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重生之娇妻难缠(顾霜许暮洲)全本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全本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重生之娇妻难缠(顾霜许暮洲)全本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重生之娇妻难缠(顾霜许暮洲)全本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主角是顾霜和许暮洲的言情小说《重生之娇妻难缠》全本在哪看?重生之娇妻难缠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自从被顾正峰送给许暮洲以来,顾霜要么在逃,要么在闹,没头苍蝇似的,一颗心全系在陈浩然身上。

3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是顾霜和许暮洲的言情小说《重生之娇妻难缠》全本在哪看?重生之娇妻难缠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自从被顾正峰送给许暮洲以来,顾霜要么在逃,要么在闹,没头苍蝇似的,一颗心全系在陈浩然身上,把全世界都抛到了九霄云外。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顾霜刚叫了一声“外公”,付峥嵘慈爱的笑声就响起来了。

顾霜许暮洲小说简介

要是她能真心对他笑,他就是把命都交给她,那也心甘情愿。
“那你忙,我不打扰你,我去休息室。”
顾霜一溜烟钻进休息室,关上门,给付峥嵘打电话。

重生之娇妻难缠全文阅读

张亦弛送晚饭进来,许暮洲先给顾霜喂饭,等她吃饱,他才吃她剩下的。
顾霜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挺感动,可感动之余,又忍不住有些哀怨。
这精神病罔顾她的意愿,把她从自由自在的天之骄女变成折翅的金丝雀,关在牢笼里供他赏玩取乐,还那么残忍的对待她,简直混蛋之极。
他对她再好都不亏,这是他欠她的。
顾霜甩了甩脑袋,懒洋洋的抱着手机进了休息室。
一进休息室,顾霜就给陈浩然发了一条信息。
“招呼已经打过,内定你中标,但是你要尽全力把标书做好,面子上过得去才行。”
不到半分钟,陈浩然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顾霜没接,挂断之后回了条信息:“他在,别主动找我。”
对方秒回:“好,我知道了,霜霜,辛苦你了……”
吧啦吧啦一大串,全是腻死人不偿命的花言巧语。
顾霜删掉信息和通话记录,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眯了一觉。
醒来时,夜已经深了。
门缝里透进点点灯光,许暮洲还在加班。
顾霜又渴又饿,趿拉着鞋子,迷迷糊糊的开门,进了办公室。
许暮洲头也没抬,随口道:“醒了?”
“饿,渴。”顾霜打着哈欠,含糊不清的咕哝。
许暮洲打开抽屉,拿出一块草莓蛋糕和一瓶酸奶,打开来插上吸管推了过去。
顾霜耸耸鼻子,小狗似的嗅了嗅,闻着香香甜甜的味道,眼睛顿时亮了。
她的脑子还不大清醒,俯下身子,张大嘴巴去啃蛋糕。
许暮洲怔了怔,被那孩子气的动作逗得唇角微微上扬,停下手里的工作,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蛋糕不大,几口就啃完了,蹭了一脸奶油。
顾霜没察觉,转向吸管,呼噜呼噜几口,一瓶酸奶就见了底。
她满足的眯着眼睛轻吁了口气,打个哈欠,就想回休息室继续睡觉。
刚一直起腰,手臂突然被拉住了,身子一旋,落入一个坚实温暖的怀抱。
那张糊满奶油的小脸红一块白一块,格外诱人,引得许暮洲喉结一颤,就失控的***了上去。
顾霜愣了一下,还没醒过神来,就感觉到脸上传来湿濡酥麻的感觉,有点痒。
少女的脸蛋白嫩细腻,草莓果酱酸酸甜甜,奶油香甜绵柔,混合成奇异的滋味,妙不可言,令人欲罢不能。
顾霜反应过来时,许暮洲的唇已经落到了她唇上,正轻轻的厮磨,浅浅的吮舐。
顾霜吓傻了,眼睛瞪得老大,受惊的兔子似的,一眨不眨的看着许暮洲。
距离太近,她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感觉到灼热的呼吸喷在她脸上,带着淡淡的烟草味儿和茶香,热辣辣的,灼的她脸皮发烧。
她***一推许暮洲的胸膛,陶醉在亲吻中的男人毫无防备,被推了个趔趄,整个上半身往后一撤,撞上椅背,顿时从迷乱中清醒过来。
而顾霜的手一***,剧痛钻心,逼得她“啊~”的惨叫一声,差点飙泪。
纵然十指连心,也抵不过内心的惊恐欲绝。
她已经很小心的讨好许暮洲了,为什么他还是要对她下手?
难道历史是无法改变的?
那她重生一世,有什么意义?
就为了再经历一遍生死劫难?
一个晃神,双手已经被抓住了。
许暮洲黑着脸,小心翼翼的解开纱布,查看顾霜的手。
伤口果然崩裂了,出了不少血。
昨晚她抓着台灯碎片划伤他,自己也被割出了好几道血口子,虽然不深不长,不需要缝合,但十指连心,也够受了。
顾霜怕许暮洲兽性大发,提心吊胆的往后缩,背靠着办公桌边缘,尽可能将两人的距离拉到最大。
“疼~”桃花眼里蓄着两汪泪,鼻音囔囔的,小.嘴一撇,既委屈又可怜。
许暮洲的怒火哪儿还发的出来?早就被那惨不忍睹的小手给揉碎了。
这女人就是他命里的劫,将他吃的死死的。
他轻叹口气,抓起车钥匙,抱起顾霜就走,直奔最近的医院。
挂了急诊,处理完伤口,许暮洲直接带顾霜回家。
近几年许暮洲都住在绿杨水岸别墅区,很少回老宅。
他是精神病人,家里虽然不放心,但也只能顺着他,生怕一个不当心,就***到他。
一路上,顾霜的心都是在嘴巴里含着的。
许暮洲把她放到床上,开始解她的纽扣时,她终于绷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不要!不要这样!我……我怕……我不敢了……我真的再也不敢了……我不朝你发火,也不惹你生气,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
顾霜死命的挣扎,拼尽全力推开许暮洲,滚到床的另一侧,跌跌撞撞的跑下去,没头苍蝇似的逃窜。
刚刚换过的纱布,很快就被鲜血染红了。
许暮洲的眼睛,随着纱布渐渐猩红。
自从顾霜来到他身边,他再没不分场合的犯过病。
而仅有的两次犯病,都是被她***的。
她是他的药。
至于是解药还是毒药,全在她一念之间。
许暮洲大步流星的走过去,轻而易举将瑟瑟发抖的少女抓了回来,牢牢的按在床上。
“不要!许暮洲,求求你!我还不满二十岁,不可以!不要这样!”
前世的每一次,她都被折磨的死去活来,尤其是第一次,她差点死在床上。
即便死过一次,可是只要一想到被他贯穿的痛,她就忍不住牙关打颤,手脚冰凉。
许暮洲眉头拧得死紧,眼里的风暴一点一点凝聚、翻滚。
他只是想帮她洗个澡,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大的反应。
她就那么爱陈浩然,铁了心要为他守身?
他偏不让她守!
只轻轻几下,纤薄的布料就在有力的大掌下变成一堆破布片。
大片的细白莹润暴露在水晶吊灯下,闪着魅惑人心的光。
许暮洲不假思索的覆了上去,堵住颤抖哭叫的唇瓣,大力吮吻。
顾霜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娇弱的身子止不住的发抖。

重生之娇妻难缠免费阅读

电话那头传来陈浩然略带急躁的声音,喋喋不休。
顾霜漫不经心的听着,第一次觉得,陈浩然的声音那么恶心,令她想吐却又吐不出来。
“……霜霜,我现在正在参与许氏的项目竞标,你跟许暮洲说说,把项目给我做……”
顾霜不耐烦的打断,冷冷道:“陈浩然,你口口声声爱我,现在我被许暮洲关着,怎么也没见你来救我?”
陈浩然梗了梗,放软了语气:“霜霜,你是知道的,我只不过是一个私生子,我妈死得早,我爸也不怎么疼我,家里是大妈做主,我……我也是没办法啊!”
顾霜冷笑:“是么?那你怎么样才能有办法?”
“霜霜,你听我说,许暮洲可是许氏集团的总裁,只要你稳住他,项目的事情还不是你说了算?只要你帮我一把,我很快就能在陈家站稳脚跟,到时候我就有能力救你了。”
前世的顾霜,就是被陈浩然的花言巧语蛊惑,一门心思利用许暮洲的财富权势,帮助陈浩然争权夺利。
不料最后,为他人做嫁衣裳不说,还把命搭了***,成就了陈浩然跟顾清姿那对狗男女。
顾霜呵的一声笑了:“你希望我怎么做?”
“霜霜,你听我说,你这样……”
陈浩然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越说越兴奋。
“霜霜,你再忍忍,等我实力强大起来,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好啊!我等你强大起来,灭掉许氏,救我脱离苦海,风风光光的娶我。”顾霜趴在床上,抠着枕头上的苏绣花纹,微带嘲讽的敷衍。
许暮洲站在门前,听着里头娇柔甜美的嗓音,心口狠狠一拧,呼吸都漏了一拍。
他知道她心有所属,也知道她对他恨之入骨。
可是不管听了多少次,还是无法淡然接受。
保镖尽职尽责的守着门,战战兢兢的栽着脑袋,使劲儿把身体往墙壁上靠,恨不得把整个人挤进墙里,千万别被煞神看见。
深呼吸好几次,许暮洲才平复下情绪,面无表情的推开门,阔步走***。
奢华的中式红木雕花大床上,小女人趴着,昂着脑袋哼着歌,两条小腿交替抬起放下,玩的不亦乐乎。
许暮洲在顾霜身边坐下,定定地盯着她的后脑勺。
真想把她的脑袋转过来,看看那张明艳动人的脸上是什么表情。
可到最后,他也只是默默地拿起外套,一言不发的离开卧室。
“哎!”顾霜忽然转过头,叫住了许暮洲,“阿洲!”
许暮洲脚步一顿,没回头,也没出声。
上辈子,到死她都没叫过一声“阿洲”。
顾霜快步跑过去,拿裹成粽子的手敲了敲许暮洲的胳膊,仰着脸问:“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去公司?”
许暮洲眯了眯锐眸,冷意一闪而逝。
她就这么迫不及待,要为旧情.人谋福利?
他牵住她的手腕,一言不发的扯着她就走。
男人的身材高大挺拔,长腿迈开,步子阔大。
顾霜身材娇.小,被他拖得踉踉跄跄的,一溜小跑的跟着,挺吃力。
下楼梯的时候,她差点崴了脚,重心不稳,往前一扑。
许暮洲长臂一伸,将她清瘦的身子抱了个满怀,这才惊觉,短短两个月,她居然瘦了好几圈。
那时候她珠圆玉润,带着点婴儿肥,抱在怀里软绵绵的,像个大号的毛绒玩具。
可是现在,那小腰仿佛一掐就能折断,瘦弱的叫人心疼。
顾霜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一口气还没缓过来,忽然身子一轻,就被许暮洲打横抱了起来。
她扭了扭身子,想下去,可是对上男人那双冷沉如冰的眸子,到了嘴边的话又讪讪地咽了回去,抬起手臂圈住他的脖颈。
一直到公司,许暮洲都一言不发。
顾霜有种奇怪的感觉,他在生气。
她的心扑通扑通直打鼓,大气也不敢喘。
前世的今夜,许暮洲在公司加班,她跳窗逃跑,差点被月季花丛扎成刺猬。
许暮洲闻讯赶来,兽性大发,当时就把她给办了。
今晚是个坎,她必须小心应对。
一进办公室,许暮洲就脱下西装外套,准备工作。
顾霜慢吞吞的蹭过去,站在办公桌前,咬着嘴唇欲言又止。
许暮洲心里明镜儿似的,她刚才还在电话里答应帮陈浩然拿到项目,主动要求跟来公司,不就是为了这事儿么?
许暮洲停了手,抬头看着顾霜,面无表情的等着她开口。
顾霜想了想,试探着问:“那个……你知道源城的付氏集团吧?”
源城是南方第二大城市,付氏是源城三大豪门之一,主要从事中高端家具制造行业。
许暮洲有些纳闷顾霜为什么会提起八竿子打不着的付氏集团,但还是点了点头。
“付氏集团的董事长付峥嵘,是我外公。”
许暮洲有些惊讶,眉梢微微一挑。
听说付峥嵘中年丧女,膝下只有一个外孙女,才刚刚成年,宝贝的跟眼珠子似的,圈子里的人都听说过付家有位金尊玉贵的小公主,却很少有人见过。
没想到,这位小公主居然是顾霜。
顾霜两手撑着办公桌,稍稍俯下身子,陪着笑脸讨好:“外公一心把付氏集团交给我,可是我不会做生意,阿洲,你能不能教教我?”
许暮洲眯着眼睛,不动声色的打量顾霜。
不满二十岁的少女,***的如同春日初开的桃花,娇滴滴俏生生的。
那上扬的唇角挂满笑意,虽然虚假,却足够令他沉迷其中,不可自拔。“好。”
明知道她不怀好意,可他还是忍不住饮鸩止渴。
“真的啊?那你答应了,就不可以反悔哦!”
顾霜没想到许暮洲会答应的那么爽快,不禁喜出望外,一双桃花眼笑得弯弯的,仿佛两弯新月,熠熠生辉。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重生之娇妻难缠全本完结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记得收藏哦!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