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追玫瑰的人(蒋泊舟梁月)全本免费完结版完整大结局阅读 全本免费完结版完整大结局阅读
追玫瑰的人(蒋泊舟梁月)全本免费完结版完整大结局阅读

追玫瑰的人(蒋泊舟梁月)全本免费完结版完整大结局阅读

主角是蒋泊舟和梁月的言情小说《追玫瑰的人》全本在哪看?追玫瑰的人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舞池里有个辣妹。热裤露脐装,后腰上纹了一片荆棘藤蔓,圈着她后腰上那一对***的腰窝。

3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是蒋泊舟和梁月的言情小说《追玫瑰的人》全本在哪看?追玫瑰的人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舞池里有个辣妹。热裤露脐装,后腰上纹了一片荆棘藤蔓,圈着她后腰上那一对***的腰窝。四面八方来的灯光五颜六色,音乐混着欢呼声震天响,辣妹抬手将头发往身后撩,灯光就直接洒落在她骨感的肩头。

蒋泊舟梁月小说简介

那时梁月十六岁,背上书包沉沉。装着五三,装着高考模拟卷,装着不能送出去的情书。
蒋泊舟刚满十八成年,白日里在开学典礼上新生致辞,走下台就去泡吧打牌山顶飙车。狐朋狗友不断,女友一个一个地换。
十年不见,蒋泊舟没想到梁月会回来,正如当年他没想到她会走。他更没想到的是,他们重逢时,她的双臂正拥着他的死对头。

追玫瑰的人全文阅读

梁月白了他一眼,尖酸怪气,“这多不好意思,万一小家碧玉来找你,我正好洗完澡出来,怎么办?”
蒋泊舟无话可说,吞了苍蝇一般,摸摸鼻子,看着这房子,越看越恶心。他翻出手机来,打开微信,翻出何绵绵的,拇指敲击,发了一条文字过去。
一旁,梁月往飘窗那边一坐,正感受上头的光线,脸色难以言喻,写满了纠结。
房东大妈在外头抠手机,并不着急催促他们,也不知道是不会做生意,还是真是不愁租。
蒋泊舟跟何绵绵聊得差不多,走到梁月身边坐下,“何绵绵有房出租,就在彭大旁边,位置不错,六十平米小两层loft,她做室内设计的,硬软装修家具一应俱全。”
“不愧是地头蛇,有你的。”
梁月抄起手包就走,一丝留恋也无。
蒋泊舟对于何绵绵那套房子的评价不过寥寥数语。但只要听到“何绵绵”三个字,梁月也就没什么好犹豫担忧的了。
何绵绵其人,要是说家世富裕程度,生活优渥与否,事业成就如何,跟陆和渊相比,是真的担得上“女强男弱”这四个字。不管是2020年,还是0202年,不得不承认的是,尽管“男强女弱”和“女强男弱”都容易导致情感危机,但“女强男弱”确实要看起来脆弱一些,矛盾要容易提前爆发一些。
陆和渊跟何绵绵这对,从初中开始到如今,爱情长跑十数年发狗粮如一日。实在是令人发指,啊不,是啧啧称奇。
但如果是熟悉两人性格的朋友,当然会觉得,这是像太阳东升月亮西沉一样,自然到不行的。
陆和渊顾家宠妻,三句话不到就掏手机跟女友发微信,下班点一到立马提包回家。何绵绵呢?书香世家富养出来的女儿,单纯随和,龙虾鲍鱼也可,章鱼小丸子也行。实在是不能让人不爱。梁月初一就认识何绵绵,初中同班,初三还同桌了一年,高中时何绵绵走了艺术生的路,但兜兜转转,借着蒋泊舟和陆和渊,两个人又是能够常常见面。
算不上闺蜜挚友,但梁月形单影只,要说最亲近的女性朋友,也就是何绵绵了。
稀少的总是可贵,以至于梁月这些年在国外,关注国内这群人的事情,总会多带上何绵绵一份。考上省府的知名美院,又去帝都继续读书,出国深造,师从大牛,何绵绵的名气日盛,足以她心安理得地窝在彭城,猫狗双全。
梁月走进何绵绵那套房子的时候,诚然也理解了为什么何绵绵作为乙方,还常常能理直气壮地谈生意。
离彭大步行不过十分钟。如果以新银湖、GOC和“空大”画一个三角形,何绵绵的房子就在这个三角的中心点。好地段。
16楼,一梯两户。
蒋泊舟低头看了一眼微信界面,另一只手握住门把手,在液晶屏上输了密码。
“何绵绵接了个单子,得晚点儿过来。”
门锁响声悦耳,两人推门***。蒋泊舟在玄关处停了一会儿,左右柜子开了一遍,终于找到两双拖鞋给他和梁月换上。
公寓里头采光极好,将近下午两点,屋子里头暖暖的一片,阳光能一路铺到客厅中央,沙发有一半都在暖黄色的光里头。
毕竟曾经是何绵绵自己的房子,方寸都是她自己设计的,大到米白与亚麻的主调色,小到电视柜上头的小摆件,处处温和可爱,有着何绵绵的影子。
梁月有些疑惑,“你刚刚不是说,她这房子租出去过吗?最近又装修了一遍?”
“嗯,何绵绵说她本来没打算再往外租,之前那对租客把这里搞得乌烟瘴气的。她还收拾了很久。” 蒋泊舟看了眼微信,告诉何绵绵他们俩已经到了。“你要喝点什么?何绵绵说厨房里咖啡茶果汁都有,她和陆和渊上周才回来住过几天。”
厨房与餐厅一体,客厅与阳台的交界处就是工作区,梁月站在客厅中央,转身往小二层看。一道扶手楼梯在中央,充当屏风把玄关和客厅隔开,楼梯是个带着弧度的梯形,左右引向围栏,通向小二层上两个分隔开的卧室。
梁月往小二层的卧室区走去,扶着楼梯往蒋泊舟那边看了一眼,“酸奶有吗?早茶吃得有点儿腻。”
二层是两间卧室用日式的推拉门隔开。卫浴在一楼,与厨房和餐厅依着楼梯左右对称,何绵绵常年跟酒店有合作,不论是起卧还是卫浴,细节部分都做得极致,叫人挑不出一点儿毛病。
蒋泊舟端着东西从厨房出来,看见梁月走下楼梯。
“合心意吗?”
梁月从蒋泊舟手上接过那盒酸奶,舀了两口,止不住地点头。
新精巧,和那间老破大相比,简直云泥之别。
“要我是何绵绵,有这房子,打死我也不会搬去跟陆和渊住。”
蒋泊舟侧身拉上客厅的窗帘,转身到沙发上坐下,将电视打开,“看部电影吗?何绵绵说那边估计还得两三个小时才能结束。”
动作片轻喜剧在屏幕上来回转换。
“你不用去上班吗?蒋先生?”
说是这么说,梁月还是笑着在沙发上坐下,扯了个抱枕来垫着手里的酸奶杯,舒***服地窝着。阳光将沙发晒得暖暖的,每一寸都写着惬意。
“蒋家缺了我半天,还是蒋家。我先给你找到房子定下来再说。‘初恋小事’看不看?”
“蒋泊舟你什么时候这么少女心?要那个,‘恐怖游轮’。”
“烧脑的看第三遍就不好看了,是你该补一补少女心,阿月。”
“去你的蒋泊舟!”梁月一脚踹在蒋泊舟小腿上,险些把酸奶杯碰倒。
蒋泊舟笑着,还是点了“恐怖游轮”。
片头开始,梁月往蒋泊舟身上靠,侧身窝着,背贴着着他的手臂。
屏幕上女主角捞起被水泡着的玩具船,蒋泊舟抬手绕过梁月的肩膀,捏住酸奶勺子,舀了一口吃掉。
“这酸奶不错。”
“咦,你自己吃吧,我不要别人吃过的。”
梁月把酸奶杯子往他手里一塞,眼睛只盯着屏幕。不吃别人吃过的?几个小时之前她才从他碗中夹走了虾饺一只。
蒋泊舟垂眸看她头顶的发旋,小小的,靠近发根的头发带着些自然卷。
第一次看“恐怖游轮”时,也是蒋泊舟带着梁月看的,电影院看的首映,出来的时候梁月指尖都是冰凉,却还是止不住地跟蒋泊舟聊。
这个是不是象征什么?那个是不是象征什么?
蒋泊舟可不是梁月,初中就能将西方文学史倒背如流,从北欧神话到希腊众神,要是真的抠出来撕碎了吹,梁月能用它写篇论文。
蒋泊舟能做的就是带她第二天又去刷了一遍。
后来,梁月攻读文学硕博,蒋泊舟做游戏搞营销,倒是有根源可追溯。
片头刚刚播完,蒋泊舟还想再挑一部,梁月一看手机的时间,已经快五点了,正想说别看了,玄关处传来一阵短促轻快的音乐——开门声。
“是绵绵吧?”
蒋泊舟把酸奶杯丢到垃圾桶里,站起身来按亮客厅的灯。
梁月上一次见何绵绵,两人还穿着宽大的校服,马尾辫高高束起来,脑门儿亮堂地露出来。
十年匆匆,时光似乎对温柔可爱的人都特别手下留情。
何绵绵一见梁月,当即丢下钥匙,迎上来就是一个暖暖的拥抱。一件毛绒外套,剪了短发,刘海儿下面的圆眼睛依旧亮晶晶的,里头清澈如泉水,没一丝杂质。
“好久不见啊!”何绵绵退后一步,拉着梁月的手,把她从头发丝儿看到脚尖,赞美真诚,叫人心里都是一暖,“你变了好多,但这个风格好适合你呀!之前发布会的新闻,我看过了,看见你了!太漂亮了!”
“上回跟陆和渊说过,让他带你来,结果你太忙了,可惜了。”
“是了,跟今天同一个甲方,事情特别多,烦死了。” 何绵绵把外套脱掉,挂在玄关的架子上。“房子看得怎么样?还好吗?”
梁月双手一摊,“你带合同了吗?我现在就可以签。”
“有呀!”何绵绵喜笑颜开,从包里翻出合同来,翻来翻去在找笔。“你要在彭城呆多久?我这里都可以长租的,多久都可以。”
“国内一般都是一季度一季度的吧,以后的事情还难说。”
何绵绵翻出合同和笔,走到餐桌边上,跟梁月一同坐下。
“你现在是版权经纪人对吧?老陆之前跟我提过一下。我觉得,不如一个月一个月地来,可能对你来说方便一些,押金也算了吧。”
何绵绵说得有道理,梁月也确实更喜欢,只是市场上一般租一压三,按季度来算,很少有房东愿意接受月租,不要押金更是闻所未闻。
何绵绵说:“我之前把房子租给彭大的学生,近嘛,但感觉不太好。索性我就不租了,时不时回来住一两天,工作方便点。”何绵绵把合同摊开,点了几个需要填写的空,“但是如果是租给你的话,你直接借住也没关系。”
蒋泊舟帮腔:“你得一年后才能买房,长租也好,免得麻烦。”
何绵绵深知蒋泊舟的脾性,睨了他一眼,“蒋大少爷,你帮我推销,我可不会给你回扣。司马昭。”
梁月眼尾上扬,瞧着蒋泊舟那副吃瘪的模样。
“按季度吧,免得你和我忙起来,续租啊什么的比较麻烦。我这边以后要是买房,流水也好弄。”
“也好。”
梁月从何绵绵手中接过笔,将合同写好,扫了两眼,在末尾签上名字。
一式两份,合作愉快。
“好啦!”何绵绵收好合同,把小区门禁卡交给梁月,顺手摸出手机来看了一眼微信。“噢,我得去接老陆下班。”
蒋泊舟把梁月的大衣顺手拿上,三人一起往外走。
电梯缓缓往一楼下去。
“我送你去酒店拿行李?”蒋泊舟问梁月。
梁月看着电梯上逐渐变小的数字,“不急,想去吃点东西。绵绵,以前彭城一中外面那条小吃街还开吗?”
何绵绵闻言回头,“啊!还有的!两、三个月前吧,初中班有个聚会,你还没回国,去的就是那里,那家韩料也还在。大冬天的,我也好想吃部队锅啊!”
“一起吗?我今天晚饭还没着落。”
电梯门打开,周围的温度一下子降下来。
何绵绵拢住自己的衣领,忍不住发抖。“好啊,你跟蒋泊舟先过去吧,我开车捎上老陆,等会儿就到。”
“待会儿见?”
“待会儿见。”

追玫瑰的人免费阅读

下班高峰期,路上堵得水泄不通。
梁月看着前面一路的车***,把周围能看见的车标都数了一遍,前面的红绿灯还是远在天边一样。
车被堵住,心里便会莫名烦躁。梁月的手伸向手包,摸出那盒烟,夹着打火机抽出来,捻出一支烟来含在唇间,打火机啪嗒一声,火苗亮起来。
她这才想起来,烟还夹在两片薄薄红唇间,歪头来问蒋泊舟,声音都带上两分含糊软糯:“介意吗?”
蒋泊舟睨了她一眼,满眼都写着不乐意,伸出一只手来,掌心朝向她,又折返回去,将自己的口鼻挡住。
“我介意。不可以。”
梁月一下被逗乐,火苗缠上细长的烟,她双颊一陷,烟雾跟着笑重新涌出来。
“你介意个屁,老烟枪。”
梁月抬手,食指与中指微微屈起来,烟被夹在那葱段似的手指间,仿佛一动就会掉。
车在蒋泊舟手中,他却没开天窗,任由烟雾丝丝缕缕地飘着,薄荷与玫瑰,在车里头酝酿。
她就那样,夹着烟,打量着他。
忽地,梁月伸手将安全带抻长,伏身过去,手探向蒋泊舟的裤兜。
缥缈的玫瑰香涌过来,男人的下颌骨一瞬明朗起来,连带额头青筋都浮现。
连他大腿都没有碰到,只是捏住裤兜中往外露出一角的烟盒,一瞬抽离,将周围淡淡的烟雾都卷走。
女人的背回归坐垫靠背,细长的烟回归红唇指尖。梁月***那薄薄烟盒,抽出一根来,打火机啪嗒作响,也将那根烟点燃。
烟递过来。一侧卷着烟雾蒸腾,一侧被夹在她的手指间。
蒋泊舟喉头滚动,终究按开了天窗。深深的眼中漆黑一片,倒映着梁月张扬得意的笑容。
他伏身过去,将那烟叼住,唇碰着她的指腹,蜻蜓点水。
天窗开尽。
红灯还亮着。
两人同时将唇间的烟取下,烟雾从唇间涌出,几乎是一样的烟圈,打着卷往上飘。
蒋泊舟问:“你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忘了,以前跟你和你那些狐朋狗友玩儿得久了,二手烟吸多了,就会了。”
梁月偏头看向外头,车流渐渐动起来,前头换了绿灯。
蒋泊舟踩下油门跟紧,下颌线咬得明显,衬得双眼中黑暗更冷。
“你今天怎么有空出来吃饭?没有女朋友要陪吗?”梁月蓦地问了句。没等蒋泊舟回答,又悠悠补了句,“或者说,未来女朋友?”
那话中带着笑声,轻快,像极了陆和渊平日里对他的善意嘲讽,蒋泊舟听不出一丝酸味。
“怎么?陪你去当电灯泡不好吗?免得你吃柠檬吃太多。”
“我吃他们俩柠檬的时候,你还在定海刷五三呢!乱讲什么大话。”
“我不刷五三,我刷衡水卷的。”
“行行行,衡水给你多少钱,我五三给你双倍!”
梁月笑得咳起来,还得蒋泊舟伸手去给她拍着背顺气,这才缓过来。
“哎,蒋泊舟,之前那个……”
话还没起头,梁月手包里的手机却响了。
梁月咬住烟,低头去把手机摸出来。铃声响着,梁月却看着那屏幕,愣了会儿神没接起来。
蒋泊舟心中生起疑惑来。
梁月将嘴边的烟取下,伸手去把天窗拉好,连车窗都关上。这才接了电话。
车内安静一片,外面的嘈杂车流被隔离开去。
“喂,嗯,在开会呢。”
柔而娇,蒋泊舟额头青筋又浮现。
电话还没挂断。
“今天不能过去了。可能啊,明晚吧,嗯,明晚应该可以的。”
“我也没办法啦,突然之间要说开会的,我有什么办法呀。要是结束得早再call你咯。”
“好好好,你不缺人陪,不缺拉倒。”
连“拜拜”都没说,梁月直接挂掉,脸上的笑一下子就消散,半分都没留下。
“谁啊?”
车拐过一个弯,路上的车终于少了。
蒋泊舟将领口扯松,指腹碰到吊坠,火一样烫。
“甲方爸爸呗,还能是谁?”梁月拉下车窗,推开天窗,把烟都散出去。
甲方爸爸?谈生意,晚上谈?明晚也可以谈?她在开会,和他吗?
这些手段,都是从哪里学的?是谁教她的?汪释?还是连他都不知道名字,没有见过面的人?那人还教会了她什么?教她抽烟吗?也教她玩龙舌兰长城了?
蒋泊舟只觉得胸前被压得厉害,胸腔里头的空气似乎不够用,叫他的额头都开始隐隐痛起来。
又是那种感觉,像是回到新银湖的地下停车场,恨得他牙根痛痒,恨得一颗心都鲜血淋漓起来。
若是再说一句话,蒋泊舟都怕自己会发火,只咬着牙,牙根酸软,也不敢松口。
梁月低头捏着手机发微信,烟在手指间慢慢烧着,烧到头了,便被按灭了丢掉。
一路无话。
两人到那家韩料店时,陆和渊跟何绵绵的车也刚好停在店门口的路边,梁月一眼认出何绵绵的mini cooper,下午才看着她开走。可先开车门钻下车的,却是庞戈那小子。
何绵绵跟着下车,笑眯眯地迎过来拉住梁月,双眼弯似月,那对卧蚕衬得整个人都甜甜的。
梁月跟何绵绵打了招呼,由得她挽住自己的手臂,正要往里头走,抬眼却注意到何绵绵身后的陆和渊。
他脸色不好,看得梁月也吓了一跳。
梁月低声问何绵绵,“陆和渊怎么了,你们吵架了吗?”
“没有啊!”何绵绵回头看了陆和渊一眼,努着嘴,“可能是公司的事情?今天蒋泊舟不是陪你看了一天的房吗?可能他气这个?或者是,庞戈刚刚粘着要过来,他生气了?他下班的时候脸色一般都不太好看。你也知道,技术部嘛,总这样,吃个饭就好了。”
梁月笑了笑,眼眸垂下去。陆和渊脾气是阴晴难测,梁月也知道。除了对着何绵绵,梁月就没见过他怎么笑过。但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不一样。
蒋泊舟在来之前已经订了位子,五人一进店里,便报了手机号,到订的桌子边坐下。
何绵绵点菜,烤肉炸鸡先勾了一堆,陆和渊和蒋泊舟开车,不能喝酒,何绵绵酒量小得可怜,梁月也只要了果汁。
烤肉先上来,蒋泊舟和陆和渊控着夹子,把生肉都挪过去。何绵绵和梁月只管拿着筷子,等着肉熟。庞戈跟两个女孩子一样,心安理得,拿着筷子等吃的。
“这里的腌萝卜好吃,你尝尝!先垫垫肚子。”何绵绵把小菜碟子往梁月面前推。
白萝卜晶莹剔透,被切成一个个小方块,看着就可爱得让人食指大动。入口更是清爽,梁月的筷子又往萝卜块伸过去。
“我们上一次一块儿吃饭,还是绵绵考完艺考,一起去定海那次吧?”
梁月的筷子停住。
何绵绵看向陆和渊,忽地笑起来,卧蚕软软显现出来,她托着腮,仿佛那场景还在眼前。
“是啊,我们去定海那次嘛,寒假,比现在冷多了。吃得最开心那顿,也是韩料对吧?”
蒋泊舟“嗯”了一声,手中金属夹子斜斜贴近那油纸,将烤肉翻了个面儿。
庞戈眼睛发亮,“你们四个,认识多久啦?来来来,让我八卦一下。之前老陆每次都是开了个头,又不肯说下去。”
蒋泊舟手腕一动,金属夹子指了指陆和渊跟何绵绵,“他们俩初中在一起,初一和初二。梁月是绵绵同班同学。”
“那你呢?只认识老陆?”
蒋泊舟夹起一片薄薄烤肉,放到梁月的碟子里。
“阿月是我姑父的外甥女,我姑姑的学生,高中住在我姑姑家,我大学前那个暑假也住我姑姑家。”蒋泊舟夹了一片肉赏给庞戈,“瓜吃够了吗?”
庞戈恍然大悟一般,“噢,是远房表妹啊!”
陆和渊那边的肉也熟了,尽数被挪到何绵绵的碟中。“定海那家的烤肉是真的不错,什么时候,再去一次?”
何绵绵也连连点头,“这个寒假好不好?也不知道那家店还在不在,得上网找一找。”
蒋泊舟语气不善,把夹子撂下,“去那里干什么?你还想原班人马旧地重游吗?”
“原班人马自然是凑不齐,但……”
梁月搁下筷子,攥着手包站了起来,“我去抽根烟。”
说完,只转身往外走,头也没回。
那碟子上唯一的一块肉都还没有碰过。筷子上干干净净,连半星油花都没沾上。
蒋泊舟手上筷子也被搁下,他腾地站起身来,就要追出去。
“蒋泊舟!”
被陆和渊叫住,蒋泊舟胸中火气只更大。何绵绵跟庞戈一头雾水,只叫蒋泊舟不好发作。
陆和渊把夹子往庞戈手中一塞,站起身来走到蒋泊舟身后,一拍他的肩,“出去说。”
蒋泊舟眉头一横,回头看了那桌一眼,将陆和渊的手抖掉,咬着牙跟陆和渊往外头走。
蒋泊舟气堵,直骂:“你发什么疯?”
陆和渊站定,两人还没走到门口,刚刚堵在收银台旁边。
“我才要问你,你发什么疯?”
陆和渊转身,顺手架在腰间,一脸的难以置信,仿佛不认识蒋泊舟。
“你爱怎么玩,怎么浪,你要追谁,我懒得管你。你要追梁月,行啊,让她离何绵绵远一点。租房?租谁的不行?你问过我吗?当我是兄弟吗?何绵绵是什么性格你不知道不清楚?阿猫阿狗都往她身边带?”
“阿猫阿狗?”蒋泊舟这才明白过来,冷冷笑出声来,“难怪,你一来就黑着个脸,一坐下就提定海,存心找不痛快。”
“蒋泊舟,你就作吧,我看梁月就是回来收拾你的。你就自愿往里面跳吧。”
陆和渊恨得咬牙,转身就要走,两步又折返回来,已经是气急败坏,指着蒋泊舟的鼻子破口大骂。
“你长了个脑子就用来想一想,长了双眼睛就好好睁开来看一看,梁月还是不是当年那个追在你***后头跑的梁月?”
“***跳舞拼酒飙车?OK,玩儿嘛!你也玩儿!汪释呢?还有那个狗作者?你知道她回彭城之后签了多少单生意了吗?她生意怎么签的?我不信你跟她一块的时候,你自己心里没点数。”
蒋泊舟一个字说不出来,满胸腔里都是那玫瑰和薄荷混合的烟草香,满脑子都是梁月的那几句“开会呢。”、“今晚不行那就明晚呗。”
理智被烧光,蒋泊舟已经呆不下去,脸色铁青着就要往外走。
陆和渊把蒋泊舟的手臂拉住。
“你当初怎么对她的?你怎么在她面前跟薄绛卿卿我我的?她怎么会跟了尹阙的?怎么跟家里闹翻了被扫地出门的?你都忘了?她回来,只是因为工作,你信吗?你真的信吗?”

小编点评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追玫瑰的人全本免费完结版完整大结局阅读,记得收藏哦!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