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重生蜜爱娇妻哪里跑(顾霜许暮洲)全本完结章节全文完整版阅读 全本完结章节全文完整版阅读
重生蜜爱娇妻哪里跑(顾霜许暮洲)全本完结章节全文完整版阅读

重生蜜爱娇妻哪里跑(顾霜许暮洲)全本完结章节全文完整版阅读

热门小说《重生蜜爱娇妻哪里跑》强势来袭,主角是顾霜许暮洲,由作者东方狗蛋所著作。重生蜜爱娇妻哪里跑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深城,郊外废弃水泥厂。顾霜躺在腥臭的地上,鲜血不停的从身下溢出。她的腹部高高***,已经怀了七个月的身孕。

3

举报
下载阅读

热门小说《重生蜜爱娇妻哪里跑》强势来袭,主角是顾霜许暮洲,由作者东方狗蛋所著作。重生蜜爱娇妻哪里跑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深城,郊外废弃水泥厂。顾霜躺在腥臭的地上,鲜血不停的从身下溢出。她的腹部高高***,已经怀了七个月的身孕。

小说简介

少爷呢?”
“回少夫人的话,少爷在医院。”
医院?
顾霜怔了怔,恍然想起,昨天她发了一大通火,摔砸打人,用台灯的碎片在许暮洲胳膊上划了好几道血口子,挺深挺长,缝了十多针。
这件事彻底触怒许暮洲,加上半夜她跳窗逃跑,许暮洲狂躁症发作,暴怒之下就把她给办了。

重生蜜爱娇妻哪里跑全本章节

抑郁的时候想***,狂躁的时候想杀人。
他虽然不会杀她,可他每每犯病都会死命折腾她,那种痛跟死也没啥两样了。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得积极自救。
“我要去医院,我要去看少爷。”
保镖冷硬的拒绝:“对不起,少夫人,少爷吩咐过,您哪儿也不能去。”
……
顾霜深喘了口气,轻拍着胸口,故作镇定的安慰自己。
许暮洲发狂是凌晨的事情,现在才上午十点钟,晚点许暮洲会回来,一切还来得及。
顾霜靠着床头,耐着性子等候,迷迷瞪瞪的居然睡着了。
朦朦胧胧中,感觉到半边床一沉,她猛的惊醒了。
眼睛还没睁开,就感觉到胸口一重,有什么东西压上来了。
睁眼一看,是一只大手。
手腕以上的部分,被医用纱布绑的严严实实的,纱布上透着斑驳血痕,呈暗紫色。
顾霜心口一颤,鼓起勇气抬眸顺着那只手往上看。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冷峻的脸。
幽黑的眸子里,一半是寒冰,一半是烈焰。
极端的矛盾,在那双半眯着的睡凤眼里,混成一种令人心颤的悸动。
“你回来了。”顾霜努力忽视胸前的压迫感,有些不自然的弯了弯唇角。
许暮洲的眼瞳倏地一缩。
她居然对他笑?
整整两个月,她对他要么冷言冷语,要么大哭大闹,甚至会动手打他。
他身上的淤青、牙印、血痕,从来就没断过。
顾霜抬手轻轻碰了碰纱布上染着血迹的地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许暮洲的神情,抿了抿唇,努力稳住声线道歉。
“我……对不起,我……”
顾霜说不出“我不是故意的”这种鬼话,憋了半天,涨红脸来了一句:“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许暮洲低头看了眼手臂上厚厚的纱布,微不可见的勾了勾嘴角,讽刺的轻呵了一声。
对上那双冷怒的眸子,顾霜有些害怕。
她不是看不懂男人眼底鲜明的怒火与隐忍的情潮。
两个月的对峙,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就像一根绷紧的弦,随时都有可能断掉。
顾霜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碰了碰许暮洲的手臂,温声说:“我饿了,你陪我去吃饭,好不好?”
前世***许家之后,许暮洲走到哪儿就把她带到哪儿,偶尔太忙顾不上她,就把她关在别墅里,连卧室都不准出。
没有他的陪伴,她压根出不了这道门。
许暮洲有些诧异,盯着顾霜看了许久,垂下眼帘,站起了身。
顾霜紧跟着站起身,想了想,主动挽住许暮洲的手臂。
这个男人虽然偏执暴戾,可他是真的拿命在爱她。
只要她乖一点,他就不会伤害她。
感觉到女人的讨好,许暮洲的身子有一瞬间的紧绷。
下一秒,若无其事的放松。
只是眼底暗藏的讽刺,却渐渐加深了。
一哭二闹三上吊行不通,这是要改使美人计了?
现在是下午一点,但由于顾霜经常闹脾气,把饭菜摔掉,许暮洲怕她饿着,吩咐厨房二十四小时为她准备着餐点。
清蒸石斑鱼,梅菜扣肉,蒜蓉小油菜,手撕包菜,西湖牛肉羹,四菜一汤,都是顾霜喜欢的。
顾霜盯着面前的饭菜,晃了晃包成哆啦A梦的手,尴尬的咧了咧嘴。
她咬了下嘴唇,颤颤的向许暮洲投过去一个求助的眼神。
顾霜天生一副桃花眼,那水漉漉的眸子蒙着一层薄薄的雾气,似醉非醉,朦胧惑人。
许暮洲从没想过,居然有人能单凭一个眼神,就让他的心化成一摊软糯绵密的草莓果酱。
男人冷漠的面容随着那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儿有了一丝舒缓,他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鱼,细心的沾满汤汁,用小巧精致的骨碟接着,送到顾霜嘴边。
顾霜有些不好意思,糯糯的小声哼唧:“对不起啊,都怪我不好,把自己搞成这副鬼样子,还要连累你。”
许暮洲不说话,筷子停在她唇边两公分的地方,静静的等着她张口吃下。
顾霜抿抿唇,凑过去将那块鱼肉吃进嘴里,鲜嫩柔滑的滋味顿时在舌尖蔓延开来,勾的肚子里的馋虫翻滚作祟,“咕噜噜”传出一声饥鸣。
苍白的小脸倏地涨红,两只哆啦A梦手捂住肚子,尴尬的咧嘴傻笑。
“呵呵,我太饿了。”顾霜的眼神四处乱飘,简直想找个地缝钻***。
许暮洲有些闪神。
顾霜唯一一次对他笑,就是初见时把他从湖里捞起来。
那天的气温零下五度,她冻得瑟瑟发抖,一双眼睛被水淹的红成了兔子,嘶嘶哈哈的板着脸骂他对不起爹妈祖宗。
可是骂完她又笑了,眯着眼睛昂着下巴,拍着胸膛骄傲的说:“幸好你遇见我,要不然可就真凉了!”
许暮洲贪恋的盯着顾霜的笑,不舍得眨眼。
明知道这又是她为了逃跑而使的诡计,可他就是无法抗拒。
他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有条不紊的夹菜喂饭,照顾这位令他焦头烂额的小祖宗。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煞风景的响起,引得两人不约而同皱起了眉头。
顾霜强忍着钻心的痛,拿出手机一看,是陈浩然的电话。
“我吃饱了,先回房了。”
顾霜随口打了声招呼,掉头就走。
许暮洲的眼神蓦地冷沉如冰,浑身散发出凛冽的怒意。
偌大的空间,一下子从明媚的暖春坠入寒冬。
他刚才看到屏幕上跳出“亲爱的”三个字,他知道那是谁。
顾霜躺在床上,陷入了沉思。
现在她还处于关禁闭状态,哪儿都去不了,也不知道外公怎么样了,付氏集团有没有遭遇危机。
既然知道陈浩然和顾清姿那对狗男女的狼子野心,那就势必要尽快解决掉这两颗定时炸弹。
不过……许暮洲上哪儿去了?
前世许暮洲看她特别紧,除非公司里有至关重要的事情需要他耗费全部精力,否则他走到哪儿都要带着她,绝对不允许她离开他的视线范围。
这都醒来有一会儿了,怎么也不见人呢?
顾霜敲了敲门,保镖在外应声:“少夫人有什么吩咐?”
“少爷呢?”
“回少夫人的话,少爷在医院。”
医院?
顾霜怔了怔,恍然想起,昨天她发了一大通火,摔砸打人,用台灯的碎片在许暮洲胳膊上划了好几道血口子,挺深挺长,缝了十多针。
这件事彻底触怒许暮洲,加上半夜她跳窗逃跑,许暮洲狂躁症发作,暴怒之下就把她给办了。
他死命的折腾她,害她重度撕裂,出血不止,底下缝了四针,足足躺了一星期。
接下来,她的人生正式***炼狱模式。
那精神病每天没完没了的折腾她,不是在要她,就是在准备要她的路上。
顾霜脸一白,心跳都停了好几个节拍。
许暮洲得病已经整整十年,起先还能用药物控制住,随着病情加重,产生耐药性,他的病渐渐趋于失控状态。
抑郁的时候想***,狂躁的时候想杀人。
他虽然不会杀她,可他每每犯病都会死命折腾她,那种痛跟死也没啥两样了。
不行,她不能坐以待毙,得积极自救。
“我要去医院,我要去看少爷。”
保镖冷硬的拒绝:“对不起,少夫人,少爷吩咐过,您哪儿也不能去。”
……
顾霜深喘了口气,轻拍着胸口,故作镇定的安慰自己。
许暮洲发狂是凌晨的事情,现在才上午十点钟,晚点许暮洲会回来,一切还来得及。
顾霜靠着床头,耐着性子等候,迷迷瞪瞪的居然睡着了。
朦朦胧胧中,感觉到半边床一沉,她猛的惊醒了。
眼睛还没睁开,就感觉到胸口一重,有什么东西压上来了。
睁眼一看,是一只大手。
手腕以上的部分,被医用纱布绑的严严实实的,纱布上透着斑驳血痕,呈暗紫色。
顾霜心口一颤,鼓起勇气抬眸顺着那只手往上看。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冷峻的脸。
幽黑的眸子里,一半是寒冰,一半是烈焰。
极端的矛盾,在那双半眯着的睡凤眼里,混成一种令人心颤的悸动。
“你回来了。”顾霜努力忽视胸前的压迫感,有些不自然的弯了弯唇角。
许暮洲的眼瞳倏地一缩。
她居然对他笑?
整整两个月,她对他要么冷言冷语,要么大哭大闹,甚至会动手打他。
他身上的淤青、牙印、血痕,从来就没断过。
顾霜抬手轻轻碰了碰纱布上染着血迹的地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许暮洲的神情,抿了抿唇,努力稳住声线道歉。
“我……对不起,我……”
顾霜说不出“我不是故意的”这种鬼话,憋了半天,涨红脸来了一句:“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许暮洲低头看了眼手臂上厚厚的纱布,微不可见的勾了勾嘴角,讽刺的轻呵了一声。
对上那双冷怒的眸子,顾霜有些害怕。
她不是看不懂男人眼底鲜明的怒火与隐忍的情潮。
两个月的对峙,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就像一根绷紧的弦,随时都有可能断掉。
顾霜深吸一口气,鼓起勇气碰了碰许暮洲的手臂,温声说:“我饿了,你陪我去吃饭,好不好?”
前世***许家之后,许暮洲走到哪儿就把她带到哪儿,偶尔太忙顾不上她,就把她关在别墅里,连卧室都不准出。
没有他的陪伴,她压根出不了这道门。
许暮洲有些诧异,盯着顾霜看了许久,垂下眼帘,站起了身。
顾霜紧跟着站起身,想了想,主动挽住许暮洲的手臂。
这个男人虽然偏执暴戾,可他是真的拿命在爱她。
只要她乖一点,他就不会伤害她。
感觉到女人的讨好,许暮洲的身子有一瞬间的紧绷。
下一秒,若无其事的放松。
只是眼底暗藏的讽刺,却渐渐加深了。

重生蜜爱娇妻哪里跑免费阅读

顾清姿踩着顾霜的肚子,高跟鞋尖细的鞋跟,刻意碾磨着她的肚脐。
“姐姐,我的好姐姐,你就安心去死吧,我会记得在清明节给你多烧点纸钱,保证让你到了九泉之下,也能做个阔绰鬼!”
顾清姿哈哈大笑,浓妆艳抹的脸上布满得意之色。
顾霜的眼睛半眯着,已经到了弥留状态。
她用最后的力气盯着陈浩然,气若游丝的问:“陈浩然,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顾清姿笑得更加得意:“死到临头,还想着什么爱不爱的?浩然哥,那你就告诉这个贱人,你到底有没有爱过她,别让她死了也闭不上眼。”
陈浩然一手搂着顾清姿的腰,一手掐着她的下巴,当即来了个火热的吻。
他***着顾清姿的耳垂,忘情的吟哦。
“不过是个被傻子玩烂了的货,死板无趣,哪里比得上我的小心肝?”
顾清姿热情的回应,不一会儿,两人就滚成了一团。
顾霜仿佛被扼住了脖颈,呼吸困难,眼睛瞪得老大,喉咙里发出“嗬嗬”的急喘,像是濒死的困兽。
门砰的一声被大力踹开,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男人跌跌撞撞的闯了过来。
许暮洲一眼就看见满身鲜血的顾霜,狂奔过去把她抱了起来。
顾霜的意识已经混乱不清了,眼睛茫然的盯着虚空,根本看不清许暮洲的脸。
“我恨!恨!去死!都去死!都给我去死!”
嘶哑的吼声虚弱无力,恨意满满。
许暮洲顺着顾霜手指的方向,看见陈浩然和顾清姿一丝不挂的做着那档子事儿,随手捡起一根棍子,大叫着冲过去,没头没脑的往两人身上砸。
顾霜的气息越来越微弱,但意识却忽然清醒了。
她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抽离了身体,晃晃悠悠的往上飘。
她能看见,她的身体在地上躺着,满是鲜血,一双眼睛瞪得老大。
许暮洲跟陈浩然顾清姿扭打成一团,被陈浩然一板砖砸中后脑勺。
许暮洲晃了晃,倒下了,艰难的向顾霜的身体爬去。
他抱着她,喃喃的哄:“霜霜不怕……阿洲来了……阿洲保护你……”
陈浩然捡起棍子,狞笑着走向许暮洲。
“呵,这傻子还真是蛮痴情的,那好啊,老子送你们一程,黄泉路上,让你们两口子做个伴!”
“不!不要!”顾霜惊呼,猛的睁开眼睛,急促的喘着。
触目所及,是一间宽敞的卧室。
四面墙壁上,挂着大大小小十多幅婚纱照。
照片上的男人笑容灿烂,五官如雕如琢,每一道线条都像是经过名家巧匠精心设计的,挑不出半分瑕疵。
只是那双眼睛,却没有半点光彩,混混沌沌的,像是蒙着一层厚厚的灰。
顾霜呆了呆,站起身往门口走去。
门把手拧不动,这是特质的锁,从外面锁死了。
她……重生了?
顾霜怔了怔,突然跑到窗边,拉开华丽的窗帘。
窗下赫然种着十多米宽的月季,叶子被修剪的疏疏落落,粗壮的枝条长满尖刺。
她真的重生了,回到了刚刚跟许暮洲在一起的时候。
许暮洲是深城首富许家的独子,名副其实的太子爷。
然而,这位拥有完美长相、显赫家世的太子爷,却是个傻子,智商停留在四五岁幼儿的阶段,暴戾、任性、骄纵,简直就是个人见人怕的加强版熊孩子。
顾霜是在游乐场认识许暮洲的,那天是她和陈浩然恋爱一周年纪念日。
顾霜要玩碰碰车,陈浩然嫌幼稚不肯陪着,顾霜赌气,一口气玩了五把。
碰碰车场地基本上都是小孩子,顾霜不好意思欺负小朋友,全程追着许暮洲撞。
第二天,许家就派人上门提亲来了。
那时候,顾氏正遭遇资金危机,为了攀上许家这棵参天大树,顾正峰当晚就把顾霜送进了许家。
顾霜深爱陈浩然,誓死不从,许家就把她关起来,为防止她跳窗逃跑,还特意在窗下种满月季。
顾霜突然笑了。
就连老天爷,都觉得她上辈子太窝囊,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呢。
既然重活一世,那些血债,势必要算清楚了!
顾霜不知道现在究竟是什么时候,她有没有嫁给许暮洲。
想到上辈子许暮洲对她的宠溺,心里就满满的都是愧疚。
许暮洲是真的爱她,虽然他是个傻子,却把最真的心捧到她面前,笨拙的讨好,任她践踏。
甚至在她一手毁掉整个许家,将亿万家财拱手送给陈浩然之后,他还不顾一切的寻找她,最终跟她死在一起。
顾霜心口闷疼闷疼的,想到临死前的那一幕,她就止不住的心疼许暮洲。
那个傻子啊!
上辈子他守护她到死,这辈子,换她来保护他。
这是她欠他的。
顾霜百无聊赖的躺着,突然,门开了。
顾清姿小跑进来,一把拉住顾霜的手,红着眼圈哽咽:“姐,姐你怎么样了?你还好吗?”
顾霜皱了皱眉,眼底闪过一抹嫌恶,抽回手不动声色的问:“你怎么来了?”
“我知道你心里难受,怕你想不开,就过来看看你。”顾清姿仰着脸,泫然欲泣,那一脸的心疼,完美诠释什么叫姐妹情深。
顾霜心里暗暗冷笑。
上辈子,她就是被这双楚楚可怜,好像随时都会哭出来似的眼睛给骗了,对她全然的信任,最后落了个一尸两命。
“姐,浩然哥说,你现在是许家少夫人,只要你肯帮他,他一定能成为陈家继承人。只要他掌握了陈氏集团,你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顾清姿摇着顾霜的手,急切的煽风点火。
这个蠢货爱陈浩然爱的死去活来,她一定会帮忙的。
一旦陈浩然成为陈氏集团的继承人,那她顾清姿将会是陈太太。
而顾霜,呵,一个被傻子睡过的女人,还妄想跟她争?
顾霜眼帘低垂,长长的叹了口气,黯然问道:“今天几号了?”
“四月十五号。”
顾霜轻舒了一口气。
这时候,外公的付氏集团还没明显衰落,哥哥顾立东也还没出事。
万幸,一切还来得及!
顾清姿暗暗冷笑,幸灾乐祸的想,顾霜一定被傻子折磨的半死不活了吧,连日期都不记得了。
“姐姐,你如今都已经是许家的少夫人了,许家肯定会让你进公司好好栽培,将来掌管偌大的许氏集团。只要你进了许氏,浩然哥就一定能在陈家站住脚跟。”
顾霜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似笑非笑:“你好像很关心陈浩然啊。”
顾清姿心口一颤,脸色僵了僵,连忙赔着笑脸解释:“姐姐你那么爱浩然哥,我当然希望浩然哥能够功成名就,风风光光的把你娶进门啊!不然浩然哥一个私生子,怎么配得上你呢?”
“是么?”顾清姿意味深长的喃喃。
顾清姿突然有些不敢跟她对视,总觉得那双一眼就能看到底的澄澈眸子,似乎多了些什么。
可是仔细看,偏偏又看不出任何异常。
“清姿,我累了,我想休息。”
“那姐姐,你好好休息。”顾清姿站起身,又忍不住语重心长的劝道,“姐,你别跟那傻子作对,好好哄着他,这样才能早点让许家的长辈们接受你,早日***许氏集团。”
顾霜摆了摆手,淡淡道:“知道了。”
顾清姿这才走到门口,敲了敲门:“开门,我是顾二小姐。”
楚楚可怜的眼里,闪过一抹阴狠的嫉恨。
早晚有一天,她会变成顾家唯一的小姐。
至于顾霜那个贱人,哼!去死吧!
顾霜躺在床上,陷入了沉思。
现在她还处于关禁闭状态,哪儿都去不了,也不知道外公怎么样了,付氏集团有没有遭遇危机。
既然知道陈浩然和顾清姿那对狗男女的狼子野心,那就势必要尽快解决掉这两颗定时炸弹。
不过……许暮洲上哪儿去了?
前世许暮洲看她特别紧,除非公司里有至关重要的事情需要他耗费全部精力,否则他走到哪儿都要带着她,绝对不允许她离开他的视线范围。
这都醒来有一会儿了,怎么也不见人呢?
顾霜敲了敲门,保镖在外应声:“少夫人有什么吩咐?”
“少爷呢?”
“回少夫人的话,少爷在医院。”
医院?
顾霜怔了怔,恍然想起,昨天她发了一大通火,摔砸打人,用台灯的碎片在许暮洲胳膊上划了好几道血口子,挺深挺长,缝了十多针。
这件事彻底触怒许暮洲,加上半夜她跳窗逃跑,许暮洲狂躁症发作,暴怒之下就把她给办了。
他死命的折腾她,害她重度撕裂,出血不止,底下缝了四针,足足躺了一星期。
接下来,她的人生正式***炼狱模式。
那精神病每天没完没了的折腾她,不是在要她,就是在准备要她的路上。
顾霜脸一白,心跳都停了好几个节拍。
许暮洲得病已经整整十年,起先还能用药物控制住,随着病情加重,产生耐药性,他的病渐渐趋于失控状态。

推荐理由

重生蜜爱娇妻哪里跑 全本完结章节全文完整版阅读小说文笔精湛,故事情节丰富,人物性格饱满,不论是主角还是配角都鲜活的展现在了读者的面前。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