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灵异恐怖 > 听尸(朱明川罗笔芯)完结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完结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听尸(朱明川罗笔芯)完结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听尸(朱明川罗笔芯)完结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主角是朱明川和罗笔芯的灵异恐怖小说《听尸》已完结,听尸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片刻的工夫,就看到钟懿带着罗笔芯走进了会议室。两个人都英姿飒爽,看着着实让他们眼前一亮。

3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是朱明川和罗笔芯的灵异恐怖小说《听尸》已完结,听尸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片刻的工夫,就看到钟懿带着罗笔芯走进了会议室。两个人都英姿飒爽,看着着实让他们眼前一亮。钟懿是老丁的妻子,在建安分局担任副局长,分管刑侦和技侦。见到领导来了,大家都马上坐好,抽烟的也把烟给掐灭了。

朱明川罗笔芯小说简介

清晨八点刚过,刑警队会议室已经坐满了人。男同志都聚在一起抽烟,把会议室内弄得乌烟瘴气。不过,大部分人都发现老丁今天坐在了副位上。前段时间老队长被调走,一直由他主持工作。大家都以为老丁会荣升大队长。

听尸在线阅读

罗笔芯开着车,一路抵达鹏海市的滨海公园。然而,她并没有马上下车,而是静静地在车里等了十分钟后,确定没有任何人跟踪她,这才从车上下来。
她沿着公路走了一百多米,径直走进了一家小饭店。推***间的门,她就看到有一个身材中等、鬓角斑白的男人坐在餐桌前。这个男人看上去已经五十多岁,但是眉宇间流露出一股气势,让人不敢正视。他就是鹏海市公安局副局长陈怀远。罗笔芯径直走了过去,坐到了他的对面,笑道:“师傅,您早就到了?”
陈怀远笑道:“我已经点菜了。你看看,还想吃什么?”
她摇了摇头,现在确实没什么胃口。陈怀远看到她的这个样子,就笑道:“怎么,才第一天就吃不消了?明川这个人不好打交道吧?”
罗笔芯苦笑了一声道:“他对我很警觉。这个人,不简单。”
陈怀远给她倒了一杯水道:“慢慢来,也不用太着急。建安分局的这支刑侦队伍是整个刑侦支队里最优秀的队伍。很早我就注意过他们。这些年破案率一直保持在第一的位置。年年局里的嘉奖都有他们。他们能有这样优异的成绩,这个明川在里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罗笔芯深有同感,她将今天上午的案子简单地叙述了一遍,听得陈怀远也是颇为意外。他说道:“其实,从心底里我是不想走这一步棋。他们这么优秀,又都这么年轻。他们是我们队伍里的中流砥柱,披星戴月,日夜奋战。怀疑他们让我从情感上就很难接受。”
罗笔芯点头道:“其实,我下这个决定也是被逼无奈。我们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明川。经过短暂的接触后,我认为他真的十分可疑。首先,他有过硬的刑侦技能,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我们用尽了办法也无法找到线索的原因。其次,我发现他有病态人格。今天一上午在两种人格中间切换,这也符合连环杀人案的嫌疑人的特征。最后,他的思维和做事方式也符合我们对嫌疑人的侧写。我是不会放弃的。”
陈怀远轻叹了一声道:“其实,我原本计划让你师哥来完成这次任务。”
罗笔芯十分意外,她问道:“师傅,你觉得我没有能力完成这次的任务?”
陈怀远却摇了摇头道:“你的能力在支队数一数二,又是女人,在降低目标警惕性这方面有天然的优势。其实,没有人比你更合适这项任务了。”
“那是?”
陈怀远道:“我快退了,这一辈子破了多少重案大案,就唯独干尸的案子,栽了个大跟头。我不想临了还留下这么大个遗憾。我比谁都急,比谁都更希望这个案子能破。可是,我也是个人,也是有私心的。我带的这些徒弟里,只有你天赋最好,学历也高。办案又拼命,甚至把未婚夫都给逼跑了。你留在支队里,将来会有更大的发展。为了一个极低概率能破获的案子,把自己的前程都搭***,我实在有些不忍。”
罗笔芯却不以为然地笑道:“命案必破,还是四条人命的命案。再说,我也未必会输。您不是常说,金子在哪里也发光。我这次去基层,未必是坏事。”
陈怀远笑道:“算了,生米都做成了熟饭,说这些有什么用?我已经请示了局长,你的人事调动安排得十分妥当,应该不会留下破绽。建安分局的这支刑侦队伍战斗力很强,那也说明他们很抱团。你要融***,需要更多的努力才行。来吧,先吃饭。”
罗笔芯刚拿起筷子,电话就响了。她看了一眼,是老丁打来的,于是就起身去外面接电话。老丁在电话里说,在河里发现了河漂,他们正在赶往现场的路上。罗笔芯知道自己必须去,于是***跟陈怀远道别,匆忙地朝着现场而去。
半个小时后,她抵达了滨江边上。下车后,就看到江边围着一堆人。她戴上了工作证,推开人群走了***,发现现场已经被戒严了。
执勤的几个人,她上午刚见过,所以也没有拦他。一***,就看到有一个穿着警服的年轻人抱着一棵树在那里吐。听声音,似乎把去年的隔夜饭都吐了出来。她不由地想到自己刚进参加工作第一次去现场的狼狈样子,不由一笑。
老丁此时坐在排椅上吃干吃面。见到她进来,老丁就招手道:“罗队,这边。”
罗笔芯走了过去,老丁就问道:“你吃了没有?”罗笔芯此时确实有些饿了,一看手表已经是下午两点多。刚才只顾和陈怀远说话,饭都没赶上吃。老丁将一包小当家递给了她。罗笔芯也不客气,吃了两口问道:“什么情况?”
老丁伸手一指远处还在打捞的船舶道:“河漂,自己浮上来的。江上的管理队的人发现的。”
此时,江小白一声呕吐声打断了他们两个的谈话。她笑着问道:“那孩子刚上班?”
老丁风轻云淡地说道:“江小白,警校毕业,前几天刚上班。人是老队长挑的,警校散打冠军。就是性格腼腆点,干刑警怕是要多锻炼了。本来老队长打算亲自带他的,结果这不是调走了。以后,这艰巨的任务就落到你身上了。”
罗笔芯没有说话,师傅带徒弟是警队的传统。毕竟,书本上学的那些东西和实际办案之间的差别还是很大的。她作为队长,有义务也有责任在工作上多指点他们,免得他们在实际操作中犯错。毕竟,人命大于天,而且警察也是高危职业,办错案的后果是严重的。
江小白此时擦了擦眼泪,狼狈不堪地站了起来。老丁朝着他招了招手。小白马上就跑了过来,老丁对着他说道:“这是罗队。你小子算是命好,一般人可没机会让队长亲自带。好好珍惜这次机会,多学点东西。还愣着干啥,叫师傅。”
江小白愣了一下,赶忙笑道:“师傅好。”
罗笔芯打量了一下他,看他比较拘束,脸上也十分稚嫩。一看就是刚毕业不久的学生。她笑了笑道:“不用太紧张。不过,你既然跟着我,丑话我要说在前面。办案子就是办案子,身上穿着警服就代表了警队的形象。趴在那里吐得跟狗一样,有没有想过影响多恶劣?”
江小白一脸的委屈,刚要解释,罗笔芯就又说道:“吐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吐去,这里好歹是案发现场。在警校没学过怎么保护现场吗?下班了,我不管你。但是,以后上班就要有个上班的样子。还有,办错事不要找借口。你是个成年人,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找理由解释,那是上学孩子才干的事情。”
这一顿数落把江小白弄得不知所措,呆呆地站在那里,大气也不敢吭。罗笔芯拿出笔记本,在上面画了一个框架。几分钟后,她递给了江小白道:“在警队学过现场勘验没有?”
江小白赶忙点了点头。罗笔芯道:“这是现场勘验图。你去补充一下细节,一会儿拿给我看。”
江小白这才如释重负,赶忙跑了。
老丁在一旁没有说话。既然罗笔芯对带江小白没有异议,那么这是人家师徒的事情。所谓严是爱、松是害,警队有警队的规矩。等江小白走远了,罗笔芯才笑道:“我第一天上班,就是被我师傅这么一顿臭骂,当时一肚子委屈哭了很久。”
老丁也深有同感道:“可不是。我虽然没有哭,也郁闷了好几天。”
“杀妻案的***找到了吗?”罗笔芯问道。
老丁得意地笑道:“找到了。这次是真的运气好。这小区很高档,自己有垃圾中转站。不然真拉到了处理厂,可真是够我们喝一壶了。电线已经送到了鉴定中心,应该明天有结果。”
罗笔芯在现场没有看到明川的影子,就好奇地问道:“咱们那位听尸者呢?”
“在队里解剖冯媛呢。”老丁说道。
“现场谁在?”罗笔芯起身看了一眼,似乎没有看到其他法医的影子。
“在船上呢,黄晓蓉跟着来了。不过,这次可够她喝一壶的。发现的时候人已经漂上来了。我刚才去看了一眼,身上有伤,不像是跳河自溺。我已经让人去沿途找监控了,看看能有什么发现没有。”罗笔芯一听,不由地皱起眉头。溺水的人自动漂上河边,按照现在的气温至少有一天的时间了。她心里不由纳闷,怎么她一到了建安分局,这命案就一宗接着一宗来了?
大概二十分钟后,尸体被运到了岸边。罗笔芯刚走近,就闻到了一股恶臭。这种臭味是溺水尸体特有的,就像一堆臭鱼在封闭的容器内泡了一个星期打开盖子后的第一缕臭味。
走近一看,果然尸体体裸露出来的部位能够看到菱形的溢沟,显然她死前被人控制。仅凭借这一点,就能说明有他杀的嫌疑。此时,黄晓蓉已经上岸,她招呼着人将尸体装进了装尸袋里,对着老丁说道:“尸体身上有勒痕,有明显的生活反应。应该是凶杀案。不过,具体的要回去解剖才能定论。我们先走了。”
罗笔芯发现警队的人都把她当做空气,不由地想到了陈局对她的忠告,心里轻叹一声,看来果然要比她想象的麻烦。

听尸完整阅读

清晨八点刚过,刑警队会议室已经坐满了人。男同志都聚在一起抽烟,把会议室内弄得乌烟瘴气。不过,大部分人都发现老丁今天坐在了副位上。前段时间老队长被调走,一直由他主持工作。大家都以为老丁会荣升大队长。
结果,昨天他们就收到了消息,市局空降一个大队长给他们。大家都为老丁抱不平。同时,也听说新来的大队长是个***,而且很厉害。此时,一帮大老爷们还挺期待。毕竟,有个***队长每天看看也养眼不是。
片刻的工夫,就看到钟懿带着罗笔芯走进了会议室。两个人都英姿飒爽,看着着实让他们眼前一亮。钟懿是老丁的妻子,在建安分局担任副局长,分管刑侦和技侦。见到领导来了,大家都马上坐好,抽烟的也把烟给掐灭了。
钟懿环视了四周众人一眼,然后严肃地说道:“老队长已经被调到了支队担任教导员。这段时间,一直由老丁主持工作。市局考虑你们大队的实际情况,现经过研究,决定任命罗笔芯同志接管老队长的工作,暂代建安分局刑侦大队队长。”
罗笔芯敬礼,当即大家都热烈鼓掌。
钟懿咳嗽了一声后道:“好了,你们继续工作。”说完,就走了。
老丁赶忙起来,把椅子给她拉开道:“罗队请坐。我给你简单介绍一下我们队里的情况。”
罗笔芯之前在支队就担任大队长,对业务十分熟悉。而老丁也是业务骨干,对队里的情况十分了解。半个小时的时间,她对队里的情况有了一个大概了解。随后,她开始安排工作。罗笔芯在工作上向来是雷厉风行,做事决断。几分钟的时间,把队里的任务分配了一下。刑侦是实战岗位,来不得半点虚招。没有几把刀,未免让下面的人看不起。不过,经过刚才一番安排,都知道罗笔芯绝对不是花瓶,自然也就不敢轻视她。
散会后,大部分人都离开了。因为辖区大了,每个人身上都压着案子。除了命案之外,诸如盗窃、侵占、诈骗等每天都有发生。片刻后,会议室就剩下了老丁他们几个负责命案的。罗笔芯问道:“张国军的案子进展如何?”
老丁说道:“明川,你先说说。”
明川打开了笔记本道:“经过解剖,冯媛头部虽然有撞击伤,但是并未伤到颅骨,颅内未发现出血点。所以,并不是致命伤。体表检查后,发现她身上有多处摔跌伤,有明显生活反应。结合现场勘验,确定被害人确实摔下过楼梯。这些和张国军的初步笔录吻合。但是,经过尸检发现,冯媛身上有多处打击伤,全身有多处电斑,颈部有明显的皮肤金属化。经过进一步的解剖,心血管系统特别是主动脉瓣膜有点状出血点,胰腺包膜下有出血点,消化道和肾脏也有不同程度出血。基本可以判断,致命伤是高压触电死亡。经过对胃内消化物分析,结合其他尸体特征,死亡时间和我之前推断的基本准确。另外,经过解剖后发现,被害人确实怀孕了。”
老丁接着说道:“昨天找到了***后,我们送到了鉴定中心做了分析。电线上有张国军的指纹以及DNA信息。可以确定,实施电击心的行为和他有关。只是他目前并不配合我们,依旧执迷不悟,不肯交代行凶过程。”
罗笔芯犹豫了一下,说道:“虽然口供只是辅证据,但细节还是有问题。我觉得张国军对他母亲言听计从,应该是个突破口。”
对此,老丁没有异议。不过,罗笔芯却发现明川冷笑了一下,不由皱眉说道:“明川,你有什么话要说,就摆在桌面上,别整天阴阳怪气的。我顶看不惯你这德行。”
“我说***大队长,你跟我说说你怎么想的?一个控制欲那么强的老太太,又无比溺爱自己的儿子,你觉得她有多大几率会去说服自己的儿子认罪?我要是猜得没错,她现在满世界地找律师打算给自己儿子脱罪呢。别逗了,行吗?”
老丁觉得明川怎么和这个新来的罗笔芯不太对付,觉得这不像是明川的处事风格才对。他生怕两个人一会儿再掐起来,赶忙想打圆场。结果,明川起身将一张医院的报告单递给了她道:“这是我昨天下午去妇幼医院找的,检查的日期是前天。我要是猜得没错,冯媛昨天把这报告单给了张国军。一心想和她离婚的张国军愤怒无比,两个人发生口角甚至动手。张国军随后失手将冯媛推下了楼梯。这个阶段,我想应该是意外。
之后,冯媛受伤。但是,她见张国军如此狠毒,于是开始破口大骂。张国军情绪失控,对冯媛进行了二次伤害,直至冯媛昏迷。这是第二个阶段。冯媛昏迷后,张国军为了彻底地摆脱冯媛,并没有对她进行救治,而是临时起意,用电击的方式杀害了她。缺乏常识的他以为电击会没有痕迹,结果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所以,他才决定迅速处理尸体,企图瞒天过海,逃脱罪责。在处理尸体的这个阶段,你觉得如果张母不知情,他能处理得那么迅速吗?”
明川话音一落,罗笔芯和老丁都隐隐地明白了这里面的关键。罗笔芯问道:“这只是你的推测吧。”
明川不屑地说道:“干刑警么,要大胆推测,小心求证。昨天下午,我拿到报告单之后,查证了张国军名下的房产。然后,让片区的民警走访调查。已经确定有一名叫张丽的女子和他***时间很久,该女子已经怀孕。从笔录上能看出来,张国军已经承诺近期和她结婚。我想,这就是冯媛和他之间最大的矛盾。”
老丁若有所思地问道:“婚内***倒是个杀人的理由。可是,我觉得他买卖做得不错,应该是个理智的人,怎么会突然情绪失控?”
明川说道:“正常情况下,确实不该。但是,张的母亲强势,控制欲又强。侧面我打听了一下,张的母亲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我想,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母亲,才让他长期活在母亲的阴影下。而母亲又是独自将他拉扯大,你们知道,女强人总是没那么容易的。我想,冯媛应该是触动了他情绪的扳机点,才让他失去了理智。而这扳机点,我总结了一下,比如野种、贞操之类的。我想,他明知冯媛在有孩子的情况下,还出手伤了人。我觉得他在一定程度上未必认同冯媛的孩子是他的。以此为突破口,我想应该能***到他的底线。说不定会有收获。”
罗笔芯此时确实佩服明川的推论。虽然心里有气,但她仍然说道:“一会儿我们去对他进行审讯。看看明川说的是不是正确的。江小白记录。”
江小白马上点头。老丁没有异议,直接说道:“罗队,还有昨天的河飘呢。”
罗笔芯问道:“小黄,你那边的尸检结果呢?”
黄晓蓉打开笔记本,说道:“经过尸检后,被害人体表呈现出菱形网格化的伤痕,带有明显生活反应,应该是生前伤。不过,体表还有其余擦伤、碰撞伤但是没有生活反应,应该是尸体在水下摩擦碰撞所致,并不是致命伤。另外,死者肺泡高度扩张以致破裂,多数肺泡腔内充满水肿***,支气管腔内出血,基本符合溺亡体征。不过,她肺部的这个重量已经远远超过一个成年女性肺叶的重量。”
罗笔芯知道,溺水死亡的肺部都会水性肺气肿,所以肺部会明显有重量改变。不过,淡水改变较小,海水改变较大。她问道:“不是在江里溺死的?”
黄晓蓉点了点头道:“罗队长看来是行家。被害人角膜中度浑浊,手掌肿胀皱缩,尸斑指压不减退,尸僵手指强硬,结合胃内消化物判断死亡时间在15个小时左右。因为超过10个小时,心腔内血液分析无法辨别是海水溺亡还是淡水溺亡。所以,我取了器官切片做了硅藻试验。根据检定中心的分析,被害人身上竟然有两种不同属地的硅藻。经过比对,包括心脏、肝脏等都检验出现这个问题。因为海水硅藻以中心目为多,淡水硅藻以羽纹目居多。我们在他内脏里,同时检出了这两种硅藻。这点本身就十分奇怪。按理说,硅藻有它固定的生活特性,尸体身上出现两种属地的硅藻,根本无法判断他的落水地点。可案发地点在滨江,应该不存在海水硅藻才对。”
老丁听到这里,不由地笑了,他说道:“是不是你把样品给弄混了?”
黄晓蓉道:“我起初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从理论上又不可能。即便我弄混了,也不该出现海水硅藻才对。”
罗笔芯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你确定吗?”
黄晓蓉点头道:“确定。我拿到报告后,以为自己可能把样品污染了。毕竟,硅藻试验取样有严格的要求,先腹腔后胸腔,每次取组织我都换了器械。我以为自己哪一步没有做好。结果,我把报告给了师傅。师傅看了一眼说,报告不可能有假,那被害人的落水点就该不是滨江才对。”
罗笔芯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问道:“被害人身份确认了吗?”
黄晓蓉摇摇头道:“她身上没有任何证明身份的东西,而且发现的时候已经巨人观。比对失踪人口,比较费时间。”
老丁问道:“明川,你有办法没有?”
明川从笔记本拿出来一张画像道:“复原后的人脸,你们拿去用。请问***大队长,我们能走了吗?”
罗笔芯懒得搭理他,不过看复原画像倒是画得不错,心里纳闷这明川还学过美术?
老丁问道:“你去哪里啊?”
明川道:“今天不是罗大队长第一天正式上班么?按老规矩,是不是得表示一下?”
老丁点点头,明川说道:“那不就结了?我去买菜。你得给我一个拍***大队长马屁的机会。”

小编点评

听尸完结章节完整在线阅读火爆来袭,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内容扣人心弦超级好看,赶紧下载吧

相关小说

相关文章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