地拿到了自己手上。
夏知蔷问他做什么,他答:“不是说跑电快么,我看看是哪里出了问题。”
面不改色地将自己打过来的十几条未接来电全删掉,冯殊这才将手机还给夏知蔷:
“电池老化。”
做完这些,他又嘱咐人锁好门,便打算回医院。
夏知蔷跟到门厅,说“你等会儿”,手背在身后,表情犹犹豫豫的。冯殊问:“还有什么事?”
她走上前,将背在身后的手伸出来,指尖上挂着甲壳虫的车钥匙:“地铁收班了,外面也不好打车,你要不凑合凑合、开它去医院?反正天都黑了,没人看得清楚你开的什么车。”
冯殊并没有马上接过。
夏知蔷觑了眼他挑剔倨傲、又似笑非笑的眉眼,顿时生出种上赶着讨好碰一鼻子灰的委屈感。
她收回手:“嫌弃就算了。”
“谈不上嫌弃,”冯殊笑容明显了些,“不过,确实不怎么符合我的喜好。”
如果让他选,最起码,不会选个绿色的。
夏知蔷鼓鼓腮帮子:“它哪里不好了?我觉得挺可爱的啊,挑了好久。”
看模样是真的想不通。
冯殊忽地将她手腕拉近,从指尖取下车钥匙,却没急着松开,而是不轻不重地把夏知蔷的手裹在了自己手里,捏了捏,像在把玩什么。
他眼眸缱绻盯着夏知蔷的手,又似乎不止是手,若有所指地说:“确实没哪里不好,很可爱。”
夏知蔷等了几秒,见他完全没有松开的意思,脸上还笑意盈盈的,忽地有点觉察到什么。她试探着问:
“你回来一趟,到底是拿什么东西啊?”
冯殊笑意微收,用下巴点了点门口的鞋柜——柜面上,躺着一本专业书。
夏知蔷满脸不解:“你做手术的时候,还要对着书看吗?”
“……不是。”
随便应答了两个字,冯殊松开手,走到门边换鞋,刚才还有空捏手,现在又像是要匆匆出门。
前前后后又想了下,夏知蔷仍是不甘心,追问:“那,你刚才打我电话做什么?”
前一通电话只持续了半分钟,两人还相对无言地沉默了十几秒,隔了不到两小时就再次打来,冯殊肯定是有话要说。
夏知蔷不确定,他是不是也觉得两人之间需要缓和,或者再自恋点,他也许,只是想自己了?
她急切地想讨个答案,急切到,她没时间细想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急切。
冯殊已经推开了门。
他回头看了眼妻子,沉默了几秒,突然上前抱住她。
夏知蔷紧贴着男人的胸膛,能听见突突的心跳,更能感知到他热热的呼吸拂在耳畔,她仿佛已得到了自己要的答案,直到冯殊说:
“我打错了。”

蔷薇刑免费阅读

夏知蔷知道自己长得不怎么好看,不好看,所以才不上镜。但自己知道,跟从别人嘴里听到不是一回事。
她咬唇,默然低下头去。
季临渊对此恍若未见,只问:“忙完了吗?”见夏知蔷不作声,他便又问了一次。
宾客已经散的差不多了,但迎宾区还有撤场的工作人员在,料定对方于大庭广众之下不会做什么出格举动,夏知蔷生出些许底气,紧抿嘴唇,依旧不予作答。
无视她徒劳的沉默,季临渊兀自开口:“早听说你们这行总要往酒店跑,我还想,会不会哪天就碰上了。结果新店开业第二天就……”
他说一半顿住,声音听起来很是愉悦:“你看,哪怕把我拉黑了,该来的你也躲不过。”
夏知蔷蓦地抬起头来,有些惊愕:她根本不知道这家酒店是季家的产业,否则绝不会千里送人头;她也的确拉黑了季临渊,只不过,是在孟可柔的催促下才定的决心。
“别站这儿了,”季临渊低头理着袖口,语气漫不经心,“陪我吃顿饭。”
说完他自顾自往一边走去,似乎料定夏知蔷会像以前一样乖乖跟着,尾巴似的,甩都甩不脱。
等走出去几步,季临渊这才发现没人跟上来。他回头,皱眉看向夏知蔷:
“愣着做什么?”
“我、我不饿。”
“哦,”他尾音上扬,满脸不以为然,“但是我饿了。”
“……”
夏知蔷最怕他这理所当然的蛮横劲儿,头疼之下,扶住桌沿才勉强稳住身形。她说:“时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家去,你自己吃吧。”
像是听不出对方的不乐意,季临渊问:“这才几点,回家做什么。难道,是冯医生给你设了门禁?”
无视他的嘲讽,夏知蔷想起刚才跟孟可柔讨论过明天给冯殊送饭的事,只答:“得去买菜,晚了来不及。”说罢就要从一旁离开。
奈何,对方已经先一步拦住了去路:“不是不饿么,不饿买什么菜?”
“我做饭给我老公吃不行吗?”
“他不缺这一顿。”
“难道你就缺这一顿?”
似乎被问住了,季临渊紧闭双唇,只有下颌在微微活动着。顿了好几秒,他才说:“为什么你每次都要惹我生气?”
“明明是你——”
夏知蔷很想怼一句“明明是你脾气差性格有问题”,可她一没这个胆,二来也知道话一出口就会没完没了,遂作罢。
她不愿跟季临渊多做无谓的纠缠,便准备带着人直接返程,却发现助手秧秧和两个兼职的员工已经不见了踪影。
恰好秧秧发来消息:【小夏姐,东西我们收好了,现在蹭孟姐公司的车回工作室的。你忙你的,不用操心了哈。】
不知不觉落单的夏知蔷正站在原地发愁,手机突然响了,是冯殊。
她一个喂字刚出口,豪无预料地就被季临渊拽住胳膊转了个身。
将人往自己身前一带,他死盯着她从耳后蔓延至颈侧的斑痕,面色铁青,久久没有说话。眼尖地瞥到来电画面上的名字,季临渊腾出只手就往夏知蔷身后探,显然是想把她的手机抢过来。
夏知蔷胡乱挣扎着,又踢又打,一边试图挣脱一边毫无威慑力地说:“你松手,放开我!”
那头的冯殊听到了些动静,急急问道:“怎么了?夏知蔷,你在听吗?喂?喂?”夏知蔷在混乱中将手机再次贴近脸庞,想说自己没事,只见屏幕一黑,手机竟然低电关机了。
她生出股庆幸,随即便不管不顾地、更强烈地反抗起来。
将夏知蔷的两只手腕都扣/住,定在身前,季临渊怒极反笑:
“我们远近也算是亲戚,一起吃顿饭、聊聊天,再正常不过。知知,你是不是想太多、反应过度了?”
见她气得说不出话,他唇角的弧度更明显了些:“听话认个错,我就放开你。”
黑白颠倒、倒打一耙……这样的事,季临渊做过无数遍了,实在是擅长至极。
晚熟地生出些铮铮的骨气,夏知蔷并不想像以前那般和稀泥一般地说对不起、是我错了,她梗着下巴,说:
“我没有错,是你不讲道理。”
眯眼打量着夏知蔷的表情,季临渊的笑容凝固。
不早不晚,一个身着白色套裙的女人走了过来,笑着跟夏知蔷打招呼,仿佛才看到她似的:
“知知,好久不见。”
女人长得很像90年代TVB演员,颧骨略高,眉毛修得很细,唇角扬起的弧度矜持,有种精英气质。
夏知蔷喊了声悦然姐,那女人笑笑,随即站在了季临渊身边,对他说:“你们兄妹两难得碰面,怎么又吵起来了。要不,这顿由我来做东?正好我也想请知知吃个饭。”
“不用了,我们家知知有饭吃。”
是孟可柔赶了过来。
瞪了眼季临渊,她在心里素质三连先骂为敬,拉住夏知蔷就走,边走边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
“你老公千叮咛万嘱咐让我照顾好你,我可得安全把人送回家去。这春天来了,精神病高发,万一遇着个发了病的上来纠缠,你喊报警,他说不定还反咬一口污蔑你自作多情、想多了。你说气不气人?”
不得不说,孟可柔骂起自己了解的人来,用词总是这么精准。
夏知蔷上车以后默不作声地靠在座椅上,缓了好半天情绪,才说:“你来得真及时。”
“多亏了你老公,”孟可柔道,“他跟你打电话打到一半断线了,再打就变成关机,又听见你似乎在呼救,就让我帮忙过来看看,担心得不得了。我保证一定把你送回家,他才舍得挂电话。”
孟可柔说完又问:“刚才那女是的谁啊,你前***?浑身上下劲儿劲儿的,斗鸡一样。”
“不是,她叫蒋悦然,是我们家邻居。”夏知蔷说。
“她在季临渊手下做事?”
“嗯,他们俩认识挺久了,大学一个学校读的,好像还是一个系。”
扶住方向盘,孟可柔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笃定:“这两人啊,肯定睡过了。”她用余光去瞄夏知蔷的脸色,见她并不惊讶,问,“你早知道了?”
“嗯。”
“怪我,提起你伤心事了。瞧瞧瞧瞧,这小脸皱的,可怜啊。”
“……”不搭理她的调笑,夏知蔷只是好奇:“你怎么知道他们睡没睡过?躲床底下偷听吗?”
风太喧嚣,孟可柔顺手将敞篷合上,说:“男人女人但凡发生过关系,只要站在一起,什么眼神啊,肢体啊,互动方式啊,耐人寻味的细节可多了去了,我扫一眼就能看出个七七八八来。不过,也有例外……”
她瞟了眼夏知蔷:“就比如你。”
夏知蔷大概知道,孟可柔指的是自己和谁之间的关系深浅让她无法看出来。
她不太想谈起,便没往下接话。
城市道路设计复杂,孟可柔的车开出去好久,都上了高架,夏知蔷还能从后视镜里看到季临渊新开的那家五星级酒店。
它拥有比星空还斑斓灿烂的,散发着蔷薇色光晕的菱形玻璃外立面。
它叫罗萨,也叫Rosa。
它是钢筋铁骨、永开不败的蔷薇花。
*
孟可柔车开得快,不到二十分钟就把夏知蔷送到了地方。
在楼下吃惯了的店铺买了份虾仁生煎,夏知蔷上到七楼掏钥匙开门,钥匙还没来得及拧满两圈,门就从里面被打开了。
她惊恐之下定睛一看,居然是冯殊。
男人头发有点乱,面色微红,额测有汗,一副刚跑完800米体测的样子。
夏知蔷说不清是惊讶还是惊喜,问:“你、你不是在医院——”
“回来拿点东西,马上就走。”冯殊答得很快,快到就像是早想好了答案似的。
面对他不经意露出的破绽,夏知蔷没多想。
她进门后问冯殊要不要一起吃生煎,话没说完就看到餐桌上搁着个和自己手里一模一样的纸袋。
走过去扒开袋子,夏知蔷一看:巧了,这份也是自己最爱的虾仁生煎。
“你也没吃?”她问。
瞧见她手里的袋子,冯殊吞下原本要说的话,面色一滞:“打包给同事的。”
“谁?陈渤?”
“嗯。”
不疑有他,夏知蔷来到桌前坐下。打开纸盒夹起个煎包,她在外皮上小心地咬出口子,将里面的汤汁吮吸干净,再分几口吃掉虾仁和肉馅。
至于皮,她只吃脆脆的底子,其余部分则扔掉,全程津津有味的。
见她吃得投入,冯殊拿过手机替人充电:“以后记得充好电再出门。”
“是满格电出的门,手机用久了,跑电快。”
“哦,”冯殊装作不经意地问,“孟可柔说,你被个泼皮无赖缠上了。怎么回事,是喝多了的客户?”
打不通夏知蔷的电话,他本打算直接去酒店,孟可柔一直说不必、已经解决了,死活不告诉他酒店地址在哪儿,冯殊只得回家。
听到这里,夏知蔷猝不及防地被汤汁猛地呛了几口,好半天才平复。她含含混混地答:“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我天天在外面跑,习惯了,不是什么大事。”
冯殊轻轻颔首:“你工作环境复杂,下回尽量别落单。”
她吃完煎包,冯殊便顺势起身说自己要走了。见夏知蔷将充着电的手机重新开机,他等人解了锁,眼疾手快地拿到了自己手上。
夏知蔷问他做什么,他答:“不是说跑电快么,我看看是哪里出了问题。”
面不改色地将自己打过来的十几条未接来电全删掉,冯殊这才将手机还给夏知蔷:
“电池老化。”
做完这些,他又嘱咐人锁好门,便打算回医院。
夏知蔷跟到门厅,说“你等会儿”,手背在身后,表情犹犹豫豫的。冯殊问:“还有什么事?”
她走上前,将背在身后的手伸出来,指尖上挂着甲壳虫的车钥匙:“地铁收班了,外面也不好打车,你要不凑合凑合、开它去医院?反正天都黑了,没人看得清楚你开的什么车。”
冯殊并没有马上接过。
夏知蔷觑了眼他挑剔倨傲、又似笑非笑的眉眼,顿时生出种上赶着讨好碰一鼻子灰的委屈感。
她收回手:“嫌弃就算了。”
“谈不上嫌弃,”冯殊笑容明显了些,“不过,确实不怎么符合我的喜好。”
如果让他选,最起码,不会选个绿色的。
夏知蔷鼓鼓腮帮子:“它哪里不好了?我觉得挺可爱的啊,挑了好久。”
看模样是真的想不通。
冯殊忽地将她手腕拉近,从指尖取下车钥匙,却没急着松开,而是不轻不重地把夏知蔷的手裹在了自己手里,捏了捏,像在把玩什么。
他眼眸缱绻盯着夏知蔷的手,又似乎不止是手,若有所指地说:“确实没哪里不好,很可爱。”
夏知蔷等了几秒,见他完全没有松开的意思,脸上还笑意盈盈的,忽地有点觉察到什么。她试探着问:
“你回来一趟,到底是拿什么东西啊?”
冯殊笑意微收,用下巴点了点门口的鞋柜——柜面上,躺着一本专业书。
夏知蔷满脸不解:“你做手术的时候,还要对着书看吗?”
“……不是。”
随便应答了两个字,冯殊松开手,走到门边换鞋,刚才还有空捏手,现在又像是要匆匆出门。
前前后后又想了下,夏知蔷仍是不甘心,追问:“那,你刚才打我电话做什么?”
前一通电话只持续了半分钟,两人还相对无言地沉默了十几秒,隔了不到两小时就再次打来,冯殊肯定是有话要说。
夏知蔷不确定,他是不是也觉得两人之间需要缓和,或者再自恋点,他也许,只是想自己了?
她急切地想讨个答案,急切到,她没时间细想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急切。
冯殊已经推开了门。
他回头看了眼妻子,沉默了几秒,突然上前抱住她。
夏知蔷紧贴着男人的胸膛,能听见突突的心跳,更能感知到他热热的呼吸拂在耳畔,她仿佛已得到了自己要的答案,直到冯殊说:
“我打错了。”

小说推荐

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蔷薇刑夏知蔷冯殊小说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