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追玫瑰的人(梁月蒋泊舟)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追玫瑰的人(梁月蒋泊舟)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追玫瑰的人(梁月蒋泊舟)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梁月蒋泊舟的小说————追玫瑰的人大结局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精彩内容请欣赏:连维森进场时,都难免惊叹GOC和“空大”的大手笔。梁月瞥了一眼维森脸上那“得意洋洋”的四个大字,垂下手去将自己的腰带理了理,抬眼看向那边相谈甚欢的庞戈和荣文,状似不经心,说出来的话,字字却扎心。

3

举报
下载阅读
梁月蒋泊舟的小说————追玫瑰的人大结局免费阅读强烈推荐给大家,精彩内容请欣赏:连维森进场时,都难免惊叹GOC和“空大”的大手笔。梁月瞥了一眼维森脸上那“得意洋洋”的四个大字,垂下手去将自己的腰带理了理,抬眼看向那边相谈甚欢的庞戈和荣文,状似不经心,说出来的话,字字却扎心。

梁月蒋泊舟内容介绍

GOC和“空大”的联合发布会定在新银湖国际酒店,包下了二楼的整个紫荆花大厅。
连维森进场时,都难免惊叹GOC和“空大”的大手笔。
梁月瞥了一眼维森脸上那“得意洋洋”的四个大字,垂下手去将自己的腰带理了理,抬眼看向那边相谈甚欢的庞戈和荣文,状似不经心,说出来的话,字字却扎心。
“亲爱的,别觉得他们砸钱是因为你的小说,你清醒一点。”
维森被戳中心事,面上肌肉抽动两下,仍是嘴硬,“为什么不能是?你是我的经纪人,你知道我的书有多火,和可以有多火,如果不是,怎么会有两家公司来找我签约?露娜,你才应该,清醒一点。”

梁月蒋泊舟全文阅读

维森倒底汉语说得不流利,前头用法语,后头四个字,应是学着梁月的口吻,用汉语将“清醒一点”四个字给咬出来。
梁月翻了个白眼,将手包挪到左手拿着,右手轻飘飘地抬起来,点向场内。
“GOC是龙头老大,‘空大’是新锐黑马,你来之前,他们早就打了两三年的架。现在他们都在这里,握手言和。你以为这些纸媒网媒是来拍谁?你吗?别傻了。”
“GOC为什么要和‘空大’签约,因为蒋泊舟不仅是‘空大’的股东,还是蒋家的话事人,这个合同,不是我求谁就能签下来的,是GOC本来就想给‘空大’抛橄榄枝,给蒋泊舟抛橄榄枝,给蒋家抛橄榄枝。”
“这根橄榄枝,可以是你,为什么不可以是别人。”
梁月脚下一动,压着高跟鞋鞋跟转了个身,手腕翻转,将手包夹在手臂与腰间,伸手去给维森整理好他的领带。
梁月的法语发音很柔,小舌音一直都不突出,要是声音放轻,简直就是天鹅绒。
“亲爱的,你的小说很不错,我也真的很喜欢你。但这里是中国,这里是商业的帝国,不是文学的天堂,你写得好,但你不是唯一写得好的人,你只是现在能一起挣钱的人。乖乖地听话,你的法国面庞,我的中国人脉,我们会是很好的伙伴。”
维森只觉得自己是梁月手里的一条狗,得摇着尾巴朝她卖乖讨吃的。
他狠狠抓住梁月的手腕,咬牙切齿,“我会解雇你,我不想要你当我的经纪人了,这会是我们最后一次合作。”
梁月手臂一收,扯紧他的领带,勒得维森往前一倾,脚下差点不稳。
“亲爱的,是我签的你,不是你雇的我。只有我,解雇你。我可以找别人,你不是我手下唯一的作者。可离开我,你在中国呆不下去,谁都能把你捏扁。回到法国,你觉得我父亲和卡蜜尔会放过你吗?当然,你可以不在这一行混下去,可是,你甘心吗?你还能去哪里混呢?”
维森一米八几快一米九的个子,就这样被梁月拿捏在手心,脸色苍白,双眼冒火,却无丝毫反手之力。
梁月将他的手指从自己的手腕上一根一根地掰开,重新帮他整理好领带,将他身上那套西装的褶皱抚平。她站回他身侧,手臂勾在他的臂弯处,头微微往一边歪,笑得温柔媚人。
“好了,我们还有客人要见呢,走吧,亲爱的。”
维森咬牙切齿:“总有一天我会离开你的。”
“当然,当然。你会有大房子,三层别墅带泳池,凯迪拉克布加迪,迪奥普拉达纪梵希,喝不完的香槟,吃不完的鱼子酱,然后来重新雇我当你的经纪人。我会给你擦鞋穿袜子,给你做西冷牛排三明治。亲爱的,你真可爱。”
“你真可怕,露娜·文森特。”
梁月灿烂一笑,“很高兴听到你的夸奖。”
维森,“……”
蒋泊舟和陆和渊入场的时候,便是看见梁月挽着维森和一帮欧洲面孔的人聊天,梁月似乎是讲了一个什么笑话,那一帮人都笑得前仰后合,其中一个穿着套装的白发妇人更是,忍不住抱着梁月在她侧脸亲了一口。
陆和渊自然是看不惯梁月这长袖善舞的样子,挑眉撇嘴,目光在那群外国人那边逡巡数回,“以前也没觉得梁月的长相很西式。”
蒋泊舟是赞同点头,“她确实更像她母亲,但要是跟那群外国人站在一起,也不显得突兀。”
也许是从前梁月文静腼腆,那双眸子纵使是琥珀浅色的,也带着东方的羞涩与内敛。如今她却是神采飞扬,五官明明没变,却仿佛长开了一般,如若一朵绽放到极致的玫瑰,几近炫目。
她今天那身衣服也衬她,殷红连体裤设计简洁,没有多余的装饰,显得干练纯粹,那头栗色卷发也挽成法国髻,将她修长的天鹅颈露出来。
蒋泊舟别开目光,问陆和渊:“何绵绵怎么没来?”
“她倒是想来的,说想见一见梁月。可是店里突然有事,也许晚点到,实在不行就只能下次约梁月了。”陆和渊往蒋泊舟身边瞄了一眼,“怎么没带伴?不像你。”
“不是刚分嘛。”
陆和渊一嗤,“你要是想带,还会缺?便是‘空大’前台的小姑娘,都会巴巴儿答应你。”
蒋泊舟无奈一笑,“我确实问了前台,还真的没人愿意陪我来。”
陆和渊,“……”
两人正说着,蒋泊舟偏头往梁月那边看过去,隔着人群,梁月也正好看过来。她眼睛一亮,露出个笑脸来,扭头就跟身边的人说了几句话,将维森丢下,朝蒋泊舟这边走过来。
也不知道是真惊讶还是假好奇,梁月走近他们俩,竟侧身歪头往两人身后看去,拧着眉头问:“怎么你们俩作伴来?绵绵呢?没来吗?怎么蒋泊舟你也一个人?”
蒋泊舟低头笑起来,眉眼柔和,嘴角轻轻往上扬。
“何绵绵临时有事,我嘛,没人肯当我的女伴。”
梁月自然也不信他的鬼话,只乐得附和,“风水轮流转啊!蒋先生,你也有坐冷板凳的一天。”
蒋泊舟抬抬下巴,看向那边的维森,“怎么?小太子没来膈应我?”
梁月耸耸肩,“他不想在媒体面前露脸,让我转告你,今天这场先放你一马。”梁月说罢笑了笑,“开玩笑啦,倒底是GOC的事情,还是荣文来负责。”
“说曹操曹操到。”陆和渊朝着梁月背后那边点点头。
梁月侧身回头,正好看见荣文朝他们这边走过来。庞戈在后头,三两步小跑跟过来。
“老陆,蒋哥!你们来了!”
荣文跟蒋泊舟他们两人分别握手,仍旧是那副商业笑容,“准备开始了,请吧。”
梁月将手包握在手中,只等在一旁,让他们四个先走,想要跟在后头。可蒋泊舟却走在最后,直到陆和渊他们三个往前走了一段,才走到梁月身边停下。
“怎么?现在不想当party queen了吗?”
梁月低头,看着蒋泊舟伸过来的手臂,抬头与他对视一眼,也并不扭捏,自然而然地挽住他的手臂,跟着荣文他们往前走去。

追玫瑰的人梁月蒋泊舟免费阅读

“本来就不是我的party,我不过是个小经纪人,即便是维森,也不是这些媒体记者的目标啊!‘空大’和GOC才是。”她偏头看他,笑得妩媚,“你呢?蒋先生,要回来抢陆和渊跟庞戈的风头吗?”
“是啊,陆总请我在开场说两句话,我本来想算了,可他盛情,我却之不恭。”
好一通官腔,叫梁月捧腹,直拍他手背。
蒋泊舟往维森那边望去。虽说看似一群人相谈甚欢,可维森的背影却明显落寞,跟别人的距离拉得有点远,不时啜饮手里的酒,并没有人跟他聊天。
“你对他不太客气,要小心。”
梁月先是一愣,似乎想起什么,半晌都没有回应。
“阿月?”
梁月回过神来,尴尬地笑了笑,却指向那往中央涌过去的记者,示意蒋泊舟发布会快要开始。“加油噢!”
蒋泊舟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只跟着陆和渊往台上走。梁月没有上台,这样的场合不需要经纪人出场,GOC和“空大”愿意给维森留个位子,就已经是宽大了。
她只在台下的观众席,看着周围记者手上不断闪亮的闪光灯,看着台上,蒋泊舟理了理衣领,清清嗓子,拿起麦克风进行开场致词。
那一瞬,恍若时光倒流,她还刚刚升上高三,偷溜进彭城大学的开学典礼,那一天,也是这么多的闪光灯,万众瞩目,蒋泊舟作为学生代表致词。
他在人前说话时,姿态总比别人要自然一些,喜欢用笑话开场,字字发音圆润,声线沉稳,不似彭城人说话带着南方腔调。
十年前他是定海市高考状元,十年后他是彭城新贵蒋家当家人。
十年前,她在台下看他在台上成为焦点,十年后亦是。
梁月低头轻笑,转身往外头走去。
她身后,观众猛然起立,掌声如雷响起。
发布会在下午,一直连到晚上的宴会。自然不可能是简简单单的拍照采访说两句话,不然,GOC和“空大”的市场部和营销策划全都要集体下岗。
从三点开始,各大直播平台的游戏大V陆续入场,宴会厅的大屏幕上实时投影大佬们的游戏体验实况。
除了GOC和“空大”私下合作的媒体人,各大媒体的记者都对这个环节一无所知,本来都准备走了,一个个车都打好了准备回去本部交新闻稿,突然见游戏大V一波波地抵达,又得折返回来抢新闻。
汪释新签下的战队也露了脸,一水儿的精致鲜肉,堪称咸甜皆可,十八格的图刷爆网络。
车轮战一样安排的入场名单,请来的游戏大佬们也很懂行,有两个战队直接提出了用游戏里头的PVP竞技场,现场battle直播,一瞬点燃现场。各大平台自然纷纷直播。
到了五点,微博上,这款游戏的第一批公测账号已经被抢空。一个小时之后,GOC和“空大”发布公告,每隔半个小时投放五百个公测账号。几乎是春运抢票的规模,粉丝蜂拥而入。天还没有黑透,网上已经出现了黑市黄牛。
蒋泊舟在场内,刚刚跟他请来的记者聊了几句,翻出微博一看热搜,前五条里有四条都是跟这场游戏发布会相关。
“空大”离开蒋泊舟之后的这一场,可以说是打得漂亮。蒋泊舟松了口气,心中觉得满满当当,想要找人说话。他扯扯嘴角,将手机放下,抬头往会场里看了一圈,却没有找到那抹红色的身影。
陆和渊看见蒋泊舟身边的记者走远,笑着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可以啊!庞戈得到你真传,你看微博了吗?”
蒋泊舟“嗯”了一声,却无心流连,“我去外头抽根烟。”
陆和渊一把拽住他,“蒋泊舟……”
蒋泊舟没兴致理会,拍了拍陆和渊肩头,直接扭头往外走。
新银湖外头,是一片视野开阔的餐吧,藤桌藤椅,绿色的遮阳伞收起来,周围灯光暖黄地亮着,叫人看着觉得风也暖了两分。
蒋泊舟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围廊下的梁月。
衣衫红得艳丽,映衬着她指尖明灭的烟,周遭无人,只显得她一个人更加落寞。
他都不知道,她也学会抽烟了。
“怎么在这里,不冷?”
梁月闻声抬头。
“出来了?恭喜啊!放号炒号,不愧是你。”
“庞戈的功劳。我教了庞戈几手,他举一反三。”
大一时,他在学生会的外联部,她跟着他跑来跑去的,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办事风格,只消一眼,便看出那些动作后头他的影子。
梁月抬手,红唇衔住细长的女士香烟末端,一双鹿眼中亮如星辰,“这里没什么有趣的了,去庆祝一下?”
“哪儿?”
她低头笑出来,摸出手机来,把一个地址发给他。
蒋泊舟看那地址,任他怎么猜,也不会猜到梁月想要去那里。
或者说,要是让蒋泊舟猜梁月不想去哪里,他才会说出那地址。
蒋泊舟挑眉反问梁月:“碧云山?”

小编推荐理由

追玫瑰的人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该小说以独特的内容和丰富的路线展开,大家可以在这里体验全新的爱情故事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