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重生之娇妻难缠(顾霜许暮洲)完结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完结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重生之娇妻难缠(顾霜许暮洲)完结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重生之娇妻难缠(顾霜许暮洲)完结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之娇妻难缠》的主角是顾霜许暮洲,是作家东方狗蛋所写,小编推荐重生之娇妻难缠免费阅读,重生之娇妻难缠完整全文阅读讲述了顾霜遗憾的叹口气,有些舍不得移开目光。毕竟,这男人温柔细心的一面。

3

举报
下载阅读

小说《重生之娇妻难缠》的主角是顾霜许暮洲,是作家东方狗蛋所写,小编推荐重生之娇妻难缠免费阅读,重生之娇妻难缠完整全文阅读讲述了顾霜遗憾的叹口气,有些舍不得移开目光。毕竟,这男人温柔细心的一面,是非常罕见的,简直比铁树开花都难得。许暮洲忽然感觉有些异样,回头一看,就见两道不加掩饰的目光正直勾勾的落在他身上。

小说简介

顾清姿不肯帮忙,那就只有去找顾霜了。许暮洲走到哪儿,就把顾霜带到哪儿,这一点陈浩然是知道的。就是看准许暮洲对顾霜宠的入心入骨,他才会想到通过顾霜,借助许暮洲的权势地位,为他的上位添砖加瓦。要是在以前,陈浩然绝对不敢跑到许暮洲跟前送死,可今时不同往日,如今陈氏集团中标,他以陈氏集团业务代表的身份来许氏,师出有名,理所当然。

重生之娇妻难缠免费阅读

电话那头传来陈浩然略带急躁的声音,喋喋不休。

顾霜漫不经心的听着,第一次觉得,陈浩然的声音那么恶心,令她想吐却又吐不出来。

“……霜霜,我现在正在参与许氏的项目竞标,你跟许暮洲说说,把项目给我做……”

顾霜不耐烦的打断,冷冷道:“陈浩然,你口口声声爱我,现在我被许暮洲关着,怎么也没见你来救我?”

陈浩然梗了梗,放软了语气:“霜霜,你是知道的,我只不过是一个私生子,我妈死得早,我爸也不怎么疼我,家里是大妈做主,我……我也是没办法啊!”

顾霜冷笑:“是么?那你怎么样才能有办法?”

“霜霜,你听我说,许暮洲可是许氏集团的总裁,只要你稳住他,项目的事情还不是你说了算?只要你帮我一把,我很快就能在陈家站稳脚跟,到时候我就有能力救你了。”

前世的顾霜,就是被陈浩然的花言巧语蛊惑,一门心思利用许暮洲的财富权势,帮助陈浩然争权夺利。

不料最后,为他人做嫁衣裳不说,还把命搭了***,成就了陈浩然跟顾清姿那对狗男女。

顾霜呵的一声笑了:“你希望我怎么做?”

“霜霜,你听我说,你这样……”

陈浩然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越说越兴奋。

“霜霜,你再忍忍,等我实力强大起来,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好啊!我等你强大起来,灭掉许氏,救我脱离苦海,风风光光的娶我。”顾霜趴在床上,抠着枕头上的苏绣花纹,微带嘲讽的敷衍。

许暮洲站在门前,听着里头娇柔甜美的嗓音,心口狠狠一拧,呼吸都漏了一拍。

他知道她心有所属,也知道她对他恨之入骨。

可是不管听了多少次,还是无法淡然接受。

保镖尽职尽责的守着门,战战兢兢的栽着脑袋,使劲儿把身体往墙壁上靠,恨不得把整个人挤进墙里,千万别被煞神看见。

深呼吸好几次,许暮洲才平复下情绪,面无表情的推开门,阔步走***。

奢华的中式红木雕花大床上,小女人趴着,昂着脑袋哼着歌,两条小腿交替抬起放下,玩的不亦乐乎。

许暮洲在顾霜身边坐下,定定地盯着她的后脑勺。

真想把她的脑袋转过来,看看那张明艳动人的脸上是什么表情。

可到最后,他也只是默默地拿起外套,一言不发的离开卧室。

“哎!”顾霜忽然转过头,叫住了许暮洲,“阿洲!”

许暮洲脚步一顿,没回头,也没出声。

上辈子,到死她都没叫过一声“阿洲”。

顾霜快步跑过去,拿裹成粽子的手敲了敲许暮洲的胳膊,仰着脸问:“我能不能跟你一起去公司?”

许暮洲眯了眯锐眸,冷意一闪而逝。

她就这么迫不及待,要为旧情.人谋福利?

他牵住她的手腕,一言不发的扯着她就走。

男人的身材高大挺拔,长腿迈开,步子阔大。

顾霜身材娇.小,被他拖得踉踉跄跄的,一溜小跑的跟着,挺吃力。

下楼梯的时候,她差点崴了脚,重心不稳,往前一扑。

许暮洲长臂一伸,将她清瘦的身子抱了个满怀,这才惊觉,短短两个月,她居然瘦了好几圈。

那时候她珠圆玉润,带着点婴儿肥,抱在怀里软绵绵的,像个大号的毛绒玩具。

可是现在,那小腰仿佛一掐就能折断,瘦弱的叫人心疼。

顾霜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一口气还没缓过来,忽然身子一轻,就被许暮洲打横抱了起来。

她扭了扭身子,想下去,可是对上男人那双冷沉如冰的眸子,到了嘴边的话又讪讪地咽了回去,抬起手臂圈住他的脖颈。

一直到公司,许暮洲都一言不发。

顾霜有种奇怪的感觉,他在生气。

她的心扑通扑通直打鼓,大气也不敢喘。

前世的今夜,许暮洲在公司加班,她跳窗逃跑,差点被月季花丛扎成刺猬。

许暮洲闻讯赶来,兽性大发,当时就把她给办了。

今晚是个坎,她必须小心应对。

一进办公室,许暮洲就脱下西装外套,准备工作。

顾霜慢吞吞的蹭过去,站在办公桌前,咬着嘴唇欲言又止。

许暮洲心里明镜儿似的,她刚才还在电话里答应帮陈浩然拿到项目,主动要求跟来公司,不就是为了这事儿么?

许暮洲停了手,抬头看着顾霜,面无表情的等着她开口。

顾霜想了想,试探着问:“那个……你知道源城的付氏集团吧?”

源城是南方第二大城市,付氏是源城三大豪门之一,主要从事中高端家具制造行业。

许暮洲有些纳闷顾霜为什么会提起八竿子打不着的付氏集团,但还是点了点头。

“付氏集团的董事长付峥嵘,是我外公。”

许暮洲有些惊讶,眉梢微微一挑。

听说付峥嵘中年丧女,膝下只有一个外孙女,才刚刚成年,宝贝的跟眼珠子似的,圈子里的人都听说过付家有位金尊玉贵的小公主,却很少有人见过。

没想到,这位小公主居然是顾霜。

顾霜两手撑着办公桌,稍稍俯下身子,陪着笑脸讨好:“外公一心把付氏集团交给我,可是我不会做生意,阿洲,你能不能教教我?”

许暮洲眯着眼睛,不动声色的打量顾霜。

不满二十岁的少女,***的如同春日初开的桃花,娇滴滴俏生生的。

那上扬的唇角挂满笑意,虽然虚假,却足够令他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好。”

明知道她不怀好意,可他还是忍不住饮鸩止渴。

“真的啊?那你答应了,就不可以反悔哦!”

顾霜没想到许暮洲会答应的那么爽快,不禁喜出望外,一双桃花眼笑得弯弯的,仿佛两弯新月,熠熠生辉。

许暮洲有些晃神,心里微微发苦。

要是她能真心对他笑,他就是把命都交给她,那也心甘情愿。

“那你忙,我不打扰你,我去休息室。”

顾霜一溜烟钻进休息室,关上门,给付峥嵘打电话。

自从被顾正峰送给许暮洲以来,顾霜要么在逃,要么在闹,没头苍蝇似的,一颗心全系在陈浩然身上,把全世界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顾霜刚叫了一声“外公”,付峥嵘慈爱的笑声就响起来了。

“霜霜,你个小没良心的,还记得有我这个外公啊?两个多月没来看我,电话也一直打不通,你忙着竞选联合国秘书长呢?”

顾霜的手机是许暮洲给的,换了号码,她只记得付峥嵘、顾立东以及陈浩然的电话,顾清姿的号码还是陈浩然给她的。

顾霜一听这话,就知道付峥嵘暂时还不知道她被顾正峰卖掉的事情,怕老爷子担心,她索性没说。

“我手机掉水里了,换了新号码。”顾霜闭口不提消失两个月的事情,笑着哄老爷子开心,“外公,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哦!”

“什么好消息?五一放假你要回来?刚好南山度假中心开业十周年,外公带你去玩玩。”

“好啊!正好我也想告诉您,我已经决定好好学做生意了,争取让您老人家早点退休,安享晚年。”

“真的啊?!”付峥嵘一听,激动得差点跳起来,“霜霜啊,你别是骗我老头子开心的吧?”

“怎么会!我跟您说哦,我拜了一个特别厉害的师父,教我学做生意,我这次是认真的!”

老爷子顿时不乐意了:“你这孩子,还拜什么师父,跟着外公学不好吗?”

“我那不是怕您累着么?您既要打理公司,又要教我,我怕您身体吃不消。”

顾霜趴在床上,笑呵呵的撒娇。

十八岁以前,顾霜是在付家度过的,考上深城大学之后,跟顾家的接触才多了些。

父女之情不深,继母也没个好脸,要不是有哥哥顾立东在,以及顾清姿那副装出来的姐妹情深,顾霜简直不想踏进顾家半步。

撒了半天娇,顾霜才依依不舍的挂了电话。

想到答应外公要去参加南山度假中心的十周年庆典,顾霜就兴冲冲的进了办公室。

许暮洲正站在窗前抽烟,单手撑着窗台,薄薄的暮色透进来,将他颀长挺拔的背影笼得有些发暗。

休息室有监控,是专门为顾霜装的。

她一***,许暮洲就把监控画面调出来了,她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他看了个一清二楚。

真没想到,她撒娇的样子那么软糯娇甜,只要拉长了尾音哼唧一声,就让人心甘情愿妥协,在她面前一败涂地,溃不成军。

顾霜走过去,轻轻碰了碰许暮洲的手臂。

许暮洲偏过头,一张清丽秀气的小脸倏然撞入眼帘。

雾蒙蒙的眼里闪着点点星芒,璀璨夺目,像是黑宝石上镶了满满的钻。

“南山度假中心十周年庆,你去不去?”顾霜仰着脸,眼巴巴的看着许暮洲。

许暮洲心尖一颤,立刻移开目光,向着窗外吐了一口烟雾。

“不去。”

“啊?可是我想去哎,我都答应外公要陪他老人家一起去的。”顾霜皱皱鼻子,撇撇嘴,悻悻的嘀咕,“我都跟他说了要学做生意的,南山度假中心十周年庆,应邀参加的都是生意场上的前辈,我想去见识见识。”

许暮洲虽然面朝窗外,但眼角的余光却一直留意着顾霜,将她的小表情尽收眼底。

心一软,不争气的妥协了。

“你乖,就去。”

桃花眼倏地亮了,仿佛飞进了两颗星星:“那怎样才算乖?”

许暮洲瞥她一眼,丢掉烟蒂,折身回到办公桌前,埋头继续工作。

心里却忍不住有些好笑。

怎样才算乖?

刚才就挺乖呢。

顾霜撇撇嘴,冲着许暮洲的方向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

反正电脑挡着呢,他又看不见。

殊不知,屏幕后的男人,嘴角上扬起一个细微的弧度,睡凤眼轻轻弯起,很快又恢复了面无表情。

顾霜歪在沙发上,用露在纱布外的右手小拇指尖艰难的跟付峥嵘发信息,撒娇耍赖的问他要一笔学习资金。

付峥嵘的后半辈子,完全是为了顾霜而活,对于宝贝疙瘩,向来有求必应。

磨了半小时,顾霜争取到一个亲自下场大展身手的机会。

付氏需要一批梧桐、香樟、桂树做家具以及木雕摆件,之前的供货商林区起火,烧毁一大批成材树木,货源不足,付氏需要补货。

顾霜一接到任务,就跟打了鸡血似的,精神一下子就振奋起来了。

陈浩然家是深城最大的花木商,这次陈氏参与许氏的招标项目,就是云上温泉度假中心的绿化植物供应。

而梧桐、香樟、桂花树,都是常用的绿化用材,尤其是香樟和桂花树,更是必不可少。

陈浩然和顾清姿不是要她帮忙,给陈浩然拉生意,让他在陈家站稳脚跟么?

生意来了!

顾霜在沙发上扭来扭去,很快就吸引了许暮洲的注意力。

许暮洲皱了皱眉,突然一言不发的走过去,把她的手机抽了出来。

粗略一扫,微信聊天界面是“外公”,内容是寻找家具用材。

许暮洲狐疑的瞥一眼顾霜,退出页面,查看联系人。

联系人只有一个,显然,微信号是刚刚申请的。

许暮洲把手机还给顾霜,微微蹙眉,问道:“你要买树?”

顾霜点头,小脸兴奋的通红,忽闪着水漉漉的眼睛,一脸“快夸我”“求表扬”。

“这可是外公交给我的第一个任务,我要好好表现,不能给他老人家丢脸。”

许暮洲想了想,说:“你要的这三种树木,主产地都在南方,南方花木商众多,选择的余地很大。”

顿了顿,又说:“我这边有两个合作过的花木商,货源不错,价格公道,距离源城又近,不管是调货时间还是运费都很优越,需要的话可以介绍给你。”

“好啊!好啊!我还从没谈过生意,正没头绪呢,你能给我介绍供货商,那真是再好不过了。”顾霜笑眯眯的道谢,“谢谢你啊,等任务完成,我请你吃大餐呀!”

许暮洲微微偏着头,目不转睛的看着顾霜。

她的笑容很灿烂,蔓延到眼角眉梢,一点儿都看不出作假。

呵,演技真好。

重生之娇妻难缠在线阅读

顾霜一说要吃许暮洲做的菜,他就通知刘妈准备好食材,留着等他回来烹饪。

一回到家,许暮洲就钻进了厨房。

顾霜在客厅里磨蹭了会儿,给小张和小王分别布置任务,确定细节没问题之后,才哼着歌儿晃荡进厨房。

许暮洲正在炝锅,葱姜蒜在油里一爆,香气扑鼻。

顾霜扒着厨房的玻璃门,使劲耸了耸鼻子,在缭绕的烟火气中,寻找到那一抹颀长英挺的身姿。

啧,霸王龙系上围裙拿起锅铲的样子,还蛮有居家男人味儿的哎!

可惜,都是假象。

顾霜遗憾的叹口气,有些舍不得移开目光。

毕竟,这男人温柔细心的一面,是非常罕见的,简直比铁树开花都难得。

许暮洲忽然感觉有些异样,回头一看,就见两道不加掩饰的目光正直勾勾的落在他身上。

小东西一手扒着门框,一手摸着下巴,咬着手指头,也不知道是该说幼稚,还是该说花痴。

男人下意识弯了弯唇角,淡淡低唤:“过来。”

顾霜一愣神,不知不觉就受了那浅淡笑意的蛊惑,怔怔的走了过去。

许暮洲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她,那娇娇俏俏的小人儿,占满了他的整个世界。

四目相对,两两无言。

直到——

“什么味道?”顾霜耸耸鼻子,拧着眉头嗅了好几下,“什么东西烧焦了?”

睡凤眼倏然睁大,许暮洲霍然转身,一看锅里,脸顿时沉了,口不择言的骂了一句三字经。

他的鱼!!!

顾霜凑过去,伸长脑袋往锅里一看,再看看许暮洲堪比锅底的黑脸,绷不住哈哈大笑。

“许暮洲,你这是在做烤鱼吗?”

那戏谑的语气,惹得许暮洲有些羞恼,肆无忌惮的笑声令他脑子一热,就不顾一切的堵住了嫣红的嫩唇。

“唔……”顾霜惊惶的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许暮洲。

这死男人,做个饭都能做到她嘴巴上来,简直了!

顾霜摇着脑袋唔唔的挣扎,许暮洲半是羞半是气,不轻不重的咬了她一下,才恨恨的松口。

“嘶——”顾霜吃痛,暴躁的跺脚,“你属狗啊!”

许暮洲二话不说,低头又是一记深吻,直到她涨红了脸,呼吸不畅,他才松开。

顾霜这下怂了,不敢再惹他,栽着脑袋,灰溜溜的逃出厨房。

许暮洲一改刚才的憋屈样,心情大好,麻利的把烧焦的鱼倒掉,重新来过。

一个小时后,四菜一汤上桌。

顾霜饿的不行,哪儿还顾得调侃许暮洲,先填饱肚子再说。

一番风卷残云,顾霜***的打了个饱嗝,眯着眼睛点赞。

“阿洲,要是哪天你破产了,就去开家饭店,生意肯定很好。”

许暮洲:“……不会说话,那就闭嘴。”

顾霜干笑:“开个玩笑嘛,你这个人一点都不幽默。”

许暮洲深深的看着她,不禁有些晃神。

虽然知道她的乖巧柔顺娇笑软语都是假的,是她为了替旧情.人谋福利而做出的交易,但他就是该死的沉迷。

这个女人,就是他命里的劫,躲不过。

顾霜吃撑了,捧着肚子哼哼唧唧的,那乱没形象的样子,萌的许暮洲心都化了。

他牵起小女人的手,拉着她在别墅区散步消食。

绿杨水岸别墅区临湖而建,四月底的傍晚,风从湖面上吹过来,裹着栀子花的甜香,沁人心脾。

前世跟许暮洲在一起三年,每一天顾霜都是在痛苦与绝望中煎熬过来的。

像这种饭后手牵手散步的情景,一次都没有过。

夕阳收起了最后一丝余晖,薄薄的暮色笼罩着大地,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亮起,湖面泛起粼粼波光。

顾霜歪着脑袋,仰着脸看着高大挺拔的男人。

幽暗的光芒下,他的脸有些模糊,唯独那双眼睛,深邃的就像两口寒潭。

他看着她的时候,她恍然有种错觉,好像整个人都被蛊惑了,不由自主的就想沉.沦。

“嗯?”照例是一个淡淡的鼻音。

男人的目光看过来,眼里似乎笼着万千星辰,熠熠生辉。

顾霜呆呆的呓语:“你好帅啊!”

许暮洲心口仿佛被什么撞了一下,酥酥的,有点麻,有点痒。

唇角不听使唤的就上扬了四十五度,睡凤眼弯起,冷厉一扫而空,难得的慵懒。

顾霜顿时被惊艳了,不由自主的吞了下口水。

上辈子怎么就没发现,霸王龙居然这么帅,简直甩陈浩然那个渣男八百条大马路!

察觉到这副皮囊对小东西的蛊惑,许暮洲不禁在心里暗暗鄙视了一番。

俗!

颜狗!

然而眼角眉梢的笑意,却越发温柔,打定主意要用这张脸,把媳妇儿忽悠到怀里来。

惊艳归惊艳,顾霜可不是色令智昏的花痴。

她咂巴咂巴嘴,咧出一脸娇笑,主动抱住许暮洲的腰,仰着脸撒娇:“阿洲,你追我好不好?”

她已经看出来了,只要她乖乖的,许暮洲什么都能依她。

想想就觉得上辈子的自己蠢得要死,明明撒个娇就能解决的事情,她非要撒泼,那不是找虐是什么?

许暮洲虽然抗拒不了顾霜的娇声软语,可理智还没完全被旺财啃光,他怔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小东西这是蹬鼻子上脸,给他挖坑呢。

他轻轻拍拍顾霜的后脑勺,低低浅笑:“让你先跑一分钟。”

顾霜:“……”

她说的追,是追求啊,不是跑步啊!

顾霜跺跺脚,秀气的眉毛一皱,小.嘴一撅,不依了:“我是让你追求我!追求,你懂哇?”

许暮洲哼出一个微带讥笑的鼻音:“五一过后订婚,追什么追?”

顾霜原本是想让许暮洲答应追求她,就算不能略过订婚这茬,起码也能往后推,没想到霸王龙居然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小算盘。

她不死心,抱着许暮洲的腰摇晃着抗议:“哦,那就不用追求我了,是吧?那别人都有甜甜的恋爱,凭什么我没有啊?谁还不是个小公举了?”

许暮洲不说话,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他天纵奇才,十七岁就从世界顶级商学院毕业,***许氏集团十年,将许氏资产翻了好几倍,一跃成为整个东部地区实力最雄厚的财团。

顾霜一个还不满二十岁的小姑娘,在他面前玩心眼,那不是班门弄斧是什么?

顾霜许暮洲小说

以上就是小编为你分享的小说重生之娇妻难缠 完结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精彩内容,希望你合理安排阅读时间,保护好自己的眼睛,这里还有更多全文免费阅读的好文等着你。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