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追玫瑰的人(蒋泊舟梁月)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追玫瑰的人(蒋泊舟梁月)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追玫瑰的人(蒋泊舟梁月)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蒋泊舟梁月的热门小说——追玫瑰的人全文在线阅读上线了,讲述了蒋泊舟刚满十八成年,白日里在开学典礼上新生致辞,走下台就去泡吧打牌山顶飙车。狐朋狗友不断,女友一个一个地换。

3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是蒋泊舟梁月的热门小说——追玫瑰的人全文在线阅读上线了,讲述了蒋泊舟刚满十八成年,白日里在开学典礼上新生致辞,走下台就去泡吧打牌山顶飙车。狐朋狗友不断,女友一个一个地换。

蒋泊舟梁月小说简介

“梁月嘛。”陆和渊瞧着蒋泊舟留下那空空酒杯,蓦地想起刚刚看见蒋泊舟领口的一点亮光:“要说这世界上还有谁能让蒋泊舟发疯,除了她应该就没有别人了。”
酒吧一道门,分出天堂与人间。
门里头的世界喧嚣热闹而疯狂,像初夏的张牙舞爪。门外的世界已经入了深秋,夜里的天上乌云翻涌,正酝酿着秋天最后一场雨。

追玫瑰的人全文阅读

舞池里有个辣妹。热裤露脐装,后腰上纹了一片荆棘藤蔓,圈着她后腰上那一对***的腰窝。
四面八方来的灯光五颜六色,音乐混着欢呼声震天响,辣妹抬手将头发往身后撩,灯光就直接洒落在她骨感的肩头。
双手搭上身前的人,指尖、脸颊、腰腹,无一处不细密靠近,却又无一处相碰越界。
***、疏离。
一分一毫都拿捏得当,叫舞池内外的观众都欲罢不能,更别说身为局内人的舞伴,满脸都写着惊叹,只恨不得将所有都双手奉上与她配合。
音乐一转,热舞骤歇,整整一舞池的荷尔蒙却没有散去,仍随着绚丽灯光打转升腾。
欢呼声炸起来,口哨声追着灯光往舞池中央而去。
陆和渊揉了揉耳朵,抬脚就是往庞戈小腿上一踢,“行啦,几天没来玩,疯成这样!”
庞戈揉揉鼻子,眉毛立刻挑了起来。
“几天?陆和渊你讲一点道理,为了这款游戏我都不见荤腥小半年了。我单身,单身!你当我是你,绵绵姐不管你,你在外头杀人放火,她都不是等下班,就是送晚饭的?”
这一说,陆和渊笑得更欠,捏着酒杯往舞池中央一扬,“行,你去请她喝两杯呀!她那舞伴我也是看着她随手扯过去的罢了。喏,那不还追过去要微信来着!”
庞戈那圆眼睛立刻就亮了,一拍大腿,腾地起身。
可还没等左腿迈出步子,便有一只手抬起来将他拦下。
那手轻飘飘地抬起一根指头,将庞戈的目光引向吧台。
吧台灯光暖黄明亮,将周围的一切都映照得诱人。
刚才那辣妹斜斜靠着吧台,背朝着他们这边的卡座,手起手落,发丝随着飞扬,面前眨眼就剩下一排空的烈酒杯。
吧台周围,欢呼声爆起,口哨声从后往前推,如同浪潮,把更多的观众往这中心拉扯。
庞戈脚下分毫不动,只愣着咋舌。
同样的表情也出现在那舞伴脸上。
庞戈扶了扶下巴,一双眼怔愣,还盯着那边不肯放开去。
酒保就着那排空的烈酒杯,又添了一排龙舌兰。
整整九杯,一杯不落,上头还沾着火红艳丽的吻痕。
庞戈只看见那辣妹打了个响指,歪头做了个“请”的***,仍旧懒懒散散倚在吧台。
她的舞伴虽然惊讶,可倒还没有退缩的意思。吧台周围的人越来越多,漩涡一样,没人再去理会舞曲,连DJ都悄悄切换了战歌。
“喝!”
不知道是谁喊出了第一声,接下来便是响彻云霄的呼号。
“喝!喝!喝!”
骑虎难下,而那舞伴看样子不过刚刚到能进酒吧的年龄。初生狼狗不怕虎,还当真拍了拍手掌,耸耸肩,搓搓手,捏起一杯龙舌兰就仰头往里灌。
一杯,两杯,三杯。
不过三杯,那小狼狗便呛住了,满脸爆红,扶着吧台猛地咳了几声。
旁边有人在劝,让小狼狗别逞强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小狼狗的朋友,还动手伸过去想要过去把小狼狗拉走。
而那辣妹懒懒散散倚靠着吧台,连根手指都没舍得动。从庞戈这边看过去,只能看到她一头栗色卷发,背影潇洒。
“这姑娘,有点狠。”
庞戈心中退堂鼓打响,正要坐下,却看见那小狼狗一把推开身边的人,又捏起一杯,又是一个仰头。
庞戈按不下八卦的心,站立如松,头抬如鹤。
陆和渊嗤笑一声,跟身边人碰了个杯,“哎,这都多少年了,龙舌兰长城到现在还有人玩,你这个鼻祖不去凑热闹?”
蒋泊舟兴致恹恹,面无表情地拿着手机聊微信,陆和渊用脚趾头猜也猜到他是被女人缠住:“哎,怎么,又该换了?”
蒋泊舟懒得附和,眼皮抬起,手指闲闲将领口剥开,指腹将颈间吊坠摩挲,懒懒散散的模样。
“GOC跟‘空大’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接下来的事情,你和庞戈处理吧。”
陆和渊呡了一口威士忌,捏着杯子,晃里头的冰块:“行,我和庞戈看着办,可发布会你总该来吧,虽然说是你卸任之后出的游戏,可也是有你才能救活的,如今你是‘空大’的老东家,发布会我还留了你开场的位置。”
说着却是陆和渊先自己反驳自己,“算了,蒋家那边抽得开时间的话,就来吧。别勉强,你不过才回去一年,悠着点。”
“来。”蒋泊舟笑说:“怎么不来?不是说我是老东家?现在是轮到我当蒋先生,蒋先生说有时间,就有时间。”
他声音带笑,混着陆和渊的笑声,一起淹没在吧台那边的欢呼声中。
“第八杯,第八杯,哎呀!”
庞戈一瞬捶胸顿足,一手握拳,撞着另一只手的手掌。
“都第八杯了,就差那么一点儿!”
陆和渊抬眼往那边瞧了一眼,隔着厚密拥挤的人群,并不能看见吧台的情况,但听见庞戈的话,也猜到了七八分。
狼狗毕竟初生,怎么玩得过这样的风月老手?
“你积点儿德。”
陆和渊规劝得稀松平常,庞戈看戏的不怕事大,没把半个字听***,伸长着脖子,眼睛一瞬瞪大。
吧台那边,欢呼声又炸响了一次。
陆和渊此时也有些坐不住了,捏着酒杯站起身来。
正好让他看到那一幕——辣妹左手一撩耳边头发,右手捏起最后一杯龙舌兰,修长的脖颈往前一伸,红唇贴住烈酒杯,一仰头,酒液如海浪,滚滚从杯中撞出来。
她右手将酒杯啪嗒倒扣在吧台,没一瞬犹豫,手一伸就将那小狼狗的脖子搂住,手臂回收,吻上了那小狼狗的双唇!
这火辣!够狠!
人群欢呼直叫耳膜炸裂。饶是陆和渊都觉得喉头紧了两分。
那辣妹一吻毕,转身便没入人群,方才围在身边的男人都摸出手机,跟着追了上去。如同石子打着漂儿跳入水,扯着涟漪。
而那小狼狗一连八杯龙舌兰,早已找不到北,更别说像他们一样去要微信,能扶着吧台站直坐下已经阿弥陀佛。
“哎,蒋泊舟,起来!”陆和渊抬脚踢了踢旁边的人。
后者眼睛眯着未睁开,声音都透着疲倦,“干嘛呢!”
“我觉得那女的像梁月。”
“谁?”
庞戈只觉得后脖颈生风,回头只见蒋泊舟那半垂的眼眸一瞬抬起,腾地站了起来,往远处张望着,目光逆着人流的方向走,似乎是寻找着最安静的角落。
“往那边看,刚刚那个拼酒的。”
陆和渊指向出口的方向,人群密集拥挤,水泄不通。
恰巧一束彩灯将光打过来,照亮了蒋泊舟的眉眼五官,灯光扫走,那眼中的光亮也被卷走,渐渐暗下去。
“拼酒?梁月?陆和渊你疯了就直说。”
蒋泊舟冷笑一声,弯下腰去,一手将桌上的酒杯拿起来,一仰头喝完里头的酒,将酒杯丢下。
握过酒杯的手抬起来在领口一划,蒋泊舟弯腰时,领子里的吊坠晃着灯光,被陆和渊看见。
蒋泊舟瞄了一眼亮着的手机屏幕,把手机往手心里头一捏,一手朝朝陆和渊跟庞戈晃了晃,一手将领口理好。
“闹脾气了,得我过去一趟。”
陆和渊抱臂一笑,“过去分手?”
庞戈跟着笑,伸着手指头数了几下,“蒋哥,这次这个刚好够五个月,是我认识你之后最久的了。”
蒋泊舟将手机往裤兜一揣,一句话没说,勾了勾嘴角,转身就往外头走。
蒋泊舟一走,只剩下陆和渊和庞戈两个,一个归心似箭,一个乐不思蜀。
陆和渊懒得陪庞戈玩,掏出手机就给女朋友发微信,让女朋友来接自己回家。
庞戈一见他发微信,就知道这局酒快散,也掏出手机约别的朋友继续去浪。
酒桌,卡座,蹦迪,剩下两个玩手机的程序猿,一个名草有主,一个母胎单身。
女朋友已经答应开车过来接他走,陆和渊给她发了个宋民国亲亲表情包,就丢下手机准备再点杯果汁。
“老陆。”
陆和渊一边翻着酒水单,漫不经心地发出一声,“嗯?”
“梁月?是谁?蒋泊舟前任?之一?初恋?”
陆和渊偏头,对上庞戈明明白白写着“吃瓜”二字的双眼。
“都不是。”
酒水单子没有合女友胃口的,陆和渊将它丢到桌上不管。
庞戈不依不饶,“那蒋泊舟急什么?那反应,可不是一般人。至少不是一般前任。”
陆和渊把酒杯里的酒喝完,凉凉回了句,“不是前任,他俩没在一起过。”
庞戈眼睛瞪大,“行啊,这姑娘不一般,居然连蒋泊舟都追不到?”
陆和渊,“是不一般,一杯草蜢能倒。”
庞戈,“……”
陆和渊,“他也没追过。”
庞戈,“……”
“梁月嘛。”陆和渊瞧着蒋泊舟留下那空空酒杯,蓦地想起刚刚看见蒋泊舟领口的一点亮光:“要说这世界上还有谁能让蒋泊舟发疯,除了她应该就没有别人了。”
酒吧一道门,分出天堂与人间。
门里头的世界喧嚣热闹而疯狂,像初夏的张牙舞爪。门外的世界已经入了深秋,夜里的天上乌云翻涌,正酝酿着秋天最后一场雨。
叫的车还没来,蒋泊舟站在路口,手机揣在深灰色风衣的口袋里。
深秋风冷,吹散几分酒气。
蒋泊舟双手插兜,只觉得浑身微微暖起来,也许是扯开了刚开始的一条丝线,脑子里那些埋了好些年的画面就这样涌了出来。
梁月。
第一回跟他去酒吧的梁月。
那时候的梁月刚刚满十六岁,化了个浓妆偷溜出来,眼妆颜色挑得太深,显得她那双小鹿眼睛更加大,把所有的局促不安都放大了,叫酒保捉了个正好。
后来蒋泊舟只能带她去熟人开的酒吧。
一杯草猛,梁月就直接醉倒。
最后还是蒋泊舟将她背回去,她人事不省,他被骂了个狗血喷头。
蒋泊舟隔着衬衣摸了摸领口内的吊坠,忽地笑起来。
陆和渊真的是疯了,任那人像谁,也不会像梁月。
他不见梁月,就快十年。
不远处车灯扫过来,蒋泊舟抬眼看过去,并不是他的车。
路边一个女人走出来,身边还跟着一个男人。
风大了,吹起女人栗色的卷发,露出一段没能被黑色风衣遮住的修长脖颈。男人拉住女人的手腕,高大的身子覆盖下去,却被女人轻轻躲开。
蒋泊舟只能看见那女人因为笑而颤抖的双肩。
她从男人衣兜里摸出手机,勾着男人的食指解开指纹锁,低头输入了一串数字,然后将手机往男人怀里一塞,转身就拉开身后的车门。
车门啪嗒一关,车带着光亮往前走。路上只剩下蒋泊舟,和远处的那个抱着手机的男人。
白色大众,从蒋泊舟的面前开过。
车窗缓缓往上合,街上路灯的暖光映入车内,照亮一双迷离鹿眼,车窗合上。
蒋泊舟一瞬只觉得背脊发凉,脑中一白,霎那间从酒精中完全挣扎出来。还未等他回神,脚下已经追着那车往外走了出去。
身后汽车鸣笛尖锐,蒋泊舟往回退了一步,后脚跟磕在人行道的边缘。
疼痛循着小腿骨从脚后跟一路爬上来,麻了一片。
蒋泊舟看着那辆远去的车,愣了片刻,转身过去,双目一眯,将那仍站在路边的男人锁定住。
可下一刻,却见那男人皱起眉头,握着手机的手狠狠甩下,口中骂了句,“艹,假的。”
一瞬冷风又卷回来,将酒精带来的温热尽数扯走。
是梁月吗?
难不成陆和渊没有看错?
难不成是他醉得这么厉害?
“蒋先生?”一辆黑色奥迪已经靠近,停在他面前,司机开门下车,走到他跟前拉开后座车门。
还没迈开步子,风衣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蒋泊舟摸出手机。是陆和渊。
蒋泊舟将电话接起来,“什么事?”
他许久没听到陆和渊声音那样急躁愠怒。
“我们准备上架的游戏。跟GOC谈的那个。出问题了。”

追玫瑰的人免费阅读

深秋夜里,三个大男人站在马路边上,寒意混着烟酒气,笼了一身。司机站在车边,脸上也跟着带上浓浓愁容,只看着自己老板,也说不上话。
蒋泊舟抬手将唇间的烟捏下来,吐出一团烟雾来,缓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你说,GOC那边怎么回事?合同都打了,明天就签,板上钉钉。单方面解约,不跟我说,不找庞戈,直接跟你说?”
陆和渊将手中的烟蒂按在身边的垃圾桶上,看着火星贴着上头的鹅卵石慢慢熄灭。
“谁知道?出问题之后一直都是你回来跟GOC联系,我不过是第一次跟GOC谈的时候露过面。奇了怪了,直接打电话给我,说要谈的全都作废。你之前和他们谈的时候,没什么异常吗?”
蒋泊舟抽着烟没说话。
庞戈摔了手中的烟头,“GOC背景硬是硬,但这游戏背景的版权问题本来就不是我们的过失,更何况GOC瞄准的是手游市场,跟我们主打端游的,掐什么架?”
蒋泊舟将烟叼在嘴边,掏出手机打开微信,按下两条消息发送出去。
“不是我们的问题,只能是GOC,GOC总部今天一定发生什么事了。”
庞戈骂骂咧咧不停,“都是那个狗作者,仗着自己的书有点名气,居然把版权卖两次,真的是,我日。”
“行了,那边的事情过两天再说,他的版权经纪人说了会过来跟我们谈。他经纪人也是被蒙在鼓里,满肚子火准备着给他擦***。”
陆和渊冷笑,平日里便是嘴毒不留情的人,发起火来说话更是难听,“谁叫他经纪人不带眼识人。签的这是什么玩意儿?”
庞戈年纪轻资历浅,站不住脚,一下就急躁起来,“关键是GOC这边,我们要是能占了先签约的优势还好说,现在才真的难搞。”
蒋泊舟将烟头丢在地上,眯起眼睛来,手扯了扯领口,又隔着衬衫在吊坠处一点。
“搞就搞,GOC算什么?又不是什么拧不动的大腿,不是为着借机铺路,我跟他们费什么口水,抛什么橄榄枝?”
蒋泊舟看向陆和渊,纵使多年好友,陆和渊看那眼神,也忍不住脊背微凉。
“跟那个作者签约的那个员工,现在怎么了?”
庞戈:“待业在家,还有两天交房租,刚借了笔钱。”
“好,我知道了。”
一辆mini cooper绕过花圃转弯过来,蒋泊舟眼尖先看见,手指夹着烟往那边指了指,“何绵绵来了,你回去吧。”
陆和渊点点头,刚想往外走,听见蒋泊舟跟他司机报了个地址,那地址陌生,只能是他的温柔乡。之一。目前还没分的那个。
“还得过去?”
“要过去一趟,好聚好散。”
女朋友的车在前面停下,陆和渊开门上车。庞戈厚脸皮蹭上去求个座位,陆和渊面色不善,可他女朋友何绵绵却爽快答应下来,把庞戈捎上一起走。
蒋泊舟太不顺路,只跟他们说了再见。司机两步走上来拉开车门。刚上车,蒋泊舟的手机便震动起来。
将近零点,他发的微信不过五分钟前,这么快就有回应?
打过来的是蒋泊舟的助理聂行,他开始接手蒋家的事情之后,蒋老爷子就把聂行派到他身边来,明面上领着蒋家的公司,可“空大”出事之后,也倒底还是跟着蒋泊舟两头跑。
电话那头聂行的声音沉稳,将工作汇报:“蒋先生,一直跟我们这边交接的,是GOC的市场部副部长,她也是一个小时前才知道GOC单方面要毁约。”
蒋泊舟眉头拧紧,一只手支在车门上,抵着额头,紧接着发问:“今天早上我们离开GOC之后,那边开了什么会?或者有什么人去过GOC总部?”
助理聂行未加停顿:“都是例会,提到这件事的,只有其中一个。都是平常开会的几个经理部长。傍晚时,GOC小太子去了GOC总部,还有……”
蒋泊舟的神经一下子紧绷起来,“汪释回去了?”
聂行稍稍迟疑,将信息汇报:“是。GOC老总的儿子汪释之前一直在外头投资游戏战队打比赛,听说想要和GOC谈直播的事情,所以回去了一趟。”
蒋泊舟停顿未言语。聂行紧接着询问:“是否要查一查汪释?”
蒋泊舟声音冷冷,“不必了。”
电话那头传来文件翻动的声音,聂行的声音紧接着传过来:“毕竟‘空大’与GOC在小说版权上有纠纷,GOC占先机,只要不签合约,‘空大’游戏就上不了架。但其中也不是没有漏洞,蒋氏的律师团队……”
“这场官司不能打。”蒋泊舟立下判词,生死杀伐,就一句话。
聂行不语,也不问原因,又是两页文件翻动:“刚刚来的消息,汪释和GOC合作的战队中,有一个成员可以入手,作些文章,可以发挥作用。”
“将名单发给庞戈,让陆和渊跟他一起去查。你不必管。”蒋泊舟指尖在太阳***轻轻滑动,放下来往领口处一扫,“问GOC那边要汪释的联系方式,我自己找他。”
聂行低声称是,蒋泊舟将电话挂断。
车内只剩一片寂静,司机朝着内视镜看了一眼,见蒋泊舟闭目养神,轻轻叹了口气,不免也说了一句:“蒋先生在蒋家和‘空大’之间两头跑,辛苦了。”
蒋泊舟抬起眼皮,看着驾驶室的司机,却是笑起来,“李叔说得是啊,终归是曾经捧在手里的,自己一砖一瓦建起来的公司,怎么舍得?”
司机笑笑附和,“快七八年了吧?记得是蒋先生大二时的事情,蒋老先生一直念在嘴边。”
蒋泊舟也笑,“是,开春就八年了。”
蒋泊舟和陆和渊大学同学,大学的时候一起创建了“空大游戏”。心头好,恨不得整天捧在手里,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纨绔少爷,吃住都在公司。三五年下来,公司规模渐渐扩大,走上轨道。
春风得意,乐得他都忘了自己肩上还有蒋家的担子。与生俱来的富贵,哪里是没有明码标价的?所以蒋泊舟招了庞戈当合伙人,把公司渐渐让陆和渊接手,放下“空大”,渐渐回到蒋家打理家业。
这是“空大”离了蒋泊舟出的第一款游戏,让它流产,还是被汪释那小子整得?蒋泊舟如何舍得?
车停在小区楼下,蒋泊舟下车,刷了门禁卡,双手***风衣衣兜,往里头走***。
汪释何人?若不是今晚再聊起来,蒋泊舟都该要忘记这个人。
GOC小太子,打小就是张扬的性子,无论何时都不曾收敛过。当初蒋泊舟在大学里,与汪释如同针尖对麦芒,两人的过节,从学业到生活,随便撕一点出来,都足够下饭。
明面上的厮杀容易翻过去,男人嘛,强弱争夺,骨子里免不了留着那几分侠气,说甘拜下风,就绝不十年寻仇。
可蒋泊舟与汪释之间,唯独一点不能痛快。
汪释那个从初中就跟他在一块儿的初恋女友,在大一时甩了他,不到一周就跟蒋泊舟走在一起,又不到一周就被蒋泊舟抛诸脑后。小太子哪里吞得下这口气。当初打的一架让两人险些退学,都快十年,居然还能找上门来。
蒋泊舟笑骂一声,“艹。”果然老人言诚不我欺,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衣兜里头的手机又震了一下。
蒋泊舟翻出来看,是助理聂行发过来汪释的电话号码和微信名片。低头一看,汪释的电话号码居然没换。还是当年那个,仿佛一直等着他来低头。
蒋泊舟停下脚步,按了一下那一串数字,打了过去。
只有“嘟……嘟……嘟”的冗长,混着秋风,每一刻都让人想要掐掉。
久到蒋泊舟只觉得这电话该挂断,那边才接起来。
小孩子脾性。
那边的呼吸声透着懒懒散散,像是没有睡醒,一开口,声音却是干干净净,明明白白透着清醒。
“蒋泊舟?多久不见?有何贵干啊?”
蒋泊舟缓缓吸气,等到清寒入骨的风盈满胸腔,这才慢慢将它们吐出来。
“出来吃个饭,见个面,怎么样?”
汪释不扭捏,笑了一声,孩子赢了一步棋一般爽冽。
“好啊!明晚八点,新银湖19楼。”
未等蒋泊舟再说一句话,那边已经挂断,只剩忙音。
蒋泊舟看着手机屏幕,冷笑一声。新银湖19楼,碧华居,他蒋家的地盘,如今他是蒋先生,那还是他当家之后定的规矩——天王老子都得提前三天预定。
这个汪释,早就在等他打电话过去,要是他不动手,指不定汪释今晚如何不眠。
向个孩子低头。蒋泊舟自认是第一次,若换做旁人,指不定他如今如何气堵,对着汪释,他竟只觉得好笑。毕竟当年也是他做得不够意思。
行,陪小太子喝两杯。
蒋泊舟将手机放回风衣口袋,抬头往上望,只见那个小窗户亮着暖黄灯光。
“泊舟。”
女孩的声音响起。
他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小小的粉色身影站在楼下。
女孩推开玻璃门,粉色的毛绒卫衣,后面还挂着两只兔耳朵,脚上那双毛拖鞋,女孩买的时候还买了另一双蓝色的,情侣款,说冬天的时候要跟他一块穿。
那时蒋泊舟没说话。夏天牵的手,冬天还能相伴吗?天知道。
此刻的蒋泊舟也一步都没往前走,由着那粉嫩的毛绒拖鞋一步一步向前。直到在他的面前停定。
女孩脸上粉黛未施,一双大眼睛却是红红微肿,使他的冷血与残忍昭彰。
不知为何,蒋泊舟只想起那双小鹿眼,浓的妆,浅的眸。
……
在小区外等待的司机刚刚跟蒋泊舟的助理通完电话,手机刚刚放下,便从后视镜里头看见自家老板从小区门口走出来。
司机开门下车,为蒋泊舟拉开车门。
蒋泊舟一手贴在领口,将里头的吊坠捏在指腹摩挲,一手摸进衣兜捞出手机,拨通电话。
司机绕到前头,坐进驾驶室内,驱车往前。
内视镜小小一面,映照着蒋泊舟闲闲依靠在后座的身影。西装外套敞开,领口吊坠藏匿在阴影里头。
“聂行。”蒋泊舟开口,司机听出是蒋泊舟助理的名字,忍不住放了两分注意力。
蒋泊舟声音低沉清冷,公事公办,没带半点情绪:“嗯,是。你明天帮我挑个包。对,照例。电话地址我等会儿发给你。嗯。”
司机眉心轻轻一挑,噢,又是照例,寻常而已。
后座,蒋泊舟声音停顿许久,又响起:“查一下,最近三个月,梁剑津梁老教授的访客记录。是。”
车内司机屏息凝神,蒋泊舟沉沉吸入一口气,连声音都不自觉压下去:“有没有梁月的记……”话被拦腰砍断,蒋泊舟说了句:“算了,不要查了。”

小说推荐

门外柳花飞,玉郎犹未归。怎么样,追玫瑰的人蒋泊舟梁月小说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很好看吧,信小编没有错。收藏哦!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