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重生之娇妻难缠(顾霜许暮洲)全本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全本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重生之娇妻难缠(顾霜许暮洲)全本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重生之娇妻难缠(顾霜许暮洲)全本章节完结全文阅读

主角是顾霜许暮洲小说完结版阅读《重生之娇妻难缠》特别推荐,重生之娇妻难缠全文免费阅读全文讲述了:前世顾霜被渣男贱女欺骗,一尸两命,临死只有精神病丈夫来救她。重生后,顾霜发誓要让渣男贱女血债血偿,守护好亲人和家业。

3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是顾霜许暮洲小说完结版阅读《重生之娇妻难缠》特别推荐,重生之娇妻难缠全文免费阅读全文讲述了:前世顾霜被渣男贱女欺骗,一尸两命,临死只有精神病丈夫来救她。重生后,顾霜发誓要让渣男贱女血债血偿,守护好亲人和家业。只是,精神病丈夫似乎越来越难伺候了…….

顾霜许暮洲小说简介

前世顾霜被渣男贱女欺骗,一尸两命,临死只有精神病丈夫来救她。重生后,顾霜发誓要让渣男贱女血债血偿,守护好亲人和家业。只是,精神病丈夫似乎越来越难伺候了…….

重生之娇妻难缠全文阅读

第12章 陈氏毁约
许暮洲越发狐疑,不动声色的打量顾霜。
小女人眼角眉梢的笑意都盛不住了,漾了满脸,那两片嫣红的唇儿咧得很开,露出两排整齐莹白的贝齿。
那么甜,那么美,让人不禁想咬一口尝尝。
许暮洲招了招手,顾霜忽闪忽闪眼,脑袋往前伸,凑近了问:“什么事呀?”
许暮洲一把扣住她的后脖子,往前一拉,抬头吻了上去。
顾霜惊愕的瞪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许暮洲。
感觉到男人微凉的唇轻柔碾压着嫩唇,强有力的舌头抵开贝齿想要深入,顾霜猛的一甩脑袋,挣开了。
“许暮洲!”小女人横眉怒目,气恼的瞪着始作俑者,“你答应过二十岁前不碰我的!”
温存突然中断,男人黑着脸,不爽的瞪着惊惶的小女人。
他说的不碰她,是不进行生命的大融合,又不是完全没有任何亲密接触。
顾霜咬了咬嘴唇,小心翼翼的打量一眼许暮洲的神色,见他脸色冷峻,栽着脑袋,趋着小碎步往沙发那边蹭,试图保持安全距离。
许暮洲哪能看不出她的小九九,冷冷道:“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事。”
顾霜心口一哆嗦,呼吸一顿,垂在身侧的双手不自觉的握紧了。
她逃不开许暮洲的手掌心,唯一能指望的,就是稳住霸王龙的病情,尽可能把惨烈的情事往后推一点,再推一点。
奇了怪了,那档子事明明就痛不欲生,怎么顾清姿偏偏就喜欢跟陈浩然***?
她难道是铁打的,不怕疼?
神思一恍,突然感觉到下巴上一紧,微凉的唇再次覆了上来。
顾霜的大脑一片空白,身子颤了颤,强忍着恐惧没敢动弹。
许暮洲并没有深入,短暂的厮磨过后就松开了她,在她耳畔低声呢喃:“霜霜,你没有反悔的余地。”
顾霜一个激灵,脑子里轰隆隆的一阵嗡鸣,像是有一连串的闷雷滚过。
好一会儿,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弱弱的问:“那你能不能对我好一点?”
许暮洲顿时一脸黑线,他对她还不够好吗?
顾霜小小声碎碎念,有些委屈:“好凶!”
许暮洲:“……”
这女人怕是不知道什么叫“凶”吧?
两人正大眼瞪小眼,顾霜的手机响了,是李振声的电话。
“李叔来了,我下去接他。”
顾霜打了声招呼,一溜烟跑了。
钻进电梯,她才敢松一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的惊悸。
霸王龙实在是太吓人了,一言不合就飙冷气恐吓她,**!
顾霜下到一楼,就见李振声已经在大厅等着了,急得团团乱转,火烧眉毛似的。
“霜霜,我的小祖宗,你可算是来了!”李振声差点抹眼泪,迎上去一把抓住顾霜的胳膊,“现在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顾霜耸耸肩,拉着李振声往外走。
“祖宗,五千万都已经打到对方账上了,现在人家要毁约,这可如何是好?”
李振声简直想给顾霜跪了,这孩子可真是不坑则已,一坑惊人啊!
顾霜摊了摊手,无可奈何的叹气:“我也不知道陈浩然那么不靠谱,我能怎么办啊?”
李振声:“……”
祖宗,你这锅甩的可真利索啊,新东方出来的吧?
“既然对方要违约,那也只能按规矩办事了。”顾霜耷拉着眼皮子,长长的叹了口气,一副失望透顶的样子,“按照合同规定,违约要双倍赔偿。咱们现在也只能把已支付款项和赔偿金要回来,然后去别家补货了。”
李振声的眉头拧成了两团黑疙瘩,点了根烟,吧唧吧唧的抽,默不作声。
“好了,李叔,别愁眉苦脸的了,赔偿金一个亿呢,等于说陈氏集团掏钱替咱们买木材了,也挺好的。”
李振声彻底无语,没好气的瞪顾霜一眼:“你这话说的,咱们偌大的付氏集团,还能掏不起进货的钱么?用得着陈氏给咱们出?陈氏毁约,那就是在打付氏的脸,咱们付氏可是南方最大的家具商,在国内都是数得上号的,哪儿丢得起这个人?”
李振声其实是想争取合作的,可他今天在电话里约陈浩然,一提到备货的事,陈浩然就表露出毁约的意思,听那语气还蛮坚决,看来争取的可能性不大。
“可是人家要毁约,咱们有什么办法?好了,李叔,这事就这么定了,他们要毁约就让他们毁好了,付氏也不是非要跟他们做生意不可。”
李振声悻悻的,窝了满肚子的火,可顾霜是付峥嵘的心头肉,他又不能把她怎么着。
“李叔,陈氏既然要毁约,肯定会约你详谈。你只管要赔偿金,其他什么都别说。他们要是不想给赔偿金,想继续合作,你别答应。咱们付氏也不是好欺负的,能由得他们搓圆揉扁。”
顾霜这话一说,李振声越发糊涂了。
什么情况?
怎么这祖宗就盯着赔偿金不放了?
付氏的面子,难道是区区一个亿就能买断的吗?
顾霜不想跟李振声解释太多,只对他说,除了赔偿金,其他的什么都不要管。
李振声揣着满肚子的疑惑,可顾霜就是个商业小白,又固执的很,压根没办法交流。
打发走李振声,顾霜就哼着歌儿去找许暮洲。
一进大厅,就见男人已经在等着了,正站在玻璃墙前望着她。
顾霜迟疑了一下,快步跑了过去。
霸王龙虽然凶残,可她除了迎难而上,别无选择。
“好了?”许暮洲淡淡的问。
顾霜摊了摊手,蔫头耷脑的叹了口气:“黄了。”
“嗯?”许暮洲眉梢一挑,“怎么回事?”
“糟心,不提也罢,走,回家吃饭去。”
顾霜挽住许暮洲的胳膊,拉着他就走,生怕他刨根问底。
许暮洲虽然满腹狐疑,但顾霜不说,他就不问。
两人很有默契,都在小心翼翼的维持着表面上的和平,谁也不敢轻易打破。

重生之娇妻难缠免费阅读

第13章 你追我好不好?
顾霜一说要吃许暮洲做的菜,他就通知刘妈准备好食材,留着等他回来烹饪。
一回到家,许暮洲就钻进了厨房。
顾霜在客厅里磨蹭了会儿,给小张和小王分别布置任务,确定细节没问题之后,才哼着歌儿晃荡进厨房。
许暮洲正在炝锅,葱姜蒜在油里一爆,香气扑鼻。
顾霜扒着厨房的玻璃门,使劲耸了耸鼻子,在缭绕的烟火气中,寻找到那一抹颀长英挺的身姿。
啧,霸王龙系上围裙拿起锅铲的样子,还蛮有居家男人味儿的哎!
可惜,都是假象。
顾霜遗憾的叹口气,有些舍不得移开目光。
毕竟,这男人温柔细心的一面,是非常罕见的,简直比铁树开花都难得。
许暮洲忽然感觉有些异样,回头一看,就见两道不加掩饰的目光正直勾勾的落在他身上。
小东西一手扒着门框,一手摸着下巴,咬着手指头,也不知道是该说幼稚,还是该说花痴。
男人下意识弯了弯唇角,淡淡低唤:“过来。”
顾霜一愣神,不知不觉就受了那浅淡笑意的蛊惑,怔怔的走了过去。
许暮洲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那娇娇俏俏的小人儿,占满了他的整个世界。
四目相对,两两无言。
直到——
“什么味道?”顾霜耸耸鼻子,拧着眉头嗅了好几下,“什么东西烧焦了?”
睡凤眼倏然睁大,许暮洲霍然转身,一看锅里,脸顿时沉了,口不择言的骂了一句三字经。
他的鱼!!!
顾霜凑过去,伸长脑袋往锅里一看,再看看许暮洲堪比锅底的黑脸,绷不住哈哈大笑。
“许暮洲,你这是在做烤鱼吗?”
那戏谑的语气,惹得许暮洲有些羞恼,肆无忌惮的笑声令他脑子一热,就不顾一切的堵住了嫣红的嫩唇。
顾霜惊惶的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许暮洲。
这死男人,做个饭都能做到她嘴巴上来,简直了!
顾霜摇着脑袋唔唔的挣扎,许暮洲半是羞半是气,不轻不重的咬了她一下,才恨恨的松口。
“嘶——”顾霜吃痛,暴躁的跺脚,“你属狗啊!”
许暮洲二话不说,低头又是一记深吻,直到她涨红了脸,呼吸不畅,他才松开。
顾霜这下怂了,不敢再惹他,栽着脑袋,灰溜溜的逃出厨房。
许暮洲一改刚才的憋屈样,心情大好,麻利的把烧焦的鱼倒掉,重新来过。
一个小时后,四菜一汤上桌。
顾霜饿的不行,哪儿还顾得调侃许暮洲,先填饱肚子再说。
一番风卷残云,顾霜***的打了个饱嗝,眯着眼睛点赞。
“阿洲,要是哪天你破产了,就去开家饭店,生意肯定很好。”
许暮洲:“……不会说话,那就闭嘴。”
顾霜干笑:“开个玩笑嘛,你这个人一点都不幽默。”
许暮洲深深的看着她,不禁有些晃神。
虽然知道她的乖巧柔顺娇笑软语都是假的,是她为了替旧情.人谋福利而做出的交易,但他就是该死的沉迷。
这个女人,就是他命里的劫,躲不过。
顾霜吃撑了,捧着肚子哼哼唧唧的,那乱没形象的样子,萌的许暮洲心都化了。
他牵起小女人的手,拉着她在别墅区散步消食。
绿杨水岸别墅区临湖而建,四月底的傍晚,风从湖面上吹过来,裹着栀子花的甜香,沁人心脾。
前世跟许暮洲在一起三年,每一天顾霜都是在痛苦与绝望中煎熬过来的。
像这种饭后手牵手散步的情景,一次都没有过。
夕阳收起了最后一丝余晖,薄薄的暮色笼罩着大地,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亮起,湖面泛起粼粼波光。
顾霜歪着脑袋,仰着脸看着高大挺拔的男人。
幽暗的光芒下,他的脸有些模糊,唯独那双眼睛,深邃的就像两口寒潭。
他看着她的时候,她恍然有种错觉,好像整个人都被蛊惑了,不由自主的就想沉.沦。
“嗯?”照例是一个淡淡的鼻音。
男人的目光看过来,眼里似乎笼着万千星辰,熠熠生辉。
顾霜呆呆的呓语:“你好帅啊!”
许暮洲心口仿佛被什么撞了一下,酥酥的,有点麻,有点痒。
唇角不听使唤的就上扬了四十五度,睡凤眼弯起,冷厉一扫而空,难得的慵懒。
顾霜顿时被惊艳了,不由自主的吞了下口水。
上辈子怎么就没发现,霸王龙居然这么帅,简直甩陈浩然那个渣男八百条大马路!
察觉到这副皮囊对小东西的蛊惑,许暮洲不禁在心里暗暗鄙视了一番。
俗!
颜狗!
然而眼角眉梢的笑意,却越发温柔,打定主意要用这张脸,把媳妇儿忽悠到怀里来。
惊艳归惊艳,顾霜可不是色令智昏的花痴。
她咂巴咂巴嘴,咧出一脸娇笑,主动抱住许暮洲的腰,仰着脸撒娇:“阿洲,你追我好不好?”
她已经看出来了,只要她乖乖的,许暮洲什么都能依她。
想想就觉得上辈子的自己蠢得要死,明明撒个娇就能解决的事情,她非要撒泼,那不是找虐是什么?
许暮洲虽然抗拒不了顾霜的娇声软语,可理智还没完全被旺财啃光,他怔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小东西这是蹬鼻子上脸,给他挖坑呢。
他轻轻拍拍顾霜的后脑勺,低低浅笑:“让你先跑一分钟。”
顾霜:“……”
她说的追,是追求啊,不是跑步啊!
顾霜跺跺脚,秀气的眉毛一皱,小.嘴一撅,不依了:“我是让你追求我!追求,你懂哇?”
许暮洲哼出一个微带讥笑的鼻音:“五一过后订婚,追什么追?”
顾霜原本是想让许暮洲答应追求她,就算不能略过订婚这茬,起码也能往后推,没想到霸王龙居然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小算盘。
她不死心,抱着许暮洲的腰摇晃着抗议:“哦,那就不用追求我了,是吧?那别人都有甜甜的恋爱,凭什么我没有啊?谁还不是个小公举了?”
许暮洲不说话,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他天纵奇才,十七岁就从世界顶级商学院毕业,***许氏集团十年,将许氏资产翻了好几倍,一跃成为整个东部地区实力最雄厚的财团。
顾霜一个还不满二十岁的小姑娘,在他面前玩心眼,那不是班门弄斧是什么?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重生之娇妻难缠 全本章节完结全文阅读的精彩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